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2-01-30

起头于麦田,沸腾于方舟子的“韩寒代笔”口水仗,本来我已经打算不再关注了。但最新的发展是,根据路金波的表达,韩寒要起诉方舟子以及李其纲要起诉麦田(这甚至引发了麦田的重新上阵),又引起了我的兴趣。唔,准确的说,不是兴趣,而是疑惑。我这里有一些我想不明白的事,想请教方家。

先说一点我自以为能够确认的事。

如果这个官司开打,肯定是在中国的某地(这个某地也很难讲,韩寒的诉求是上海。但这个事在归属地于北京的新浪博客、新浪微博上展开,麦田方舟子据我所知都住在北京,会不会在北京开打呢?),而不太可能跑美国去。故而,真实的官司是很难去用沙利文案件来做审判依据的。而对于沙利文案件,就我在微博上看到的,是被引用很多次的。

大概主要是因为左侧的那本书——据说这本书卖得极好。沙利文案件的简单描述就是,一个名为沙利文的警察局长,由于《纽约时报》一篇部分失实的报道而起诉后者。一开始沙利文获胜,获赔50万美元。但官司打到联邦高院时,高院判媒体获胜。这个官司被视为“保障新闻自由”的重要案例,被各种论文、评论援引的次数应该是不可胜数。

微博上有论者认为,这个案子仅适用于“官员”(韩寒显然不是官员),道理就是因为这本书的书名叫《批评官员的尺度》。但我对此深表怀疑。因为英文原书名是“Make No Law: The Sullivan Case and the First Amendment”(不得立法:沙利文案与第一修正案),与官员一点关系没有。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的确有“Congress shall make no law respecting an establishment of religion….”的表述,英文原名是很恰当的。搞成中文后,这里用了个典,不易表达,译者意译为“批评官员的尺度”,也没啥不妥,毕竟这个案子和官员有关。但要说根据这个意译名字就推断沙利文案的效应仅适用于官员,那是不妥的。

美国联邦高院为何判媒体获胜呢?毕竟媒体的报道的确有失实的地方。理由依据就在这里:真实恶意原则。原告必须证明被告是恶意的。——咳,这个有动机论倾向,大有中国古代“春秋原心定罪”的味道,你怎么证明人家的意图是恶意的呢?用一个人的动机去判官司,和现代法治精神很抵触啊。

美国人其实不是“原心定罪”,这里面非常重要的一点在于“新闻媒体”。媒体有媒体的规范和伦理,比如中立报道、多方采访。和我老爸讨论时,他提及一个案例。某议员候选人状告一个媒体对他诽谤,该候选人说,在媒体报道出现之前,他已经提供了一些证据来证明他并非报道所述,该媒体为何隐匿不报呢?显然是恶意的,官司获胜。换句话说,所谓“真实恶意原则”,是适用于有一定伦理规范的媒体的(你没遵守你应该遵守的伦理规范,你就有恶意),不见得就适用于“个人”。

方舟子不是媒体组织,他只是一个个人。即便他的微博帐号有数百万粉丝,相当于一个媒体影响力,但他依然不是媒体,换而言之,他没有这个义务去遵循什么媒体伦理规范。于是,我的困惑就来了:所谓自媒体,只是一种比方,或者是根据影响力所做的比方(一个数百万粉丝的微博帐号比有些媒体影响力还大),但它不是媒体。不是媒体,就没法适用“真实恶意原则”(你怎么判断他是恶意的,这不原心定罪,动机论阴谋论嘛),似乎和沙利文案是靠不上边的。

当自媒体产生后,的确带来一些新的问题,使我非常困惑。比如说,在3Q大战时,双方都动用了自己的网站,极尽攻击对方之能事——即仅刊发有利于己方的言论。但我认为腾讯是不妥的。因为QQ.COM作为门户而言,应该属于“媒体”阵营,需要遵守相应的媒体伦理规范(平衡报道),但360呢?360只是企业官网,不能算是“媒体”(它从来不会去报什么新闻,发布和它自己没什么关系的信息),但它的影响力又如此之大(360弹窗),它应该不应该遵守媒体伦理规范?

如果这么说,影响力那么大,就应该遵守媒体伦理。好了,现在请告诉我:什么叫影响力大?在沙利文案件中,“新闻媒体”不是根据影响力大来衡量的,而是组织的性质。小报再小,也是报纸,也是媒体,也得遵守媒体伦理规范。自媒体帐号粉丝到多少就叫影响力大呢?就要比照遵守媒体伦理规范呢?——无解的困惑。

我一直很希望看到一个等同于沙利文案的美国联邦高院判决,但官司不是“人vs媒体”,而是“人vs自媒体(这个自媒体可能是一个人,也可能是一个不是媒体的企业组织)”。我倒是很有兴趣看看,美国人是怎么看待自媒体这个看似媒体其实不是媒体的新事物的。

—— 回到本案的分割线 ——

我看这个官司,即便在美国,和沙利文案怕是靠不上边。从中国宪法文本看,中国也是讲“言论自由”的。但中国法院曾经有一次判决,是值得注意的。在这个判决中,它使用了“公众人物”四个字。

这个官司和周鸿祎有关。法院判令周鸿祎必须向金山道歉的理由是,周鸿祎是公众人物,公众人物要谨言慎行。—— 看到差别了没?美国人沙利文案其实是说:公众人物名誉权不像普通人,不实报道只要不是恶意,是可以接受的。但中国人周鸿祎案是说:公众人物发言权不象普通人,不可以随便乱说的啊。虽然都在说“公众人物”,但其实意思是完全不一样的。

套用周鸿祎这个官司(虽然中国不像美国,不是判例法,但前面的官司被引用和参考,还是很常见的),作为当仁不让的公众人物的方舟子,会不会要求他谨言慎行?这就要看什么“言”了。方舟子如果说韩寒文章写得烂,我看没啥,这是“意见表达”,属于价值判断。全天下都说你文章好,我就认为你写得烂,有何不可?但方舟子这次有点“事实陈述”的味道了:你这文章不是你写的。这得拿出铁证来。

接下来的困惑又来了,那么麦田呢?麦田虽然在IT圈有点名气,但我以为,他算不上什么公众人物(至少在开打之前)。一个普通人对一个公众人物说:“嘿,我怀疑你这文章不是你写的,我的怀疑是:1、2、3、4,现在请你拿出证据来证明是你自己写的。”——这可以么?

UPDATE:经网友提醒,不是韩寒要起诉麦田,是李其纲要起诉麦田。最后一个困惑不成立。看来韩寒一方也明白,韩寒自己起诉麦田,恐怕会弱一点。

—— 再补充一个我的困惑 ——

在这次口水仗中,财经网做为一个蓝色V字认证的媒体组织帐号,发布了一张由变态辣椒所画的漫画组图。最后一帧有非常明显的人身攻击、侮辱的意味。虽然这幅组图没有一个字提及方舟子,但明眼人都能看明白,这就是在攻击方舟子。

我的困惑有二。

其一、“财经网”这个微博帐号,这样做可以否?张志安老师的意见是这样的:

一家报刊的官方微博,该登什么、不该登什么,底线其实很简单,就是:能在纸上登的,就可以在网上发;纸上登太低俗的,网上也不该发或转。就职业伦理而言,纸上与网上无异。不过,也有例外,因某部监管、纸上不敢发却极重要的,网上伺机可斗胆发下,接到该死令再删。

重点在前半段,也就是说,张老师认为,媒体的网络微博帐号所需要遵守的伦理规则等同于媒体本身。但我并不这么认为。我的看法是(如果非要说底线的话),这个底线可以略低一些。比如说这幅漫画组图,我倒是以为,如果没有最后一帧,发微博没什么不妥的,但发纸质媒体还是不妥。

不过,这个“略低一些”,到底怎么来度量呢?

其二、变态辣椒作为一个普通人的微博帐号,画这样的明显有人身攻击意味的漫画,如果方舟子要和ta较真打官司,赢面有多大?

2012-01-11

人物:史蒂夫乔布斯

时间:2003年

场合:在数码盛会“All Things Digital conference”上与科技博客人沃尔特莫斯伯格交谈

话语:“我们没有计划生产平板电脑。现在看起来人们需要用键盘。我们认为无键盘的平板电脑会失败。”

大话:2010年1月,iPad推出

当下,iPad已然成为平板的代名词(就如同google是搜索的代名词一样),虽然诸多硬件厂商在借助android大举反扑,但在短期内,没有任何迹象表明,iPad的地位会受到巨大威胁。而在03年乔布斯的一番“我们不会做平板”的大话,是不是一种商业竞争上的“烟雾弹”呢?

没有人给“平板电脑”下过清晰的定义,而且,最早提出“平板电脑”这一说法的是微软。比尔盖茨曾经提出过一种利用X86架构的微PC,无需翻盖、没有键盘、小到足以放入女士手袋。也许是因为英特尔的X86架构主要是用来支持台式电脑和笔记本电脑而无法更好解决能耗问题,又也许因为微软向来把自己定义成软件业而不会轻易涉足硬件制造,它的“平板电脑”始终只是在纸面上,直到苹果的iPad大获成功之后。

事实上,从公开的信息来看,乔布斯从来没有放弃过做一个MID(英特尔发明的一个名词:Mobile Internet Devices移动互联网设备)的想法。在1983年,苹果就与青蛙设计公司就平板原型进行合作,只不过那个时候没有键盘实在有点过于惊世骇俗,故而原型上是有键盘的。而iPhone的大获成功,应该使得乔布斯更坚定了他的想法:做一款没有键盘的稍大一点的MID。

当iPad刚推出的时候,有论者声称,这就是一个不能打电话的大号的iPhone。这话其实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既然没有键盘的iPhone再加上背后的软件支持app store能够完成“重新发明手机”的任务,没有道理一个稍大一点的MID不能“重新发明电脑”。硬件的工艺可能稍有不同,但它们的商业逻辑是一样的:以app store为核心。

大多数人都只把注意力放在了苹果的硬件产品上,但其实苹果最具竞争力的是它的软件产品:iOS和App Store。App store的存在,使得苹果能够掌控所有基于iOS开发的应用(Native Apps)的分发和变现两大关键流程。多少开发者绞尽脑汁地想如何在应用商店里推广他们开发出来的应用,而他们每赚入一毛钱,自己都只能留下7分。软件业对微软的臣服,在我看来,都比不上开发者们对苹果的臣服。

硬件产品是会被淘汰的,但以app store为核心的商业逻辑是不会被轻易取代的。以至于微软如梦初醒,在windows 8中也置入了应用商店的概念。微软对软件业的控制,从来没有想像中那么强:你购入一款Photoshop的时候,和微软有什么关系?而有趣的是,软件业其实对硬件制造倒颇有影响。君不见在微软XP和Vista之间漫长的六年中,诸个计算机厂商活得有多艰难,以至于IBM把自己的笔记本业务都给卖掉了——道理无它,在没有对硬件性能要求更高的系统诞生之前,人们没有更新自己电脑的动力。所谓“安迪给你的,比尔要统统拿走”,反过来解读就是,比尔还没有拿走之前(没有新系统),英特尔的安迪要给你的,你都不要。

做不做平板无关紧要,要紧的是iOS和app store,而相对于它们,硬件只是个载体罢了。如果哪一天苹果说要造电视机甚至是要重新发明墙壁了,都不奇怪。透过iPhone的巨大成功,乔布斯很显然会意识到这样一点:没有键盘在03年或许还不能为人接受,但这不等于永远不会被人接受。

键盘其实是一种很“重”的输入设备,它能够承载大量的输入——比如我现在正在用键盘码这篇文章。触屏很难,很少有人能习惯用虚拟键盘写上个千把字的东西。配备键盘的设备,更像是一种用于完成某种工作的工具,而配备触屏的设备,则更倾向于是一种玩具。乔布斯用iPhone和iPad告诉你,所谓的人机互动,工作量的大头在机,而不是人。我们人干什么呢?无非就是东点一下,西点一下,或者开口说说话(iOS5的Siri),余下的,交给机器去办。

刚上线的电影《铁甲钢拳》其实揭示了这种趋势。在未来,用触屏来操控机器人都过于“厚重”了,我们应该改为“语音”控制,更高级一点,则是“动作”控制。

于是,最重要的两样东西已经很清楚了:如何把控软件业,如何完成对设备的输入。而至于平板不平板,还真的不过是浮云般的“烟雾”。

—— 结束的分割线 ——

本文为《21世纪商业评论》的专栏文章,刊发于2012年第一期。这个专栏的名字叫《大佬与大话》,专门收集TMT圈子商业领袖的一些“大话”。但本专栏的目的并非是指责这些大佬说话不算话,或者是开空头支票。我们都知道,所谓此一时彼一时,时间点变了,自然计划要变。本专栏的目的就是“复盘”,来分析一下这个时间点究竟怎么变了导致大佬们的话变成了大话。

2012-01-06

一个颇为有趣的现象对比是:移动设备(手机)的定制机相当之繁杂,而电脑(包括笔记本)的定制机却相对少得多。几个计算机生产巨头最多在出 售的电脑里默认安装少量的导向自家服务的程序包,远远谈不上是“定制机”。而信息服务商(ICP)们,更是几乎从来不涉足硬件制造销售的买卖。但在移动世界里,一切都变了。

HTC连续发布了二十多款手机(被坊间一直冠以一个很山寨的名字:G系列),这些手机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特征:预装HTC Sense——中文翻译过来可以解为“界面”,但我更倾向于它是一种壳系统:在android系统上装了一个壳。这种做法在电脑行业里很少见:你见过哪个电脑厂商预装壳系统的么(windows不太可能,Linux倒的确有一定的操作性)?

类似HTC的做法并不少见,比如小米,比如三星,比如摩托罗拉。现在要找一个所谓“原生android系统”的手机,反而需要和商家做特殊说明。

一向很少涉足硬件制造领域的ICP,也小心翼翼地开始试探这个领域。比如新浪微博就委托HTC做过所谓微博手机,阿里也和天语合作搞了个阿里云手机。最新的新闻是,Facebook启动了代号为“巴菲”(Buffy)的手机制造计划(又是HTC代工,到底是代工出身的手机制造商)——而且,据说这款手机有可能是免费的。

这倒是让我想起了很多年前我说的一个冷笑话:超市里售卖的杯子免费了,代价是这个杯子上得印制广告。现在想想,这个冷笑话可能不完全是笑话,只要商家可以远程控制“杯壁”从而达到按需置换广告。想像一个可以覆盖整个电梯墙壁的框架显示屏吧——电梯,理论上真得有可能可以免费获得的。

ICP进入硬件制造领域,走的是“三方交易模式”。如果没有第三方买单,手机免费便绝不可能。传统意义上讲,三方交易模式现实商业生活中只有一种:广告。用户免费或者低价获得媒介产品,客户投放广告,媒体获取收入,皆大欢喜。不过,虽然这个世界里到处都是广告,但它可能并没有感觉中的那么发达:国际平均水平上,广告经营额占GDP的1.5%。2010年,中国广告经营额达到2340.5亿元,但光是全国网上零售总额就达到5131亿元的规模,还只占了全社会零售总额的3%。

但人们喜欢免费(或者低价)的东西,如果有第三方愿意帮自己买单,或许大多数人并不介意多看点广告。如果Facebook的手机的确受到欢迎的话,那么,会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Buffy的零售总额:0,基于Buffy的广告总额:10亿美元?

随着移动互联网领域兴起,三方交易模式在继广告之后,出现了新的变化,这就是“应用商店”。应用商店拥有者、应用开发者、使用者这三方(有时候还会出现第四方:应用免费,但应用上有广告主)。应用商店本身是免费的,但商店拥有者将在每一笔使用者和开发者之间的交易中抽头,已保证这个应用商店有收入。这个收入可能会大到足以支撑应用商店的具体载体(比如Buffy手机)是免费的。

应用商店的出现,使得作为载体的产品本身有可能获得收入补贴而导致售价下降乃至免费。事实上,亏本售卖的盛大锦书以及亚马逊kindle fire走的就是这个套路——从使用者后续的付费中赚取更高的利润。理论而言,这种模式比光光售卖一个产品来得更为有效,因为后者大多数情况下只是一锤子买卖,而它可以做到连续很多年都在创造新的收益,前提是使用者没有抛弃这个产品。更进一步的,这种模式相当适合移动设备。由于人们一直携带这移动设备四处游走,产生新的消费的可能大得多,比如等车时,候机时。我就有朋友很喜欢在那些无聊但又必须参加的会议中,用手机进行电子商务。

电脑有没有可能加入到这种模式中?随着windows8内置应用商店的出现,有可能会导致windows操作系统售价下降随之拉动电脑售价下降。在过去,使用者使用什么软件和微软全无关系,但有了应用商店之后,微软就介入了软件的交易环节,而这一步,的确存在着更新的后续市场变化。

还有什么设备会变得廉价?唔,电视机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虽然在今天的具体操作层面有着各种各样的障碍和问题,但Google TV从方向上,我以为,是大致不错的。这种设备使得Google能成为人们使用电视机的入口。既然入口能产生商业价值,那么,入口所在的载体,就有足够的空间去降价,而最终消费者,从来是不会拒绝便宜二字的。

从趋势而言,两方交易模式(买方和卖方)统治我们的商业社会已经很久了。这种模式的特征所谓银货两讫的“一锤子买卖”。由于商家在把货品出 售后再无手段远程控制这个货品以获取持续的更多的收入,故而售价必须能覆盖住成本和利润。数字技术这一可用于远程控制的科技不断渗透进我们生活的各方各面时,一件货品对于一个企业的收入贡献并不再仅仅存在于一个时点上。马克思所谓的“惊险一跃”将变得很漫长。

我们的商业生态,将变得越来越复杂:从两方,到三方,到四方,甚至N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