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最近有好几个大媒体的人离职。

其中一些人写了公开的离职通告。有的长点,有的短点。

可能最引起关注的是前央视主持人张泉灵的离职宣言——她跑去一家基金公司做投资人了。

央视,中国最大的国有媒体。张泉灵本人也很有名,故而引起关注,很正常。

但这种关注不是一边倒的,网上也有不少负面评论。其中有一段文字,流传很广。由于过于恶毒,就不便全文录之了。

但这段文字里有一点很有意思,它道出了可以说是基本符合事实的东西:媒体人离职,貌似真得很喜欢写公开的离职公告。

很少有行业像媒体行业这样的。

不过这股风也是最近几年发生的。离开21世纪经济报道后来加入腾讯的郎朗觉得,好像是他第一个这么干的。不一定是实情,但的确就是这几年才流行的。

公关。

从效果上看,离职宣告,的确起到了让更多人注意的营销结果。

这对创业来说,是有一定益处的。

如果离职后不是去创业,那么,对于雇佣这位媒体人的组织来说,也是有益处的。

成本极低,关注很高。这样一本万利的商业手法,当然值得去做一下。

而正是因为社交网络是最近几年兴起的,离了职的媒体人虽然不再拥有离职前机构媒体所给予的发声平台,但他们同样可以用互联网吸引注意。

也正是由于群体是媒体人——过去就都是成天和内容、注意力打交道的一群行家里手,才能用离职宣告来营销自己或组织。而其它行业,可能从业者并无此等优势,想这么干未必能这么干。

当我们对CEO们纷纷为自己代言都见怪不怪的时候(营销界还一片叫好),这些媒体人们公关式的写两笔,我倒是觉着,无可厚非。

有本事,你也可以来。

郁结。

张泉灵在她的离职宣言里对她的老东家CCTV是有些负面的,她用了金鱼缸之类的比喻。

虽然我和她有一饭之缘,但我个人还是觉得,有些过。

毕竟中国古话有云:君子断交,不出恶声。又何况她的老东家CCTV于她——她自己也承认——帮助甚大。

但我倒是能理解这些负面看法背后的负面情绪。

这就是中国媒体这种很特殊的组织造成的:又要你跳舞(商业利益),又要管控你(意识形态)。

另外一位央视人武卿,在她的离职宣言里提到为了某个精心制作的节目未能播出,曾痛哭流涕。

我没自己拍过视频节目,但我作为被拍对象,是领教过这其中的繁复的。

我自己写文章,媒体稍许编发了晚点,过了某种所谓的时效性,我都有些懊恼,更何况一个视频节目,而且还不是慢了,是压根不给播了。

一拳打空,即便不会痛哭流涕,但总不是让人心情愉悦的事。一拳打空这样的频率还很高,长此以往,其中郁闷,可想而知。

一朝离职,吐点小槽——哪怕就是不直接吐槽,字里行间有那么点怨气,可以理解。

这种怨气,不是针对某一个人的,而是针对整个“制度”的。如今离开了这个制度,当然会有极大的可能说两句。

虽然有点失风度,但也算人之常情。

情怀。

这是媒体人的离职宣言中最容易触碰的内容。

我相信他们是真诚的。

因为常年写字(或做内容的)是很容易自己被自己感动的。而且很多媒体人文科出身,考虑点宏大命题,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我访谈过不少媒体人,很多最终还写成了文字。在部分段落中,我都会被自己感动到了。这还是写别人的事,如果要写自己的事,岂非更容易一些?

最关键的一环是:在这个职场转折当口,感动自己,是必须的心理推动。

尤其对于离职是去创业的人来说。

离开了一个熟悉很多年的组织体系,离开了一套熟悉很多年的流程玩法,离开了不管怎么说都可以靠一靠的同僚上司,一切都需要自己去打拼,去前行。没有人可以帮你做决断。创业维艰,创业九死一生,创业甚至要低声下气。

需要给自己打气,并且,还需要写完了等待别人给自己打气。

在巨大的不确定性面前,真的,没有人敢说:我什么都想好了。

犹豫是正常的,说服自己,也就顺理成章地变为正常。

钱。

传统媒体一溃千里。年轻人倒还好,毕竟岁月很长,而且转场机会成本不高,容易找工作。

资深的,也就是中年的,那就麻烦了。转场成本很高,一般二般的工作并不见得愿意接受,高级岗位又不见的要你。最麻烦的事是:如果再耗下去,谁来给自己养老?

有点情怀不假。但要说不是为了钱,那就是假话了。

但今天这个社会,合法地谋钱,这事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基督教还讲,末日时上帝救赎不是人人救赎的。你得有资格。靠自己努力创造多少财富,是资格的评判标准之一。

所以老美一方面信上帝,一方面心安理得地拼命去赚钱,赚得越多越好。

新闻联播的主播郎永淳辞职的原因据说就是央视无法提供他体面的薪水(他夫人重病)。新闻联播主播的薪水不错,但也就薪水而已,无法走穴,没有代言,郎去寻求能够更多回报的工作,也不奇怪。

更多的媒体人改行去做公关——这在有些比较正统的新闻学学者眼里,新闻和公关压根就是对立和博弈的行当。那就是图钱。

图钱,又有什么不对的呢?

媒体人的离职宣告,背后还是固有的媒体生态正在塌方,新的媒体生态尚在建立中。局中的人,但凡有点想法,都在寻摸方向。

树倒猢狲散,这个比喻有点那个——毕竟把人比喻成猢狲不好,但话丑,理端。

—— 首发 新榜 ——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


上一篇: 一个关于企业与媒体合流的问答
下一篇:阿里的内容开放计划到底是多大的一个招?

评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