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4-06-20

文/魏武挥

最近某媒体刊发了一篇题为《半衰期冲动:互联网周期律的“七年之痒”》的文章,大致的意思就是讲互联网行业泡沫即将来临。文章引用了一些证据来证明这个观点,在我个人的朋友圈里颇有一些争议。有些人表示很有意思,有些人表示不明觉厉,还有人则完全不认同,认为纯属巫师言论。

我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对“泡沫”这个词产生了一些新的想法。泡沫整体上被当成贬义词使用,但实际的情况是:但凡一个成熟的细分行业,都必须经历泡沫期。几乎没有哪个互联网细分行业,未经泡沫就可以直接进入到成熟模式(当然,泡沫过后不成熟从此夭折,或成为某种大型服务的配套型服务,也是常有的事)。

曾经见到的泡沫,有视频行业的,有电商行业,团购也经历过泡沫。目前来看,视频行业可以说已经成立,并在慢慢成熟,电商当然是成立的,而团购是否能成为一个独立的行业,还不太好说。当下,有些行当正有泡沫之味,比如可穿戴设备,比如大数据。老实讲,科技博客(或者称为科技媒体),在我看来,都有泡沫味。

但泡沫绝不是贬义,泡沫的另外一种理解就是:风口。也就是大家都觉着好,都要来干。创业者如果发现自己的行业正在进入泡沫期,应该是值得恭喜的,因为你找到了一个风口。如果自己所从事的细分行业,压根没啥同行,反倒要担忧了。毕竟,这个世界上你不能说你自己是最聪明的,能够发现所有人都不曾发现的一个巨大金矿。

但泡沫过后,死伤遍地。如何度过泡沫,成为剩者,再进一步成就“剩者为王”?

其实真实的答案只有一条:融资能力。在我看来,很多项目的成功,起决定因素的就这一条。有钱才能办事,没钱,你就不用谈什么用户体验、产品打磨了。

一位朋友正在从事某个创业项目,在那个行当里,有另外一个项目势头比较猛,俨然是行中风向标的感觉。我一直劝我朋友的是,作为创业团队的主心骨,你的主要工作就是融资,其它都可以暂时放放,体验不好,产品有瑕疵,都没什么要紧的,但如果融资迟了,将来就是优酷土豆的故事。众所周知的是,优酷最终吃掉了土豆,查一下两者的历轮融资表,不得不说的是,土豆大大落后了。

优土的故事是比较早期的网络项目的故事,近期还有打车项目的故事。滴滴快的各自背靠大树,狠砸银子,基本上这个细分市场上,已经很难有第三人的空间。至于易到,走的是另外一条路径,和它们并不相同。

所以,对于创业者来说,融资能力是核心要素。有些创业故事说,创始人从来不主动见投资者,闷头去做自己的产品,产品做好了,一切纷至沓来。

真的是这样的吗?呵呵

—— 创业邦 供稿 ——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钛媒体/微信/网易云阅读/腾讯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

2014-06-18

文/魏武挥

早在两个月前,粤传媒(广州日报集团的上市公司)曾经发布过一个公告,大意就是用自有资金1.03亿元,买了广传媒持有的上海第一财经报业有限公司25%股权——这起关联交易有它的特定背景,但有一点也值得关注:通过这起交易,大致上第一财经报业有限公司可视为估值4个亿人民币。而第一财经报业有限公司的主打业务就是《第一财经日报》的发行和广告。再说的直白一点,创刊于04年的一财日报这张报纸,值4个亿人民币。

就在这几天,市场上冒出来一个消息,投资收购爱好者阿里巴巴牵头拿出来5个亿元投资广东21世纪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占股20%。简单运算一下,就是21世纪传媒值25个亿。21世纪传媒旗下的业务稍微庞杂一点,包括《21世纪经济报道》、《理财周报》、《21世纪商业评论》、《福布斯》中国版以及21世纪网等,其中最具影响力的是《21世纪经济报道》这张创刊于2001年的财经类报纸,也是这起投资案中的最主要的资产,毕竟这个报纸的广告收入据传一年可以达到数亿元。

两起传统纸媒的估值故事讲完,另外一头,新媒体。今日头条刚刚融资完成,估值5个亿,那不是人民币,是美金。算起来值30多亿人民币。今日头条创始于2012年8月,满打满算至今都不到两年,年收入大概也就一个亿人民币上下。今日头条最近关于版权方面的麻烦很多,但的确实打实的拿了一个亿美金的投资(占股20%),而做了十几年的21传媒,集旗下所谓全媒体之力,拿了五个亿人民币,做了十年的一财日报,拿了一个亿人民币。两下比较,数目悬殊。

展开讨论之前,不得不先说一下今日头条最近的版权麻烦。这个事我接受过好几轮采访,所有的采访都会问及这样一个问题:往下会怎么发展?我的看法是:今日头条受此事的影响其实很小。

早年门户和传统媒体们也爆发过类似的纠纷,大致上就是门户稍做退让,给了一些非常大的传统媒体集团一点其实微不足道的版权费用,更多的则是以一纸“战略合作协议”免费获得授权。一边是坐拥数千万日活的传播渠道,一边是成千上万家大大小小的纸媒(也包括网媒),谈判优势是明摆着的。绵羊再多,斗不过一只狮子,商业道理,就是这么回事。至于搞什么内容联盟集体要价谈判,实践证明,那是行不通的。

嗯,其实内容生产方,在整个信息生态中的商业位置就是“绵羊”,而传播渠道方,就是狮子。动物世界里,有一个食物链,商业世界里,文绉绉地起了个名字叫“生态链”,大致意思其实就是食物链。谁掌握用户谁就拥有谈判优势,放之充分竞争的市场经济里的任何一个行当,都是真理。

互联网时代,渠道为王

传统媒体当道的世界里,内容生产和传播其实是合一的。只要生产就有人看这条规律建立在两个上头:做内容生产者有一定的门槛,因为需要建立一个组织机构来做这件事,中国还有特有的国情,需要牌照;随之而来的就是第二点:内容生产者不多,供给不大,需求很大,自然不愁看客。我在很多场讲座中都会提到,早年我中学里的一位年级排名第一的优等生,每天要花1-2个小时看上海的一张晚报,仔细到连报缝都要读完,因为一来他好学,二来除了教科书实在是没啥可读的。那可真是纸媒的黄金岁月。

这两点其实是一点,那就是成为内容生产者门槛很高。互联网兴起后,这个门槛大大降低。一方面个体可以发布内容,另外一方面,成立一个做内容生产的商业组织比以前容易很多,这是拜与互联网密切相关的风险投资所赐。内容生产门槛一旦降低,信息供给就蓬勃发展,需求没有太大变化,真正意义上的供给方的整体地位就会越来越低,渠道就出现了。

有人说,互联网是消灭中介环节的,它能让真正的供给和需求直接发生关系。但互联网——至少发展到今天——在不断消灭各种中介环节的同时,培养出一个巨大无比的中介,那就是渠道。门户是信息传播渠道(其实门户自己生产的东西并不多),搜索也是信息传播渠道(它生产的可读信息更少),社交还是信息传播渠道(用户生产用户消费,互相发生供求)。

一个微博账号再怎么坐拥数千万粉丝,还只是微博场域中数亿账号的一个;一个微信公号再怎么号称影响力巨大,微信出一条政策还是得仔细研究琢磨,照它规矩办事。搞来搞去,内容生产者越来越郁闷,越来越成为“绵羊”,越来越成为游戏的玩家之一,而不是游戏的规则制定者。

渠道做两件事,其一提供海量信息,所谓一站式服务,人类其实骨子里是懒惰的,有一站式的app,为啥要装数十个app呢?其二是在海量信息上做匹配,这件事很重要。信息供给增大后,提供合适的信息成为提升效率的关键——正如安德森所言,一种丰裕必然带来一种稀缺。信息丰裕了,找到我想要的信息成为稀缺。搜索通过用户自行输入关键字完成匹配,社交通过用户人以群分完成匹配,至于今日头条这种app,就要说“数据挖掘技术建模用户阅读口味匹配”的故事了。

无论是海量信息,还是做什么匹配,其实内容生产方很难完成。我一直认为单个媒体(哪怕就是一个什么媒体集团)很难完成我们一般讨论时涉及到的传播渠道。虽然对于整个信息世界来说,渠道为王是用市值估值来证明过的,但对于单个媒体来说,内容为王我也不反对。做不了渠道,把内容生产这个事做到位,也一样有价值。无非就是,商业价值,可能比渠道小就是了。

“功利性预期”产生渠道

但是。

作为内容生产方,一定要明白的是:碎片化是它的大敌。越碎片化,内容生产方越不值钱。为什么在文字图片领域里,传统媒体干不过所谓新媒体,而在视频领域里,传统媒体话语权依然很强,就在于后者的消费场景并不是碎片化的。看一个电视剧,看一个电影,用户在消费前自我判断未来一个小时到两个小时,我有空。内容生产者去适应什么碎片化,越适应死得越快。

社交网络、类似今日头条这种新闻客户端都喜欢鼓吹碎片化,碎片化符合它们的利益,因为使用这些工具的用户预期都是填充一些碎片时间——比如等人的时候。真正意义上的深度内容消费,其实渠道的作用会降低。当一个用户对于一个内容生产方产生某种意义上的“预期”后,其实这个生产方本身就可以成为渠道。

这个预期是建立在“有用”,最好建立在“功利性的有用”这个基础上。我消费这个内容,要么就是比较深入全面的愉悦(不是什么简单的短时间的阅读快感),要么就是能帮我完成某件功利性的目标。前者属于视频的活,后者,至少财经媒体是存在这个可能的。

我昨天在一个群里开玩笑说,中国证券市场如果可以做空个股的话,像财新这种媒体集团,估值放大十倍都是小意思。为什么?揭黑一个贪官,就有可能会涉及到某些股票。财新的新世纪现在其实已经形成了一个阅读预期:揭黑揭成了中国相对来说最会揭黑的媒体。做空股票和利益直接相关,这时候的深度阅读就变成了一件极有价值的事,而这个时候,今日头条这类客户端在这个点上,是无法掌控财新这种媒体的传播渠道的——利益相关方会直接订阅财新的内容。

回到本文开头的两个估值故事。一财日报的交易,其实是粤传媒完成前阵子的某个承诺。而21传媒的交易,我认为是阿里抄了个底。时下媒体的价值出现两个动向:一些新媒体估值太高(我就认为头条估值太高了),而一些传统媒体估值太低。我和很多人说过,现在一些传统媒体就是个白菜价,但其实它蕴含的价值并不小——话说的直白一点,如果一个财经媒体的报道能真正影响到股价(或者公司估值),远远超过什么广告公关收入,尤其是做空。对于阿里这种金融帝国来说(嗯,阿里是一个金融帝国,投资收购爱好者嘛),在这个当口逢低介入,以待未来时势,很自然的事。

我曾经和一个崇尚内容本位主义的媒体人聊过,在他看来,传播工具的变化实在太快,博客热了一阵子,SNS来了,SNS热了一阵子,微博来了,微博热了一阵子,微信就冒出来了,谁知道后面是什么。作为一个内容生产方,拼命去追赶迎合掌握层出不穷的传播工具,不如把内容做扎实了,自有人会帮你做传播,而其实这一点并不需要太过介意。他的话有蛮大的道理,只不过我要补充一点的是,把内容做扎实了得往“有用”走,而这一点,我们的内容生产方,尤其是传统媒体,还有极多的课要补。但凡这一课补上了,就是内容生产门槛提高了,时势一旦有变,商业价值自然大幅提升。

影响有影响力的人,这句口号,在我看来,莫如改为:满足有功利需要的人。(本文由腾讯大家供稿)

【本文作者魏武挥,博客“扯氮集”博主。欢迎于微信/网易云阅读/腾讯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钛媒体/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作者声明: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

文/魏武挥

传统媒体做转型的时候,很容易有这样的想法:将报纸杂志读者(或电视广播受众)“转移”到自己的新媒体项目里,比如网站或app。这是一种很常见的手法:存量转移。这件事做了有年头了,但很遗憾,至今没什么太成功的案例。

存量转移,其实就是“场景迁移”,比如读报的场景要迁移成打开PC上网,乃至今天打开手机上APP。如果说读报和打开PC上网场景还类似的话,那么用手机显然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场景。场景迁移失败,用户就无法翻滚过来。这是这么多年存量转移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

但问题没有完。场景为什么无法迁移?对一个信息接受者来说,都是在消费信息,而不是消费信息改为打游戏买东西,说数字化了就没法迁移了,纸变屏幕了就难以迁移了,这个理由很苍白。信息大爆炸,用户可看的东西多了,所以就抛弃你家报纸了,这个理由也很苍白,因为在前互联网时代,报纸的竞争,一样很激烈。

我的思考是:预期没有了。

早年读报其实是有预期的。一位晚报的订户到点下去拿自家的报纸——这一行为就是一个预期。而且晚报读者和机关报读者的预期也很显然不同:一个准备好看看这座城市的社会新闻,一个准备好看看这座城市时政口又有啥新动向。简而言之,打开一份报纸前,预期存在。这是因为有了这份预期,读者才成其为读者。

网络巨头都有强烈的用户预期,比如看新闻上新浪,聊天用QQ,购物去淘宝,百度居然成了搜索的代名词,都是强烈的用户预期。这种预期一旦树立起来,轻易很难撼动。而我们的纸媒呢,老实讲一句,建立起来的网站,用户没有预期。看晚报有预期,但看晚报的网站,一下子预期消失。当预期不存在之后,后面就都没有了。

为什么纸媒做数字媒介会丧失预期呢?我的看法是:内容水化。为了谋求访问量,内容供给拼命增大,甚至有些饥不择食,遍看大量的传统媒体网站,大多都是门户式的频道栏目结构,生怕内容少了不能吸引到访问。反过来,我们却看到,一些创业性质的垂直网站,一天内容就那么十来条,倒是声名鹊起。科技圈里的钛媒体、虎嗅现在都是估值上亿的主,但要说它们的内容,每天也就那么些罢了。“科技博客”四个字,在某种程度上的确暗合博客的意味:每天内容供给量是不大的。

传统媒体很喜欢讲“内容为王”,姑且先承认四个字,但内容不仅要精耕细作,还要懂得把控节奏以及利用各种渠道反复传播自己的内容。增大内容供给,看似访问量增加,其实是在丢失用户预期。用户完全不知道为什么上这个网站。靠搜索引擎过来的流量,其实不是对这个网站产生预期,只是来看单篇文章罢了。

十篇文章产生十万访问,比百篇文章产生十万乃至五十万访问要好,道理就在于:前者,会帮助你建立用户预期。

—— 中国新闻出版报 供稿 ——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钛媒体/微信/网易云阅读/腾讯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

2014-06-17

文/魏武挥

早在两个月前,粤传媒(广州日报集团的上市公司)曾经发布过一个公告,大意就是用自有资金1.03亿元,买了广传媒持有的上海第一财经报业有限公司25%股权——这起关联交易有它的特定背景,但有一点也值得关注:通过这起交易,大致上第一财经报业有限公司可视为估值4个亿人民币。而第一财经报业有限公司的主打业务就是《第一财经日报》的发行和广告。再说的直白一点,创刊于04年的一财日报这张报纸,值4个亿人民币。

就在昨天,市场上冒出来一个消息,投资收购爱好者阿里巴巴牵头拿出来5个亿元投资广东21世纪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占股20%。简单运算一下,就是21世纪传媒值25个亿。21世纪传媒旗下的业务稍微庞杂一点,包括《21世纪经济报道》、《理财周报》、《21世纪商业评论》、《福布斯》中国版以及21世纪网等,其中最具影响力的是《21世纪经济报道》这张创刊于2001年的财经类报纸,也是这起投资案中的最主要的资产,毕竟这个报纸的广告收入据传一年可以达到数亿元。

两起传统纸媒的估值故事讲完,另外一头,新媒体。今日头条刚刚融资完成,估值5个亿,那不是人民币,是美金。算起来值30多亿人民币。今日头条创始于2012年8月,满打满算至今都不到两年,年收入大概也就一个亿人民币上下。今日头条最近关于版权方面的麻烦很多,但的确实打实的拿了一个亿美金的投资(占股20%),而做了十几年的21传媒,集旗下所谓全媒体之力,拿了五个亿人民币,做了十年的一财日报,拿了一个亿人民币。两下比较,数目悬殊。

展开讨论之前,不得不先说一下今日头条最近的版权麻烦。这个事我接受过好几轮采访,所有的采访都会问及这样一个问题:往下会怎么发展?我的看法是:今日头条受此事的影响其实很小。早年门户和传统媒体们也爆发过类似的纠纷,大致上就是门户稍做退让,给了一些非常大的传统媒体集团一点其实微不足道的版权费用,更多的则是以一纸“战略合作协议”免费获得授权。一边是坐拥数千万日活的传播渠道,一边是成千上万家大大小小的纸媒(也包括网媒),谈判优势是明摆着的。绵羊再多,斗不过一只狮子,商业道理,就是这么回事。至于搞什么内容联盟集体要价谈判,实践证明,那是行不通的。

嗯,其实内容生产方,在整个信息生态中的商业位置就是“绵羊”,而传播渠道方,就是狮子。动物世界里,有一个食物链,商业世界里,文绉绉地起了个名字叫“生态链”,大致意思其实就是食物链。谁掌握用户谁就拥有谈判优势,放之充分竞争的市场经济里的任何一个行当,都是真理。

传统媒体当道的世界里,内容生产和传播其实是合一的。只要生产就有人看这条规律建立在两个上头:做内容生产者有一定的门槛,因为需要建立一个组织机构来做这件事,中国还有特有的国情,需要牌照;随之而来的就是第二点:内容生产者不多,供给不大,需求很大,自然不愁看客。我在很多场讲座中都会提到,早年我中学里的一位年级排名第一的优等生,每天要花1-2个小时看上海的一张晚报,仔细到连报缝都要读完,因为一来他好学,二来除了教科书实在是没啥可读的。那可真是纸媒的黄金岁月。

这两点其实是一点,那就是成为内容生产者门槛很高。互联网兴起后,这个门槛大大降低。一方面个体可以发布内容,另外一方面,成立一个做内容生产的商业组织比以前容易很多,这是拜与互联网密切相关的风险投资所赐。内容生产门槛一旦降低,信息供给就蓬勃发展,需求没有太大变化,真正意义上的供给方的整体地位就会越来越低,渠道就出现了。

有人说,互联网是消灭中介环节的,它能让真正的供给和需求直接发生关系。但互联网——至少发展到今天——在不断消灭各种中介环节的同时,培养出一个巨大无比的中介,那就是渠道。门户是信息传播渠道(其实门户自己生产的东西并不多),搜索也是信息传播渠道(它生产的可读信息更少),社交还是信息传播渠道(用户生产用户消费,互相发生供求),一个微博账号再怎么坐拥数千万粉丝,还只是微博场域中数亿账号的一个;一个微信公号再怎么号称影响力巨大,微信出一条政策还是得仔细研究琢磨,照它规矩办事。搞来搞去,内容生产者越来越郁闷,越来越成为“绵羊”,越来越成为游戏的玩家之一,而不是游戏的规则制定者。

渠道做两件事,其一提供海量信息,所谓一站式服务,人类其实骨子里是懒惰的,有一站式的app,为啥要装数十个app呢?其二是在海量信息上做匹配,这件事很重要。信息供给增大后,提供合适的信息成为提升效率的关键——正如安德森所言,一种丰裕必然带来一种稀缺。信息丰裕了,找到我想要的信息成为稀缺。搜索通过用户自行输入关键字完成匹配,社交通过用户人以群分完成匹配,至于今日头条这种app,就要说“数据挖掘技术建模用户阅读口味匹配”的故事了。

无论是海量信息,还是做什么匹配,其实内容生产方很难完成。我一直认为单个媒体(哪怕就是一个什么媒体集团)很难完成我们一般讨论时涉及到的传播渠道。虽然对于整个信息世界来说,渠道为王是用市值估值来证明过的,但对于单个媒体来说,内容为王我也不反对。做不了渠道,把内容生产这个事做到位,也一样有价值。无非就是,商业价值,可能比渠道小就是了。

但是。

作为内容生产方,一定要明白的是:碎片化是它的大敌。越碎片化,内容生产方越不值钱。为什么在文字图片领域里,传统媒体干不过所谓新媒体,而在视频领域里,传统媒体话语权依然很强,就在于后者的消费场景并不是碎片化的。看一个电视剧,看一个电影,用户在消费前自我判断未来一个小时到两个小时,我有空。内容生产者去适应什么碎片化,越适应死得越快。

社交网络、类似今日头条这种新闻客户端都喜欢鼓吹碎片化,碎片化符合它们的利益,因为使用这些工具的用户预期都是填充一些碎片时间——比如等人的时候。真正意义上的深度内容消费,其实渠道的作用会降低。当一个用户对于一个内容生产方产生某种意义上的“预期”后,其实这个生产方本身就可以成为渠道。

这个预期是建立在“有用”,最好建立在“功利性的有用”这个基础上。我消费这个内容,要么就是比较深入全面的愉悦(不是什么简单的短时间的阅读快感),要么就是能帮我完成某件功利性的目标。前者属于视频的活,后者,至少财经媒体是存在这个可能的。

我昨天在一个群里开玩笑说,中国证券市场如果可以做空个股的话,像财新这种媒体集团,估值放大十倍都是小意思。为什么?揭黑一个贪官,就有可能会涉及到某些股票。财新的新世纪现在其实已经形成了一个阅读预期:揭黑揭成了中国相对来说最会揭黑的媒体。做空股票和利益直接相关,这时候的深度阅读就变成了一件极有价值的事,而这个时候,今日头条这类客户端在这个点上,是无法掌控财新这种媒体的传播渠道的——利益相关方会直接订阅财新的内容。

回到本文开头的两个估值故事。一财日报的交易,其实是粤传媒完成前阵子的某个承诺。而21传媒的交易,我认为是阿里抄了个底。时下媒体的价值出现两个动向:一些新媒体估值太高(我就认为头条估值太高了),而一些传统媒体估值太低。我和很多人说过,现在一些传统媒体就是个白菜价,但其实它蕴含的价值并不小——话说的直白一点,如果一个财经媒体的报道能真正影响到股价(或者公司估值),远远超过什么广告公关收入,尤其是做空。对于阿里这种金融帝国来说(嗯,阿里是一个金融帝国,投资收购爱好者嘛),在这个当口逢低介入,以待未来时势,很自然的事。

我曾经和一个崇尚内容本位主义的媒体人聊过,在他看来,传播工具的变化实在太快,博客热了一阵子,SNS来了,SNS热了一阵子,微博来了,微博热了一阵子,微信就冒出来了,谁知道后面是什么。作为一个内容生产方,拼命去追赶迎合掌握层出不穷的传播工具,不如把内容做扎实了,自有人会帮你做传播,而其实这一点并不需要太过介意。他的话有蛮大的道理,只不过我要补充一点的是,把内容做扎实了得往“有用”走,而这一点,我们的内容生产方,尤其是传统媒体,还有极多的课要补。但凡这一课补上了,就是内容生产门槛提高了,时势一旦有变,商业价值自然大幅提升。

影响有影响力的人,这句口号,在我看来,莫如改为:满足有功利需要的人。

—— 腾讯大家 供稿 ——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微信/网易云阅读/腾讯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钛媒体/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

2014-06-13

文/魏武挥

其实这篇东西很有些阴谋论,违背我一般意义上所反对的写作方式。所以这篇东西只是和我的订户聊聊天,不算正儿八经的文章。各路媒体看到,手下留情,最好不要转载。实在要转载,请注明这是我魏武挥和我的订户们之间的瞎聊天,我也不会投给任何一个媒体。

这两天忽然就陈欧的口水多了起来。主要是三篇文章,一篇是某匿名自称是投资人的文章,可以用C公子为关键词搜到(这篇文章还创造性地将聚美优品写为巨没有品)。这篇东西通篇只有一个意思:陈欧对自己的早期创业经历多有不实的描绘,有些地方是夸张,有些地方是说谎,人品很值得怀疑。第二篇是某自称是记者的人以某报业为名对新加坡那位所谓真正意义上的创始人Li做的采访,Li给ta回了信,主要就是那封信,用Li的回信来证明那篇C公子的文章属实——不过我至今不知道这个某报某记者是谁,有知道的,不妨告知一下满足我的好奇心。第三篇则是陈欧当年创业时的一个小伙伴后来也是聚美的创始股东之一的刘辉的文章,主要意思就是C公子那篇文章纯属黑文。

陈欧一贯的做派是有些明星式玩法的,比如说“我为自己代言”。有人说,陈欧把聚美优品弄上了市,自然镁光灯下就有争议,口水八卦就会来(哪个明星没点口水八卦),还有人说,这么弄法,搞得聚美优品越来越有名,意思就是聚美在炒作自己。我的看法却截然相反,这一次,恐怕不是什么口水八卦就完了的事,对于聚美和陈欧来说,有可能是非常大的一次危机,弄得不好引发股价崩盘乃至刑事官司,都有可能。聚美要拿这种事炒作自己,陈欧的脑子不是进了水,就是被门夹了。

大概一个多月前,就有做投资的朋友和我说,聚美是一个很好的做空的对象。因为这家公司的业绩很让人狐疑,类似闪购的方式量怎么会做那么大(正品闪购一般量不大,比如新品的市场探测,或者尾货出清),这位朋友认为聚美很有可能在卖假货或者来路不明的水货。于是,聚美优品就很可以空它一把,只要时机合适。

我当时听了笑笑,并没有太当回事,一来我也不买化妆品,二来对聚美的确没什么太多了解,就当一八卦听听。前两天那篇C公子的文章出现,立刻让我联想到了我这位朋友一个月前和我的交流。在那篇文章里,我注意到,新加坡Li姓创始人,是斯坦福毕业的。斯坦福很有一帮毕业生是做投资的,为了利益,合伙空一把聚美,有没有可能?我这位投资朋友也是常青藤盟校出身的。

一直有言论批评国内最大的假货水货基地是淘宝,因此阿里要赴港而不是赴美上市,据说有这个担心,怕引起集体诉讼。不过,说到底,阿里并不卖假货,就算有假货水货也是店家在卖,这事比如用“避风港原则”看看是不是能搪塞过去,又或者也就是赔点银子走和解之路,总而言之,风险有,但可控。但聚美完全不同。聚美就是自己在卖货,不可能用避风港原则,而且,如果被证实是卖假货,后面还有一系列的问题。

我那位投资朋友说,卖了假货,后面就是假发票,假发票后面就是假账,这三个假一气呵成,是一条龙的(淘宝因为自身不卖货,就没这个问题),这一条龙如果被坐实了,陈欧都可能摊上刑事官司,至于股价,那更是一泻千里了。

我另外一个搞投资的朋友(和我上一位朋友全无交集)在微信上和我聊天时表明了几乎相同的观点:聚美是一个绝好的空的对象。经ta允许,我匿名引用原话如下:不空都说不过去,浑水瞎了眼,以前能找分众奇虎做空,现在不找聚美,脑子坏掉了。

看来聚美的确是一个很好的空的目标,不过真要去坐实它假货假发票假账,说起来容易,做起来也蛮难的。需要取证调查一阵子。比较好的做法就是先在人品上质疑陈欧,然后再质疑聚美的货源业绩——注意,也就是个质疑。老美市场上发表多空言论,可以有各种各样的规避诉讼的表达方式,既做到看空了你,你又没法告他诽谤。陈欧被人品上质疑过以后,一来一波小资金会入场做空开个头,二来再去解释这些质疑,说服力就会下降。对于空方来说,又不是法官,过硬证据不见得非要有,陈欧但凡只要解释不到位或不被信服,空方就大获全胜了。

刘辉原来是聚美的创始股东之一,后来因故离开了聚美,现在跑出来为陈欧正名,能起到一定作用,但起到的作用其实有限——也许刘辉还持有聚美股份,那可就是在利益上很容易成为多头。C公子那篇东西,据说漏洞百出(比如Li并不是新加坡生人之类),但有几个地方是要害,比如陈欧退出时究竟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这个细节刘文的证据其实不足,而质疑方则拿出了对话记录——这份记录至今为止并没有人出来表态说是伪造的。老实讲,MSN今天早就不再是一个多么热门的聊天工具,很多人都已经弃之不用卸载了事,Li居然还保留着当时的对话记录,佩服佩服。

总而言之,我个人的“阴谋论”大致就是:先说你陈欧说假话,然后再指责你卖假货,再质疑你弄假发票,最后怀疑你做假账。四个假字一层套一层,层层递进,这事吧,真心有可能不是口水仗,争个什么对战平台的创始人那么八卦。

目前,聚美优品已经大跌11.76%,真正要用做空谋利,这点跌幅还不够。看看后面怎么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