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12-30

sorry,标题宏大了一点,也严肃了一点,但起标题不是我强项,看官们就将就一点罢!

年关将近,中国人有年终盘点的习惯,各个门户也开始紧锣密鼓搞年终策划。看了几个相关专题,想唠叨两句。在本篇中,我不想说太多关于选题的话题,而是想着重谈谈形式:一个媒介的表现形式。

先看一个雅虎的:2010关于幸福:

 

这个专题的中心词是两个:幸福和尊严。大致上分为五个部分,在右侧可以分别点击。每个小题目(比如一、底线),都有若干可以点击的图片,点击后可以获得相关资讯。

从用户交互讲,给出点击,就意味着给出选择,用户可以自由地选择五个部分的任一部分(以及任一图片)直接插入进行信息获取。这一点我比较赞同。但雅虎这个专题的问题也是显而易见的:图片点击后使用的是弹出一个新窗口,这种做法缺少一个整体感。事实上,当你点击一个图片后,出现的新页面中,还是一堆的图片新闻集合,在这个新页面中,不再使用弹出页面。为什么不能索性都整合到这个专题页面中呢?

再来看个搜狐IT的:中国互联网2010年度盘点

 

这个专题采用一个书的形式,并提供热键支持。目录页可以点击某个条目(chrome下不能),直接插入到相关内容中,也不采用新弹窗口的形式。整个专题封装在Flash中。如果你中途关闭离开,再次打开时,会提示你:你上次读到N页,继续?

这个专题事实上的信息量很小,每个条目基本上就是一张硕大的图片,外加百八十字。

腾讯新闻中心,中国人这一年:

 

这其实就是一个相册集,布局相当凌乱。到目前为止,一共做了四期,但不是导航条上那些东西——那些东西其实是过去的专题。想找另外三期么?嘿嘿,不好找的。给个第四期题为“殇”的地址,你就可以明白这个第一期的问题有多严重了。

最后说一个网易的,专题名为选择:

 

本专题就是一个顺序获取信息的视频(Flash),和电视节目没有区别,用户能做的交互极少——如果说网编有意通过没得选择来暗示“选择”的话,未免有点实在太……

这个专题的信息量是最少的,八个人,八个故事,但其实就是八段话。在微博上好评如潮,但就我看来,形式上,这个专题最差劲。

整体来看,四个门户专题,荡漾着浓浓的一种情绪,特别是网易的和腾讯的,这种新闻手法,恕我直言:情绪这玩意儿,用多了就是廉价的。

现在我们来看看美国人是怎么做专题的。在平媒“去纸化”的价值重估一文中,我提到过华盛顿邮报的一个专题报道,有兴趣可以点击去看看,这里不赘。我们再来看看华盛顿邮报的另外一个专题,关于全球排放:

  

用户可以选择年份来查看全球排放的国家排序。左侧是位序表,右侧则是相当直观的份额表,哪个大哪个小,一目了然。在这个专题中,没有堆砌数字,并非给出7个年份的榜单,而是使用这种图形化的方式。

导航有两个选项:总排放和每个国民的排放。用户可以根据不同口径查看。顺便说一句,2007年,中国总排放全球第一,不过平均到每个国民头上,排名十三(考虑到中国如此庞大的人口,排名十三委实也比较高了)。

另外一家媒体纽约时报,搞专题也很赞,我们来看两个例子:

失业率专题:

  

图表的数据从07年1月到09年9月,有一个趋势图,09年9月:8.6%,很醒目。浏览者还可以根据不同的统计口径,点击浏览不同人群的失业率,比如25-44岁的,比如高中教育学历的。很牛×的地方在于,还可以复合选择,比如:白人+男性+高中学历+25-44岁,同样给出曲线走势。

如果要制表的话,两两组合也好,三三组合也好,复合选择下,要做大量的表格,但人在一张图里,统统解决,而且极其形象,算不算高明?

另外一个专题:如何度过一天?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社会调查,调研美国人是怎么打发日子的。同样的,有若干不同人口统计口径以供选择。

表现方式也很有趣,横轴是24小时时间段,纵轴是人口比例。比如说,在某个时间段里,多少比例的人(可供浏览者自行选择不同的人口群体)在睡觉?在上学?在看电视?

再来一看我认为是最牛×的视频,我在微博上说网易那个视频交互应用太少,有人就说:配套微博?配套BBS?拜托,交互不是UGC,交互是:用户有得选择。

斯坦福大学在线新闻教育视频(顺便说一句,这个视频,我觉得学新闻传播的人都可以看看)

  

首先它把整个视频分割成8个部分,浏览者可以随意切入任何一个部分。

在这个视频中,每当出现一个访谈者的时候,底下就会出现一个table,这个table里包括这个访谈者的简短介绍,以及相关链接。随着访谈者越来越多,就会出现更多的tables,罗列在下面。

我们回到网易那个专题想像一下,那八个人,能不能在底下配以相关文字介绍?相关链接?信息量会不会更大?注意:信息量大不是把一堆的文字图片堆在上面,而是给用户更多选择。当出现老罗那个人的时候,他的table我是不会点的,因为我知道这个人。但另外七个,我委实不知道。

即便是这七个人太普通,没什么相关信息,那么这七个人所代表的某个问题,也没有配套的信息么?

这个视频右侧还提供了“nonflash”的按钮,也就是文字稿。从实际情况来看,并不是所有访谈的文字。但这个按钮提醒我一点,那就是如果把全部访谈文字放上去是不是更好?要知道,搜索引擎只认文字,不认flash的。

最后,上一个我认为是最牛的专题:8月的十三秒

  

专题左侧,是一张很长的卫星照片截图,可以看到,这是一则发生在某条公路上的事故,前后殃及101台车,这101台车横七竖八地躺在那里,自然死伤惨重。

每一台车,你都可以尝试去点击一下。在上下拉动中,你可以最大化地得到一种视觉感受(这叫地图化报道)。有的车点击后,右侧没有什么信息,但有的不是。比如这编号为101的车,右侧上面是视频,下面是文字稿。视频是受害者的亲属(也有可能是受害者本人,如果ta受伤很轻的话)的访谈,下面则是受害者的访谈信息。——在101号车这里,就是车主wong女士和她儿子的访谈。

101台车,一个一个访谈过来,需要多大的采访报道力量?专题制作者并不是只派出所谓记者去采集信息。在这里,他们动用了众包的力量,让网民们去提供采访内容(不一定仅仅是提供采访线索):

This is a living document, and we encourage you to send us your reactions and thoughts, and help us fill in the missing pieces.

在这里,我们还能看到这样一个态度:新闻,不是一个产品,而是一个过程。

我们有时候可以琢磨一下,我们的社会事件报道该怎么做。我当然知道,有些东西中国是没法去做的——特别是灾难报道——但不见得都不能做吧?比如世博会报道,能不能采用上面那种形式?just think about it。老实讲一句,世博会的网络报道,很烂,很传统。

以上报章案例,感谢复旦新闻学院研究生龚瀛琦提供线索。

以下是我的一个讲座课件,分别在中山大学为西南地区媒体人员和第一财经媒体人员讲过:

新媒体态势下的新闻报道

View more presentations from Wuhui Wei.

2010-12-27

上周京东和当当的争斗煞是好看,京东主动突入图书领域,然后宣称要做价格屠夫。当当则一方面同时也进行降价促销,另外一方面,据京东刘强东声称,当当在给各大出版社发送要求封杀京东的邮件,可谓攻守两条线上,都在奋起反击。

纸质图书领域,是出了名的薄利行业(非教材教辅),当当卖书卖到市场份额超过50%,前后十年,都没有怎么赚钱。而京东一向以烧钱大户著称,为何这次对这个薄利领域产生如此之大的兴趣,3C市场烧钱烧得还不快活,还要来书市烧上一把?

说京东为提高国人可怜的读书率而努力,委实有点高看商人们的道德情怀了。京东此举,其实就是一场阻击战,遏制一下当当的势头罢了。

当当虽然卖书卖得不错,但苦于利润率低下,一直试图在转型。在今天的当当收入版图中,非书籍光盘类虽然占据小头,但毕竟从07年的8.3%上升到了10年的15%。此番纽交所上市,募集资金近3亿美金,在公开文件中也毫不掩饰自己向百货进军的决心,足以让其它水平类电商公司为之警惕(不过,我看淘宝商城是例外)。

京东以3C设备起家,现在也俨然摆开了一幅水平B2C的架势。突击图书领域,与其说是对卖书感兴趣,不如说是挑中当当收入份额中最大的一块前来搅局。对于京东而言,图书既不是它的老本行,也不是什么可以谋求新的利润增长点的地方,在当当上市这个当口,和当当大打出手,只能这么解释:图书对京东是个轻劫,而对当当则是个重劫——至少,现在是必须打起十二万分精神的重要领域——轻劫对重劫,不打白不打。

对于线下书店而言,当当是价格屠夫,每本书或多或少都有些折扣的销售,再加上网页空间无限所带来的品种齐全和易于搜索,书店自然抗衡不过。京东的策略则是做当当的价格屠夫,让当当产生更大的出血口,使之在百货经营上无暇稳扎稳打。上市,对于一个公司而言并不见得完全是一件好事,因为上市公司面对的投资者压力更大。但凡一个上市公司,如果没有一个可靠的利润来源,在第一个出血口没有止住的情况下,还想开第二个出血口,几乎很难。当当此番就面临着这样一个难题:既要在图书上用“杀人一万自损八千”的出血方法来捍卫既得的市场,又要在百货领域寻找攻坚武器——再用价格战,华尔街可不是能由着它再亏七年八年的主。

京东的战术是不错的,如果这个市场只有当当和京东两家,京东这次可以说是阻击得手。但问题在于,这个市场不是只有它们两家。我这里所说的市场是“百货市场”,别看两家都在图书领域开打,但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背后都是在争个百货。其实,除了势头极猛的淘宝商城,卓越也全然不可小视。

虽然在图书领域,卓越的市场份额次于当当,但有统计数据表明,卓越的收入总额却已然超过了当当,也就是说,卓越在百货领域,事实上比当当强。加之卓越背靠亚马逊这个有钱也有供应链管理丰厚经验的主,既无投资人压力之忧,又无资金链断裂之虑,好整以暇,精耕细作,才是水平电商中仅次于淘宝商城的最大潜在王者。

京东刘强东在价格口水仗快打完的时候,微博上这么说:

“抬头看到办公室的‘静思勤忍’4个大字,发了很长时间的呆!也许我不该把这些商业上的烂事公开出来影响大家的清净,我也浮躁了!对不起各位!以后不会了。呵呵,哪天去找国庆把酒言欢也许更能解决问题!”

大有些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意味。不过,刘总,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卓越也没闲着呐!

—— 网易科技频道《数字与人》专栏供稿 ——

2010-12-25

关于平板电脑iPad对印刷媒体——至少是杂志的救助,目前已经得到了一些数字上的印证。知名调研机构eMarketer说, iPad杂志阅读者订阅杂志情况非常乐观,其中有26%的人订阅极其频繁(extremely),而39%则常常订阅(very),有时候订阅的(somewhat)也有26%。合起来,那可是超过9成的比例,这的确是值得平媒工作者兴奋的好消息。

我过去曾经认为,iPad对平媒的意义,有点象iPod对音乐产业的意义:能够延缓衰退,但是否能让这些传统的老家伙们起死回生,梅开二度,很不好说。但近来,我越来越意识到,如果平媒能够把握住这次机遇,不是止住颓势,而是大有机会的。

对于音乐产业而言,音乐本身变不出太多的花样:无论是在一款售价不到百元人民币的mp3播放器,还是在iPod上,大概除了音质的差别以外,音乐本身,没什么两样。iPod能够延缓音乐产业的衰退,本质上在于它提供了音乐的长尾式付费渠道——当然,美国苛刻的《千禧年数字版权保护法》也助力不少。但无论如何,iPod并没有改变音乐的型态。

但iPad对于平媒来说,不仅能增加一个小额有偿的付费渠道,更重要的是,这样的平板电脑,能够改变媒体型态。也只有改变型态,才有可能让自己凤凰涅槃,脱胎换骨。

我们来看一张网页的截图:

(引自:http://projects.washingtonpost.com/top-secret-america/articles/monitoring-america/)

这是华盛顿邮报一则题为《美国最高机密》的深度报道(组合),标题有标题党之嫌,其实就是对美国的政府和商业机构的访谈。从图中可以看到,他们一共采访了2162个政府机构和6941个商业机构(数字截止到截图时,事实上,还在增加)。每个采访点,制作者都在地图上标注了位置,用户可以点击任何一个点(红点代表政府机构、蓝点代表商业机构)来阅读相关的访谈文章。

如此多的机构,阅读者一方面可以通过点击地图上的位置来获取想要的信息,另外一方面,也可以通过上方的find companies来直接搜索公司(毕竟,有些公司虽然很有名,但在哪个地理位置,人们未必知道。有些公司甚至有很多个办公地点,比如分支机构)。人们也可以通过search the data这个按钮来做一些数据查询。更进一步的,在这个新闻报道组合中,制作者也嵌入了一些相关视频,让阅读者有更直观的感受。

这种融合式的媒介报道,已经完全超出了纸媒的表现形式(文字、照片),它动用了大量的前沿的新闻报道技术,比如多媒体、地图化分析、数据新闻、互动式图表、搜索技术,等等。说句实在话,这样的报道,你想盗版都不知道从何下手。

这种报道能不能嵌入到平板电脑里?显然是有可操作性的。国外已经有媒体在平板电脑的杂志中嵌入视频了(当然,不是flash格式,iPad据说要到明年的二代才支持这个格式)。当媒介形式变得复杂之后,用户体验就更上一层。再加上iPad那种不知不觉中就让你掏出银子的信用卡捆绑付费方式,我对平媒在平板电脑上所拥有的机会,非常乐观。

不仅仅在用户层面,平媒有足够可以把握的机会,在广告层面,它同样有机会。因为用户会看广告。尼尔森的调研显示,iPad用户比其它媒介使用者更容易被广告所吸引:有35%的用户声称他们会享受(enjoy)广告,这个比例是各种数字设备中最高的。不过,这里有个前提,那就是将近一半的用户喜欢看的是视频——这个结论同时印证了上面的观点:在平板电脑中,无论是做内容,还是做广告,平媒必须考虑富媒体技术,而平板电脑本身,也允许它们去加入富媒体信息。

在未来的媒介融合时代,平媒依然还是有一定的机会。前文提到的那个深度报道,华盛顿邮报派出了数名资深专业记者,前后花费了20万美元——这不是web2.0上那种用户生成内容式的业余化能完成的。专业、严谨,在未来的信息世界,依然有它的一席之地,只不过,平媒们,必须考虑更先进的报道技术,以及更复杂的媒体表现。硬件市场,已经为它们打开了这扇大门。

—— 刊发于《21世纪经济报道》当期媒介融合专栏——

2010-12-23

只要谈及搜索,人们习惯性地外举谷歌,内谈百度——包括我在内。不过,最近我发现,互联网上的被人以为已经落后了的微软,其实在搜索上,也是值得关注的。

最近comScore这个调研机构披露了美国搜索引擎今年11月的市场份额,谷歌依然是老大,微软的bing还是排在雅虎之后做老三,市场份额为11.8%,但相较於谷歌和雅虎的略微下滑各0.1%,bing则有0.3%的小幅增长。而另外一家调研机构Compete则认为,今年9月,bing已经达到0.69亿的独立访问用户数规模,同比增长为108.6%。考虑到这个搜索引擎是在去年5月才正式公开使用,这样的成绩,还算不错。

微软扔掉了当年Live战略中的一块:Live space,我以为,是为了换取和Facebook合作的必要前提。Space这个东西,从当前的态势来看,发展得并不好,但如果想要进行一些本质上的改动,Space就很有可能成为Facebook的竞争者。一方面,它和MSN这个人际沟通工具有所关联,另外一方面,Space想要有大发展,非引入第三方开发平台不可,这和Facebook显然会形成激励的竞争关系。

微软的舍弃,是一个信号,这个信号说明,在社交网络和搜索市场上,微软选择的是后者,并与前者的老大联盟。这样一种信号一方面表明出微软和Facebook联手对抗谷歌的诚意,也说明了微软的某种心态:它已经很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在数字世界三方博弈大局中的位置:它是次强的乙方,不是最强的甲方,需要找更弱一些的丙方来联手。

当微软决定暂时搁置社交领域的掘进之后,在搜索上它都做了一些什么呢?一言以蔽之:语义搜索。解释得稍微通俗一点,那就是搜索引擎需要越来越懂我们的意图,抓取我们最想知道的网页内容——这个内容,不仅包括文本,还有图片、视频等多媒体内容。

什么叫“我们最想知道的网页内容?”。比如说,我想搜一个商品的评价来决定是否需要购买。我心目中可以参考的评价可能来源于两个方面:其一是权威专家的评价,其二是身边朋友的评价。前者代表专业意见,但有时候可能不太可靠,因为有可能是被收买的评价——这种事儿屡见不鲜。后者可能不那么专业,但基于我对朋友的信任,至少朋友不会故意来骗我。

当前的搜索引擎,基本上反映的是第一种:专家评价。这些评价由于专家的名声,会出现在一些权重比较高的网页里,而使得排序靠前。——故而,有论者认为,谷歌遵循的是一条“客观主义”的搜索路线,也就是不问评价者和我之间的关系,只根据评价者内容所在网页的技术权重。

但语义搜索需要考虑人际关系,把我值得信任的人所发布的信息在搜索结果中排序靠前。这已经相当有把“社交网络”和“搜索引擎”混在一起的味道了。微软08年就购买了一个语义搜索引擎Powerset,在这个市场布局。后面的动作持续不断,从购物比较到旅游到健康,等等等等。

做语义搜索,首先一个难点就是个“钱”字,巨额投资在全球各地建设大规模的服务器集群来形成足够的数据抓取和处理能力。一般的公司做不了这个,也只有微软这种巨头有实力成为玩家。如果微软有着一个后发者的谦卑心态,一个执着聚焦于搜索新规则的执行,再加上它所握有的足够资源,微软的Bing,未来是绝对不能忽视的。

—— 刊发于最新一期《第一财经日报》互联网观察专栏 ——

2010-12-16

在过去的历史上,视频的版权争斗是非常厉害的,视频网站中的几个一线公司,互相指责对方侵犯版权,当然也包括它们被版权所有者起诉侵犯版权,大大小小的口水仗乃至官司,络绎不绝。

视频制作投入的成本是不菲的,它能产生的效益(比如电影、电视剧)也是相当惊人的,在利益的驱动下,版权所有者急红了眼,誓要讨一个说法,动力足够。加之大多数视频制作的组织,不是电影公司就是电视制片公司,也有相当的实力去和盗版者计较。故而,动力+实力,便形成了今天视频网站的范式:版权是一个必须要打起精神重视的问题。

但文字不是。长久以来,互联网上对文字的侵权随处可见,即便是大型门户,也会利用一些所谓“网友发布”的手法,来行盗版之实。但一般而言,一篇文字稿所产生的商业价值并不大,很多印刷媒体也没有足够的实力去和大型网站理论一二。故而,文字的著作权,基本上在数字世界就是一句空话,除了一些极端的个案外,我们很难看到就文字著作权而引起的口水仗。

不过,时代终于演进到现在有人要就文字的著作权来计较一下了。这次争论的核心点是盛大。先是盛大指控百度的百度文库有大量的著作权属于盛大所有的文字(其实也就是网络小说),然后又是中信出版社说盛大侵犯了它的权益:一本还没上市的书,居然已经有了电子版,而且还在卖钱?!

看上去这是一次网络公司的争斗,但实则围绕的都是“数字出版”,对于盛大而言,谋求的都是“锦书”这款电子阅读器的利益,更进一步的,可以说是围绕“盛大转型”的战略关键点。

盛大起家于网络游戏,但其实一直没有放弃过自身的转型。在过去,它曾经布局过电视机顶盒,试图过控股新浪,但都以不了了之而告终。这次依靠旗下七家网络文学站点,借助手持终端阅读器kindle的火爆,盛大第三次发起以“锦书”为核心的转型。对于盛大而言,机会其实已经不多了。

故而,当它发现百度文库存在着威胁到它“收费阅读”模式之后,引起的强烈反弹也就可想而知了。不过,有趣的是,事实上,新浪一个名为“爱问”的应用,里面同样有着大量的涉嫌作品,盛大却并没有找上新浪。一方面,锦书的负责人侯小强(盛大文学首席执行官)出身新浪,到底是老东家,另外一方面,基于高流量而产生的破坏力,百度远远比新浪更惊人。

而电子阅读器这样东西,本身对于传统出版社来说,也是相当纠结的玩意儿。毕竟电子书比纸质书卖得便宜。牺牲平均单价是否能从更多的销量上换回来总收入还是能增加,这对于出版社而言其实依然是个需要再调研的问题。而对于类似中信出版社这类搞畅销书的,电子书恐怕不是什么好东西:本来就有足够的销量,要你降价何用?

中信出版社是一个有足够实力的商业组织,同样,畅销书也是有足够的利益产生动力让它和盛大较一较真。于是乎,前脚我们看到盛大在那里拼命控诉百度的“不道德”,后脚就看到中信指责它自己也在那里侵权。商业上,你来我往,是真得关心著作权本身么?

还不如说,著作权背后的利益罢了。利益到了足够的份上,自然商业组织们就会跳出来言之凿凿地捍卫著作权了。

—— 刊发于《第一财经日报》互联网观察专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