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1-08-30

乔布斯终于告别了他苹果首席执行官的职位,这个消息多少有点让人感觉楼顶上的另一只鞋子终于落了下来。重病缠身的他,也是建立了商业传奇的他,是时候功成身退离开苹果了——虽然,这不是他主观愿意的。

乔布斯的成功毋庸置疑,对于他的歌功颂德,你在互联网上随处可以发现。但如果你仔细想一想,乔布斯的苹果,是和很多现代管理学鼓吹的法则严重冲突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曾经导致乔布斯失败得要被赶出苹果的那些性格特征,也帮助他重建了苹果的辉煌。

比如“充分授权”这个管理理念。苹果不是,重生后的苹果所推出的任何一款i系列产品,都是乔布斯亲自过问并做主要决策的。苹果倡导的是“一元化领导”,组织绝对军事化,等级很少,已经让这个公司的成败全部押在了一个人身上。而乔布斯的咄咄逼人、反复无常、脾气暴躁,在上个世纪,让他的合作伙伴非常厌恶,而在这个世纪,倒被视为一种“神明”。做一款产品首先你得深信不疑——这句话你可以用褒义的方式来形容:不到长城非好汉,也可以用贬义的话来形容:不见棺材不落泪。顺着乔布斯的这种理念去走的,我想,不是大成就是大败,而且,大败的概率居多。

再比如“透明化”管理,苹果也不是。如果说“一元化领导”还多少有点符合“企业再怎么现代都得独裁”这一思维的话,这个神神秘秘的做法,就有些中世纪的感觉了。苹果喜欢搞保密原则,据说“领导层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故意向驻在不同国度的营销主管发布错误信息,误导他们对于未来产品的思路。”如果你看过几本讲述乔布斯和苹果的传记类书——无论是正面吹嘘还是负面批评——你都会发现,乔布斯从来不相信任何一个人,而只是相信他们的能力。

再比如“多赢”法则,苹果也无意于此。一则来自《福布斯》专栏作者 Darcy Travlos数据统计说,“2010-2012 年,苹果每股盈余(EPS)年增长率可能达到 100%,苹果供应商的增幅则在 10%-50% 不等。”苹果对供应链的管理,严苛到可以用“令人发指”来形容。富士康13跳,多少是由于苹果的压榨所造成的。按照苹果的逻辑是:只要我的产品足够好卖,供应商自然纷至沓来。

故而,按照现代管理学的诸多根本理念去衡量,苹果是一个很奇怪的公司。这个公司我甚至愿意用“苹果教”来形容——这绝不是一个玩笑。在这个教会中,乔布斯就是至高无上的塔尖者,一干大大小小的管理人员,就是各种等级的主教、神父,至于苹果粉丝们,那就是教众了。这个教的根本核心就是:乔布斯是神。

神化的公司做出如此大的商业故事,似乎只能说明现代管理学理念错了。但如果再仔细想一想,就可以明白这样一个道理:既然公司总是要死的,那么,管理学那汗牛充栋的法则,只是帮助公司尽可能不要早死罢了。而至于公司本身要获得巨大的成功,那不是管理学能够覆盖到的领域。这有点像药物:它不是帮人延年益寿的,而是帮人不那么快死的。谁要靠药物来提升健康,那无异于缘木求鱼。

从这个意义上出发,成功根本无法复制(赶紧把那些成功学的书当废纸卖了吧,有助于资源循环利用),因为它没有基本法则。信念坚定在其它场合可以视为冥顽不化。媒体总是爱鼓吹一个人/公司/产品的成功是由于主事者很坚定,但却很少去说那些一条道走到黑下场凄惨的故事,而后者的案例,其实成千上百倍于前者。

苹果这个组织,有时候总是让我想起中国的大明王朝。朱元璋是一个精力充沛的人,所以他收缩相权,一切自己乾纲独断。这对于朱元璋来说,是有操作性的,但不是对于任何一个朱氏后代都有操作性的。朱元璋叫圣明天子,可一样乾纲独断的朱由检,就只能用“刚愎自用”来形容了。

乔布斯这一页大致就翻过去了。未来的苹果,是继续辉煌还是王小二过年,见仁见智。不过,如果想要“延续乔布斯的传统”,那大概就是王小二过年了。从一个天才身上总结出成为天才的方法,大抵就是“人定胜天”的翻版。天才,是学不来的。

2011-08-29

关于南方报业传媒集团与腾讯合资创办的大粤网似乎吸引了一些传媒人的目光,有几拨记者来和我探讨这个事件,我大致上认为是可以谨慎乐观的。

先说乐观。其实报业很早就踏入了互联网,到95年年底,中国就有7-8家报刊尝试上网,97年人民日报便发布网络版。那个时候还没商业门户什么事儿。但在随后的十数年中,报业基本上在互联网上鲜有建树,即便是联合起来的北京千龙模式和上海东方模式,并不成功——这从它们各自在alexa不过数千排名可见一斑。谢文考证说,中国传媒界开办的网站所占的流量不过总的新闻流量十分之一,真可谓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所谓的“互联网基因”,传统媒体开办网站的主要决策者和运营者,都不是数字网络中人,在运行网站的过程中,更多的是考虑如何给自家的媒体添砖加瓦而不是考虑信息消费者的实际需求。在门户网站的“海量快速”策略下,迅速败下阵来也就不足为奇。此次大粤网,算是数字领域中比较大的一次传统媒体引入数字媒体基因的合作,故而我表示乐观。

但依然需要谨慎。因为外人现在并不知道,这个大粤网真正的主事者是谁,也不知道这个新的合资公司组织架构为何。而组织架构的缺失,才是我认为国内报业在互联网上屡战屡败的根本原因。

2000年一波门户上市潮后,说报业网站中人不眼红心热是不可能的——毕竟创造出好多个数字富豪。但是,当年7月的西山会议,可以说让他们梦碎:新闻网站不得融资,不得上市。这条政策有这条政策自身的背景原因,但结果之一,就是新闻网站(即便是一个独立公司)都事实上丧失了独立的可能、融资的可能、做大规模的可能、吸引高素质人才的可能、以及组织架构上去适应数字公司应有架构的可能。可以这么说,中国传统媒体的数字之梦,2000年7月,就结束了。

不过,时至今日,也许媒体人终于看明白,也许监管层也终于看明白,报业的数字网站开始一步步改变,也传出人民网等新闻媒体开办的网站要上市的消息。大粤网自身,是否符合一个数字公司,还要看它后续的运营。然而,这一步,整整晚了十年,江山已经不再是过去的江山了。

事实上,桌面互联网上已经没有什么机会,十余年网民养成的一些惯性:聊天用qq,看新闻上门户,搜索用百度,诸如此类,不是一两个大粤网能够改变的。今天报业在数字领域中醒悟到不引入数字基因是不行的,但这一步,如果还只是停留在桌面互联网上,那依然是“传统的”思维。

报业在移动互联网上,不折腾点新东西出来,依然是不行的。那么,对于报业而言,移动互联网上的机会在哪里呢?

先要了解一下报业内部的具体情况。基本上可分为全国性大报和地区性报纸。全国性大报可以说出路并不大(除了一些专业类全国大报,比如财经类,但日子也不见得好过),在美国也是度日如年。当然,在中国有些全国性大报自有它自己非市场的活法,不在讨论之列。

主要是地区性报纸。地区性报纸所长在于它报道的内容都和本地有关,它也和本地服务的提供者(各种商家或公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是地区报业手里的一张好牌,因为移动互联网,其中之一就是和本地化服务有关。

如果能够解决组织架构上的问题,地区报业在本地进行深耕运作,是完全可能的——但这不是搞个报纸手机版,而是要搞以本地广告为商业核心模式的本地化服务推送。故而,报业需要另组队伍来运营。

事实上,即便是这张牌,留给报业的时间也已经不多了。因为今天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吸引了大批开发者、开发团队、开发公司投入进来。连本地厕所如何分布离你最近的卫生间在哪里的app都有人开发了,这一行已经有了大量的竞争者。所幸的是,还在春秋阶段,尚不到战国。

上一轮桌面互联网,让报业痛苦了十年。这一轮如果机会再失却,恐怕就不是十年,而是永世不得翻身了。

2011-08-26

我想,无论是乔布斯的敌人还是他的朋友,都会承认这样一点:他的确是一个商业史上的传奇人物。乔布斯对于苹果的重要性,可以从他的退休导致股价急挫6%得到证实。苹果的利益相关人们,用另外一种方法来表达他们对乔布斯的重视。那么,离开了乔布斯掌舵的苹果,未来会如何呢?

这不得不从苹果帝国的商业核心说起。

苹果商业帝国的核心

没有人会否认苹果的i系列产品的设计感,硬件的UE(用户体验)非常出色。但如果你仔细想一想,苹果这个设计感虽然棒但却并不丰富。iPad被称为大号的不能打电话的iPhone,而几代iPhone,从外形而言,也就是个大小厚薄的不同,且代际之间更新的周期并不快(平均2年一次)。如果要说苹果是靠设计胜出的,并没有找到苹果大成的奥秘。

在曾经参与的一档《锵锵三人行》节目中,窦文涛提出了一个问题:与很多手机设备商喜欢隔三岔五就推一种新样式手机所不同的是,为什么苹果的iPhone老是长差不多样子。梁文道当时的回答是:一种形式上的统一感。这个说法不是没有道理,形式上的这种统一感会有助于产品及品牌的认知。但这个说法并不完全有道理。因为苹果的商业核心,本来就不是设计感。

让我们从iTunes这个音乐商店开始。

2001年1月,iTunes作为一个售卖数字音乐的虚拟商店诞生。推出当日,iTunes上准备了20万支音乐,结果获得了25万次的收费下载。随着iPod出现后,苹果的这个数字音乐商店成为美国数字音乐市场绝对的垄断者,超过7成的交易是通过它完成的。而它的核心在于:将商店开到用户的设备中。

这一点,是所有过去的mp3设备不曾有过的。如果非要说设计感,诸多厂商不是没有出过模样十分惊艳的播放器。但对于它们而言,音乐这个内容和播放器这个设备,是彻底分离的。只有iPod,让设备成为了售卖管道,一举获得成功。

苹果显然从“将设备变成售卖管道”这个理念上得到了启发,随之将这一理念复制到软件售卖中。这就是app store——在这个商店里,软件改了一个名字叫应用。iTunes的成功,在app store前简直不值一提。下图是美国最大的风险基金KPCB所做的一个比较图:

这张图统计的是iTunes和app store推出后的十个季度里,各自的下载量比较。相对于黄色的iTunes,蓝色的app store“leaves it in the Dust”——让它望尘莫及。

时至今日,app store上一共有近50万个应用(包括支持iPhone和支持iPad的),总计获得了140亿次下载。其中7成应用是收费的。在应用商店,消费者每支付1美元,苹果就要获取13美分。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利润来源。

说app store是苹果商业帝国的核心,并不是说苹果的主要利润来自这13%的应用售卖分成。巨大的下载量表明,人们购买i系列产品,五花八门名目繁多的各种应用,几乎可以说是最重要的因素。而应用商店本身的模式又是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在过去,可以说是没有的。

我们来回忆一下PC上的windows系统。在win系统里,用户的软件获取与安装过程,微软是不过问的。无论你是网络下载,还是去商店购买光盘,都是用户自己的事。这给很多小白型用户带来了困惑:我到哪里去找软件。同时,这也给软件开发商带来了一个问题:我该如何接触我的用户?

App store再造了这个流程,而这个流程,或多或少地解决了上述两个问题,也让系统商(这里就是苹果)深度介入了整个应用/软件的分发过程,并达到了控制产业链的目的。这一手法被微软所仿效,即将推出的win8系统里,就有微软自己做的应用商店。

但随着应用的增多,app store不是没有问题。而由于app store对苹果商业模式的重要性,使得离开乔布斯后的苹果,它的改造和升级,会是一个重头戏。

未来苹果的走向

用过app store的人都会有这样的体会,找一个想要的应用其实并不容易。首先是app store只支持应用名字搜索。比如你可以通过搜“优酷”、找到优酷的应用,但你输入“高清”、“大片”是搜不到优酷的,因为这个应用的名字是“优酷HD”(不过你倒可以找到奇艺的,因为它的名字是奇艺高清影视)。另外一个不方便的地方是,其实app store的归类方式是“图书馆式分类”,如果应用不多,这个分类方式是可以满足需求的。但一旦应用多了起来以后,图书馆分类就有点吃力了。这个道理非常像早期的互联网网站不多,像雅虎这样的分类导航站有用武之地。而到了网站数量不可胜数之时,搜索引擎才是王道。

无论是app store的收入贡献,还是它在整个苹果价值链中的发动机位置,我个人以为,苹果都不会坐视这个部分的粗糙。从只支持应用名字搜索到可支持应用描述搜索,技术上并不发展。将应用引入“已下载使用的用户可打上一个关键词标签”,从而让图书馆分类和大众标签并行,也不是什么难事。苹果应该会出手的。

但这些对于app store来说,都不是致命的问题。真正威胁到苹果的,是它一手打造的封闭的生态,所面临的冲击。

让我们从苹果死活不肯支持Flash来做切入点观察吧——这甚至引发了乔布斯和Adobe公司之间的大论战。

Flash其实是跨平台的,如果苹果支持这一技术,那就意味着开发者可能放弃苹果自己的环境,转而直接开发flash版本,多平台发布,使得iOS的app store不能成为产业链中的发动机,苹果便绝不可能获得今天这样一种成功。

苹果这一封闭的环境,有效地帮助它确立了“苹果生态”——我曾经戏称乔布斯遵循的是强调控制的凯恩斯路子,而android则是强调自由竞争的哈耶克的路子。但问题在于,这一封闭的环境能持续多久?对于开发者而言,谁不想一次开发,多个平台同时能够运行?于是,html5的成熟便成为很多开发者的期盼。

国外一个名为Vision mobile的机构最近发布了《2011开发者经济调查报告》,在移动互联网市场的开发平台选择中,虽然开发者意愿在iOS上也有9%的增幅(android是8%),WEB APP却是上升最快的:达到16%增幅。Web开发的好处有二:其一是一次开发多平台运行,其二是对用户端版本更新控制力更强,但对苹果的封闭环境,委实是一个巨大的冲击。从消费者角度而言,如果硬件价格比iPad/iPhone低,同样的应用也可以在其它应用商店同时找到,有什么样的理由非要多花一点银子买苹果的设备呢?

另外,苹果引以为傲的收费生态,可能也会面临冲击。KPCB在一份报告中提到,09年12月,在它投资的公司的营收中,****%来自付费下载,30%来自广告,未销售虚拟商品。而到了去年12月,付费下载完全消失,广告营收占到63%,虚拟商品占到35%。虚拟商品又可视为应用内付费(应用本身免费),这对android系是一个好消息。

前文所提到的设备单一性,对于应用开发而言是有利的。终端设备的五花八门,会让开发者付出更多的开发成本。但这个有利性仅就苹果自己的生态而言。一旦web式app大行其道,苹果这一优势就不再成其为优势。因为web app开发基本无需考虑终端,又有哪个开发web网站的人需要仔细琢磨用户用什么样的终端电脑呢?

一旦应用商店不能保持优势,这将会成为设备单一且相对较贵的苹果的噩梦。而保持它的优势的唯一做法就是:与乔布斯背道而驰,开放它。故而,我在另外一篇文章里提到:延续乔布斯的传统,苹果将会王小二过年。

乔布斯是不是一个伟大的CEO?

从乔布斯和苹果的成功,我们其实很难这么说:因为他是天才,所以他成功了。似乎应该这么说:因为他成功了,所以我们称之为天才。

有一则故事可以说明一二。早在70年代的时候,乔布斯就觉得,电脑不应该有风扇,因为他认为风扇的嗡嗡作响会使得用户感到烦躁——这可不是好体验。于是,他下令制造没有风扇的电脑。事实上,乔布斯不是一个软件程序员,也不是一个硬件工程师。也正因为此,他才会下达这种在IT技术人员眼里匪夷所思的命令:电脑怎么可能没有风扇?

最后,一位名为霍尔特的家伙在得到一天200美元的承诺后(70年代的200美元!),最终捣鼓出了一个更小更轻更易冷却的电源,结果就是苹果电脑箱比较小巧。从商业角度讲,乔布斯这个主意不见得一定是个好主意,因为很明显成本抬高了,发售时间拖延了。对细节的过分执着,有可能带来的就是“不知轻重”。而对于苹果而言,公司的轻重,就是乔布斯的轻重,未必是好事。

乔布斯真正的职业是:工业设计师、产品经理以及公司最大的产品推广专员。乔布斯在产品发布会上的风头无人能及,以至于小米手机发布时雷军用模仿乔布斯派头来向心中的偶像致敬。从桌面MAC系列到手持i系列,诸项产品的设计感也让人叹服。不过,乔布斯究竟是不是一个伟大的CEO?

这个问题,现在不能断言。对于一个企业的顶级管理人员来说,三年后公司的股价,才是评判他的标准。我不是说乔布斯没有培养出一支梦幻之队。苹果对上游供应链上的厂商的充分压榨,就说明他的团队执行力之强。然而,苹果在鲜花着锦、烈火烹油之势下,未必不需要改变。

乔布斯有没有给苹果留下超越和改变自己的基因(这一点其实他做到了)?答案,还是要看将来的股价。

2011-08-24

国内IT舆论其实有一个不太好的倾向,就是如果国内数字公司和国外数字公司起纷争,就是国内的不好;如果官方媒体和数字媒体起纷争,那就是官方媒体不好。比如百度就是个例子。只要百度和谷歌有点什么矛盾,必定是百度的不是,而央视一批起百度来,那就是央视的不是了。这在我看来,纯属情绪说话。

这两日央视又开始狠批百度,说百度推广有大量不实广告信息,隔天又聚焦到百度贴吧上。我注意到,网上有一种说法是:央视你自己不照照自己,现在批百度,不是五十步笑百步么?(大意如此)。另外一种说法则是:央视推了一个搜索,所以要批一批百度,为自家搜索清道。这两种说法,我以为,都是很有问题的。

我基本上完整地看了央视批百度推广的那档节目,也学到了不少百度的新招术,比如这个凤巢到底和原先的百度竞价有何不同。从央视的举例来看,所谓广告排名看来主要还是和你出价有关,和网站重要度关系并不大。央视记者的暗访偷拍,也基本完整再现了百度营销人员为了接单是如何得不择手段以至于可以协同客户一起造假。央视自身有些什么毛病,不能作为帮助百度“脱罪”的借口。“你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敢和我争论?”是典型的诡辩。

百度的推广链接的确到了“泛滥”的地步。我有一个非IT圈的朋友,曾经和我提到他最近身体不适想搜索点信息看看,起手一两页全是各种所谓医院的信息。他很疑惑:这不是广告么?我当时还笑他:你自己不仔细看看,底下有“推广”字样的,就是广告,标注“百度快照”四个字,才是真正的搜索结果。他摇了摇头,说:凭什么我要知道这个?

百度上广告那么多,我个人是以为百度基本上是审核不过来的,但我绝对不曾想到,在明知客户出具的是假资质的情况下,百度营销人员还出招看看怎么规避百度内部的审核。这倒是说明两个问题:其一百度内部还是有审核,其二营销人员有足够的招术让这种审核形同虚设。

至于为自家搜索清场,基本上属于无凭无据的“阴谋论”,而且还很可笑。以百度今天7成份额的市场地位,大量用户的搜索惯性,央视这批上一批就可以让自家搜索冒头,委实有点高看CCTV的力量了。央视这一轮狠批,会让大众未来用百度时长个心眼,会对百度的广告收入产生冲击,但要迅速短期内提升自家搜索市场,几乎没这个可能。

作为一个覆盖率极高的电视媒体,就一些公众利益的话题,跑出来批一批另外一个商业媒体,其实没什么不可接受。百度自己有错,还不许别人指出么?

至于说这一招是CCTV为了获取百度的广告费,故意震慑,要求百度进贡,如果属实,也只能说CCTV的商业运作有问题,而不能说这期节目有问题。除非百度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这期节目所揭露出来的,都不是事实。

故而,我以为CCTV的节目大方向并没有错,象百度这种巨型数字公司,一般的媒体揭露根本无法撼动它。不过,细节上,还是有毛病的。

第一个毛病在于伪造法律文书,这是性质严重的法律问题。当百度营销人员要求冒充客户的央视记者出具一应证照时,记者回去仿造了几个。记者不是警察之类的执法人员,在没有得到特别许可的情况下就伪造文书,本身已经构成犯罪。你可以辩解说,除此之外,怎么能够发现营销人员配合造假呢?这自有公安之类的执法机关去调查,不是记者该做的事——而且,甚是有些钓鱼嫌疑。

第二个毛病在于对该营销人员的画面不做任何处理,这是可以讨论的伦理问题。媒体报道,主要是为了揭示真相,同时将可能形成的伤害降到最低限度。我以为,不给百度营销人员打上马赛克是不妥的,标注姓名(不知是否真实姓名)更是不妥。

这两个毛病,可以折射出央视的某些高高在顶的心理状态,颇有些行事无忌的感觉。

最后说说这个暗访偷拍。在一般情况下,都是不能被接受的,但涉及公共利益除外。英国报业投诉委员会在其《业务规则》的第十条就明令禁止,唯有为了公共利益必须报道而又并无其他方法可获得材料才可行。央视新闻评论部《新闻调查》栏目的工作手册(02年版)也提到:“对‘偷拍’我们慎之又慎,除非调查危害公共利益的重大隐情而又别无他法,且经制片人同意,否则我们决不采取任何涉嫌欺骗、侵权的拍摄方式。”

以百度今天的当量级,它的一些非法行径足以威胁公共利益,故而这个暗访偷拍,我个人以为,是可以接受的

2011-08-22

谷歌并购摩托罗拉移动(以下简称为摩托),是IT界这两日最大的一则新闻。125亿美元现金,也是谷歌史上最大一次出手。“震惊!意外!不可思议!”,《经济学人》连用三个感叹号来表达对这次并购的惊叹。不过,实话说一句,这则新闻还没有到“不可思议”的份上。如果苹果购入三星或HTC,才叫一个“震惊意外”、“不可思议”。

摩托为什么要卖?

今年年头,摩托罗拉被拆分为移动控股和解决方案公司,使得这起并购得以成立。虽然很难讲这个拆分是为了被并购做准备,但摩托的CEO桑杰·贾在接受《财富》时曾提到:“我预计将会发生整合,我们的客户和供应商都在整合。软件和硬件厂商的整合将为股东创造更多价值。”——可以说已经埋下一个伏笔。

自从倾全力投入谷歌的Android系统以来(它没有做其它系统的手机),摩托的确打过一场漂亮的翻身仗。2010年四季度财报,它赚取了8000万美元净利,而对应的09年同期,它还亏着2.04亿美元。然而,进入2011年以后,摩托的业绩就不那么漂亮了:一季度净亏损8100万,二季度净亏损5600万。上个月月底,摩托还宣布三季度利润将不如预期,引发股价大跌4%。

Android系主要的三个设备商是HTC、三星和摩托。前两家在android系统都做了较为深入的二次开发,使得旗下的众多手机都有统一的界面和操作习惯。HTC有一个HTC Sense,三星则有TouchWiz。而摩托呢?2011年它放弃了Motoblur。这意味着,摩托搞二次开发的壳系统,是完全失败的。

摩托今年的运气委实不佳。先是新手机Droid Bionic延期推出,而Atrix 4G则没有获得消费者的认同。平板电脑Xoom更是乏善可陈,二季度只卖出了44万台。

“摩计算”是摩托打造的一个概念——纯属概念,它的重点不在于软件计算而在于硬件销售,从平板Xoom到手机ATRIX ME860、XT882、MT620,都是顶着摩计算的帽子在发售。事实上,搞云中计算本来就不是摩托这种从来是硬件制造的公司的强项。

这些都是摩托寻求出售的原因,当然,更重要的是,买家愿意掏钱。

谷歌为什么要买?

现下对于谷歌买入原因的分析很多,主要围绕在两个方面:专利储备和软硬件结合。从谷歌自身的态度来看,更强调的是谷歌会打造一个适合硬件商发展的android生态,故而购买拥有超过24000项专利的摩托,是一个好的选择。但在我看来,这还是属于安慰HTC、三星等厂商之举,因为如果仅仅是为了专利储备,犯不着花上125亿美元之巨。

最近一段时间,设备商之间的专利控诉成为IT热点新闻,无论是苹果针对HTC/三星还是微软针对摩托,实则都是剑指android。而对于象谷歌这样的以搜索起家的互联网公司而言,通讯层面上的专利的确不多。如果android系在专利上能够固守,的确有利于它的未来发展。

但问题在于,微软和诺基亚在专利上采用的是交叉授权方式,而并非大规模现金并购。谷歌为何不用?拥有8000个无线专利、10000个待批准专利的市值只有30亿美元的Inter Digital谷歌为何放弃?早些时候北电专利拍卖战中,谷歌用一些古里古怪的数字来竞标究竟是谷歌的极客作风大发作还是本来就是个商场烟雾弹?

谷歌将摩托的专利纳入囊中并不等于苹果或微软就没有办法再在专利上挑android的毛病。大量专利储备只是为了震慑对手:你要打专利战,我也能和你打。从而使得将对手逼回到“市场竞争”这条路上来。

那么,市场竞争究竟怎么个竞争法呢?显然,还是软硬件结合。故而这一点在本次并购中和专利获取具有同等的份量,不存在谁更“主要”。当然,谷歌绝对不会走上苹果排它模式的道路。在大力扶持“亲儿子”摩托的同时,谷歌不会漠视HTC、三星、索尼爱立信等厂商的利益。

我认为还有一个原因也促动谷歌一掷千金:向android系诸厂商表明自己的立场。苹果以及微软对android系厂商的专利进攻,实则瞄准谷歌。老大躲在后面不发一声是不象话的,对android生态做保护谷歌责无旁贷。这次纵身一跃,可以看成向苹果、微软在移动市场上的正式宣战。

未来市场的走向?

打从人类进入数字时代以来,商业上就开始形成寡头格局。早期网络界所谓“只要第一不要第二”,话虽夸张,但道理是成立的。数字世界的马太效应非常强,全产业链组织也依靠数字作为基础,浮出水面。

应该说,未来市场是三分天下的格局:苹果、谷歌和微软。当下苹果的势头最为强劲,但手握762亿美元现金,我看未必是什么好事:钱存在银行只有贬值一途。微软和诺基亚联姻,不能用“两个弱者合在一起还是弱者”来形容。三国时代,还不是刘孙两个弱者烧没了曹操的数十万大军?

这个大势是很确然的,无需多做讨论。第二个能确立的走向是软硬结合:硬件和核心软件(操作系统)将被合并控制在一个商业组织手中,从而形成几个大的竞争星云。原生android(即非经第三方二次开发的)会随着摩托手机占据更多份额,这将有利于谷歌的诸多应用的进一步普及。

说到底,谷歌不是一家追求手机利润的公司,以它97%依靠广告作为收入支撑的商业形态,它所看重的,还是手机铺货以及随之伴随来的更多gmail帐号去激活手机。谷歌真正的图谋,是移动广告。

下一步这三家,会开展频谱资源的争夺。至少,谷歌正在积极准备中。

倒是HTC、三星等厂商怎么办?根据尼尔森的统计,HTC在android系中占有54.6%的份额,三星则为31.2%,位居第一和第三。但有趣的是,在微软的操作系统中,它们分别以54%和18%位居第一第二。这的确让形势有些微妙,使得谷歌在收购信息发布之后要不断声称只是为了改进android生态:让HTC和三星一头扎到微软那里去,那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基于同样的理由,我并不认为微软会把诺基亚给吞并了。

有一点我们还是要注意到的,HTC是台湾公司,三星是韩国公司,东方文化对弱者如何在几个大佬中左右逢源寻找到自己的位置,是很有几下散手的。它们,会在三大势力错综复杂的恶斗中,成为一支微妙的平衡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