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文/魏武挥

最近有几个自媒体人在北京搞了一个“自媒体公约”,因为基本上都是基于微信做的自媒体,于是腾讯来人出席,来的人级别很高,是腾讯分管公关的副总裁。这件事很让人玩味,一方面,腾讯的副总裁不说多如牛毛吧,总还是有那么十几几十个的,独独派了一个搞公关关系的;另一方面,腾讯又恰恰派出的并非微信方面的人,也不是媒体方面的人。

微信对于订阅号这样媒体属性极强的东西可谓情感复杂。江湖上开始流传订阅号要和服务号合并,或者说取消订阅号,这事不太可能,腾讯也辟了谣,但微信至少在最近是走O2O(线上到线下)路线的,几场微信官方的公开课下来,都是在讲如何利用微信进行更好的服务——而不是如何做更好的媒体。媒体属性太强,对微信也好,对腾讯也好,没什么太大好处,光是一个管理成本,就够它受的。

微信订阅号刚开始的时候,势头非常凶猛,甚至传出“打开率99%”的估计。随着时日变迁,订阅号越来越多,供给量越来越大,打开率也开始滑落,目前能达到15%就已经很不错。而且微信对订阅号的态度十分暧昧,让一众自媒体要小心伺候,一旦被封杀,几乎是灭顶之灾——这和微博复活完全不同。

微信一日一推送,以及对超链接使用的严格限制,其实并不利于机构媒体。在用户那一头,好不容易打开一篇文章阅读,如果有个什么朋友发信息过来,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多任务处理”,阅读过程被打断并不是好的阅读体验。我和我的几个朋友都认为,在微信上读东西,其实是不怎么方便的。

微信最厉害的地方在于两点:包括朋友圈、群组、点对点聊天所引发的社交阅读;开设免费且天然跨平台(iOS、安卓以及WindowsPhone等诸多系统),这免去了不少开发的成本和烦恼。后一点是货真价实的,比较适合自媒体,但对机构媒体来说,未必有多大利益,到底是小钱。而前一点,其实有可能是个幻象。

正如本专栏上一期《无预期则无用户》中所提及的,社交阅读可能无法带来某种程度上的预期,无法形成用户对媒体的忠诚度和期盼心理。社交阅读非常利于轻内容传播,但如果要做一点严肃高端的垂直深挖的事,社交阅读只是一个辅助作用。

打造APP不是不能利用到微信的社交网络,这里只需要一个接口,已经有媒体APP在这么做。对于媒体来说,APP可以完成更为特制的个性化的目的,可利于媒体施展它的业务体系。

写作此文的目的,不是鼓吹媒体抛弃微信彻底倒向APP,我想说的是,不能押注在微信公众账号上,那只是一个辅助工具,对于媒体而言,移动策略最根本的可能还是在APP上。我已经隐隐感觉到,一股APP回潮,正在悄然展开。来源:中国新闻出版报


上一篇: 媒体们的微博
下一篇:电商阵法:没有过时的

评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