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08-31

  谁说

  在我过去的文章里,有一篇题为AIDS:数字时代的“艾滋病”的博文,我在最后这样写道: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变得越来越重视信息的说者是谁,而不是信息本身。

  其实,在那篇文章里,这句话是我最重要的观点。不过限于那个专栏的性质,我并没有展开。倒是有位读者,在我人人的同步日志下这样留言:

  所以信源的权威性是传统媒体不死的资本啊。

  该读者读到了这一点,我几乎要引其为知音。

  在拉斯韦尔的5W传播模式里,who(谁说),是一个重要的维度。同样一句话,不同的人说出来的效果完全不同。我魏武挥说人类要灭亡波澜不惊,但霍金前一阵子说人类要灭亡,便引发了广泛的注意,以及,相当的说服力。

  信息时代的信息泛滥,使得我们不得不越来越去关注谁说。一个看上去比较权威的信源发出来的声音,会得到更多时间的注意。梅罗维茨论证了在电子媒介世界中,权威在逐步消解。但我以为,社会的发展永远不会是一条单向道。在权威消解的同时,是不是同样存在着这样一种反动:权威也在加强?

  比如说,在最近那个国学天才的事件中,当人们看到“复旦教授们”都认为他是可以被破格录取但却由于招办的原因,这位天才没有去复旦时,不禁又开始拷问高考制度。我当时的看法依然不变:这种制度没什么需要拷问的,因为的确是一个最不坏的制度。但我和争辩者都没有看到一点,复旦教授们,这五个字起了多大的作用。是的,今天教授专家们在某些场域中口碑的确不佳,但在需要的时刻,一下子就变成了一种金字招牌。其实,我们都是相当荒谬的一群人。—— 所以,不要轻言,权威已被彻底消解。

  江山代有新人出,今天权威易主我倒是相信会很快——这某种意义上,也是大师二字事实上不复存在的原因——但权威本身,我们并不可能单纯地把它消灭掉,道理就在于:信息实在太多了,我们太需要一些人为此背书。

  怎样说

  很多人都知道,一图胜千言。这句话的本意是,有很多东西很难用语言将它描述得完整,但图片却可以做到。不过,我注意到另外一种“一图胜千言”的情况。

  

 

  这幅图,是国外一个机构(Online Schools)对某种类型网站的数据分析。我没有展示完整,原图实在很大,一共有14个结论,我这里只截取前四个。

  必须承认,把最终的结论凝聚为14点,已经变得“看上去”很有说服力,但长篇大论的传播速度绝对不会有这张图快。把这14点做成一张图,不仅传播速度增加,而且说服力也提升了一个档次。但如果仔细考虑一下,就很难说这里没有值得怀疑的地方。

  ××内容,其实是相当难定义的。退一万步讲,即使得以一个定义,那么一个网站是全部都在提供这种内容算是××网站呢,还是只要提供了这种内容就算是××网站?在这点没有看到的情况下,说12%的网站都是××网站,未免有点耸人听闻。—— 也许有一个可能,网站一开始就警告说你得到18岁才能进入浏览,就被它当成××网站。如果是这样一个标准,12%就未免太少了,因为的确有些××网站是没有警告的。不要只想着美国网站,这张图说的全互联网。

  第三点,老顾客?什么叫老顾客呢?注册用户计算是老顾客?还是每天到访一次?这也是含糊不清的地方。

  好吧,我并不是想正儿八经地来琢磨××网站的统计报告,这张大图底下有几个出处,我也懒得去一一考证了。我只是想说,如果用图这种形式来说话,显然比文字来得更容易传播和更有说服力。这依然是信息爆炸的特征:我们需要快速被说服。

  顺便说一下,在拉斯韦尔经典的5W模式中,怎样说(how)是没有被提及的。我认为,这是一个缺陷。

  说什么

  信息本身(what),当然还是重要的。被某条信息说服,一方面是因为某个人说的,一方面也是因为某种方式说的,还有一方面,就是信息本身看上去符合不符合“我的常识”。

  常识这两个字,真的有点被滥用了。其实在大多数情况下,是“我的常识”,而不是“我们的常识”。每个人都根据自己的经验去判断信息的可信度。“我的常识”是主观的,“我们的常识”才是客观的。一个人死活不相信一件事,又有什么办法呢?

  轻易地拒绝某种信息,本质上,和轻易地接受某种信息是一模一样的:因为都不需要思考以及求证。故而,这个时代虽然是个人难以被说服的时代,但其实,又何尝不是一个个人急需被说服的时代。

2010-08-29

  以下是来自scores.org的google并购历史图,从01年2月开始到10年8月。其中绿色代表并购数字,红色代表是市场型并购,黄色代表人才型并购,蓝色代表技术型并购。(也就是花钱的目的是要市场?人才?还是技术?)。有*的表示是单纯的投资行为:

  —————— 正文的分割线 ——————

  人们对于微软的忧虑一直围绕“垄断”,但对于google,则相对而言更集中在“隐私”。从一份AOL公布的搜索数据库表明,人们通过搜索,很容易泄露大量的个人信息。而对于google而言,它的搜索引擎所承载的搜索数量频次远远高于AOL。

  通过cookie可以获取用户的一些隐私信息,google刚刚开始的时候设置的cookie到期日是2038年。在一番舆论抨击后,google将这个时间调整为2年后。但争辩者依然认为是不够的,因为现在很多用户两年就会换台电脑或更换使用的浏览器,这个有效期为2年没有什么意义。更重要的是,google的cookie会自动随着用户每次对google的访问而延期,持续两年不访问google的原google用户,几乎没有。

  不过,在我看来,这种争议对google委实有点苛求了,因为你很难想像离开了cookie你还能顺畅地体验良好地使用google服务。但Google对隐私的威胁,如果仅仅看到cookie,那就未免太简单了。事实上,google远远不止是一个搜索引擎。

  比如说街景,一项很有争议的服务。今年以来,围绕这个服务的麻烦不断:都出现了政府部门插手的态势。5月份在德国,google向政府部门妥协,同意限制它的街景服务;在澳大利亚,6月间,总检察长表示对google街景侵犯隐私展开调查。而就在本月,还是因为街景服务,韩国警方搜查了它的办公室,并带走了相关的硬盘。

  Google庞大的业务体系,几乎可以笼罩一个人在互联网上的一切行为。通过calendar,它可以获知你的日程表,通过finance,它可以获知你的投资,通过igoogle,它可以获知你感兴趣的信息源,通过picasa,它可以获知你和你熟人的照片,通过product search,它可以获知你想购买的商品,等等等等。这些数据被保存在google的服务器上,在经过数据挖掘和分析后,google声称它可以向你提供更好的服务。但问题在于,google会不会泄漏这些数据?

  不要觉得不可能。

  2008年,一名22岁的印度男子在google的社交服务orkut中张贴了一些对印度国大党主席攻击的内容,印度警方根据此男子使用的帐号是一个gmail邮箱要求google提供帮助。Google追踪了这个账户的信息并将其定位,此人被抓捕后,获刑5年。——google并非你想像中的那么桀骜不驯。

  人们不仅抱有政治上对隐私的担忧,还有商业上的因素。虽然google信誓旦旦说它绝不会因为商业目的泄漏这些数据,但问题在于,google今天的毛利率高达60%,它自然无需做这种事情,可毛利率一旦下降呢?华尔街日报本月11日披露说,google的一个内部文档显示它一直在策划如何使用他们庞大的用户信息来直接盈利。又或者是,google中某个道德低下但又能掌握一部分数据的人具备去干这种事的可能,google全球那么多员工,三巨头能量再大,也不可能为他们一一背书担保。

  更令舆论感到有些危机的是,google高层的态度似乎也发生了变化。Schmidt已经不再信誓旦旦地保证隐私不受侵犯了,他的话风改变为:在未来,一个人是很轻易地可被定位的。他甚至援引了爱国者法案,来说明政府也需要这种服务。这很是让舆论担惊受怕了一阵。

  Google至今还没有直接介入ISP业务,但一些行业分析师坚信它在设法成为一个ISP。它从05年开始就已经购买了数百万公里的光纤,08年参与了700MHZ无线频谱竞拍。如果google一旦成为一个ISP,凭借它的网络服务和ISP高强的唯一标识用户能力,它对隐私介入的力量就更大。近年来google在无线业务上的一系列动作(包括5亿美元投资无线宽带业务商clearwire),使得这种担心并非杞人忧天。

  的确,有时候,google比你更了解你自己。

2010-08-21

  在阅读本文前,提示两点。其一,为分析方便,在文中,我把当当和卓越就视为卖书的。虽然它们也搞其它东西的售卖,但不是它们的大头。市场认知也是它们主营卖书;其二,为行文方便,本文提到的麦当劳肯德基均指它们的外卖部分,除非有特别注明。

  以下开始:

  起床,准备弄点吃食。冰箱里没什么想吃的东西,于是打了个电话,叫了个麦当劳外卖。总计33.5元,倒要收我7元的运费——这个运费其实相对于交易额来说非常高昂。以前已经习惯了,正好同时在卓越上下了个单,买了本20元出头的书,运费全免。这事儿,立刻在我脑中盘旋起来。

  当当卓越在远程卖书上,是个寡头竞争;麦当劳肯德基在远程卖吃食上,也是个寡头竞争。但有趣的是,前者两家都在免运费,竞争非常惨烈,颇有点杀敌一万自损八千的意思,但后者两家统统不免运费,各自得利却又相安无事。这里面究竟是什么样的动机会导致这样的情况?要知道,我可是当当的老牌客户,可一旦当当搞了个三十元起才免运费,我立刻就投奔到卓越那里去了,以至于现在当当是不是还有这么个价格门槛,我都不甚了了。可见免运费对争夺客户是有吸引力的。为什么麦当劳肯德基不搞?

  解释一:产品同质问题

  说当当卓越卖的书大同小异,基本无甚差别。价格上也都差不多。故而消费者选择了运费最少的那家(最好自然就是0),但麦当劳肯德基还是各有各的产品,部分吃食还是自家有竞争对手没有的,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消费者只好自行承担运费。

  这个解释有道理,但也有点问题,实质上,两家很多产品已经趋同,且从口味上讲,我觉得也无甚差别:汉堡包、鸡翅、薯条、可乐。

  解释二:消费者需要迫切度不同

  书这个东西,晚一天送来除了心理上要唠叨两句外,生理上没什么损失。但吃食晚那么一个小时,生理心理都是折磨。故而,卖吃食的可以有恃无恐,就是要收你运费。卖书的,只好低声下气一点,因为消费者消费心理不迫切。

  如果市场上只有两家卖书,两家卖外送,这个解释还可以接受。但问题不是。也有相当多的卖快餐的是不收运费的。麦当劳肯德基不是唯二的两个玩家。但它们似乎就是不在乎其它卖快餐的竞争。

  当当卓越以前也收运费,或者有购买门槛的免运费。后来99读书进来搅局,搞得卓越只好全场免运费。可见,两家卖书的,很在意竞争者。

  解释三:跨国公司500强不在乎 它们竞争上更有素质

  从业务规模上讲,麦当劳肯德基都是500强企业,当当卓越其实都是小不点。所以对于市场敏感和争夺来说,500强不在乎那点小份额的得失。而且,人家正规,很有素质的竞争。

  这个解释很有问题。按照这个解释的逻辑,500强既然那么不在乎小的,那为什么不是不在乎那么点小小的运费?

  以麦当劳为例,麦乐送是一个独立的品牌,我相信它至少是事业部运作的,作为一个独立核算单位,不可能不在乎。

  至于素质不素质的问题,商业上最大的素质就是能赚钱。所以这个解释基本不能接受。

  解释四:物流队伍的归属

  当当卓越是外包的,麦当劳肯德基是自建的。自建成本很大,故而一定要收你运费。

  这个解释基本就是反的。因为如果自建,就更有理由免运费了。外包的话,那可是真金白银的现金流出。

  以下是我的两点解释,我觉得基本能说通我自己,供同好一起参详:

  其一:市场容量问题

  书籍的市场容量远远小于吃食的市场容量。看看一个城市到底饭店多还是书店多就知道了。市场容量越小,竞争越激烈,越白热化,也就越想把竞争者杀得退出战局。这个道理就如同,在一个湖泊里,顶级掠食者可能只有一条,但在大海里,可以有很多条一样。

  其二:产品制造流程以及品牌

  本质上讲,当当卓越是个B2B2C的平台,麦当劳肯德基是一个B2C。前者卖的东西都是人家造的,我是为了某本书而去交易,而不是为了当当卓越。我使用这个远程交易平台,不过是图个方便而已。

  但麦当劳肯德基是正宗的B2C(除了可乐这种相对很小的销售),它们已经拥有自己的品牌,以及品牌认可度。

  更重要的是,麦当劳肯德基也只有这个外送渠道。说这点是因为,其实有很多B2C——比如化妆品的自家网站——在淘宝上还有许多未必得到自家许可的销售渠道。

  我的结论是什么呢?

  结论就是:基本上远程交易(B2C性质)都得免运费,象麦当劳肯德基这样的最正宗的B2C且只有一条外送渠道的外加品牌有如此高的认可度的,极少。

  本结论反例:这个网站(请用IE,FF下它有问题的),也是B2B2C的吃食平台,但这个网站的运费还要离谱:15块。据说只是面向老外的,到底经营情况如何以及竞争态势如何,我不清楚。可以关注一下它的发展。

  

2010-08-20

  网易科技《数字与人》专栏供稿,得到网易科技的许可,在此同步发出。

  《连线》的这篇东西,不无商业目的。文章很明显带有站在苹果(以及facebook)这一边向google叫板的味道,毕竟google是web的 最大玩家(昨儿还传言说要推出google的平板电脑以及web应用商店)。巨头们的竞争,不是市场这个层面上的,更不是什么应用层面上的,而是标准、规 则、接入方式等。接入因特网有各种路径,价值上讲殊途同归。但从商业价值上讲,路径不赚钱,把持路径的人才赚钱。这一场对接入方式的竞争,谁将问鼎,尚未 可知。说白了,这篇文章,可以视为很高档的关于架构级别的一场口水仗的开端。

  ———— 全文的分割线 ————

  《连线》最近又语出惊人了,安德森和沃尔夫合伙写了一篇《万维网已死 因特网永生》的长文(英文原版中文译言版本),引起了网络舆论的普遍关注。

  从技术角度讲,这篇文章的标题在理论上是成立的,因为万维网的确不等于因特网,作为因特网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它和其它一些应用,比如电子邮件、 usenet(新闻组)等构成了因特网(事实上,严格点讲,因特网和互联网都不是同一个东西)。万维网的三要素中的两样东西是所谓的“超文本标志语言” (HTML)和“统一资源标志符”(URI),我们可以简单地把它理解为“内容”或者“信息”。而能够展示出这些“超文本”的,就是一个客户端软件:浏览 器。很难想像普通用户使用一台没有装浏览器的电脑,是怎么接入万维网的。但请注意,不是因特网,比如想像一下你打开emule这种下载工具,在这个软件里 搜寻你要的资料,并启动下载,或者用foxmail收发一下邮件,甚至是用IM进行聊天。整个过程,和万维网没什么关系。

  这就是涉及到万维网三要素中的另外一个重要部分:超文本传送协议(HTTP)。在浏览器中,你只要敲击一个网址,大部分情况下,前面都带有 http://的字样。有时候你可能会发现,是ftp://的字样,是的,协议变了,用的是FTP数据传送标准。在上面一个emule例子中,你又发现一 个“ed2k://”的东西,它也不是http协议。这说明,我们的电脑,和服务器上的那些内容或信息,互联互通的方法,不仅仅是HTTP。

  了解上面这些,有助于了解《连线》所谓的“万维网已死”中的万维网究竟是什么意思。我们再想像一下,你有一台可以上网(也就是接入因特网)的电脑, 但你没有浏览器,你装了Foxmail(电子邮件客户端,支持的是诸如POP、SMTP、IMAP等协议)、CuteFTP(FTP客户端工具)、 eMule(P2P下载工具),你同样可以到因特网上找寻各种信息,只不过,你很难造访类似www.163.com的网站了,或者说,你这个技术狂人使用 FTP把这个网站(如果它不介意的话)全部下载下来,然后利用记事本这种古老但不乏通用性的小软件,在那里阅读这个网站上的代码和文字共舞的信息——这一 点,理论上成立的。

  但是,如果你不使用电脑,使用的是一部手机呢?

  用手机浏览网页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但并非全部。在大摩最近的报告中提到,不同操作系统的智能手机用户对于使用浏览器访问HTML页面的比例并不相 同。Iphone最高,55%,symbain(诺基亚)22%,android手机只有10%。同样是这份报告,它预测APP(手机应用软件)和 Browser user(浏览器用户)的比例虽然都有显著上升,但基本还是维持对半的比例。

  换句话说,用手机接入因特网的人,并不见得非要去访问www.163.com这个网站,而事实上,大部分在万维网上运行的网站,非常不利于手机的浏 览。于是,人们发明了WAP这种协议,一种简化了的无线接入因特网的数据传输标准,WAP比HTTP年轻许多,97年才有WAP论坛,而正是在这个论坛的 努力下,WAP才成为今天移动终端接入因特网的主要协议之一。

  另外,有些手机应用则使用socket连接方法(比如说手机游戏,或大型公司制作的APP,),这种方法可以使得服务器端主动向手机客户端推送数 据,从而保持两者数据的实时与同步。如果使用http协议进行连接,则服务器需要等到客户端发送一次请求后才能将数据传回给客户端(试想一下你的 android手机中关于软件的更新?你并没有要求检查是否更新,但服务器就是知道你需要更新了)。很明显,socket连接的效率更高,虽然它谈不上是 一种协议,但使用socket连接并自编通信协议这种直入底层的方法,已经抛弃了HTTP这个应用层级的协议。

  《连线》这篇文章大谈的就是移动终端(当然,它不断地使用ipad这个例子,搞得象是篇替苹果鼓吹的软文)接入因特网。在移动终端上,HTTP的确 在很多场合下被搁置不用,如果我们承认未来移动终端是接入因特网的主要方式而不是桌面终端的话,说一句“The Web is Dead”也没什么奇怪。事实上,在这篇文章的背后,我以为,《连线》在鼓吹移动终端将战胜桌面终端,为了文章的眼球,大呼一句“web is dead”的背后,说的其实是接入因特网的方式将发生变化

  《连线》持有这种论调由来已久,早在97年,它就发布过一篇预言浏览器将死的文章,当时引起了很多反对声。浏览器是使用万维网的重要工具,《连线》 当年是够激进的,但我以为,还不够激进,因为它当时说要死的,不是万维网,而只是接入万维网的工具。今天,在移动终端风起云涌之下,它终于扯下了羞答答的 面纱,直接拷问万维网:你还能活着么?某种程度上讲,这篇文章是13年后《连线》的脚注。只不过,以《连线》一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编辑风格,在大家都明白 智能手机上APP大行其道的今天,再说一句“Kiss your browser goodbye”,又有何意义呢?

  我看到了一些反对的文章,这些文章其实在谈的是“web应用”——这个名词,有很多误解。很多人以为,web应用就是架设在因特网上的应用,比如 说,我用客户端收电子邮件,也可以改为用http的方式,在浏览器里收发邮件。严格一点讲,如果我不再使用http协议去收发邮件,那就不是web应用 (万维网应用),虽然它还是因特网上的应用。智能手机里有相当多替代接入万维网方式去接入因特网的应用,比如,使用客户端,而不是傻乎乎地打开一个浏览 器,敲入http://www.gmail.com吧?

  1997年,google作为一个公司都还不存在,《连线》大呼告别浏览器,这话的确说得早了些。2010年,智能手机出货量可能会超过PC和笔记本总和,APP下载光苹果系就已经超过40亿次。《连线》说:万维网已死,这种对接入方式的趋势判断可能真的是正确的。

  只不过,对一个小孩说,你正在迈向死亡,这是大多数和这个小孩有关的人所不能听的一句话罢了。

  (本文撰写,得到鲜果梁公军先生的不少帮助,特此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