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乔布斯终于告别了他苹果首席执行官的职位,这个消息多少有点让人感觉楼顶上的另一只鞋子终于落了下来。重病缠身的他,也是建立了商业传奇的他,是时候功成身退离开苹果了——虽然,这不是他主观愿意的。

乔布斯的成功毋庸置疑,对于他的歌功颂德,你在互联网上随处可以发现。但如果你仔细想一想,乔布斯的苹果,是和很多现代管理学鼓吹的法则严重冲突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曾经导致乔布斯失败得要被赶出苹果的那些性格特征,也帮助他重建了苹果的辉煌。

比如“充分授权”这个管理理念。苹果不是,重生后的苹果所推出的任何一款i系列产品,都是乔布斯亲自过问并做主要决策的。苹果倡导的是“一元化领导”,组织绝对军事化,等级很少,已经让这个公司的成败全部押在了一个人身上。而乔布斯的咄咄逼人、反复无常、脾气暴躁,在上个世纪,让他的合作伙伴非常厌恶,而在这个世纪,倒被视为一种“神明”。做一款产品首先你得深信不疑——这句话你可以用褒义的方式来形容:不到长城非好汉,也可以用贬义的话来形容:不见棺材不落泪。顺着乔布斯的这种理念去走的,我想,不是大成就是大败,而且,大败的概率居多。

再比如“透明化”管理,苹果也不是。如果说“一元化领导”还多少有点符合“企业再怎么现代都得独裁”这一思维的话,这个神神秘秘的做法,就有些中世纪的感觉了。苹果喜欢搞保密原则,据说“领导层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故意向驻在不同国度的营销主管发布错误信息,误导他们对于未来产品的思路。”如果你看过几本讲述乔布斯和苹果的传记类书——无论是正面吹嘘还是负面批评——你都会发现,乔布斯从来不相信任何一个人,而只是相信他们的能力。

再比如“多赢”法则,苹果也无意于此。一则来自《福布斯》专栏作者 Darcy Travlos数据统计说,“2010-2012 年,苹果每股盈余(EPS)年增长率可能达到 100%,苹果供应商的增幅则在 10%-50% 不等。”苹果对供应链的管理,严苛到可以用“令人发指”来形容。富士康13跳,多少是由于苹果的压榨所造成的。按照苹果的逻辑是:只要我的产品足够好卖,供应商自然纷至沓来。

故而,按照现代管理学的诸多根本理念去衡量,苹果是一个很奇怪的公司。这个公司我甚至愿意用“苹果教”来形容——这绝不是一个玩笑。在这个教会中,乔布斯就是至高无上的塔尖者,一干大大小小的管理人员,就是各种等级的主教、神父,至于苹果粉丝们,那就是教众了。这个教的根本核心就是:乔布斯是神。

神化的公司做出如此大的商业故事,似乎只能说明现代管理学理念错了。但如果再仔细想一想,就可以明白这样一个道理:既然公司总是要死的,那么,管理学那汗牛充栋的法则,只是帮助公司尽可能不要早死罢了。而至于公司本身要获得巨大的成功,那不是管理学能够覆盖到的领域。这有点像药物:它不是帮人延年益寿的,而是帮人不那么快死的。谁要靠药物来提升健康,那无异于缘木求鱼。

从这个意义上出发,成功根本无法复制(赶紧把那些成功学的书当废纸卖了吧,有助于资源循环利用),因为它没有基本法则。信念坚定在其它场合可以视为冥顽不化。媒体总是爱鼓吹一个人/公司/产品的成功是由于主事者很坚定,但却很少去说那些一条道走到黑下场凄惨的故事,而后者的案例,其实成千上百倍于前者。

苹果这个组织,有时候总是让我想起中国的大明王朝。朱元璋是一个精力充沛的人,所以他收缩相权,一切自己乾纲独断。这对于朱元璋来说,是有操作性的,但不是对于任何一个朱氏后代都有操作性的。朱元璋叫圣明天子,可一样乾纲独断的朱由检,就只能用“刚愎自用”来形容了。

乔布斯这一页大致就翻过去了。未来的苹果,是继续辉煌还是王小二过年,见仁见智。不过,如果想要“延续乔布斯的传统”,那大概就是王小二过年了。从一个天才身上总结出成为天才的方法,大抵就是“人定胜天”的翻版。天才,是学不来的。


上一篇: 报业的一条数字化之路
下一篇:网络的司法管辖:服务器的物理位置还是所有者位置?

评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