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1-02-25

Android在智能手机上的表现有目共睹。有一则国外的统计说,在美国市场,截止到去年年底,它的份额已经达到22.7%,苹果的iOS则有27.9%。而另外一则统计则声称,到今年1月,全球领域中它拿下了54%的份额——这些数字让人有些疑惑,美国和全球相差那么大么?不过,要说android快速上升,总是不会错的。

摩托罗拉这个没落的手机厂商,依靠android系统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它的几款基于这个系统的手机大卖是不争的事实。HTC亦然。一个原来只是搞代工的贴牌手机制造商,现在堂而皇之成为手机的主流品牌。平板电脑的竞争发动后,android系统更成为诸家制造商的新宠。刚刚结束的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各家的android平板电脑纷纷亮相,俨然已经有了和iPad分庭抗礼之势。

然而,问题也产生了。Android的发展,使得今天有必要问一下:这个android还是谷歌的android么?这个问题包含着两个小问题:其一、谷歌能通过它赚钱么?其二、谷歌对它还有控制力么?

去年年中的时候,有媒体问谷歌的总裁施密特,谷歌通过android能赚多少钱?施密特的答复是:如果全球有10亿部android手机,那么,以每个人赚10美元来算,100亿美元可谓轻松入账。总裁的答复是有些闪烁其词的,因为这个等式很难讲。早期互联网开创者们也是这个美好的等式诱使他们踏上创业之路:中国那么多人,每人每天我赚1元就发了。但很显然,在有些时候,别说1元,1分钱都很赚到。

另外,android的开放性导致它有点“过于开放”了,比如说,任何一个硬件制造商都可以在android的基础上开放自己的界面UI。这就造成了一个结果:即使你很会摆弄t-mobile G1手机,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就很会摆弄HTC系列的手机(很有趣的是,国人还通常会以G2、G3乃至G9来命名,但其实G2自有自己的G2)。虽然有传言说,谷歌打算在新的android版本里统一UI界面,但以今天它的发展态势,为了保证几大硬件商不过分动怒,这一步我看是不会走的。

现在,谷歌有点象当年的IBM角色了。IBM的确推动了电脑操作系统并让微型机(PC)普及起来,但后来的结果大家都看到了,IBM最终失去了对PC的控制,今天的IBM,已经和这个市场没什么关系了。谷歌辛辛苦苦搞出了个android,在未来,android就不再是谷歌的了么?

我们深挖一步,事实并非如此。

在iOS里,开发者和苹果之间的分成比例相对较高。对于“应用内订阅”这种APP(比如你可以免费下载一个杂志客户端,但每期杂志你还得付费),苹果要拿走3成,但谷歌只要1成。对于免费应用,一则来自Millennial Media的数据调研说,android的广告需求增长得很快,去年从第三季度到第四季度增长了141%。谷歌在广告上表现得也很不错,也不奇怪,这本来就是家98%依靠广告产生收入的广告公司。

收费应用和免费应用相加,android去年第四季度已经占到了整个应用市场收入的55%,苹果只有39%。应用市场是相当典型的捆绑第三方市场,这块收入越大,便意味着开发者对系统的依赖越强。与当年IMB搞PC所不同的是,谷歌依靠应用商店,已经将开发者牢牢地绑在了自己的战车之上。

与一般人想像所不同的是,谷歌其实并不需要硬件商,它更需要的是开发者。在它一手打造的生态圈中,依靠利益分成的模式,它事实上控制了所有开发者的利益通道(这和PC是完全两样的)。而只要能做到这一点,android就是谷歌的android,至于什么界面UI,它真得无需太过在意。而这一点,我以为,也是它比苹果更狡诈之处。

—— 刊发于《第一财经日报》互联网观察专栏 ——

2011-02-17

对于诺微联盟,事实上是以微软为主,诺基亚基本上放弃了软件部分而专心于硬件部分,微软的觉醒很重要。而至于诺基亚,它的一个亮点在于渠道终端。

诺基亚终于投向了微软的怀抱,宣布全力转向WP7系统。在这个声明的同时,四款诺基亚制造的WP7手机登场,于是网上有评论说这是奉子成婚,倒也确切。

一个失败者和一个失意者凑在一起,还能干什么?这是《赤壁》电影中曹操在大战之前的台词。结果是:失败者刘备和失意者孙权合伙烧了他的数十万大军。现在,失败者诺基亚和失意者微软又扎成了一堆,对于如日中天的苹果和谷歌,有戏么?

先来看微软。之所以称它为失意者,那就是它在互联网疆域中的开拓始终没有太大的亮点。虽然比尔盖茨早早就写出了《未来之路》,但面对咄咄逼人的谷歌,在过去的岁月中,微软始终感觉有些“软”。不过,最近我慢慢意识到,这个数字巨头需要重新审视,这个贵族,并不就此没落。

在微虎联盟之后(微软和雅虎就搜索领域的合作),微软的搜索引擎表现颇可一看。最近一则来自Hitwise的调研说,采用微软必应(Bing)技术的搜索引擎在美国市场的份额为27.44%。这些搜索引擎包括雅虎搜索和必应,两者的市场份额分别为14.62%和 12.81%。其中,必应的市场份额环比去年12月大幅上升21%。成绩单还是相当不错的。

除了在搜索领域中的高歌猛进之外,微软在娱乐设备上的表现也很抢眼,kinect是一款惊艳的游戏设备,这款2010年11月初才开始销售的xbox360外设,在之后的60日内,一共卖出去800万台,销售速度是iPad的两倍;从收入规模上说,只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它就变成了一个价值10亿美元以上的生意。

这两个证据充分证明了,微软并不是一头昏昏欲睡的狮子,正相反的是,它舒醒了过来。对于诺微联盟,事实上是以它为主,诺基亚基本上放弃了软件部分而专心于硬件部分,微软的觉醒很重要。而至于诺基亚,它的一个亮点在于渠道终端。

诺基亚王者于手机领域很多年,渠道终端的数量不是任何一个手机商包括苹果在内能够比拟的。虽然今天电子商务非常发达,但地面渠道并不见得从此就要消亡。特别是一些体验店的存在必要在大幅提高。诺基亚在设备制造上也有一定的优势,登场的WP7手机能够很好地反映出这一点。

现在对于WP7而言,一个弱点在于应用(APP)太少了。相对于iOS和android的数十万应用,WP7的万把数量实在有点寒酸。不过,Distimo前日发布报告说,WP7上的app增长数字达到了30%——当然,总量还是苹果和谷歌的零头。我个人倒是并不担心WP7的生态系统。这是一个逐利的领域,只要手机卖得好,自然有大把的第三方开放者跟进。相对于iOS的过于霸道和android的过于开放,WP7不是没有市场空隙。

不过,这个合作还是有那么点阴影,这个阴影并非来自市场,而是来自:体制。

北欧诸国,都是出了名的所谓“民主社会主义”,也是出了名的高福利国家。高福利国家的特点就在于劳动者的力量很大。诺微联盟一宣布,诺基亚的员工就抗议示威。当诺基亚全力转向硬件领域,调整组织架构时,可能会引发大规模裁员,它和工会之间的谈判就变得艰难起来。美国的摩托罗拉依靠android系统能翻过身来,芬兰的诺基亚呢?

但我个人总体来说,还是看好这个联盟。苹果和谷歌都太过依靠某个企业领袖,相对而言,诺基亚和微软都是更成熟的公司。特别是微软。这起合作,对于微软的意义,将远远大于对诺基亚的。

2011-02-12

我在微博上问道:“随着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大踏步前行 短信这项庞大的业务 会不会最终寿终正寝?”。问出这样的问题,是因为我注意到,一些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即时通讯服务出现,最有名的,就是Kik了。这个利用手机通讯录的社交软件,在进入两大应用商店(app store和android market)的15天内就获得了100万的使用者。而国内,也有一些开发者在跟进,比如腾讯推出了微信,盛大搞了个kiki,米聊的开发者则是小米科技,一个现在估值为2亿美元的数字公司新锐。商业组织和资本力量已经开始注重这个新兴的服务。

理论上讲,这项业务的确和短信很相似。张三和李四原来利用短信进行信息传递,现在他们用这种…唔…姑且叫移动即时通讯(俗称类Kik应用)好了。前者需要付费,后者,则可能是免费的(比如在wifi上网的时候),或者本来就在流量包月套餐中了。

不过,这还只是理论上。因为张三和李四之间的沟通毕竟不是真正的张三和李四沟通,他们是通过一个ID。短信业务,是张三的手机号码和李四的手机号码进行沟通,而移动即时通讯,同理。张三的微信ID是没有办法和李四的手机ID来交流的。这就意味着,两个人都必须首先是某个同样的社交网络用户,才有可能进行下一步动作。而手机ID,这是天然的。

现在的问题在于,有没有足够的动力让人们成为同一个社交网络的用户。IT业者霍炬认为至少在中国,很难。他的论据是,以一条短信140个字符的容量,用英文说清楚一件事很难,但用中文就很容易。这个论据是成立的。为描述一个事物,英文要用的字母数,比中文要用的单字数,来的更多。比如,计算机中文只需要三个字(6个字符)或者电脑(4个字符),而英文呢,computer,八个字符。

这就意味着,老外要说清楚一件事,可能需要2-3条短信,本来在美国,短信费就比较高(0.2美元一条),还要2-3条短信,于是成本不低。象kik这种,基于美国移动互联网和wifi热点发达,几乎就是免费的,而智能手机普及率又高,自然人们成为用户的动力就十足了。

在中国,短信一条是1毛钱,一条短信能说清楚很多事,如果两条,那基本上可以说清楚很复杂的事了,也不过0.2元。更何况在中国,其实还有各种各样的套餐,比如多少多少钱就可以包月发几百乃至上千条短信,成本更低。用移动即时通讯方式,看来省不掉几个钱。故而看来动力并不充足。

所以第一个结论是,利用移动即时通讯软件来省钱,也许的确可以做到,但数额小到可以忽略不计,金钱上的动力不够。

那么,社交呢?人们进行沟通交流,还是为了社交。一个免费的社交工具,能不能成为足够的动机?答案依然是不会。老实讲,现在社交工具多如牛毛,人们就像面对信息爆炸一样在面对社交工具的泛滥。在智能手机上,任何一种流行的IM应用都能看到,有什么必要再给自己弄一套社交工具呢?而且,很悲剧的是,这套社交工具其实还是基于你的手机通讯录的——你有足够便宜的方式和足以能互信的渠道可以和他们社交了,何必再多此一举?

网上有评论说,运营商不会坐视这类应用蚕食它们的收入份额,我觉得这个担心有点太过提前。因为这类应用很难大到会让运营商能感知到自己的收入减少了。因为,至少对于中国移动而言(这家人是最大的大户),还有一个很强的工具:飞信,在等着。

在中国IM领域中,MSN早就被甩出了前三的行列,前三名是QQ、阿里旺旺和飞信(易观说飞信大概有5.55%的份额)。中移动虽然由于收入的原因,在飞信上总是有点三心二意,但这个工具的基数已经不小,移动即时通讯软件想要超过它,非常困难。

唯一有点实力的是腾讯,通过微信这个工具,将QQ上的社交网络移植到手机上。但其实它做一个简版的专用于手机上的QQ就行了,还做个新软件,又象腾讯微博一样和自己打架,我看前途不大。

故而,说类kik应用在中国,运营商因为要动了它的蛋糕就会要准备伏击,未免太高看这个应用了。它到不了那个份上。

2011-02-11

春节假期已过,电子商务企业们(包括淘宝小店们)又开始真正地恢复起业务来:可以派送货物了。虽然没有具体的数字披露,但有足够的理由可以相信,相对于平日的网购规模,这个长假期间,整个电子商务行当,就像一座静悄悄的“死城”。

国家邮政总局在节前倒是发出一份通知,禁止快递行业擅自停收或停投快件。要说这个通知出于一种好心我倒是不怀疑,毕竟这等于是要求快递行业必须在假期内和EMS竞争。但问题在于,一来这个通知等于是强制企业上班,与劳动法有冲突之嫌,二来则更为实际:这个通知压根没有操作性。事实上,据各种报章报道,那些口头承诺将继续运营的大型民营快递,并没有去执行这种承诺。

在市场经济的社会中,一家企业很多时候并不见得要听政府的行政命令——只要它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假期间快递公司到底要不要开门收件,我以为并不需要按邮政总局指令行事。法定节日关张休假有何不可?那么,行政命令无法让它们继续营业,利益是否能够驱动它们呢?

从领头电商企业的行为来看,快递公司似乎也不会被利益所驱动。电子商务再怎么电子化,信息流现金流都可以用“比特式数字”的方法解决,但这个物流,大部分情况下,还得靠“原子式”物理位移。对于很多有实力的电商而言,自建物流已成为一个必须考虑的选择。比如京东早就开始实施,而阿里系则由马云放言——这一放言,甚至违背了马云多年前关于不搞物流的声称。按照经济学的交易理论,不采用和它家合作而自己干的,概因和别人合作(也就是外包),成本较高的缘故罢了。

物流外包的成本到底高在哪里?按照一般的常识,一家足以支撑数家大型电商的专业物流企业,在单件投递上的成本,应该低于一个电商自家养的物流公司,因为它应该有规模的优势。然而,但凡有过一些网购经验的人都知道,除了“货不对板”以外,劣质快递也是一个购物体验不佳的重要成因。无论是快递时间、快递人员的质素、还是快递物品的妥为包装和运输,都是很多客户所抱怨的部分。而这些抱怨,施压的目标是电商而不是快递。电商们在处理这些抱怨的同时,势必抬高了成本,有时候一个不小心,还会失去客户。归根到底,电商和快递,只是一种基于利益分享的合作关系,这种关系,很难形成具有控制力的执行力。当一方素质不高的时候,另外一方只得挽起袖子自己干了。

于是,电商们不得不选择开始一步又一步地自建,从自建仓储开始,到自建物流车队,再到自建快递队伍,我甚至还以为,只要中国公路收费总体上不下降,有实力的电商参股一些主要公路的建设,都是有可能的。人们想像中的轻公司式电商时代早已过去,今天,我们看到的,是越来越重型的电商企业。而这种重型企业,和传统商业企业的重型略有不同的是,它们的重,重在的是周边、配套、上下游通吃。而至少在电商这个领域中,这种重型,与其说是电商企业胃口太大,倒不如说是被逼无奈,不得已而为之。

中国物流环境,相对于蓬勃发展的电子商务而成为瓶颈,这已是共识。回到本文开头邮政总局的行动,我不怀疑官员们的良苦用心,但我向来不以为这是几纸公文能解决的事。只有让更多的企业进入到这个环境中竞争,才有可能提升整个物流环境。可以这么说,物流这个行当,将会随着电子商务的日益发展而发展起来,而不是先建立健全物流环境,然后让电子商务行业去享用。但这一路发展,倒是有可能是电子商务企业领衔主演的,快递业所谓“三通一达”的寡头态势,如果还不能加强自身,在那里继续摆出一幅对淘宝小卖家的嘴脸,B2C中有实力的B们,迟早会用“重型”给它们一个深刻的教训。

——刊发于《第一财经日报》当期互联网观察专栏——

2011-02-09

发布于:2011年1月18日

发布者:Paul Verna

eMarketer预计2012年美国的社交游戏玩家将会增长至6870万人,而2010年的人数是5300万,也就是说两年中的增长率为29.5%,巧的是,至2012年英特网用户中好玩社交游戏的人数也为29%。那我们的用户预测背后又是什么呢?

2010-2012美国社交游戏用户;单位为百万及占网络用户百分比。备注:社交游戏玩家指每月至少在一个社交网络玩一款及以上游戏的用户。

我们对受众的预测认为社交游戏产业的基本做法在至少两年内还会呈现原状。这种基本做法是对享有大量受众的简单游戏的进一步开发、Facebook的社会分享功能及允许用户链接到Facebook的第三方平台和非实时娱乐功能。

eMarketer的用户预测是根据来自Trendstream/Lightspeed调查公司、BlogHer/iVillage公司、Newzoo BV公司、Ipsos OTX MediaCT公司、ThinkEquity公司、TrustE公司、NPD集团以及Inside Social Games公司的数据。这些企业通过一切途径关注着社交游戏的状况,比如Facebook,比如MySpace。

我们的图表比其他调查公司的数据要保守一些,原因是这样的,根据Inside Social Games的数据我们发现Facebook上排名前15的游戏,其每月累计活跃用户的数量最近有所下降。Inside Social Games是一个社交游戏用户数据的平台,每月发布游戏的实际使用数据。

这个指数显示了2010年从9月至12月的降幅,同时也显示了2009年12月到2010年12月的降幅。

由于大部分公开了的社交游戏受众数据是在这股趋势出现之前调查得出的,故我们认为应当做出一个比其他调查公司更谨慎的估计。

的确,自从一月份Zynga游戏公司发布了广受欢迎的“城市小镇”游戏(Zynga在facebook上推出的模拟城市游戏。用户可在游戏中打造出梦想的城市。),一月份的活跃用户数有所反弹,但是这剂强心针并不能阻止年复一年的降幅。

需要解释的是这个数据并不是对社交游戏使用情况最全面的评估。刚开始的时候,Inside Social Games收集了全世界的每月游戏特定平台上的活跃用户,但是并没有将游戏与游戏的重复用户纳入其中。

据eMarketer估计,这些显示了下降趋势的数据同样受到Facebook上排名最高的游戏们的影响,它们占有了社交游戏通道的3/4。据Inside Social Games估计,第二大社交游戏平台MySpace从2010年一月至2011年一月的累计月活跃使用者数量则上涨6%。

同样需要纳入考虑的是,从9月开始的数量下降可能是由Facebook对新鲜事提醒的改变造成的。它开始减少对已经是游戏玩家的用户的提醒。先前,所有的用户都能受到他们Facebook好友的游戏动态提醒,这种做法自然是助长了游戏中的病毒式传播。

有了这组数据的警示,eMarketer得出结论是,Inside Social Games的数据并不是利益一定会减少的标志,但是它确实对预期产生了一定抑制作用。

因此,我们着眼于增长——但是是以比我们过去两年看见慢得多的速度。

原文链接:http://www.emarketer.com/blog/index.php/numbers-emarketers-social-gamers/

译者:TMT观察中心 倪洪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