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春节假期已过,电子商务企业们(包括淘宝小店们)又开始真正地恢复起业务来:可以派送货物了。虽然没有具体的数字披露,但有足够的理由可以相信,相对于平日的网购规模,这个长假期间,整个电子商务行当,就像一座静悄悄的“死城”。

国家邮政总局在节前倒是发出一份通知,禁止快递行业擅自停收或停投快件。要说这个通知出于一种好心我倒是不怀疑,毕竟这等于是要求快递行业必须在假期内和EMS竞争。但问题在于,一来这个通知等于是强制企业上班,与劳动法有冲突之嫌,二来则更为实际:这个通知压根没有操作性。事实上,据各种报章报道,那些口头承诺将继续运营的大型民营快递,并没有去执行这种承诺。

在市场经济的社会中,一家企业很多时候并不见得要听政府的行政命令——只要它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假期间快递公司到底要不要开门收件,我以为并不需要按邮政总局指令行事。法定节日关张休假有何不可?那么,行政命令无法让它们继续营业,利益是否能够驱动它们呢?

从领头电商企业的行为来看,快递公司似乎也不会被利益所驱动。电子商务再怎么电子化,信息流现金流都可以用“比特式数字”的方法解决,但这个物流,大部分情况下,还得靠“原子式”物理位移。对于很多有实力的电商而言,自建物流已成为一个必须考虑的选择。比如京东早就开始实施,而阿里系则由马云放言——这一放言,甚至违背了马云多年前关于不搞物流的声称。按照经济学的交易理论,不采用和它家合作而自己干的,概因和别人合作(也就是外包),成本较高的缘故罢了。

物流外包的成本到底高在哪里?按照一般的常识,一家足以支撑数家大型电商的专业物流企业,在单件投递上的成本,应该低于一个电商自家养的物流公司,因为它应该有规模的优势。然而,但凡有过一些网购经验的人都知道,除了“货不对板”以外,劣质快递也是一个购物体验不佳的重要成因。无论是快递时间、快递人员的质素、还是快递物品的妥为包装和运输,都是很多客户所抱怨的部分。而这些抱怨,施压的目标是电商而不是快递。电商们在处理这些抱怨的同时,势必抬高了成本,有时候一个不小心,还会失去客户。归根到底,电商和快递,只是一种基于利益分享的合作关系,这种关系,很难形成具有控制力的执行力。当一方素质不高的时候,另外一方只得挽起袖子自己干了。

于是,电商们不得不选择开始一步又一步地自建,从自建仓储开始,到自建物流车队,再到自建快递队伍,我甚至还以为,只要中国公路收费总体上不下降,有实力的电商参股一些主要公路的建设,都是有可能的。人们想像中的轻公司式电商时代早已过去,今天,我们看到的,是越来越重型的电商企业。而这种重型企业,和传统商业企业的重型略有不同的是,它们的重,重在的是周边、配套、上下游通吃。而至少在电商这个领域中,这种重型,与其说是电商企业胃口太大,倒不如说是被逼无奈,不得已而为之。

中国物流环境,相对于蓬勃发展的电子商务而成为瓶颈,这已是共识。回到本文开头邮政总局的行动,我不怀疑官员们的良苦用心,但我向来不以为这是几纸公文能解决的事。只有让更多的企业进入到这个环境中竞争,才有可能提升整个物流环境。可以这么说,物流这个行当,将会随着电子商务的日益发展而发展起来,而不是先建立健全物流环境,然后让电子商务行业去享用。但这一路发展,倒是有可能是电子商务企业领衔主演的,快递业所谓“三通一达”的寡头态势,如果还不能加强自身,在那里继续摆出一幅对淘宝小卖家的嘴脸,B2C中有实力的B们,迟早会用“重型”给它们一个深刻的教训。

——刊发于《第一财经日报》当期互联网观察专栏——


上一篇: 社交游戏玩家的数据背后
下一篇:类Kik应用有没有机会?

评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