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文/魏武挥

本来周末没打算推送公号信息,但一位订户就我前日大意为“匹配为王”的文章,发来了长长的回复,我就打算再多写两句。这位订户是这么回复我的:

没有好的内容,只有匹配的内容。这的确是大数据的思维,没有叙事只有关系。匹配无非就是两种结果,对或不对,也就是1or0,这就是信息科学,统计学,也是我们这个社会的的基础。 所以呢,资本家不是去生产(用户自己生产就ok了),而是去做更重要的事-玩配对(关系)。 搜索引擎玩匹配,这里质是量的属性。 社交网络玩匹配,这里身份为关系服务。 数据挖掘根本不在于那个“挖”,实质上它就是在玩弄关系。 匹配(玩关系)的巧妙之处在于用户似乎是非常自由的(如同你对莫言或科技书的选择),但这种自由不仅不会妨碍资本的运行,反而是市场资本的动力。或者说,自由主体已经成为资本主义市场一部分了(我只能冲着马克思叹口气)。我们没有身份,我们只属于某一类(兴趣,小组,社区,人族或虫族……或什么别的)。 在某种程度上你看的很准,但我想说信息社会的确是信息的极大丰裕,但同时也是意义的极度缺乏,我们缺乏所有的意义:历史,身份,因果,真实,审美…… 对于你这样的资本家,你的缺乏是匹配,无论怎样精确的匹配你也不会满足,其实并不是用户缺乏匹配,而是资本要求匹配,匹配只是合乎当代市场逻辑的一种策略。 最后,我想说,资本家,你们赢了,但祈求(虽然没用)你们稍稍考虑下内容,考虑下如何给这个文化极度贫困的社会一点喘息的空间。

—— 回复结束的分割线 ——

如果仔细读我的文章的话,会发现我会很小心地在使用某些词。比如说,我通常说“商业价值意义上”、“就商业价值而言”,而从来不会轻易把商业两个字删去。商业价值和价值是两个不太一样的概念,不能随便混用。

个人来说,我受法兰克福学派影响很深,骨子里是“反商业”的,比如说我从来对大众文化并不认为是文化,文化产业也不是我心目中的文化。我有时候开玩笑说自己有知识没文化,其实是在鄙夷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文化需要/值得一个人去拥有。行文字里行间,间或会有些流露,有时候嘲笑内容生产者关起门来YY生产,其实内心深处是很挣扎的。正如这位订户所说,一方面商业力量越来越大,一方面,的确如此,这个社会的意义越来越匮乏。商业价值大的东西,似乎它的价值小得可怜。

这一百多年,每当一个新技术出现之时,有些人就会兴高采烈地认为它将推动人类文明。比如说无线电通讯技术,再比如说互联网。似乎这些东西都给无力者有力,无权者赋权。但从大的层面上说,绝非如此。我也不想再很啰嗦地论证了,我的这个观点是根深蒂固的:技术是有利于既得利益者的。

互联网的根子在哪里?不是在硅谷,是在华尔街。很多创业者雄心勃勃地想要挑战某个制度某个体系,最终他们还是在为这个制度这个体系添砖加瓦。一点点小小的所谓颠覆式创新,其实在加剧整个社会的结构化。美国互联网看似迭代很快(一会儿冒出来一个公司,一会儿冒出来一个公司),但华尔街的力量从来没消退过。中国金融行当不发达,故而表现出来的就是BAT三驾马车,总是三座大山。就中国国情而言,诸位可以仔细瞧着,2014之后,是党媒等国家资本主义疯狂反补的阶段。

我直白点说吧,看似百年以来人类社会进步飞快,其实未尝不是人类社会毁灭也在加快。嗯,是的,人类最终将毁于自己得意洋洋的发明和创造中。

所以看官们如果够注意的话,就会发现,我从来不会在任何公司前面加上“伟大的”,也从来不会在任何企业领袖前面加上“伟大的”。商人就是生意人,生意人就是商人。伟大两个字,在我眼里,和这群人没关系。

但人类自食其果怕是很未来以后的事,至少我死之前也看不到。我今年40,再过几天就41了,运气好点的话,我已经活了一半了。所有人的结果都是一样的:死亡。但不同的人生活过程不同。有些人一生很愉快,有些人则以痛苦为主。我为毛要成天忧虑人类未来把自己活得苦哈哈的呢?

我死之后,哪管它洪水滔天。再说了,人要把自己放轻,我不认为我有让洪水消退的本领。再往深里一步,人类作为一种物种,最终灭亡不是天经地义的吗?人本主义要不得,哈哈

别看我成天谈银子问题,我骨子里是一个非常悲观的人,悲观到了极致,就很乐观。反正都会那样,何不乐呵呵地活着。我是不相信什么六道轮回的有神论者,所以死了也就去另外一个世界,不会轮回回来,这个世界最终悲惨也好,美丽也好,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从来对互联网谈不上“信仰”层面,这不是个好东西,它的发展早就远离了早期开拓者的梦想。互联网会加剧中心化结构,使得集权变得越来越容易。计划经济的崩溃是没有操作性,但互联网大数据能够让它变得有操作性起来。互联网人看似“自由的人”,其实是一盘散沙,更易统治。一个很好的例子是,互联网公司大多会嘲笑CCTV,但CCTV报道它们的时候,那一个得意劲,藏都藏不住。

对互联网的态度,就像我对烟的态度。我知道这不是好东西,但我依然上瘾。人活百年,譬如朝露,人有点瘾就有点吧,反正,总是要死的。

转载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微信/网易云阅读/腾讯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上一篇: 解决方案与需求
下一篇:上海报业集团的现在与未来

评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