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11-19

海外名校的所谓公开课,其实在互联网上已经传了很久了,因为都是英文授课,故而就有一群被称为“字幕组”的义务工作者将中文字幕添加到这些视频上——的确,对于传播和普及这些公开课助力良多。

字幕组最早期是做国外电影电视剧的字幕工作的,特别是那些流行的美剧英剧,毕竟国内大部分人是不太可能不借助中文字幕完整地理解一部外语电影(电视剧)的。然而,这里面显然有一些尴尬的版权因素,故而字幕组一向处于一种暧昧的地下状态,网上享有盛名的几个字幕组,这个盛名也就仅仅在字幕组本身的名字上,比如人人,比如伊甸园,但究竟是什么人在搞,圈外人是很难知道的。

随着有关部门以及商业组织对版权问题的日益重视,字幕组的处境变得越来越困难,有些字幕组已经彻底放弃了翻译工作,而随着名校公开课程的出炉,一些字幕组则转型做这些视频的字幕,毕竟,公开课程相对来说,行动空间更大一些。

添加字幕的课程视频,主要通过P2P下载的方式来传播,在VeryCD上,这些视频受人追捧,但依然相对来说,还是小众的,直到最近几天,某门户网站开辟了一个名为“公开课”的视频频道页面,一下子受到了极大的关注。

事实上,这个门户网站第一批放出的视频其实是字幕组过去的翻译,我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现象,我只是觉得,该门户的这一行为应该让更多人知道,于是我在微博上发出了链接,立刻便有网友提醒我,这些东西都是字幕组的功劳,还给了我另外的链接:该字幕组在他们网站上的抗议书。

然而,事情有趣就有趣在,其实大部分来观赏这些公开课的人,根本不在意这个。对于这些学习者来说,这个公开课的视频集成页面做得井然有序,类别栏目编排合理,视频播放流畅,至于说这是谁添加的字幕,又有谁会在意呢?一个显然的证据就是,在我的微博后面,除了零星的几个用户对于所谓版权问题的质疑外,大部分评论和转发者,都对该门户表示了嘉许。

我这里并不想抹杀字幕组的功劳,我其实是在说,对于大多数内容消费者来说,消费者接触面是最重要的。门户网站,相对于一个小小的字幕组网站而言,作为一个内容传播渠道(而不是内容制造本身),强势得多。它拥有足够的受众和影响力,使得那些前期字幕组并没有完成的翻译作品在它的号召下,有了更多的“义务参与者”,这是一起相当典型的渠道主导内容的案例。

在持有“内容为王”观点的人看来,信息消费者最终消费的是内容本身,故而内容足够好的话,无所谓在哪个传播渠道都可以得到足够的关注。但很显然,事实并非如此。传统行业里的营销者都明白,渠道铺货是至关重要的一环,超市这类大卖场在整个消费环节里的重要性谁都明白。那么,在信息传播领域里,又何尝不是呢?

传播渠道并非不可替代,但相对言之,内容制造的可替代性更强,这是因为,当渠道足够强壮的时候,它会反过来参与到内容制造流程中。以这个公开课的例子,门户网站在放出第一批有那么点涉嫌侵权的视频后,还顺便弄出了“投票决定翻译进度”的功能:根据用户对视频的投票,来决定先翻译哪些视频。这一招相当讨巧,而同时,也必须具备足够的翻译能力或者号召人来参与翻译的影响力,这就不是一个字幕组能做到的了。

内容制造者和集成者的矛盾,最终变成了一个妥协:前者撤掉了自己的公告,后者则标注了有些视频字幕由该字幕组提供。但无疑的是,大众的注意力已经聚焦到了门户的这张页面上,而越来越多的字幕翻译参与,将逐步淹没该字幕组在这个公开课上的某种知名度,虽然,我们的确需要感谢它,并向它表达敬意,但我想,健忘的大众们,除了记住那个集成页面的网址之外,又有几个人会记住内容制造者们曾经的苦闷和汗水呢?

———— 结束的分割线 ————

这篇文章其实是2周前就写好的,出于种种原因,刊发于当期《21世纪经济报道》专栏,报载标题多了一个“字幕组”。

2010-11-18

近日,新浪微博召开开发者大会,热闹非常,盛况空前,据说但凡你从一个会场中有事暂离,你就休想再回到会场里了。这样的场面,在我记忆中,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新浪出身于门户,但严格意义上,这种类型的信息聚合站点,很难说是一种门户:它的确为用户打开了一扇门,但你就在它这个站点里晃吧。和搜索引擎不同的是,它并不希望你从它的站点跳跃到其它站点上。这种封闭的网站形式被称呼为互联网的“门户”,实在有些诡异。

从98年创立以来,新浪一直做的是尽可能把所有信息聚合在自己站点上,而不是指引用户去往其它站点——这是一种单向的信息数据的输入。从商业角度讲,它也没有任何理由去和合作者分享它的用户信息和数据,更不用谈将大规模用户而带来的巨额收益和合作者拆账了。

微博这样东西,改变了它的运营理念。

从产品上讲,微博是一个很轻的应用:百八十个字的嘀咕。但这种应用正因为很轻,故而对用户要求不高,由此便可以在门户的流量优势上再聚集很大规模的用户群。据新浪自己表态,短短一年间,以及累积到了5000万用户之巨,这和当年的博客完全不可同日而语。守着这样的用户群体,干瞪眼不发财,是绝对说不过去的。

但包括微博始祖在内的Twitter,都在一步一步尝试赚钱的法门,动用自己的力量,在平台上逐个尝试可行的方法,效率不高,且成本巨大。而利用第三方开发者的力量,这种不断的试错行为,是非常经济的。

从另外一个角度讲,互联网的生态环境正趋于巨头化,单打独斗的创业者,在这个行当里所能谋求的机会越来越少。他们只有依附在一个平台上,才有可能得到成功的机会。这就是为什么一个巨头说要搞开放平台,第三方开发者会趋之若骛的根本原因。早些年类似“打败雅虎”的挑战行为,在今天看来,不仅不切实际,而且连一句口号都不会有人喊了。中国网站站长的最成功者,蔡文胜曾经提出 “改站长为开发者”的说法,在我看来,就是别做鸡首了,做牛后吧。

基于万维网基础上的桌面互联网,正逐步褪去了“创业神话”的外衣。基于互联网创业,变得十分空洞:倒不如基于互联网上的某个巨头去创业,才更实际一些。

巨头,需要第三方的力量来为它不断地试错,最终寻找到一个吸金大法(或者一个吸金体系),创业者,则需要依靠巨头的规模,减少创业的风险,这就是一场合谋,这场合谋从理论上讲,看似是双赢的,但实际上,当创业者每赚取1元钱收入巨头分去0.1元之时,后者的财富累积速度,远远超过了前者。

不过,比起早年尽可能不给小玩家机会的“剿”策略,今天和小创业者共享利益的“抚”策略,总体上还是一种进步。我们还必须看到的是,这个行当的巨头不是只有一家。新浪微博推出了第三方开发平台,紧随其后的网易和搜狐,想来不会按兵不动。而腾讯的马化腾,3Q之战后他所提到的反思,表明一贯自己捞钱不考虑他人的腾讯,也会有所触动的。

巨头之间的抗衡,给小型开发者也会带来机会。一个成功的第三方应用,虽然给某个巨头“剥削”了,但它可以在若干个巨头上都得到利益。生态环境中最重要的平衡,很有可能,就此得到建立。从这个意义上讲,商业竞争手法更高级了,互联网商业文明,也就更发达了。

我一贯鼓吹的“信息渠道集中化,信息制造离散化”的论点,看上去越来越得到实证。前者一门心思于规模,后者专心致志于制造。一个包括巨头与巨头之间,巨头与小团队之间,小团队与小团队之间的动态商业平衡,正逐步显现。

—— 结束的分割线 ——

刊发于《第一财经日报》当期专栏,报载标题为“巨头微博斗法给小开发者带来机会”

2010-11-17

一位搞卖韩风衣服B2C的运营朋友看了我一篇关于讲团购不见得是适合每个企业的文章,于是问我是不是他那个网站尝试团购营销要非常谨慎?我倒是觉得,正因为团购是一种需要也可以测量的营销战术,网络企业(比如B2C),是很可以考虑一下的。

B2C过往主要的营销手法是CPS(cost per sales)类广告,也就是在流量比较大的网站上投放广告,然后根据点击广告后到站用户的实际消费情况,给投放平台以广告费。一般的广告费率大概在30%左右,也就是说,每成交100元收入,B2C实际到手的收入,差不多在70元上下。

整体上讲,CPS广告的收费有上升的趋势。在去年年底也不过是15%,今天30个点的扣率还需要广告主和广告平台使劲折腾一番。有一些比较大的网站平台,比如迅雷、天涯,还需要一个保底扣率:也就是按BANNER投放收取一部分钱,超过的部分再用CPS来计价。广告平台这种对于纯CPS广告的不感冒,也是可以想见的:凭什么展示或点击就没有商业价值的回报?随着电子商务的不断推进,大量B2C网站的出现,而有流量的媒介平台又不可能象B2C那样的雨后春笋式的冒出来,流量资源求大于供的市场状态,导致今天这种保底扣率+高额费率,也没什么奇怪了。

团购网站的兴起,给B2C多了一个选择。这种网站的供给量出现了一个很夸张的上升曲线,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的统计,从年头1月份的53家,迅速达到了8、9月份1215家的水平。即使这个中心认为到今年年底,会有200余家不复存在,但谁都不能否认,这是一个正在极速上升的网站形式,而正是因为极速上升,迫使团购网站们在互相竞争中,没有象流量很大的媒介平台那样趾高气扬。

在今天的团购费率中,稍大型一点的,报价费率大概在5-10%,满打满算,也就是每100元收入它要提走10块钱。而中小型刚刚冒头的,以及那些大型的实际操作费率,都为0,因为它需要产品供给来拉升自己的人气(最近甚至有一个蛮大的团购网站用0元房子一套的噱头来获取注意力)。相较於CPS的纠结,B2C应该注意一下这个新兴的市场。

说到底,B2C网站最基础的一个数字是流量,有了流量之后,才有潜在消费者群体名单,如果在页面设计上多下点功夫,还能提高转化率和客单价。这是一个很典型的漏斗原理,最先一层漏斗,就是流量和潜在消费者。

团购网站不可能为B2C带来很大规模的流量,因为它们自身流量也不见得大到哪里去,但如果经常的在不同团购网站上放出一些折扣商品(事实上,很多B2C甚至可以拿出不少可以不要钱的存货来),对扩充潜在消费者群体名单极有好处。团购是一种在线交易行为,B2C也是一种在线交易行为,这就意味着在线支付不成为门槛,消费者掏出一定的银子来购买自家的货物至少表明他们对该产品是有兴趣的。这些因素都可以让B2C运营者得到一份不错的原料:善加运营,提升自己的总体销售流水,是完全可能的。

事实上,CPS广告也差不多能做到这点(除了可能来的消费者并没有在线支付的习惯),但CPS今天的高额广告费用,对于中小型B2C而言,已然成为一种负担。而作为刚刚兴起的团购形式,B2C应该具有这种敏感性快速切入进去。要知道,类似凡客之类今天名闻遐迩的B2C,当年也就是在CPS刚刚冒头可以低成本实施的时候奠定了它的江湖地位。

—— 结束的分割线 ——

刊于《成功营销》当期专栏,作于10月头上,我琢磨着,一个月过去后,江湖又有新变化了,嘿嘿

2010-11-11

网上颇有人津津乐道民国时代,包括军阀混战的民国时代。我倒是不否认那个时代知识阶层的卓越成就,但我们同样也要看到,那个时代,对一般的平头老百姓,绝对不是什么世外桃源。

军阀混战的特点不在于无法——殊不知那个时代也是有宪法的——而在于无天,为了达到目的,什么事都可以做。有枪就是草头王,有很多枪就是王中之王,至于道义规则,都是拿来粉饰自己的“师出有名”。借口嘛,就像海绵里的水,要挤总是有的。

中国互联网上的混战,不是没有过,最早的一次,大概可以上推到新浪搜狐98年世界杯的口水仗。为了争夺中国对98年世界杯报道最大最快最全的所谓名分,双方在各自的门户上板砖横飞,肆意攻击。从此之后,互联网江湖,就从来就不缺口水。

但这次的3Q之战,矛盾双方都打着类似“为广大用户利益“的旗号,实则已突破最底线的商业伦理。它们不是仅仅打口水仗——要知道,口水仗,用户可以采用围观乃至忽略的方法,而是直接和用户最根本的利益挂钩,光是一个不请自来的弹窗,就够用户受的。而这一场大戏,我看,引用一下《赤壁》的台词:大家都输了。

3Q之战的源头当然可以向前追溯好久,但导火线还是得回到腾讯在中秋节的QQ管家的静默安装。无论腾讯持有什么理由,用户应该有安装或者不安装的选择权。静默安装对于用户的知情权是极大的侵犯。事实上,我们都知道,即便是动机好但结果却糟糕的事多了去了,核心就在于程序不正义。腾讯作为一家海外上市公司,对基本的程序正义都能罔顾,绝不能说是善的。

面对QQ管家的咄咄攻势,360放出了隐私保护器,这个只针对QQ的软件。有网友发现,它的针对性实在太强,以至于你把记事本之类的软件改名为QQ.EXE,隐私保护器也会警告你它在偷窥你隐私。这个细节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360很明显在混淆扫描硬盘和偷窥隐私的概念,然后一贯地,以诉诸恐惧的力量,让公众怀疑腾讯。

随之而来的腾讯公开信,充满着逻辑混乱。在指责扣扣保镖的同时,又宣布QQ和360安全卫士不兼容,我实在搞不懂就算扣扣保镖是外挂,关360安全卫士什么事。然后,腾讯说了为了避免把用户电脑当成战场,故而才出此下策。但故意制造用户电脑中的软件冲突,不晓得算不算把用户电脑当战场?而最后所谓的把选择软件的权利交回给用户,那是再滑天下之大稽不过。只听说过消费者在同类产品(比如买台车)上做非此即彼的选择的,没有听说过让用户在不同性质产品上二选一的。

这里面还是一个程序的问题,虽然大部分QQ用户很年轻,但很多人都是成年人,即便不是成年人,也有他们的法定监护人。腾讯不知道得到什么样的授权,可以随意干涉他人的选择权。

另外一头的扣扣保镖,且不说这款软件被它曾经的一个对手报料说有后门,单是劫持QQ面板,替换QQ安全按钮为自己的,腾讯说它是个外挂还真没冤枉了它。而扣扣保镖去劫持QQ面板,里面的恶,同腾讯践踏用户选择权,如出一辙。

腾讯有一个门户网站,借助QQ的力量,已经成为中国网站流量第二门户流量第一的极有影响力的大众媒体。大众媒体,应该是社会公器,而不是腾讯自家的官网,但QQ.COM这次在3Q之战上的表现,专业主义上不是不及格,而是0分。在这个网站上,几乎看不到任何支持360的文章,但凡涉及到这次纷争的文章之下,也几乎看不到支持360的评论。如果是自家公司网站,还情有可原,但在大众媒体上——即便是自家的——如此之赤裸裸的一边倒,不是0分又是什么?还高谈阔论什么公信力?!

官司是你诉来我讼去,但谁都明白,官司赢不赢不重要,重要的是舆论上盖过对方一头,即便是输了官司,相对于赢得的市场,赔款也是小钱。双方打的都是安全牌,偏偏安全这个东西有点技术性,于是混水摸鱼,打打擦边球,甚至越个界。套用一句经典的话,安全啊,有多少恶假汝之名而行!

—— 结束的分割线 ——

刊于《第一财经日报》当期专栏,报载有些删节(比如跑上来关于民国的那一段是没有的)。昨儿晚上360发布和解信息。北大胡泳在微博上这么评价:

360这封感谢信写的。。。像少女倾诉芳心,我的牙都快酸得全掉了。不抛弃,不放弃。。。五大三粗的屠夫立地就成了娇滴滴可人的美女。。。用户用双手保护了你,谁来保护用户呢?

是啊,腾讯的公开信写得拿腔作调,360的感谢信则扭捏作态。一个拿腔,一个扭捏,中国的互联网企业,咋就那么不堪?

2010-11-03

腾讯终于出离愤怒了。

在致广大QQ用户的一封信中,腾讯如是说:

在360公司停止对QQ进行外挂侵犯和恶意诋毁之前,我们决定将在装有360软件的电脑上停止运行QQ软件。

在一大堆什么为了用户安全的说辞背后,腾讯的最根本的逻辑是这样的:

QQ是一款带有人际网络特征的聊天工具,正因为有大量的人际关系附着在QQ之上,故而它的粘性很强。但360不是,它只是一个孤立的软件,据说目的是为了保障用户电脑安全。置换这种工具性质的软件,用户的迁移成本相当低。在腾讯出手说装360软件上的电脑,就不能用QQ,这一场博弈,腾讯看来信心十足,因为QQ的粘性远远超过了360。

但腾讯的这封信——我对这个一秒钟能进账88美元的公司其实向无恶意——着实让我很鄙视它。我不太明白以下几个问题:

1、QQ作为一款聊天软件,它是怎么知道我在用360的?聊天工具应该不具有扫描电脑的功能;而360不同,这个软件打的旗号就是电脑安全,换句话说,360扫描用户的电脑,用户至少是知情的。但一个QQ能扫描我电脑,显然用户不知情的可能极大。而至于QQ管家(医生),并非QQ必备的辅助工具。故而,“在装有360软件的电脑上停止运行QQ软件。”的背后技术原理,是怎么样的?

2、QQ有什么样的资格提出这样的霸王条款:如果你使用某软件,我这个软件你就不能用。很少有大众软件有如此强悍的条款,除了我们一向知道的杀毒软件互相之间有冲突性——但事实上,现在有些杀毒软件,比如腾讯这次的盟友可牛就以兼容其它杀毒软件作为亮点标榜自己——但QQ不是杀毒软件。一款聊天工具的使用必须让你放弃某个安全软件,看来是腾讯关于软件选择权的创新逻辑:所谓的把选择软件的权利交给您。而这种凭借高度的用户黏着和最大量的用户规模,逼迫用户放弃某个软件,算不算“不正当竞争”?

3、按照那封公开信说,360的“扣扣保镖”是一个外挂,好吧,我们姑且先承认这个玩意儿是外挂,那么你最多就是禁止用户使用“扣扣保镖”,而不是别使用360。没错,两个软件都是360公司出的,那么按照腾讯保护用户安全的逻辑,360这个软件有何问题呢?

4、不让用户电脑成为战场,故意制造用户电脑里的软件冲突,不是战场又是什么呢?

5、腾讯有一大票收费用户,当这些用户最终选择的是360而不是QQ的话,那么这些用户的利益腾讯该如何补偿?腾讯做好了类似退款的准备了么?提供了方便的退款方式么?这难道不是一个标榜自己负责并照顾广大用户利益的公司的所为么?又或者是腾讯“卑鄙地”挟持着这部分费用以确保用户最终选择的是QQ?

我一向不喜欢周鸿祎,也不认同安全软件免费的商业模式,因为安全软件对于我个人电脑的操控权限太大了(相对来说,聊天工具就应该小得多,这也是QQ和360之间争斗的一个软肋),而安全软件一旦免费就意味着它一定会依靠广告这类第三方付费的模式,广告为了达到最大化的效果,就一定会收集我隐私。但腾讯今天这个逼着用户做出软件选择的行为,委实过线了。

周鸿祎和他的360如果真的是一种恶性竞争软件,腾讯打官司好了,而且就过去的历史来看,腾讯打官司的经验相当丰富,这一次怎么就自己先跳出来了呢?这场软件上的争斗,已经彻底沦为一场大鱼吃小鱼的黑帮火并。至于胡延平所谓这是大好事,能够提升用户觉悟,我很不以为然。按照胡氏的说法,蒙牛和伊利的“深度公关”,倒是我们这些喝牛奶用户之福了?

请注意一个小细节,在这封公开信的最后,腾讯给出了一些360替代品的选择,比如金山、比如可牛、比如自家的那个管家,但独独没有百度的百度管家。要知道,百度可是这场大战中的五盟友之一啊。嘿嘿,腾讯这条大鳄防着百度那条大鳄,昭然若揭——要说腾讯不知道百度搞了这个,打死我也是不信的。

最后要说的是,这场客户端大战,也许有这个可能,将用户赶到云上去。周鸿祎已经得意洋洋地宣布,360早有准备,准备了web qq来应对。360的web qq!哈,到底是腾讯的qq,还是360的qq?

UPDATE:腾讯迅速地关闭了web2.qq.com(跳转到了那封信上)以应对周鸿祎的360的qq,动作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