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文/魏武挥

1

十月十日下午三点,国家交通运输部召开新闻发布会,随即发布了一个《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

所谓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通俗点讲,就是专车。

这是国家层面的一个管理办法(部委规章),一旦最终定稿,属于法律法规,具有全国性的法律效力。

在这份征求意见稿中,我重点想想谈谈第十八条。准确地说,是第十八条中的四个字:劳动合同。

2

第十八条 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者应当保证接入平台的驾驶员具有合法从业资格,与接入的驾驶员签订劳动合同,开展有关法律法规、职业道德、服务规范、安全运营等方面的岗前培训和日常教育,并将接入的驾驶员相关信息向服务所在地道路运输管理机构报备。

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者应当留存从事网络预约出租汽车服务的驾驶员真实身份及联系方式,按照《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中相关要求,记录驾驶员、约车人在互联网平台内发布的信息内容、用户账号、手机号码、登录日志等数据并备份,在国家有关机关依法查询时,予以提供。

3

意见稿要求,平台(比如说那个刚刚拿到一张牌照的滴滴,或者那个刚刚高调宣布进驻上海自贸区并给自己弄了个中文名字的雾博)和司机之间的关系是:劳动关系。因为意见稿要求他们签订劳动合同。

大体上,在中国,个人和(商业)组织之间的合作关系,有两类,其一为“劳动关系”,其二为“劳务关系”。劳动关系远比劳务关系复杂,因为劳动关系确立,会有两个结果。

其一,劳动关系意味着组织要给你缴纳三金,这是法定义务。其二,劳动关系从个人角度讲,你只有一个。一个个体,可以有无限多个劳务关系,但劳动关系只有一个。因为劳动关系的背后,就是三金。多个劳动关系,你让谁帮你缴三金去?

劳动关系主要由《劳动法》来调节,但劳务关系,主要应该由《合同法》来调节。

劳动法是这么说的:第十六条第一款,劳动合同是劳动者与用工单位之间确立劳动关系,明确双方权利和义务的协议。

劳动关系是一种很重的关系,个体和组织之间一旦构成劳动关系,结构就很稳定。比如说,组织不能随随便便解雇个体。但劳务关系轻很多,结构也不稳定,随意性更大。

按照我们老百姓的口头表达,张三和某组织形成劳务关系,张三赚的,叫“兼差”、“外快”。

4

以前,中国人非常看重“劳动关系”,表达的方式是:你得有个单位。

有单位,就意味着你有正当的而且稳定的收入。

很长一段时间,个体户不被重视,除了社会主义资本主义这种意识形态上的讨论以外,就是因为个体户是没单位的。

中国人一向看不上“游手好闲”,没单位,或者说,没有劳动关系,那就等于“游手好闲”。

但个体户不被重视的岁月早已过去,按照李 克强总理的话说,这是一个“全民创业 万众创新”的岁月。

李 克强总理上次在达沃斯论坛上,还特别提到了“分享经济”。

总理的原话是这样说的:

目前全球分享经济呈快速发展态势,是拉动经济增长的新路子,通过分享、协作方式搞创业创新,门槛更低、成本更小、速度更快,这有利于拓展我国分享经济的新领域,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

这个原话表明,分享经济非常重要,不是小打小闹,是拉动经济增长的“重要推手”。

5

在我看来,分享经济和共享经济,只是表述上的不同,其内涵意义是一样的。

共享经济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外快。

比如说我有一套房子,但也只有一套房子。过去我和出租房子做房东没什么缘分,但现在通过类似Airbnb的服务,可以赚点出租房子的外快。

比如说我有一台车子,但也只有一台车子,我依然可以通过类似ZipCar/PP租车这种服务,把车子不用的时候借出去,赚点外快。

再比如说,我对某个领域有着不错的认识和洞见,我可以通过类似在行这种服务,把这种认知盈余换成外快收入。

从来没有人说,我必须和Airbnb、PP租车、在行签订什么“劳动合同”,我和这些平台,不是劳动关系。他们也没有任何义务帮我去缴纳三金。如果一定要签劳动合同,那就意味着我必须从上海交大辞职,那还叫什么外快收入。

6

现在,我有一个驾驶技能,我自己还有台车,我想让这个技能+这个资产给我带来一点外快收入,而且我还提供了各种我本人的信息,我为什么要和平台签订。。。。劳动合同?

按照征求意见稿的规定,禁止私家车、签订劳动合同等,其实已经把专车变成了一种“昂贵版出租车”。

在第十九条,甚至如是要求:

使用符合规定的出租汽车计价器,向乘客出具相应的出租汽车发票。

这是一种懒政。

而这种懒政的背后,是钟的思维,不是云的思维。

7

互联网思想家段永朝自云计算这三个字出发,并从波普尔《客观知识:一个进化论的研究》中所提到的“云”和“钟”得到灵感,在他的《碎片化生存》一书中写下了一篇题为“网民改变世界”的自序。他提及了互联网和传统行业之间那种云中有钟,钟里有云的交织关系。

钟是什么?它是一个结构化的事物,而且十分笨重。组成钟的任何一个小片(甚至是一大片),都不再是钟,因为起不到钟的功能。钟一旦被打碎,再复合成一个钟会变得相当困难。一口大钟放在地上的话,会有十足的威严感和压迫感。如果是一口小钟,想要让这口小钟变成一口大钟,大概除了把这口小钟重新融化掉,再重新加入原料铸钟就没什么其它法子了。你不可能用一个简单的叠加方法,让十口小钟变成一口大钟。

但云不是。十朵小云只需要非常简单的组合在一起,就是一朵大云,而一朵大云的任何一个组成部分,都可以成为另外一朵云。云并不结构化,它的外形可以随时发生变化。云的每一个组成部分,对云本身来说,既重要也不重要。更有趣的是,云的每一个部分位置都是平等的,云倒过来还是一朵云,而钟倒过来人们就会说:这口钟放倒了,但人们永远不会说:这朵云,看着有些歪啊。

钟是固化的,一旦被锻造成钟,它的体积就不会再变化,云可以稀薄,可以厚实,可以延绵千里,也可以浓缩成厚厚的但又是小小的一朵。这个意义上讲,云,比钟,灵活多了。

8

工业时代的规则是:一切都结构化、体系化。但云显然不是。信息的组织结构开始网状化,商业社会里的组织也开始网状化,当然,商业组织不可能变成彻底网状化的结构,至多就是一个扁平化的结构。

金字塔结构向扁平化结构迁移的背后逻辑是:它更注重个体的力量。与工业时代的那种流水线的生产方式不同,人和组织的关系,并不是流程的关系,也不是上下级的关系,没有太多的依附与被依附(不是说完全没有),这就出现了格兰诺维特所谓的“镶嵌”。

网状化的出现,导致了另外一种人与商业组织的关系。过去组织的雇员们共同构成了一口钟,这口钟的一小片想成为另外一口钟的组成部分,中间的麻烦可想而知。而且离开了种,这一小片就啥都不是。今天的人可以寻找“云的生存之道”,可以加入到一朵云中成为它的一部分,也可以独立成其为一朵云,再小再碎片也是一朵云,而不是不成其为钟。

9

但这份意见稿,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劳动合同。

彰显着肉食者们依然脑海中是一口钟,不是一朵云。

本文首发扯氮集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 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天奇专注于互联网新媒体投融资,欢迎创业项目向以下邮箱提供项目BP:bp@skychee.com


上一篇: 美团大众点评合并:和滴滴快的像也不像
下一篇:人类能赢得与机器的赛跑吗?

评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