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1-10-09

大部分数字产业中人都认同,BAT代表的是中国商业江湖中超一流数字公司。B(Baidu,百度)做的是资讯的渠道,A(Alibaba,阿里)做的是商务的渠道,T(Tecent,腾讯)做的是交流的渠道。而在BAT中,我以为,B和A的模式是类似的。

与腾讯一门心思兜售各种虚拟产品给用户不同(腾讯的用户即它的客户),百度和阿里都是靠帮助别人发财从而自己发财的公司。百度的推广链接,虽然外界多有诟病,但到底还是有很多企业借助这个广告平台发展了自己的业务,不然用不了口诛笔伐它就垮台了。阿里本身是一个B2B交易平台,淘宝集市及淘宝商城,更是很多企业(或个人)推销自己商品的地方。虽然百度做搜索,阿里搞商务,但就争夺企业客户——特别是中小型企业客户——而言,两者殊途同归。同归在都是帮助其它企业,殊途则是:百度的模式大致是CPC(依靠出 售广告点击),而阿里则是CPS(依靠帮助人做出销量)。

百度曾经尝试过电子商务,但百度有啊的失败,使它基本放弃了电商这个阵地——现在还剩下一个和日本乐天集团合作的乐酷天平台,但具体运营全部是乐天系人马。对于百度来说,搜索引擎是网络信息的入口服务,倚仗CPC模式,它活得不错。短暂的电商尝试可以视为一次百度对阿里的进攻,但很快,百度退回了自己的防线内。虽然在最新一季财报发布后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中,百度表示来自电商的业务增长强劲,环比增幅达到三位数。但它对于电商市场的影响还是很小。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监测数据则显示,截至今年6月,百度投资的2家电商企业耀点100与乐酷天在中国B2C网络购物市场上10名开外,市场占有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然而阿里显然不是防守者。很早以前,淘宝就屏蔽了来自百度的爬虫——这意味着马云从来没有想过要把入口交给百度。经过数年的运营,在B2C领域,淘宝已经成为了电商的入口。

坊间有一则未经我仔细考证的数据,说一个电商如果想要一个回头客,平均而言(也就是无论品类),在淘宝上的成本大致是60元出头,而在京东可能超过百元,如果是自己建站,则会超过300元。这个数据本身的真实性究竟如何,尚不得知。但这个数据所反应的情况是:淘宝对于电商的重要性。另外一个事实是,淘宝商城开张以来,大量的商家入驻。2010年度,淘宝商城的流水是09年的4倍之多。商城的卖家都不算小,如果不是淘宝能够提供足够的相对廉价的流量,它们完全可以自己建站搞独立B2C。至于淘宝的团购聚划算,更是牛气到要商家自己列出一个商品清单让它挑选是否“有资格”做团购,商家还趋之若骛,底气全部来自于它的超高流量。

作为一个企业,关心流量是天然的,无论是它打算投广告推广,还是找客户销售。百度固然是今天头号流量网站,但阿里其实不弱。按照google的统计,百度最近一个月大概有3亿独立访客,淘宝是1.6亿,商城 tmall.com)则有7300万,合起来也有2亿多。对于一个企业客户而言,广告推广自然是“我知道一半的广告费被浪费了,但我不知道浪费了哪一半”,销售产品则是实打实的。

马云最近放话说,要让百度睡不着觉。实际的行动则是大张旗鼓地高调地强调了“一淘”将进行全网购物搜索。理论上讲,购物搜索似乎是搜索引擎的一个子类,但从产业规模而言,购物搜索绝对不是一个区区的子类。人类的经济生活,不就是一个一个交易组成的?

事实上,阿里系对于整个电子商务的覆盖是极其惊人的(甚至可以用垄断来形容),在交易平台上,有阿里和淘宝(集市加商城),在B2C建站程序上,和联想合伙投资了shopex,shopex本身又并购了ecshop。这些都是与客流有关的前端入口渠道,再加上一个后端支付渠道支付宝,大阿里的电商渠道版图,和百度的资讯频道版图,我个人以为,前者更强一些。I美股分析师甚至认为,阿里的盈利能力,比百度还强。

不过,马云放话要让别人睡不着觉,也有人要让他睡不着觉。腾讯最近同样高调涉足电子商务领域,一方面不断购入电商公司,从好乐买到珂兰钻石到易讯网,另外一方面则由它的高级副总裁宣布说要做一个超级B2B2C平台。腾讯的底气依然是:超高的流量。只不过它的流量不一定来自于QQ.COM(虽然这也是中国流量第二的网站),而是来自于QQ弹窗,以及未来的Q+平台——这个平台对入口的控制力,比QQ更强。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BAT的江湖,热闹非凡。

2011-10-08

对于整个TMT产业来说,时下最让人们关心的事莫过于VIE(协议控制)了。这项诞生于上个世纪末的新浪模式,走了十数年之后,今天开始碰到问题。投资者都很关心这样两点:其一、VIE会不会被禁止?其二、如果被禁止,那么,还有什么其它的方式来接受海外投资?毕竟,TMT产业,可以说是海外基金一手喂大的。

VIE论争始发于马云的支付宝事件,也可以说,是马云把这项“制度创新”捅到了桌面上。对马云的批评,其实建立在当年新浪王志东沉默出局上。按照当时新浪的股权安排,事实上运营的北京新浪信息及新浪广告,王志东是占有7成以上比例的大股东,而上市的那个新浪,只是一个海外壳公司。王志东大可以和董事会干上一架,撕毁协议。但他没有这么干,一场可能会有的剧烈的人事斗争消弭于无形。

王志东这件事在先,故而今天很多人要讨伐马云:你为什么不可以这么做?但这些讨伐还只是停留在口水层面,真正引起业内感到寒意的,是商务部的《实施外国投资者并购境内企业安全审查制度的规定》中间的第九条:外国投资者不得以任何方式实质规避并购安全审查。我记得相当清楚的是,那是一个周五的新闻,似乎管理层有意留出两天的周末时间给涉及到的利益相关人关起门来谋划对策。在腾讯微博的锵锵五人行上,我也和几位互联网观察评论人士讨论这个问题。但商务部这个条款的描述实在很含混,用的词是“并购”,而VIE属于投资,似乎也可以说是没有关联。

随之而来的则是港交所酝酿一条新规:对赴港上市的企业实施的公司控股创始人不能同时是海外VIE公司的法人。同时,经济观察网披露了一份据说是证监会的题为《关于土豆网等互联网企业境外上市的情况汇报》的报告,报告直指VIE属于违规,提出包括加强监管、政策引导、扶持内地上市、适当放宽境外上市条件等四项政策建议。VIE论战已经不再是动动嘴皮子的事了。

从实际情况来看,要禁止VIE是不太可能的。这里面分为两个情况。其一,针对新浪这类已经上市的,应该不会追溯过往,事实上也很难追溯过往,强行操作,会引发国外金融市场对中国整体信用的巨大忧虑。其二,对于未来还要搞VIE的公司,禁止这种制度,则会对投资环境不利,而吸引外资,就当前国家经济形势而言,至关重要。

从实际操作来看,我以为,“加强监管”是未来VIE路径上最重要的四个字。什么叫加强监管呢?就是门是不会关上的,但得多几个把门的。如果这一点成立的话,那么最重要的是:争来争去,看似要封杀VIE,实则是:谁是VIE的监管人?

按照那份土豆报告,文中如是写道:“未经商务部审批并得到我会同意,税务部门、外汇管理部门、工商部门不得接受该类协议的备案或认可该类协议。信息产业部等行业主管部门从行业政策和行业特点角度,界定该行业中协议控制的具体标准,并配合商务部及证监会的审批工作。”——很明显的,把门的,是商务部和证监会。

那份报告中,证监会还提出,在收缩VIE的路径同时,多多扶持互联网企业在A股上市。国内A股市场,证监会自然是最有力的监管者。而实在确有理由去境外上市的,证监会则会加强与美国SEC等证券监管机构的合作。总而言之,无论在VIE管理、内地上市扶持、海外合作上,证监会都将扮演极其重要的角色。而把住了这个门,也就把住了风险投资的退出渠道,事实上也就把住了整个数字产业的核心命脉。

在今天的中国互联网产业上,有大大小小十几个部门依靠五十多部法律法规(相当多的还是自家出具的部门规章)可以行使各种各样的管辖权限,在有些时候,会形成管理冲突。稍远一点的例子是09年年底文化部和新闻出版总署争夺网络游戏管辖权,结果搞得网易的魔兽世界迟迟不能引进。而近一点的例子,当属三网融合了。广电和工信的部门利益冲突,已经成为三网迟迟难以融合的最大原因之一,而这一点,已经不再是任何秘密。也许是一种巧合,形成巨大部门冲突的地方,通常都是利益极其巨大的地方。

VIE这一“制度创新”,委实可以说成是中国TMT产业成长不可或缺的催化剂。在各种各样的网络牌照发放中,都可以看到类似“内资企业方可申请”的条文规定。事实上,互联网早就是一个外资禁入的领域,但没有国外的风险投资,中国互联网产业很难想像会形成今天这样的规模。

总会有各种各样听上去还算成立的理由,使得政府需要出手对VIE实施管理。这一次,是证监会这个部门出场了。我并不反对VIE监管,但我担心的是,在各个相关部门的规章制度限定只有内资才有资格从事相关业务的同时,证监会的监管,会不会再一次形成“神仙打架,凡人遭殃”的格局。禁止VIE,将有损投资大局,监管VIE,一旦操作不当,则造成产业倒退十数年。

文中所提及的港交所那条新规,其实并不怎么伤害VIE框架下的企业利益,但按照互联网资深人士谢文的说法,它很高效地堵死了公司创始人背弃其它股东利益将公司玩弄于自家股掌之上的做法。这条看似很简单但却界定相当明晰的规定,这才是大陆监管部门应该好好学习的地方。模糊、宽泛、自相冲突的规定,在留下巨大的本部门自我解释空间的同时,只会形成三个结果:部门利益倾轧、企业无所适从、滋生掌权者腐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