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中国古话,人无信不立,出自老夫子和学生子贡的对答中。不过,老夫子原话是“民无信不立”,而不是“人无信不立”,但无论哪种,都被后世的人放在嘴上,重点是:信。但其实压根不是那么回事。

老夫子的问答上下文是这样的:子贡问政事,夫子认为有三条:备足粮食,充实军备,老百姓对政府信任。在子贡频频问如果必须去除一条的情况下,夫子先是扔掉军备,然后扔掉粮食,因为信用这个东西,木有了,就“不立”了。

儒家其实是很重“用”的学派。论语中的这番对答,暗含了一个逻辑是:信不是目的,而是手段(虽然是三种手段中最重要的手段,但依然是手段)。人不是要追求“信”,而是追求“信”以求“立”。这个逻辑的另外一种解读是:如果还有方法可以求立,信也是可以舍弃的。

我个人是糗事百科的重度使用者,我相当喜欢这个网站里的各种“糗事”,网友点评也经常让人赞叹。最近糗百出了一点事,引起了我的关注。大致的过程就是:糗百成长途中,有一位叫“霜叶”的人:1、被许诺有15%的股份;2、自认做了贡献;3、股份被剥夺。TA公开了此事,引发一些争论。详细情况可以看知乎上的问答。

其实IT江湖里(其它江湖是否如此,我不晓得),这种事很常见。比如说,欠薪。欠薪算不算“无信”?我看算的,因为薪资何时发放,有劳动合同写明,双方都是签字画押的。再不济也是口头承诺过的。但IT创业公司欠薪的,多了去了。《沸腾十五年》一书中就披露过,搜狐草创时,张朝阳就欠了人薪——实在木钱了。

不过,深究起来,欠薪这个事也挺复杂。张三的A公司欠李四薪,是A公司“无信”,不是张三“无信”。因为搞到最后,A公司这类有限公司破产,即便遵循工资第一偿还的原则,A公司要是没钱,你也不能怎么着。法律不会支持让张三扛自己家里的米来支付李四薪资的。

至于IT公司里的股权纷争,因为事关公司商业机密,很多人也抱着大不了一拍两散不和你罗嗦的心态,倒是见得不多,但实则同样多如牛毛。故而风险投资投一家公司,那个协议厚的啊,除了埋下很多有利于VC的条款,还有就是股权及可能有的股权变动要详细说明。道理无它:人的“信”是靠不住的。

重点在于“立”,一旦“立”起来了,信是第二位的问题。没有“信”可以“立”么?当然可以。乔布斯就一贯信守承诺?扎尔伯格就视诚信为生命?谷歌就真得从来不作恶?不见得吧。信可能是立的充分条件,但充要关系却未必成立。

有朋友要创业,我就建议说,别管你到底要做什么——因为这个可能会变的——公司股权架构一定要梳理清楚,而且别一拍脑袋就分配干股。这事不是闹着玩的。不要轻易承诺什么,因为违背承诺就是“无信”,至少面上不好看。但是——重点是但是——赚钱是第一位的。一旦你富甲天下,信不信的,那就扯淡去吧。

一将成功万骨枯,功成名就的商业领袖们,无信的事多了去,无论古今中外。但他们立了嘛,信不信的,不重要了。

商业这个东西,可能是人类文明历史上的一种成就,但同样,天然也是一种肮脏。故而我近年来从来不会在任何公司或任何商业领袖(说到底还是商人)用“伟大”,最多就是优秀、卓越、巨头、商业帝国,诸如此类。商业这个玩意儿,从来当不起“伟大”二字。

有人可能要说了,大事上人守信啊,小事嘛,在某些时刻可以容忍,故而还是可以用“伟大”。我倒是不知道,信这个字,还有大小之分么?


上一篇: 腾讯的选择性开放
下一篇:虚拟 还是 现实?

评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