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文/魏武挥

早前一家媒体就SEC(美国证监会)批准上市公司通过社交网络(比如Facebook、Twitter)披露公司信息来采访我,问我算不算一种值得关注的大事件。我倒并不这么认为。事实上,这则新闻表明的并非是事先许可,而是事后追认。Netflix这么做了一阵子,连续在Facebook上披露月度报告,而SEC此前并无禁令说这是不可以的。法无禁止即可为,SEC不好处罚什么,不过事后追认,也算是一种许可吧。

但这种许可,用我的话来说,那就是“时髦不过稍显愚蠢的做法”。所谓时髦,就是社交网络方兴未艾,有迎合其蓬勃发展的意味。所谓愚蠢,则和安全有关。SEC正在让我们这个风险社会变得更有风险。

在过去,一家上市公司要披露什么重大消息,总是先在媒体上发布,虽然这个媒体可能是报纸,也有可能是某个大型网站。但它的先后秩序总是所谓传统媒体在前。传统媒体的排版、印刷、交付流通,是一个比较复杂的环节,而且有些缓慢。我们很难想象哪一种“骇客”可以侵入到这重重环节中,然后制造出一份假的报纸来。传统媒体的世界里,信息安全几乎不是一个问题。

现在到了社交网络时代,这只是一个账号。账号被攻破的可能性并非没有,一旦被攻破,就可以立刻散布假消息,从而引发实际意义上的动荡。24日美联社Twitter账号被盗,散布出一个“白宫遭爆炸袭击奥巴马受伤”的假消息,于是道指瞬间重挫140余点。而在历史上,Twitter账号被盗所引发的恶劣后果不是没有,但这次恐怕是最实打实的。

整个信息世界正在有加剧垄断化趋势,一段时间里,人们用来用去的就是这么几个平台,而这些平台的快捷性反过来造成一旦被操控在骇客势力手上,它的破坏性也是相当快捷的。骇客不需要去一一攻占有利可图的网站,他们只需要攻破一个点,安全性迅速荡然无存。

任何一个信息系统都不可能是百分百安全的,所谓安全,无非就是让企图攻破者的成本提高罢了。攻占一个个人博客意义并不大,成本付出和收益不成正比,故而鲜有人干这种事。但攻占一个类似美联社或某大型上市公司的社交网络账号,则非常有利可图。道指2分钟下跌140点,不是没有人大赚特赚的。

当利益重大到一定份上,以互联网为基石的信息服务都会面临安全问题(很多金融系统、军事系统利益也非常重大,但它们并非以民用互联网为基石)。将一些至关重要的信息发布,放在看似易用易传播易互动的社交网络上,后果是需要掂量掂量的。

更进一步的是,根据美国《通信规范法》,互联网服务提供商或其他服务提供商不必对用户在服务中发布的内容负责。而换言之,Twitter平台即便的确造成了人们的损失,它也无需承担什么赔偿责任。将我们的重大筹码押在以快速为目标的社交网络上,还是要谨慎一些的。


上一篇: Web 2.0的自媒体人情怀
下一篇:网易游戏的“不”政策

评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