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文|魏武挥

很多年前,中国有两家很有些执牛耳之感的独立科技媒体(也就是非门户科技频道)。

其一Donews,其二Techweb。

Donews后来卖给了陈一舟的人人,在其掌门人刘韧涉事后,开始走下坡路。

我一直认为,刘韧如果不出事,Donews到今天可能也不会有其最辉煌时的状态,道理就在于:Techweb从科技媒体角度讲,也不再是一线的了。

崛起的是科技媒体四小龙:36氪(10年12月)、虎嗅(12年5月)、品玩(Pingwest,12年10月)和钛媒体(12年12月)——按成立时间排序。

后面三家,都是前媒体人出来创业的项目。

昨日,虎嗅要上新三板的消息,刷爆了科技圈媒体圈人士的朋友圈。

因为要上市,其经营情况得以披露,我们可以从虎嗅这样一个样本中,一窥当下所谓科技新媒体的生存状态。

我在这里首先放一个结论:它的日子,远不如前几年的传统媒体过得好。传统媒体的世界的确在崩塌,但新媒体远没有说“已然站起”。一切,才刚刚开始。

虎嗅的经营情况,我们以2014年为例。13年太早期,15年又只有五个月(虎嗅官方公布数据)。14年比较典型。

2014年,虎嗅的总收入是:926万元,毛利率为56.85%。虎嗅一年的净利润是:66万人民币。70万净利对1000万年收入,净利润率只有七个点。

2006年,彼时的《新闻晨报》——一家地域性的都市报,可以斩获三四亿净利润。它不是上市公司,尚无法得知它的净利润率情况,但很显然,不可能十个点都不到。因为你根本无法想象,一家地域性都市报可以做三四十亿的收入。

所以我说,新媒体才刚刚开始。传统媒体的确日薄西山,《新闻晨报》现在大概一年净利润东挖西刨,也就数百万的水平了。但新媒体并没有接上。

926万收入,只剩下66万净利润,中间860万哪里去了?按照虎嗅披露,它的业务成本达到400万(广告、线下活动、整合营销三块),还剩下460万。

虎嗅是一家很轻的公司,其所谓资产也就一些办公设备。这余下的460万,估计全部砸在人员薪资上了。虎嗅披露说,到2015年5月,他们有员工37人。

460万平摊到每个月,也就是38万。30来人的队伍(姑且算14年虎嗅有30人),在北京消耗38万真不算什么高薪。——你得考虑三金、缴税之类。

到了2015年,5个月内虎嗅称它拿下了565万收入,利润情况达到了78万。净利润率提高到超过了10%的水平。中间487万元,有262万是三项业务成本,余下225万,月均45万,37人——还是很低。

上述计算,并没有计算虎嗅每个月可能支付的稿酬。不过,这部分钱并不多。办公折旧也是个数字,但同样,不是大数字。

可能会出现的数字是营销佣金——也就是给营销案子达成的关键中间人的好处费。这个东西上不得台面,但的确是长久以来的陋规。佣金率提到10-15%,都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

问题是虎嗅如果有这部分支出,它记在哪里。可能记在广告发布、线下活动、整合营销的成本里,也有可能记在人员费用里。这完全看怎么做帐了。

我觉得计入业务成本可能性很大,因为人员费用实在是很低了,再包括佣金支出,未免太可怕。

从虎嗅目前的经营情况来看,并不是一家特别赚钱的公司,净利低嘛,整体员工薪资水平貌似非常苦哈哈。它也缺少规模效应和指数增长苗头。就目前数字来看,很难得出结论:未来,它的成本上升会大幅低于收入上升。

虎嗅非常像一家营销公司,而不是媒体公司。如果真被认为是一家营销公司,那可就真是一个悲剧:连产品都没了。

即便是媒体公司,看着也像是传统媒体类型:做大覆盖然后卖广告卖整合营销——惭愧,我一个科班出身也算混过营销界的,至今没搞明白广告怎么就可以和整合营销并列,望有人可以教我。

虎嗅早期的一位董事,也是彼时效力“浙报传媒梦工场”的杨轩,在他的一篇公开文章里引用了纪中展的话:虎嗅的未来在于媒体产品化,媒体社群化。他表示赞同之余,也这样写道:

整体的盈利模式摸索肯定是需要一个时间。虎嗅远远没有满足于此,一直在探索新的模式和产品,这块肯定走在行业前端。

我很乐意同意纪和杨的看法:虎嗅还在探索新模式。

于是,一个新的问题出现了:为什么要现在在新三板上市?

上市的好处是:可以融到一笔钱,而且投资人有退出可能,包括员工套现(不要只看到五位明面上的股东,创始人代持很正常,另外期权不是股权,不算股东)——虽然按照我国要求,需要锁仓一段时间,比如一年——但总是有个盼头了。

上市的坏处是:一切都被晒到阳光下,行业的竞争者完全可以盯着你的财报做竞争形势评估。当年Facebook那可是死活不愿意上市的,Google也一直对上市不感兴趣直到华尔街向他们妥协。

虎嗅这一次新三板上市,容我个人大胆地主观推测一下:融资没有成功。

投资市场钱袋子变紧早就不是什么新闻,虎嗅的这份报表,估计很多投资人对于投资产生了疑问。

这家天使轮浙报集团,A轮蚂蚁金服的新媒体公司,没有迎来它的B轮,直接上市去者。

真是资本寒冬啊!


上一篇: 中国的“工匠”群体,缘何没有幸福感?
下一篇:美团大众点评合并:和滴滴快的像也不像

评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