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文/魏武挥

在今天这个时代下,关于媒体转型的讨论非常之多,有说内容为王的,有说渠道为王的,我提出一个主张“匹配为王”,但这都是单一媒体或小型媒体集团的工作,对于大型传统媒体集团而言,这些都是战术性的,真正战略上的方向绝不是什么什么为王。

早在1988年,当时的新闻出版署、国家工商局联合发文,下达了名为《关于报社、期刊社、出版社开展有偿服务和经营活动的暂行办法》的文件(按照我国法律结构体系,这个也可以属于法律法规之类,具有法律效力)。这个文件字数不多,前后八条,翻来覆去讲的都是报社期刊社出版社可以结合自己情况,开办各种经营实体——这在法律上为媒体行业(就当时新闻出版署而言,也只能给报社期刊社出版社下文,广电一脉非它管辖,但广电各单位后来也照做了)开展所谓混业经营明确了说法。这个文件后来被废止,不是说文件精神不对,而是神州大地到处在这么做,已经没有必要了,充分体现了法无禁止即许可的法治精神,呵呵。

混业经营慢慢就形成了所谓媒体集团,中国每个省都有省委机关报,市里也有市委机关报,围绕这些机关报,慢慢产生了一些所谓子报晨晚报都市报。通常来说机关报负责意识形态,子报晨晚报都市报负责赚钱。在这些报纸之外,又产生了各种明目的经营实体,常见的有广告公司、物业公司(报业都有些房地产)、会展公司,甚至还有卖水送水的。前阵子某报和农夫山泉之争,公众发现某报居然有卖水送水业务,引起猜测。其实报业搞卖水送水,根本不算什么了不得让人大吃一惊的事。

集团集团,都暗示着多元化经营之意,媒体行当所谓“不务正业”由来已久,在我看来,也不算什么“不务正业”。大型集团涉足多项业务,全球惯例,不用大跌眼镜。媒体行业,尤其是纸媒行业,外受经济影响而导致广告收入并不是稳定收入,内受纸张影响而导致成本也不稳定,两头夹着,不搞定多元化经营,集团就很难稳定发展。日子景气好过一点,不景气就难过,这就成了看天吃饭的农民了,当然不是长久之计。

但,这远远不够。

国外大量的媒体都是背靠财团,比如美国报业历来有所谓家族报纸之谓,这个家族那个家族,其实啥具体事都不干,就是做财团,利用资本力量,整合这个整合那个,玩的都是财技(插播一个段子,陈光标说是要去买纽约时报,委实说明他不了解国外媒体真正的运作之道。有钱是财团的必备因素,但绝不是唯一因素)。中国媒体集团,原来背后也是财团的——就是我党支撑。慢慢我党也觉得不能成天贴钱,还是要媒体自谋生路,于是背后的“财团”没有了,这就得让媒体集团们,自行找辙了。

平心而论,中国这些体制内的媒体集团们,最大的弊端是体制,最大的优势也是体制。体制为一些市场化行为(比如员工持股之类)带来了障碍,但体制也给他们带来了很多企业不具备的优势:资源。地方上的媒体集团,说句大白话,个个都是地头蛇,握有各种牌照、闹市区土地、当地说一不二的话语权等花钱也不见得搞得定的资源,守着的都是金山,无非就是要引入一些市场运作来开发而已。用资源换资本,体制内外一起合作,壮大自身,是大型媒体集团转型的方向:我甚至激进地说,怕是唯一方向。

资源换资本,这是什么?就是整合,整合出什么?就是财团。

前两天网上在疯传华人基金黎瑞刚在文广内部的讲话稿,一些评论认为黎瑞刚没讲什么实质性的东西,没见他说要做个什么内容,搞个什么产品,有点虚。这种评论都是看不到媒体转型的核心的。黎瑞刚离开文广后搞华人基金,虽说也做了中国好声音这样的叫好叫座产品,但更多的,玩的就是投资和财技。这样层面的大佬,做一个具体产品总监就够了,不用他操心。他要操心的事是,再次主政后,如何利用已有的两个上市公司百视通和东方明珠,结合华人基金,搞资本运作,整合更多资源,再弄出几个上市公司,最后把文广定位成控制各种资源、经营实体以及资本力量的财团。

搞财团国内其实已经有一些苗头。华闻传媒这家上市公司,它的正式全称就是“华闻传媒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摆明了就是搞投资的。旗下除了华商报,还有国际广播电台这个资源。三大频率落地中国各个城市,凑一起两百多个频道,覆盖受众数以亿计,更不用说国广还承担着外宣任务,外宣经费数以百亿计。在中国,搞个电台可不是有钱就能干的,比搞报纸杂志还难。虽说有互联网电台,但到底后者还刚刚露头,小打小闹,尚不成气候。

华闻的具体路径是小额且快速的收购,将收购来的实体利润并表,夯实利润基础,再推高股价,现下总市值已经达到250亿人民币,最新财报显示净利润增长122.82%。另外一家传媒集团也搞投资,相对来说速度稍慢,但手笔很大,那就是浙报集团,以浙报传媒上市公司为依托,32亿重金收购边锋,是去年传媒行业的大新闻。这家集团旗下从Angel传媒梦工场,到VC/PE东方星空,再到做MA的浙报传媒,外加一个搞财务投资的新干线,可谓一条龙投资布局,环环相扣。

即便是一直被视为保守的上海滩媒体业,去年今年都折腾出了大动静。先是上海报业成立,关了新闻晚报,扩张东方早报,最新的一件事是要准备数亿美金做一个号称“东方彭博”的项目。项目倒还是其次,看点在于不是上海报业自家掏出所有银子来,联合了至少有联想弘毅资本的多家外部资本,也是用资源换资本的手法。今年上海文广一脉有理由相信动静会更大,黎瑞刚操盘下,资本运作资源整合本来就是他的拿手好戏。

另外两家纸媒上市公司,粤传媒去搞数据,因为它背后是广州日报集团——中国拥有广告主最多的媒体集团,广告主对数据十分饥渴。博瑞传播去收购手游,因为所在地成都号称中国手游之都。家家具体路径不同,但多元化经营、财团化运作,大致方向都是趋同的。

2014年起,我的预判是传统大型媒体集团财团化的开始,也是在市场上全力推进四处扩张的开始,利用掌控的资源,吸引外部力量进入,形成体制内外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格局。上可以满足意识形态要求,下可以满足自身商业要求。不过,有一点要明确的是,媒体的未来,绝对不再是“文人办报”的未来,而是金融人才为主导,技术人才为核心,经营人才为运作,内容人员嘛,只好呵呵。从这个角度讲,新闻学专业,真心只是培养一些“码农”(码字工人)罢了,我看还是并入中文系算了。

—— 钛媒体 供稿 ——

题外的话:

1、昨儿我刚推了一篇“不可复制”,今儿又在这里鼓吹媒体转型都往财团方向走,看似是矛盾的,但其实不然。财团化只是一个方向,这个方向有共同特征:控制资源、运作资本、实体整合。但往下,就各自戏法不同,A和B之间,并没有多少相似的地方。

2、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在钛媒体发了此文之后,表示了一些不同意见,大意就是坚持认为内容还是很重要(主要针对我最后一段吐槽所发),我并不是说内容可以乱来,但我的确认为,对于一个组织而言,这个不是重点(但不是不做)。当下中国社会正处于以资源掠夺为核心的原始资本主义时代,你埋头精耕细作等你再抬起头来,什么都晚了。快鱼吃慢鱼的道理,大致成立。

转载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微信/网易云阅读/腾讯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上一篇: 不可复制
下一篇:他们不需要我们:读《人与机器共同进化》

评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