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近日,苹果公司的当家人蒂姆·库克来到中国,受到很高待遇的对待:副总理李 克 强接见。库克是IT神话乔布斯的继任者,未来不出意外的话,将有很长一段时间执掌这个市值已是微软两倍的苹果。这次接见,是能够反映出苹果和中国双方各自对对方的态度的。

中国目前已经成为苹果全球市场中的相当重要的一环,从App Store(苹果的应用商店)开始为其应用提供人民币标价一事来看,就能折射出苹果对中国的重视。不过,虽然乔布斯过世这件事成为新浪微博当日的头号事件,但iPhone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并不像表面上所看到的那么高:根据彭博社援引美国调研机构Gartner的数据,2011年第四季度只有7.5%,排在第五位。而三星,份额则是它的三倍。更需要值得注意的是,这个份额是处于下降中的,第三季度iPhone还握有10.4%。

显然,在中国移动市场上,运营商的角色相当重要。中国联通在三大运营商中相对弱势的地位,是iPhone竞争不力的因素之一。故而,坊间有消息说,老库此行,秘密会见了中国移动高管,商讨移动的iPhone经销权,以图借力移动这个中国最强势的运营商。

某种程度上讲,老库和乔布斯非常不同。乔布斯从来没有来过中国,对于中移动对苹果的示好也视而不见,而库克,你则可以说他相对务实一些。而这一点,其实用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的权力理论是可以解释的。

韦伯对权威区分了三种情况:魅力型、传统型和法理型。很显然,乔布斯是属于魅力型权威(创业第一代领袖通常都是如此,苹果的重生可视为创业第一代),行事更多的可以出于自己的喜好——而这一点,也是他魅力的有机组成部分。跩或者酷,在乔布斯的身上,是褒义词而非贬义。

但库克则全然不同,他不是乔布斯的儿子,苹果也不是家族公司,所以库克走不通传统型权威的道路,而只能是法理型。但法理型的缺点就在于,其职位的任命能够服众人之口,未必能服众人之心。于是,还记得去年10月iPhone4S的发布会么?苹果各个口子的老大们轮番登场亮相(此前苹果系列产品发布,就是乔布斯的个人秀场),已经足够说明,库克的权威,远远比不上乔布斯。

法理型权威行事,要考虑很多方面的利益,并非自己想怎么来就怎么来,这样的领导跩或者酷,则会变成贬义词而非褒义。库克的务实,一方面性格使然(做运营出身的都务实),一方面也是法理型权威必须务实。我想,乔布斯挑中老库的理由,估计也是因为相中了库克的务实,要知道,这个位子不好坐的。

与苹果的老库迥异的是,社交网站Facebook的小扎(扎克伯格)就是一个魅力性权威。碰巧的是,小扎最近也来了中国,并被媒体拍到与其女友现身上海街头。但我个人以为,他的目的和老库却不尽相同。人家就是来度假的,因为小扎有个华裔女友。

对于Facebook而言,中国市场当然是一个大市场——没有一个国际巨头会说一个十几亿人口的市场不重要。但这个市场却属于重要但非紧急的。中国本土的社交服务,比如腾讯QQ、新浪微博,发展势头都不错,属于地头蛇类型(反观手机市场,苹果虽然只有7.5%份额,但对手最强的也不过两成出头,还有得争一争)。Facebook这条强龙压不压得住,还难说。Facebook当下更多的可能是继续观察,而非贸贸然便杀入。老实讲,海外互联网服务巨头在中国铩羽而归几乎成为一个常态,也就是亚马逊的卓越,算是一个异数。更何况,用户切换一个手机易,切换一套社交网络,难上许多:跑去一个没朋友的网络里干啥?

魅力型权威对组织的把控力度之高,有时候可以让“他”忽略一些利益诉求,而完全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虽然苹果和Facebook都是如日中天的科技新贵,但扎克伯格则可以显得更为逍遥一些。如果说老库的中国情结是为了利益的话,那么,小扎则玩浪漫居多。

文/魏武挥 来源:东方早报


上一篇: 屏的重要性
下一篇:读书:谣言

评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