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人物:史蒂夫乔布斯

时间:2003年

场合:在数码盛会“All Things Digital conference”上与科技博客人沃尔特莫斯伯格交谈

话语:“我们没有计划生产平板电脑。现在看起来人们需要用键盘。我们认为无键盘的平板电脑会失败。”

大话:2010年1月,iPad推出

当下,iPad已然成为平板的代名词(就如同google是搜索的代名词一样),虽然诸多硬件厂商在借助android大举反扑,但在短期内,没有任何迹象表明,iPad的地位会受到巨大威胁。而在03年乔布斯的一番“我们不会做平板”的大话,是不是一种商业竞争上的“烟雾弹”呢?

没有人给“平板电脑”下过清晰的定义,而且,最早提出“平板电脑”这一说法的是微软。比尔盖茨曾经提出过一种利用X86架构的微PC,无需翻盖、没有键盘、小到足以放入女士手袋。也许是因为英特尔的X86架构主要是用来支持台式电脑和笔记本电脑而无法更好解决能耗问题,又也许因为微软向来把自己定义成软件业而不会轻易涉足硬件制造,它的“平板电脑”始终只是在纸面上,直到苹果的iPad大获成功之后。

事实上,从公开的信息来看,乔布斯从来没有放弃过做一个MID(英特尔发明的一个名词:Mobile Internet Devices移动互联网设备)的想法。在1983年,苹果就与青蛙设计公司就平板原型进行合作,只不过那个时候没有键盘实在有点过于惊世骇俗,故而原型上是有键盘的。而iPhone的大获成功,应该使得乔布斯更坚定了他的想法:做一款没有键盘的稍大一点的MID。

当iPad刚推出的时候,有论者声称,这就是一个不能打电话的大号的iPhone。这话其实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既然没有键盘的iPhone再加上背后的软件支持app store能够完成“重新发明手机”的任务,没有道理一个稍大一点的MID不能“重新发明电脑”。硬件的工艺可能稍有不同,但它们的商业逻辑是一样的:以app store为核心。

大多数人都只把注意力放在了苹果的硬件产品上,但其实苹果最具竞争力的是它的软件产品:iOS和App Store。App store的存在,使得苹果能够掌控所有基于iOS开发的应用(Native Apps)的分发和变现两大关键流程。多少开发者绞尽脑汁地想如何在应用商店里推广他们开发出来的应用,而他们每赚入一毛钱,自己都只能留下7分。软件业对微软的臣服,在我看来,都比不上开发者们对苹果的臣服。

硬件产品是会被淘汰的,但以app store为核心的商业逻辑是不会被轻易取代的。以至于微软如梦初醒,在windows 8中也置入了应用商店的概念。微软对软件业的控制,从来没有想像中那么强:你购入一款Photoshop的时候,和微软有什么关系?而有趣的是,软件业其实对硬件制造倒颇有影响。君不见在微软XP和Vista之间漫长的六年中,诸个计算机厂商活得有多艰难,以至于IBM把自己的笔记本业务都给卖掉了——道理无它,在没有对硬件性能要求更高的系统诞生之前,人们没有更新自己电脑的动力。所谓“安迪给你的,比尔要统统拿走”,反过来解读就是,比尔还没有拿走之前(没有新系统),英特尔的安迪要给你的,你都不要。

做不做平板无关紧要,要紧的是iOS和app store,而相对于它们,硬件只是个载体罢了。如果哪一天苹果说要造电视机甚至是要重新发明墙壁了,都不奇怪。透过iPhone的巨大成功,乔布斯很显然会意识到这样一点:没有键盘在03年或许还不能为人接受,但这不等于永远不会被人接受。

键盘其实是一种很“重”的输入设备,它能够承载大量的输入——比如我现在正在用键盘码这篇文章。触屏很难,很少有人能习惯用虚拟键盘写上个千把字的东西。配备键盘的设备,更像是一种用于完成某种工作的工具,而配备触屏的设备,则更倾向于是一种玩具。乔布斯用iPhone和iPad告诉你,所谓的人机互动,工作量的大头在机,而不是人。我们人干什么呢?无非就是东点一下,西点一下,或者开口说说话(iOS5的Siri),余下的,交给机器去办。

刚上线的电影《铁甲钢拳》其实揭示了这种趋势。在未来,用触屏来操控机器人都过于“厚重”了,我们应该改为“语音”控制,更高级一点,则是“动作”控制。

于是,最重要的两样东西已经很清楚了:如何把控软件业,如何完成对设备的输入。而至于平板不平板,还真的不过是浮云般的“烟雾”。

—— 结束的分割线 ——

本文为《21世纪商业评论》的专栏文章,刊发于2012年第一期。这个专栏的名字叫《大佬与大话》,专门收集TMT圈子商业领袖的一些“大话”。但本专栏的目的并非是指责这些大佬说话不算话,或者是开空头支票。我们都知道,所谓此一时彼一时,时间点变了,自然计划要变。本专栏的目的就是“复盘”,来分析一下这个时间点究竟怎么变了导致大佬们的话变成了大话。


上一篇: 定制机与商业生态
下一篇:代笔仗给我带来的困惑

评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