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1-09-29

28日,人人网宣布以8000万美元的价格全资购入视频网站56网,之后该公司纳斯达克股价大涨4.5%,似乎资本市场对此并购颇有些期许。人人这番动作,真得让人期待么?

09年年底,盛大购入酷6,作价3700万美元。在当时,酷6和56在alexa上排名均在100-200之间。不过,时至今日,经过内部人事地震的酷6,排名已跌至400之后,而56依然还在300名左右。根据来自google的统计数据,7月份56流量是6千6百万单一访问者,而酷6只有5千1百万。人人这次动用8000万美元,谈不上买贵了,也谈不上捡了一个便宜货。在我看来,属于价格适中之举。

关键是,这起并购对于人人的业务有何帮助?一向自诩中国版Facebook的人人,实际上,已经离facebook越来越远了。

对于Facebook而言,其核心竞争力在于两项:足够详细的用户数据,以及容纳了成千上万各种应用的开放平台。后者帮助了用户量得以不断扩张和黏着。在握有翔实用户数据之上,广告得以形成细分、精准,最终让Facebook成为google的有力竞争者,并十倍市值于一样火爆的Twitter——Twitter的用户相比之下实在过于面容模糊了。

再来看看人人。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人人的用户数据也很翔实。但它有两个很致命的缺陷。其一是活跃度不高,人人IPO之时自己也承认活跃用户仅只有3成;其二则是用户一直给人以“大学生群体”的印象,广告价值偏低。而一旦这些人毕业属于可以赚钱的阶层时,便跑到微博上去了。

故而,摆在人人面前的问题就是解决这两个致命的缺陷。从数年钱校内改名人人便可以看出,陈一舟和他的团队意识到学生群体的招牌是不能长久打下去的。但他们的做法却可以说是南辕北辙:不断地给人人添加新的概念或者功能,力图向自己的用户提供更多的服务,却不料,离“开放平台”越来越远了。

人人目前旗下有团购(糯米网)、职场SNS(经纬网)、轻博客(人人小站)、问答(车问网),加上它自己的游戏平台,此番又购入56网,还有和艺龙合资搞旅游产品,可谓产品线“丰富”,但丰富的同时,却也造成大量的第三方应用无法进驻。以人人区区一个公司之力,又如何开发海量应用来黏着用户呢?

所谓腾讯与全网为敌的说法,也是指腾讯产品线漫长,但无论这个说法是否成立,但到底人是每个季度9亿美元收入的公司,有这个底气。而人人呢?一季度收入不过3千万美元,却要摆出腾讯的架势,在当今“平台型对抗”的态势下,依然实际上在排斥大量的第三方合作者,难道不是和Facebook这个人人视为榜样的公司背道而驰么?人人上市时,便称自己的概念为“Facebook+Zynga+Groupon+Linkedin”,难道今后还要再加上“Youtube”和“Quora”么?而这样的公司,不是一个四不像又是什么呢?

由于我个人的工作关系,故而是人人每日都要登录个两三次的活跃重度用户。在我的观察中,的确有相当多的学生具有制作视频的能力,也有更多的学生喜欢在人人上分享他们看到的视频。人人注意到了这一应用在自家网站的受欢迎程度,也注意到了可以在视频上贴片广告以增加整体收入。但就为了这点蝇头小利,中国第一个号称要做开放平台的网站,它开放的道路,也就基本到此为止了。

一边是Facebook召开F8开发者大会,一边是人人到处插手不断做加法。中美互联网之比较,有时候真让人只能为之一叹。

2011-09-28

创新是一切取得大成功的商业组织的原动力——这一点几乎所有人都认同。但一些小修小补的改进,所谓“微创新”,就不是所有人都能认同的了。这个说法应该是由奇虎360的周鸿祎提出,但互联网知名评论人谢文很有些“嗤之以鼻”。在谢文看来,微创新压根就是“伪创新”,实则还是以拷贝为主小修小补为辅,起了个好听名字罢了。到底,这个世界完完全全拷贝别人的,是不多见的。

从“创新”的原概念而言,谢文的观点并无太多错误的地方。你不能把iPhone换成一个黄色的壳,就说是“微创新”——假定经过一番市场调研,发现中国人很喜欢黄色的话——事实上,这种微创新也会被人告死。但我总感觉,周氏和谢氏虽然都在说创新,不过说的完全是两回事。

做真正意义上的创新,是要有实力的。我们来看看苹果的发展路径。在乔布斯回归后,苹果“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而不是初出茅庐的小公司。苹果首先下手的是iPod和iTunes,相对于移动互联网,数字音乐市场显然是一个小市场——事实上,iPod和iTunes缩小了整个音乐市场。1999年,全球音乐唱片CD的销售额是400亿美元,2009年,整个音乐市场缩小到不足200亿美元(这里还不考虑通货膨胀所带来的货币贬值因素)。iPod对音乐产业的颠覆性究竟是正向的繁荣还是负向的破坏,还两说呐。

iPhone的巨大成功,某种程度上是建立在iPod广受欢迎的基础上的。同样的,Android这样的一个生态体系,也不是小公司能玩转的。创新是一件很有风险的事,IT历史上搞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最后死翘翘的例子极多。最著名的例子,大概就是摩托罗拉的铱星系统了。一个总投入60亿美元之多的买卖,最后以2500万美元价格卖给了一家私募基金。

站在行业的角度来说,应该鼓励创新。唯有创新,才会孕育出新的巨人公司,赶走日益臃肿效率低下的恐龙公司。但站在公司角度而言,创新这件事还真得掂量掂量。行业角度的创新是一个大数法则,这家失败那家成,只要有成就行。公司角度的创新却有点象一锤子买卖,做成了鸡犬升天,做败了万劫不复。而又有哪个商人只贪图自家在历史上留一个“筚路蓝缕的先辈“这样一个名号而自己却真得一辈子筚路蓝缕呢?

巴菲特作为一个投资者而言,就似乎不那么喜欢创新,比如他很少投研发费用巨大的公司,因为他认为风险极大。从公司层面而言,保守点其实并非坏事。

故而,谢文说的是行业层面的事(或者已经成为巨型公司),自然是鼓励创新。周鸿祎说的却是单个公司层面的事,走一步看三步,小步快行,积小胜为大胜。因为在中国的实际情况下,很少有中小型公司(奇虎360虽然上了市,但从规模上而言只能算中型公司)能够做真正意义上的“创新”之事。而这一点,和国内的金融体系是有关的。

中国风险投资这一行其实并不发达,现在所谓的全民PE是有些病态的,这个病态就在于大量的投资最后的期盼是公司海外上市。而淘宝之争将海外上市的前提条件“协议控制”摆在了桌面上,引发了巨大的争议。一个健康的金融体系应该是:投资国内公司,然后本国上市。国外风险投资在中国公司身上的退出渠道是一个尴尬的“弯弯绕”,本土风投力量又不够强,造成了“不发达”这一局面。

既然创新是一件极有风险的事,既然风险投资在中国地位尴尬,中国至少数字产业界的创新不足就顺理成章了:鲜有人愿意拿着自己的钱去做不成功则成仁的事。

我领了几个数字公司的顾问闲差,和那些创始人、CEO聊起天时,我不是一个鼓动他们创新的人。事实上,中国数字产业的客观环境相当差,做为一个单体公司,从纯商业角度出发,没有必要去引领潮流。因为,正确的事,只有由正确的人在正确的时间去做,才是正确。

我们的客观环境除了金融体系不佳,还有什么不良呢?比如我们的网络硬件条件就不好。中国平均网速据CNNIC统计,不过100.9KB/s,远低于全球平均连接速度(230.4KB/s)。中国的宽带接入成本据自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研究部说,相当于韩国的124倍。中国网民号称4.8亿之巨,但别忘了,CNNIC对网民的定义是“6周岁以上半年内上过一次网的”。我真不知道,天天都要跑网上看看的人,究竟有多少?——怕是比同样口径下的美国网民少。

我一点也不反对,创新的事交给BAT(百度、阿里、腾讯)之类的巨型公司去做,腾讯搞产业基金,对整个中国数字产业是有好处的。但就个体公司,我还是比较倾向于周氏的“微创新”之说。不积硅步,何以致千里呢?

产业发展自有产业发展的内在规律,以中国目前的客观情况,指望在几年内冒出诸如微软、苹果、谷歌这样的公司,是不切实际的。韦尔奇跑中国来说“中国会有一万家苹果”,我看也就是客人奉承奉承主人的话,大家听着耳顺就行,是当不得真的。

2011-09-26

有消息说,淘宝商城(TMALL)将和38家B2C品牌做深度合作,这引发了一些业界的讨论。有论者认为,淘宝商城此举对B2C商家会有“绑死”之类的胁迫作用,B2C可能会得不偿失。更重要的是,还有论者怀疑,会不会淘宝商场店大欺客,小商家在商城上越发没有活路了呢?

首先我们要承认的是,互联网领域有一个“马太法则”,即强者愈强,弱者愈弱,大平台的出现,是无可避免的事。站在纯商业的角度而言,淘宝商城“店大”不是B2C们能抗拒的规律。即便不是互联网,线下的电器商城也有这种趋势。故而在国美事件中,电器厂商们乐见它的混乱,无非就是不想国美太强以至于他们失去了谈判的筹码。

淘宝商城自推出后,和淘宝呈现出截然不同的态势。如果说淘宝像是小菜场里摆摊充斥着A货假货的话,那么,淘宝商场的标志就是“正牌”。但随着淘宝商城进驻的商家越来越多,“正牌”倒还继续可保持,但“高质”就有问题了。淘宝商城变成一个“正牌低质”的地方,显然不是它的发展趋势。对阿里系而言,再造一个集市,哪怕是正牌集市,意义是不大的。故而,此番和38家大型B2C高调合作,出发点应该是不仅“正牌”,还要“高质”。

那么,它会不会绑死商家呢?我看这种担忧有点过了。

对于B2C商家而言,去平台开店,就有如线下一个品牌去不同的百货大楼设专柜一样。毕竟,淘宝商城没有提出商家必须是和它排它性合作(我看也无这个可能)。今天的商家,在淘宝商城、京东、卓越乃至凡客之类上都有个店的,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我也不认为,一番竞争之后,电商平台领域,就只剩下淘宝系而别无它选。但凡只要是寡头市场,商家总有活路。就如同国美和苏宁的态势。

有人认为,淘宝掌握了店家更多的数据,但其实国美苏宁何尝不是。就看买单柜台就知道了,哪个商家可以自行和消费者结算?要说国美苏宁不掌握商家的发售库存情况,那是不可能的。不过,阿里系最大的杀手锏其实是支付宝,即便在其它电商平台,很多人也习惯用支付宝来完成支付,这才是它数据上最强的地方。

其实很多小商家从没有类似平台类电商那么大的雄心,对于他们来说,只要买卖做得可以一点赚点钱就可以了。数据这块,有助于淘宝变得更大更强,但其它平台类电商并不会坐视。支付领域中,支付宝虽然很强,但也不是没有竞争者。小商家既然规模小,本来就是四处出击,各处赚点便宜,在巨头的竞争中获取自己的利益——这是任何一个实施市场经济规律的领域必然会发生的事,没什么好上升到“道德”层面去批判的。

马云做全网购物搜索,在我看来,只是喊喊的。对于阿里而言,真正的强敌是腾讯。BAT三家公司都有着惊人的流量,但百度对于电商而言仅仅在于CPC模式,而淘宝则有着CPS模式的意义。百度电商领域中动作很小,有啊还铩羽而归,倒是腾讯近来出手频频,还要做一个超级电商平台。马云高调要让李彦宏睡不着觉,其实他也知道,另外一匹马可能会让他这匹马睡不着。

腾讯出击电商,这38家B2C会死守淘宝商城?显然是不可能的。电商平台领域的寡头式态势,除非那些未来想做平台的电商,其它的,我看是没什么好担心“店大欺客”的:该欺的(比如开店弄点门槛),总要欺你,不会欺的(比如门槛高到你不可忍受),还是不会欺。到底,这不是一个完全垄断一家说了算的地方。

最后说个微博上的事。有人说,淘宝商城新规:低于35万月营业额的,均不再续签。淘宝方面便出来辟谣,说没有的事。我的判断是:也不会有。马云和他的阿里系明白这样一点:淘宝规模如此至大,不是靠38家B2C抬出来的。自弃中小商家给腾讯,他们没那么傻。

周一美股市场上,新浪跌幅惨重,跌去15.17%,市值蒸发掉10.25亿美元,成交也从百万当量级放大到1460万,市场上对这次看似“突如其来”的暴跌的分析来源于两点:新浪微博会不会关闭?中国政府是否会出手叫停VIE(协议控制)?

一直以来,资本市场对于微博的监管压力都充满忧虑,但我以为,新浪微博的政策性风险小到可以忽略不计。一方面,时代的进步,使得政府对内容监管的思维正在发生变化,另外一方面,当前大量的媒体、政府机构、官员、社会名流都在新浪微博上开设帐号,与“粉丝”互动得不亦乐乎。总体上看,微博能够丰富人们的业余文化生活,也能起到媒体“减压阀”的作用,有理由相信,高层对于这种行为是持鼓励态度的。但同时,这并不表明,微博会被放任自流,加大监管力度和鼓励人们使用微博,这两条路,会同时走下去。

市场上传闻微博可能会发牌照,这意味着有资质申请且申请成功的网站才能开办微博。这对新浪而言,反而是利好消息。以新浪自身三证齐全(互联网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和互联网视听节目许可证,这是一般意义上的非官办网站最重要的三个证)的条件、新闻微博当前的态势,是不可能申请不到牌照的。微博实施牌照管理,对一些中小型微博网站(比如follow5、饭否)可能是灭顶之灾,对新浪来说,反而可能再扩充一批用户。

倒是有一点可以明确的是,新浪的成本在“加强监管”的要求下,会再一次提高。要知道,今年二季度的运营开销,已经是去年同期近一倍了,净营收倒是几无变化。

自从支付宝事件后,海外资本市场又对国内数字公司产生未来的不靠谱感。上文所提到的三证,无一例外,都是只颁发给国内企业的,新浪利用VIE模式,实施了一种“制度创新”,使得鱼与熊掌兼得:既在海外上了市,又拿到了牌照。这种模式,会不会走到尽头?

行内人都知道的一点是,商务部一直有这个倾向要严管VIE(前一阵子还颁发了一个《实施外国投资者并购境内企业安全审查制度的规定》,但到底管的是并购行为而非投资行为),而央行、证监会、工信部则持反对意见。VIE之争一直可以追述到当年华晨的仰融事件。但当年的规模,和今天不是一个量级的。可以这么说,几乎只要拿到海外融资的数字公司,都有VIE,所有海外已经上市的数字公司,都是VIE架构。在如此之大的规模下,轻易叫停VIE,震动太大,应该没有这个可能,且完全不利于中国当前吸引外资的大局。更何况,法律一般不追溯过往,新浪上个世纪就搞VIE上了市,退一万步讲现在要叫停VIE,至多就是新浪微博分拆上市不成,不会让新浪自身大动干戈。

但空穴来风,未必无因。证券市场上的波动,其实可以反映出这样一点:新浪这个公司股价基石的脆弱。时至今日,新浪是每股税后利润只有0.15美分,股价却接近100美元的股票,换而言之,最新市盈率超过600倍(搜狐网易都只有十几倍)。新浪微博的火爆是事实,也是支撑它股价一路扶摇直上的源动力。但微博对投资者最大的风险,却不是政策性的,而是经营性的。因为至今新浪微博没有可行的商业模式,而它的原型Twitter,也不是一个已经赚钱的主。

一个经营上本来就风险巨大的公司,政策上但凡有点风吹草动(哪怕是流言谣言),便会迅速波及它。有论者认为,此番放量暴跌是投资者借机出逃,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2011-09-20

但凡了解一点信息科技的人都知道wintel“联盟”,也就是windows+intel,代表着软件业的核心“操作系统”以及电脑的核心“CPU”是由两家公司微软和英特尔所控制的。我之所以要将联盟两个字加上引号的原因在于,这个联盟其实从文本意义上而言并不存在——没有证据表明微软和英特尔签订过这类同盟协议。但之所以人们还是愿意用wintel联盟这个词,就在于事实上,说大了是整个信息产业,说小了是PC产业,一度就是被这两家巨头所把控的。

不过,与其说Wintel联盟,不如说成这样一个定律:安迪-比尔定律。安迪指代英特尔总裁安迪格鲁夫,比尔则是微软的比尔盖茨。这个定律说的:但凡是安迪给你的,比尔就要拿走。换句话说,英特尔不断地提供你升级换代的性能更强劲的CPU,但微软总是能拿出一个需要更多性能的操作系统。事实上,很多人会发现,运行windows95所感知到的速度,和运行windows7所感知的速度,其实差不多,后者并没有让人觉得快多少。

安迪-比尔定律使得微软和英特尔互相依存。由于有新的CPU,新的操作系统才有用武之地;而有新的操作系统,才使得新的CPU为内核的电脑才能够发售出去。有论者统计过,在windows代际之间(比如说,2001年xp发布之后2007年vista发布之前中间漫长的6年),诸个巨型PC制造商的股价就表现不佳。因为人们没有这个动力去更新他们的电脑,自然销售就成问题。

07年的vista,09年的win7,到今天11年的win8,新版本的更新频率并不见得特别快或特别慢。但的的确确,时代完全不同了。这是一个桌面PC(包括笔记本)受到严重威胁的时代:移动设备风起云涌,从智能手机到平板电脑。可以这么说,过去对于个人而言,最重要的数字设备是PC,但在今天,恐怕有很多人已经不是了。

Wintel联盟是适合桌面PC领域的产业界法则,它自身并不具备被颠覆的可能。但如果桌面PC不能再保持“人们最重要的数字设备”地位之时,这个产业界法则就会受到严重挑战。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我们看到的是,无论是微软,还是英特尔,都开始寻找新的合作伙伴了。

微软谋求ARM作为合作伙伴之一。因为在移动领域,以ARM为核心的芯片占据了7成的江山。其中的原因之一在于,ARM芯片能耗比较低,而移动设备对能耗的要求显然比桌面PC来得更苛刻。电池行业不像IT业有什么“摩尔定律”,电池的本质突破是非常棘手和麻烦的事。故而在此次build大会上,微软正式宣布,win8将支持ARM架构。

英特尔则瞄上了谷歌的android系统——两者合作的消息几乎与微软build大会上展示win8系统同步——因为在移动领域中,android系统显然市场份额最大。Wintel联盟似乎有这个倾向性被分解为微软-ARM对英特-google。

当然,事情的未来走向绝不会如此简单。两个个体的关系无非就是“合作”或者“竞争”,但如果有四个个体,就复杂得多,而不是简单的两两抱团互相对抗。Wintel联盟可能已经成为明日黄花,但安迪-比尔定律不会过时。这个产业界法则的重心是硬件提升性能软件消耗性能。在不断的反复中,让消费者掏出更多的银子,让企业组织获取更多的收入。只不过,过去消费者只有一个选择:wintel,今天的选择权多了一点罢了。

那么,消费者究竟会选择什么呢?在我看来,重点还是“应用商店”。人们买了数字设备回去不是当摆设的。过去的软件业由消费者自行去下载或者跑店里去买软件,今天以iPad为标志形成了直接在系统内付(免)费购买/下载的态势。谁家的应用商店货物齐全且性价比高,谁家的系统及设备就卖得动,我认为是一条基本规律。我在过去的一篇文章中提到,乔布斯之后的苹果核心应该是app store,而在windows8里,应该同样成立。微软大手笔地在build大会上免费派发5000台平板,讨好开发者之举可见一斑。

从这个意义上讲,无论是微软支持ARM架构,还是英特尔支持google android,对失去乔布斯的苹果而言,都是值得警惕的消息。不过,这已经是另外一个话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