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1-01-08

21世纪的头一个十年,是新科技高速发展的十年,随之,各路商业力量,都不约而同地聚焦到TMT(Technology、Media、Telecomm:科技、媒介、通信)市场上,演绎出一轮又一轮的商业神话。

TMT其实代表着一种融合的趋势,比如,经营媒介以前和技术没什么关系,但今天,但凡一个媒介,或多或少都受到了来自互联网的冲击,传统媒介人正在努力地学习互联网并融入其中,这可以在新浪微博上蜂拥而至的v字认证媒介人上可以得到印证。

而在互联网上,很显然,搞技术的正在胜过搞内容的。到今天为止,公认的互联网中最赚钱也是覆盖人群最多的模式之一是搜索引擎——这是一个以技术为基石的网站形式,正相反,它很少制造内容。而另外一个如日中天的网站形式:社交网络(SNS),也把生产内容这件事交给了用户,而至于商业组织本身,则一门心思在如何“构建关系”之上。

通信本来就和技术密不可分,再和媒介融合,就催生出今天很多人所看好的“移动互联网”。《连线》杂志高呼“万维网已死,互联网永生”,某种意义上讲,就在鼓吹“移动互联网”中的应用开发。另外,摩根斯坦利也做出了大胆的预测:未来两年后,智能手机的出货量将超过PC和笔记本出货量总和,大概将有100亿个数字设备会联入网络。可以这么说,虚拟世界的版图,正在覆盖现实世界。

对于中国来说,TMT市场中的这十年的一件大事就是“三网融合”:电信网、广电网、互联网的融合。虽然从实际操作层面上,还有很多硬骨头要啃,但相信谁都不会否认,三网融合这一天的到来,并非虚无缥缈。传统媒体中最赚钱的部分:电视,将全部进入互联网中,而客厅中的电视机,也将完成过去不能完成的功能,比如:和朋友联网打游戏。

云计算将大量的需要高性能CPU的计算工作交给了中央服务器,人们所使用的终端则全力向设计感、体验感靠拢。终端的价格遵循着摩尔定律,越来越廉价,也就越来越普及。而物联网 ,则把那些平时孤立存在的设备,通过一个“网络”联结起来,最终让它们互相之间得以通讯协作。尼葛洛庞帝在《数字化生存》中所抱怨的“家用电器无法象过去的仆人那样协同工作”在未来,将不复存在。

TMT的快速发展,对于个体、各种产品和服务、各种组织乃至整个社会,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当然,这种影响鱼龙混杂,未必见得都是好事。

毋庸置疑的是,个体的劳动效率正在提高,劳动所需要的必要资源(从具体物资到时间)的成本也在降低,完成一件事的速度也远远超过过往。我依然记得在十数年前,上海某个大报需要配备一个数十人的资料室,专门从事剪报的工作。之所以需要剪报,就是要把各种资料分门别类的归档,以供需要时备查。但在搜索引擎眼里,这种事已经变得毫无必要。过去需要翻上个一天的报纸才找得到片言只语,今天只是很轻松的“百度一下”而已。

效率的提高,自然也就意味着过去需要很多人才能完成的事,今天需要的人手更少了,这将意味着工作机会的减少。有些工种(比如上文提到的资料室)的岗位提供在大幅减少。虽然对于单个人而言,效率的提高似乎为TA提供了更多的娱乐休闲的机会,但事实上,我们却看到了更多的人选择的是并非完成这件事后就去休息,恰恰是再去完成一件事。我们的工作节奏在加快,自然而然,我们的健康也变得令人担忧起来。

过去大概只有文字工作者才会碰到的毛病,比如肩周炎,在电脑的大范围普及下,也覆盖到了更多的人群。今天不再是文字工作者才会伏案劳作,太多职场上的人成天面对的就是一台电脑——因为电脑能帮助我们提高效率。

商业组织所能提供的产品和服务,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相当深刻的一点就在于“免费当道”。的确,有太多过去需要花钱才能得到的东西,今天的金钱成本变成了零。但商业组织其实是不可能靠免费生存的,于是它们目光投向了第三方付费,也就是“广告”。今天这个社会,广告的铺天盖地已经到了无所不在的境界。而之所以广告能够成为产品或服务的主要收入来源,根子便在于“数字化”。

以邮件为例。在过去邮政的时代,要拆开一个人的信进行扫描、阅读乃至留底,只有在很特殊的时刻(比如此人对国家安全有重大威胁)才会去做。大规模的邮件扫描,是不可能完成的事。但在今天,电子邮件的确是一样提高效率加快信息传播速度而且是免费的好东西,但另一方面,内容的数字化使得分析邮件文本内容得以可能。于是,WEB邮箱界面上便会出现所谓匹配的广告:邮箱服务商在根据你的往来邮件,不断地提升它判断你兴趣爱好的技能,从而使得广告更精准。

全球市值排行前三的数字公司,google,就是一个98%收入来源来自于广告的公司,以至于它的CEO也自嘲说:google是一个广告公司。而之所以广告商愿意买单的原因在于:更精准,投放产出效果的效率更高。而这一点,有时候并不需要我们用金钱作为代价,却是用我们的隐私来买单。

每一个商家都在拼命琢磨如何更多地卖出各种东西,它们对于我们的消费习惯、品味、喜好乃至于我们的消费能力这一系列的信息如饥似渴。而数字,使得这一切的提供,成为可能。如果你在亚马逊上买书,亚马逊自然知道你是喜欢什么的,促销邮件便尾随而至。但我们都知道的是,人的喜好经常在发生变化,有时候这些邮件便不那么精准了。全球95%以上的电子邮件都是商业推销邮件(垃圾邮件),难道这些信息,是我们每个人都喜闻乐见的么?

组织内部也出现了类似虚拟办公室、虚拟视频会议等新的办公方式。然而,在世纪初媒体大肆炒作的“SOHO”(家庭办公)现在已经被很多人发现,其实它只会助长惰性。人是需要一个情境来做一些高强度的事的。

TMT技术也使得组织的扁平化结构成为可能。管理上相当提倡这种结构,因为它能产生更好的传播效率。这种趋势,也带来组织内部角色的变化。其中有一点,就是“中层干部”变得越来越尴尬。

在现实生活中,管理者权威有时候就是建立在信息不对称基础上的,当一个下属能够随随便便地和自己的上司沟通之时,这种夹心饼干的滋味想必大部分人都不能接受。于是乎,我们看到的商业现实是:中层管理者的压力是最大的,为了维持住他们既有的高薪,不得不既做管理,又做执行。下属取代他们的可能性每天都存在,商业组织中,一种不稳定不安心的情绪,随处可见,不过我们也必须承认的是,商业组织的赚钱效率的确提高了。

今天的商业组织里,似乎除了老板就是打工者,过往等级有序的金字塔结构正在瓦解,而不甘心就此成为纯粹的打工者的人,便谋求成为老板——出来创业。各种技术工具的存在,也使得今天创业并不那么高深:几个人的小团队,做出天大的事业,并非完全的神话。

另外一方面,商业组织的边界正在消失,数字公司们只要足够有实力,正在渗透到任何一个它们觉得需要渗透的领域中。搞电子商务的正在谋划开银行,搞即时聊天的也在搞搜索,搞搜索的呢,则在全力做生活化服务。公司之间的并购,不仅在水平方向上展开(比如报纸并购报纸),也在垂直方向上展开,大搞面向任何一个用户的一站式服务。全业务结构商业寡头,正浮出水面。

整个社会,已经完全倒向了以经济利益为导向。商人是这个时代最耀眼的头衔。在今天的文明世界中,区区十数年就能成就一个巨大的商业帝国,而这样的规模,在过去,很有可能需要数代人的不懈努力。每个人都看到了这样的机会,于是,每个人都怀有一颗躁动的心。

技术乐观主义认为,技术的发展,有利于削平“数字鸿沟”,我们会有更多的时间以及可能做我们想做的事,信息的大爆炸让我们见多识广,有利于提高整个社会的道德水准。这些我都不表示否认。但同时,我们也不得不看到的是,数字鸿沟的广度可能在缩小(越来越多的人进入数字世界),但它的深度却在增加(没有进入数字世界的人,离我们越来越远)。信息的爆炸,一方面让我们知道更多,但另外一方面,却让我们也迷茫更多。互联网上各种各样的事件,在今天,很多都呈现出扑朔迷离之势,因为,说话的人,实在太多了。

这十年,让我感受到最大的威胁,在于人们(包括我在内)对技术的依赖。当google日历有一天晚上停摆之时,我便无法登记第二天的事宜,结果很可悲的是,我在第二天把这件事给忘记了——确切地说,我本来就没记得,我只是委托一堆数字代码帮我记得然后适时提醒我而已。

技术的异化已经开始展露苗头。人们发明了各种新技术,本意是为了更好地服务我们自己,最终我们离开它们将变得蠢笨如猪。尼尔波斯曼在《技术垄断》中提到了这样一则故事:

有一天天气闷热,我们的教室没有空调。有人告诉他,温度计显示华氏98度,他应声说:“难怪那么热!”

—— 刊发于《21世纪经济报道》专栏,算是年终总结?哈哈 ——

2011-01-07

微软做了一件动静不小的事,它决定把Live Space给关了。

它想干什么?

当微软沉溺于windows和office的辉煌之时,它的确在互联网上赶了个晚集。不过,借助windows捆绑internet explorer的优势,它的互联网开局还算不错。然而,google崛起之后,它又发现自己拉了一大截。于是,它发布了它的live战略,其中,就包括Live space这个类似于Blog的服务。

必须要看到的是,Live space一开始发展得还不错,借助于庞大的MSN装机量的优势,很多人用这个服务来写blog。在先前的msn版本中,当你更新了你的space之后,你的msn名称前会多一个小黄星,于是你的朋友们就会知道你有新文章发布,自然就会引发他们的点击。只要有人看,用户写blog的动力就会源源不断,看上去,space应该具有很大的前景。

但事实上不是。随着MSN这个聊天工具的改版,小黄星不见了——这在我看来,是微软的一个极大的失误。用户撰写文章之后,看的人也越来越少了,自然撰写动力也就越来越不足了。Live space迅速没落下去,至少在中国,它的覆盖率和QQ zone不是一个量级的。Space越来越成为一个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玩意儿。

微软的live战略,到今天为止,其实并不见得有多成功。msn虽然是一款很有些名气的聊天软件,但就全球IM的应用率来看,它有3.3亿的用户,排在5.6亿的skype和5.22亿的QQ之后。在中国大陆,则连老三都保不住:qq、阿里旺旺和飞信的覆盖量都在它前面。Live战略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搜索,也处在半死不活的状态。微软迫切需要做的一件事是:找到一个突破点,打开Live战略——或者说,互联网战略的局面。

微软选择的是“搜索”,也就是后来改头换面的Bing(必应)。而对于它的整体战略而言,live space,的确已经属于可放弃的东西了。

当今数字世界,最有前途的应用就是两样:其一是搜索,其二是社交网络。Live space只是一个UGC(用户贡献内容)的东西,它对于用户的要求较高,这样的使用门槛会把很多用户给排除出去。而另外一方面,费心费力地搞这类发布内容的应用,对于微软这样的巨头而言,实在谈不上多大的吸引力。

互联网上有着数不清的应用或站点,可以让用户去发布他们想发布的信息。诚然,始终有更新更好玩的东西,可以让用户发布信息这个过程变得更轻松更好玩,但说到底,搞发布信息这一部分,始终在整个产业链中处于下层的地位。因为信息时代的特征不是信息匮乏,而是信息过剩。而微软,作为全球顶尖的数字公司,让它再执着于一款围绕信息发布的东西,未免不符合它的身份,也完全不能满足它的胃口。

Space本身带有一定的社交网络功能,比如用户写一篇文章或上传一张照片,可以吸引ta的好友们来留言互动。但社交网络要求有足够大的规模,故而也就要求它的门槛要足够低:什么人都觉得可以上来玩一玩。如果要继续Space的途径,就势必要改造Space,让它更容易上手——然而,同时,也需要准备足够的好玩的东西让用户上了手以后就粘性十足,不会轻易离去。于是,改造Space还需要做第二个重要的工作:展开一个第三方应用平台。

这变成了什么?呵呵,是的,已经完全是抢Facebook的生意了。微软已经展开了bing这个搜索,和google对抗,如果再去搞一条威胁到Facebook的路径,与数字网络中两个如日中天的公司对抗,显然是不明智的。要知道,在微软的棋局中,还有另外一个强悍的竞争对手:苹果。

权衡再三,我们看到,微软选择了和facebook合作,共同对抗google,于是,无论是从内容制造上,还是在社交网络上,微软都放弃了Space的改造,而改为舍弃。即便如此,拥有全球第三大客户端聊天工具:MSN,微软在搜索上如果获胜,再来深耕社交网络战场,也不是没有本钱。

事实上,搜索这个应用是可以渗透到社交网络中去的,比如在twitter这类微博站点中,无数的少于140个字的信息每秒中都在诞生成千上万条。人们在尝过鲜之后,赫然又发现他们面临的是另一个信息爆炸的世界,故而,他们依然需要搜索这种信息定位的功能,以便于快速找到他们想要的。而且,搜索不仅仅包括搜索文字,人们还希望能搜索图片、视音频等富媒体格式的东西,相对于今天的搜索结果,人们也希望更精准。搜索市场上,并不是没有任何机会,而一旦把握住这个机会,信息世界最重要的入口就被把握,换句话说,也就站到了产业链的最高端,这才是微软该做的事。

事实上,微软在搜索上已经开始布局,它旗下有语义搜索引擎Powerset、购物比较引擎Live Cashback、旅游搜索引擎Farecast以及健康搜索引擎health.live.com,今天,已经统统整合到Bing中。微软研究院还在开发一个名为MindFinder的系统,可以实现高效、基于素描的图像搜索:这个系统很有可能被应用到触屏设备中,轻轻用手指勾勒一个草图,就可以去找匹配的图片了。

不显山不露水中,微软已经进入了战略实施阶段。它将去联合一切可能联合的力量,在搜索这个市场上,和google,着实地竞争一把。

—— 结束的分割线 ——

这篇东西是应《中欧商业评论》之邀写的,就TMT写作而言,这篇东西是浅的。我有另外一个版本,字数更少些,但我个人以为,那个版本其实更深入一些。这里,就做一个收录。

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可以说是免费当道的十年。互联网的一个核心关键词“Free”,除了自由外,同样有免费的含义。在数字世界,信息是免费获取的,软件是免费获取的(虽然理论上是要收钱的,但实际生活中怎么回事,大家都心知肚明),娱乐节目也是免费获取的。长尾理论的鼓吹者克里斯•安德森在09年又出了一本《免费:商业的未来》力挺“免费经济”,但有一些迹象却显示,小额款项的收费,正在慢慢露头。

一家名为Pew的美国研究中心近日经过对千余人(包括非互联网用户)的调研后说,有65%的互联网用户曾经为在线内容付费。而另外据techcrunch的文章称,2010年全球虚拟商品交易额73亿美金——虚拟商品都是付费模式的,而且通常都是小额的支付款项。数字世界的发展变得有趣起来,似乎有从免费向付费回归的意思。

在人们的消费中,价格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同样的东西,自然越便宜乃至便宜到免费是最好的。但是,价格不是唯一的因素。同样的东西,人们可能会对收费高的那家进行支付而不是便宜的那家,道理就在于:方便。事实上,在现实生活中,便利店和超市就是非常形象的一种解释。有些便利店甚至开在超市门口,全然不在乎其实超市里的东西比它便宜那么一点点。何故?如果你去超市只买一瓶饮料,你就完全可以明白,便利店是有其存在基础的。

21世纪的头十年,免费得以大行其道的原因很多,但支付不便应该算得上是原因之一。任何一个人,但凡在网上进行过支付,都能体会到这中间的种种不便。比如说,你看到一篇文章,收费1分钱,我并不以为这是多高的价格门槛,但问题在于,就是付这1分钱,麻烦得要命,而那边厢有搜索引擎帮忙,让我很方便地得以免费获取这篇文章,自然我就不付费了。故而,免费当道,不能仅仅归因于“便宜”,方便,同样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随着数字世界的不断拓展,支付手段也在前进中,特别是信用卡在数字疆域中的普及。iTunes上有7成的应用是收费的(大部分都是小额收费),但这不妨碍光是苹果就从里面获取了近2亿美元的收入,还不算开发者得到的。无论是iTunes帐号和信用卡帐号的捆绑,使得人们付费变得非常容易,在小额支付面前,某种意义上讲,人们根本就没有付费的意识——这方面,我也得岔开说一句:iTunes上以美元计价,会给很多人一种感觉上的误解:0.99美元?1块钱都不到,那是钱么?如果标价是6元人民币,大概又是另外一种情形了。另外一个非常有名的电子游戏公司EA(电子艺界)也认为,微付费方式才应该是游戏发行商盈利的主要手段,而不是前一阵子很多人都在鼓吹的内置广告模式:“嵌入式广告的盈利很快下降,而微付费的盈利则稳如泰山。”

在大宗交易面前,人们会很理性地进行反复询价,货比三家,但小额支付上,却是方便为主。但凡一个收费变得极其方便,以至于让人们感觉不到在“付钱”的时候,这样的微付费,就开始蓬勃发展了。而这一态势,基本上,将建立在信用卡(或者什么支付工具)和人们使用的平台的无缝接入上。

然而,这样的微付费,用“崛起”两个字似乎有点过了。或者换一种说法,免费依然在继续地蔓延着,而微付费,说白了,买的不是产品本身,而是一种“方便”:这其实可以视为产品之上的某种服务,让你唾手可得。我们或可如是理解:东西本身,会越来越向免费发展,东西之上的服务(包括方便性),请掏钱。未来的世界,也许,真的就是这样的。

—— 发表于《第一财经日报》“互联网观察”专栏 ——

2011-01-05

上周,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以3票赞成2票反对,通过了一项名为“网络中立”的规则。这个原则被描绘成“平等地对待合法的网络通讯”,看上去很符合进步的价值观。事实上,真得是这样的么?

网络中立原则,在美国争吵了很多年,今天被FCC通过的原则,主要是以下三点:

1.透明:无线和有线宽带服务提供商都必须公开其网络的管理和经营。

2.不得屏蔽合法内容:固定宽带服务提供商不得屏蔽合法内容、程序、服务,不得伤害他人的设备;移动宽带服务提供商不得屏蔽合法网站,或与其语音、视频服务相竞争的应用。

3.不得进行不合理的歧视:固定宽带服务提供商不得对合法网络流量进行不合理的歧视。

在美国,第一点和第二点其实争议性并不大,特别是在宪法第一修正案的前提下,第二点看上去就是理所应当本该如此的。而吵了那么多年,究竟为的是什么?核心要害在第三点:歧视者,说到底,价格歧视也。

比如你说开一个洗车行,用水量显然比一般家庭用户来得大得多,于是收取的水费单价也应该有所不同:拿来做洗车的单价高些,自己消费的单价低些。这就叫价格歧视,或者用一个好听的词:根据不同情况做不同处理。如果说开洗车行的,和自家用水的,单价是一致的,那就叫价格非歧视。美国人关于中立原则的第三点,吵了半天,吵的就是这个:开洗车行的,和自家用水,单价应该一致否?

在加州,google旗下的youtube,占据了该州总流量的一半:很明显,这是个流量大户。对于这样的流量大户,在整体互联网带宽在短期内无法得到巨大提升的前提下,很多中小公司的网站,就面临着带宽不足的境况。象youtube这样的大户,该不该问它多收点银子?如果向大户多收了点银子,是不是就是一种“劫富济贫”从而帮助中小公司改善他们的竞争力?要知道,收税都是劫富济贫式的,收额外的流量使用费,理论上,也不见得说不通。

看上去支持网络中立的,在利益上就是倾向于大户的,而反对中立的,利益则正好相反。美国共和民主两党,向来共和党代表所谓的大资产阶级利益,而民主党代表中产阶级利益,不过,这次FCC投票,倒是民主党的三个人投了赞成票,共和党二人则投了反对票,怎么倒过来了?

因为奥巴马是民主党,奥巴马是所谓互联网总统,google的CEO施密特是奥巴马的科技顾问啊!这样的禁止价格歧视,对于ICP而言,是有利的!

FCC这次通过的网络中立原则的第三条,还有一个争议处就是无线服务提供商没有了。相对于前两条把固定和无线罗列而言,第三条显然是故意不覆盖无线运营商的。这有一点博弈后妥协的味道,于是,一开始表态反对的诸如AT&T、Verizon之类的无线网络提供商现在表示支持这一原则。因为,在未来,这一块对于它们而言,空间还相当大。而FCC今天这个网络中立原则,对于未来的网络世界趋向移动化无线化而言,并非彻底的提案。故而,外电评论说,这是一场妥协,不无道理。

网络中立原则的本身,就是一种中立:利益均衡之道。它并不涉及什么所谓普世价值观,而是ISP、ICP之间的利益调节。这种调节,有着浓厚的政府干预市场之意,于是,不少美国人认为,这是一项糟糕透顶的政策,对于美国这个奉行自由市场的国度而言,也就不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