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时间:2005年方兴东的博客中国融资1000万美元后

话语:方兴东放言:一年超新浪,两年上市

结局:后来改名为博客网的博客中国在09年关闭了北京办公室,大批员工离去,目前基本属于维持不倒的状态。

无论后来的结果如何,在中国博客史上,方兴东博士应该占有一席之地;也无论blog这个词究竟是该叫博客还是叫网志,前者总是更为人所熟知——以至于仿twitter的服务被称为“微博客”,简称微博。但方兴东05年的豪言壮语,最终无可奈何花落去,超越新浪的梦想,生生地被新浪出手博客而击碎。

互联网评论家、雷锋网创始人林军在他的新作《十亿美金的教训》里提及了十个中国互联网著名的失败案例,但没有收录方兴东的博客中国。原因在于林氏并不觉得博客会是一个即便做好了就有十亿美金机会的商业形态。不过,我在同意林氏这个观点之余,博客中国的失败案例实在是值得好好咀嚼的,因为它对于后来者是有很强的标本意味的。

虽然有很多评论直指方兴东管理的失败,但我不想就“管理”二字多说什么。某种程度上,我认为博客中国的失败并非因为管理,而根在于“模式”。我的分析从两点出发:

其一、所谓的大教堂变为大集市。这两个“大”都是方兴东的发明,是对话语场的形容。前者指代的是少数人说多数人听(很像教堂布道),后者则指代所有人都可以说(很像菜场的喧哗)。这个形容大致是确然的,中国的博客在全盛时期,有一亿之多。但问题是,人们并不见得习惯大集市里的吵吵嚷嚷,人类的本性是要避开混乱,而喜欢规则的。

方兴东在05年就认为新浪是可以被超越的。彼时新浪全年业绩近2亿美元,而网易不过6千余万,搜狐1亿出头一点,可谓执牛耳者。但方兴东认为新浪的大教堂模式压制了人们的表达欲望,这种模式必不长久。这个观点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方兴东的药方却错了,他试图用大集市的方式来挑战并超越大教堂,运营到后来,博客中国不得不也转向大教堂模式,因为人们的注意力毕竟是围绕名博转的。这就成了博客中国致命的噩梦,因为新浪一伸手,轻轻松松地就把名博给吸了过去。

最终超越大教堂模式的,其实是百度。这家05年只有4000万美元营收的公司,今天已经一年23亿入账。Web2.0风起云涌的运动,使得网络出现了更多站点,迎来了第二次信息大爆炸,也就使得搜索引擎这一用于快速信息定位的工具本广为接受。去中心化的确推倒了门户这个中心,但却建立起了另外一个中心:搜索引擎。

故而,大集市只是对大教堂的一种修正,而且这种修正,很诡异的,必然会回到大教堂来。博客中国,为新浪做了一回嫁衣。

第二点,其实更关键:博客中国是水平的。所谓8-80岁的人,都可以写博客、看博客,看似覆盖面极广,实则没有受众区隔。创建一个水平供给的服务,是相当容易被巨头打垮的。

很多人诟病国内的互联网创业环境,认为创新者做了点市场普及和教育后,巨头仰仗着自己有钱有用户就轻松地摘了一把果子。腾讯被称为全网公敌,不无这个因素。对此现象,你可以痛心疾首,也可以悲愤莫名,但在商言商,却是不得不正视的。在桌面互联网上,百度做信息、腾讯做关系、阿里做消费,再加上尚有诸如新浪搜狐网易盛大等其它巨头,基本上已经覆盖了互联网今天能想到的所有领域,一个水平覆盖的服务,想要脱颖而出,何其困难。而我们今天看到的几个后起大公司,会很巧合地发现,它们都是垂直类起步的:京东的3C、当当卓越的图书、人人的校友录、360的安全。

故而当有人说,新浪做微博,还不是因为起步者出于某种原因挂掉而导致成功的——这个说法一点也不靠谱。可以说,即便当年饭否叽歪没有出事,在新浪高压下,一样没有机会。Follow5的关张,是很好的例子。水平服务,在中国的桌面互联网上,很难有机会。

有人说,博客这个东西,在商业实践上,已经被证明为失败,这话的意思是,它不可能成其为一个独立的商业公司——这一点我同意。但我更想说的是,水平服务,一说起来就可以引到“平台”、“渠道”,更可以激发创业者的美好梦想,但着实是需要谨慎再谨慎的。

那么,微博呢?呵呵。

—— 结束的分割线 ——

本文为《21世纪商业评论》的专栏文章,刊发于2012年第五期。这个专栏的名字叫《大佬与大话》,专门收集TMT圈子商业领袖的一些“大话”。但本专栏的目的并非是指责这些大佬说话不算话,或者是开空头支票。我们都知道,所谓此一时彼一时,时间点变了,自然计划要变。本专栏的目的就是“复盘”,来分析一下这个时间点究竟怎么变了导致大佬们的话变成了大话。


上一篇: 删除
下一篇:大佬大话之凡客:我不会做女装

评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