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4-08-12

文/魏武挥

有一位刚刚毕业的89年生人,在一家媒体做了一年半的销售后,决定辞职去制造男袜。在他看来,市场上缺少商务男穿的男袜。要么就是白色,要么就是深色但不够高,会露出小腿。而且质地都不够好。他没有找到自己需要的男袜,于是,他决定创业自己去搞一个。

我和一家基金创始合伙人说起过这位袜子先生,这家主攻互联网的基金一般是不太会投这类项目的,不过人听着很有兴趣,很想和这位袜子先生聊聊,做一点思想上的交流。他们聊完以后,我的朋友说,现在90后(89年生也差不多可以算成90后了)创业,一个很大的动力不是来自于对财富的渴求,而是他们挑剔。

袜子先生家境很好,虽然不是什么官二代富二代,但小康是没问题的。在捣鼓袜子项目时,他还专门设计了一种造袜子的机器,然后找了一个工厂帮他生产了出来——号称全世界就这么一台,可见本钱还是有点的。袜子先生也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名校毕业,就职于一家很有影响力的媒体。虽然媒体业不像以前那么风光了,但这家媒体还是很受人尊敬,格调还是摆得很高的。

创业之后,他写过好几篇文章,翻来覆去,就是讲对现在市场上已有的袜子的不满,他还顺带着讲了他对其它事物的挑剔,后来被人猜是处女座,果不其然。我穿了四十年的袜子,有时候是有些小小的埋怨,但真心从没想过,要去自己生产个袜子来改变什么。

家境优越,学识优异,对生活某个细节有不满,然后就跳下去自己干一个,这在我行走江湖时,发现了好几起创业案例,很有趣的,都是90后上下。他们对某个维度上的生活质量要求很挑剔,近乎于有些偏执,并深信,这个世界上有和他们一样偏执的人。其实,从罗永浩鼓吹“工匠精神”所受到的欢迎来看,所谓锤子粉真心不少。

早两个月,袜子先生终于拿出了他的所谓“测试版”袜子,不便宜,近60元一双。我下单买了三双,经过几次洗涤,依然感觉不错。就在这几天,袜子先生推出了1.0版袜子,并私下里声称测试版袜子就是个渣。我开玩笑问他说:难道我花了近两百元,就是买了三双渣吗?赶紧退钱。

作为一个消费者,我的确不太在意他的那种偏执劲头,这事和我没关系。我要的是一双价格我觉着还能承受质量满足期待的袜子。但作为一个朋友,我问他,如果这个市场被做起来以后,大厂介入,靠着规模把价格压下来,你怎么玩?

他倒回答得轻巧,也许我也规模够了,也许我可以把这个卖给大厂。又也许,我依然有一帮忠实的客户,靠他们就够了。于是他搬出了KK的“1000粉丝论”。我个人依然表示怀疑,不过,他的袜子,的确穿得很舒服。

作为一个消费者,男袜市场真能整体上上个台阶,我就心满意足了。而这个世界,也许就是这帮挑剔者们,慢慢慢慢改变的吧。

—— 创业邦 专栏 ——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钛媒体/微信/ZAKER/网易/腾讯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

2014-08-11

文/魏武挥

“社群”这个词一下子火了起来,很多人都喜欢用这两个字,听上去和“社区”似有不同,但老实讲其实是一回事。“社群”这个词最早是在台湾被广泛使用,相对于大陆地区使用的“社区”,意思基本一致。

社群经济和粉丝经济的确是两码事。正如罗振宇将罗辑思维带出来独自创业时所说:我这个是社群经济,而不是粉丝经济。但在我看来,至少到目前,罗辑思维不是社群经济,依然是粉丝经济。两者的区别在于:社群是一个两两相交的网状关系,用户满足/服务用户,而粉丝经济则是以某个点为中心,所有人围绕这个中心活动的明星式经济。社群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会自我运作,但粉丝经济不会。

建立社群经济其实很困难,需要很长的时间。BBS事实上就是一种社群经济——嗯,别一听到“社群”就觉得这两个字高大上得不得了,其实就是“社区”——SNS也是一种社群经济。但大多数BBS和SNS都没落了,只有少量还在运作中。我的视野里,早期玩社群玩得极好的乃是豆瓣。不过,一开始豆瓣是很有些“粉丝经济”的感觉的,创始人杨勃在刚刚萌芽的豆瓣中威望极高。后来杨勃自己主动慢慢退居幕后,以至于到了2010年,很多新豆瓣用户压根不晓得杨勃是谁。

豆瓣是相当不错的社群,它拥有数量相当庞大的小组,但要说到“社群经济”,还为时过早。豆瓣的商业化道路并不怎么顺畅,移动端更是犯了不少错误,至今它还迷茫在移动互联网的汪洋大海里。另外一个社群近年来开始崛起,那就是知乎。知乎在“社群”这两个字上表现得也相当不错,最近据说融到2000万美元,但要说“经济”二字,委实还远了些。

另外一个非常老牌的社群——这个东西实在是既社区又有一堆一堆的群——百度贴吧,最近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宣称要大规模推进企业官方平台,以帮助贴吧这个百度非常成功但又不赚钱的产品踏上商业之路。借助百度的搜索市场份额,百度(215.09, 1.58,0.74%)贴吧大概是中国最大的社群了,一度是个关键词就可以建吧;即便今天审核严格,“目前的百度贴吧拥有10亿注册用户,近820万个主题吧,且已经达到日均话题总量过亿,日均浏览量超过27亿次,月活跃用户数近3亿的量级,彻底刷新了中文互联网社区的新高度。”——这是百度贴吧在发布会上自己公布的数据。

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社群。搭建社群者一般隐身幕后:无论是豆瓣、知乎还是贴吧,它们的创建者在互联网圈内都有一定的知名度,但普通用户一般不会知道他们是谁。在平台上,存在着大大小小若干个“粉丝经济”。是的,社群经济是由若干个粉丝经济支撑起来的。而一个人的知名度圈起来的用户,再怎么着也只是一个粉丝经济体,极有可能是某个社群平台上的一个部分罢了。

不过话要说回来,无论是社群,还是粉丝,并不代表着哪个进化得更好,无非就是侧重点不同。粉丝经济未必多丢人,社群经济未必多新锐。做粉丝经济对主事者要求高,做社群经济则考验长期的运营能力,都是一门生意。

出行,市内基本有三种方法:公交、地铁和四个轮子。四个轮子中,有一大块是私家车。我这篇谈谈不是私家车的四个轮子的事。

本篇,我不想做行业分析,也没兴趣聊产业动向,我就想以一个普通的消费者,聊聊四个轮子的体验。

基本上可以分为三层:打的、商务用车、租车。价格上,一层比一层高。

先说打的。

本来出租车这个行当也没啥好讲的,但自从滴滴和快的迅猛崛起,仗着干爹腾讯和阿里有钱,着实很火。

打的软件在我个人使用上,有三个所谓的好处。

其一,可以加钱。真的,这个很重要,有时候你非常急于要一台车,大马路上扬招是不能体现出你这种为了急而愿意多出钱的意愿的。我使用打车软件,动辄加钱,我甚至会认为,不加钱要不到车,哈哈哈

其二,支付很方便,不用掏钱包。随着我自己越来越胖,掏钱包都变得很累,手机倒是一直拿在手上,在出租车上刷刷朋友圈,看看文章是常有的事。故而移动支付比掏钱包方便,且无零钱之忧。

其三,有红包可拿也可消费抵扣。不过这个好处是脉冲式的,一段时间有一段时间没。好像最近又没了,不过再过一阵子又有了也是可以预期的。运营方动不动要点数据来说话的时候,红包就会冒出来了。

再说商务用车,我这里主要想谈谈易到。

我用易到也有十几次经历了。这个服务最好的地方是,当你加20块钱都叫不到出租车的时候,易到总是能给出车来的(荒郊野外例外),实在没车的时候别克BL8那种大块头也是可以接受的,虽然只是载我一人。易到的车一般都很干净,而且免费配矿泉水。司机通常非常和善有礼貌,不过就我个人经历,这些司机很多都不太熟悉路,不是专业开出租的,很多时候要靠导航。

易到的缺点就两个,其一是比较贵(不过对我这种土豪来说,不算什么太致命的缺点),其二是即时性差。叫了车十分钟二十分钟后才开到你面前,那是常有的事。所以用易到不适合跑到马路上,而是应该好整以暇地在饭店里咖啡馆里办公室里家里叫车,然后准备一点耐心。

商务用车不存在现金支付,都是线上结算。易到的支付是有个资金池的,你得往里充钱,然后再从账户里支付出去。我以前用易到的时候,一次性充值100,不够再事后加。后来我市内短途也会叫易到,100是用不掉的,于是造成了一小笔资金就在易到账上了,总勾着你下次去用。我现在的账户余额居然有234块了。

貌似绑定信用卡可以免除这种纠结,不过我一直懒得绑。以后随着易到越用越多,看来总是要绑的。

价格不太敏感的人,商务用车是很好的选择。打好提前量即可。

最后说说租车,我一直是神州租车的钻石用户,有着极其丰富的租车经历,哈哈。熟悉我的人都知道,经常在异地开着一台车。不熟悉我的人会很诧异:你在北京(广州/杭州/深圳诸如此类)也有车?这种诧异,其实说明,租车这个行为,还是不存在于很多人的意识中的。

我以前会一嗨和神州分别使用。以我租车的频率,两个服务商那里我都可以拿到钻石级身份。不过有一次,一嗨认为我丢了车上的灭火器让我赔了钱以后,我就拒绝再使用他家的,虽然一嗨离我住所更近一些。(像我这种人,一来不可能去偷灭火器,二来很少打开后盖箱。我能理解一嗨的工作流程,但我不爽总是可以的吧)

租车很自由,尤其是举家外出旅游有大包小包时,我隆重推荐租车,当然,你跟团搞赶景点的trip就算了。在我眼里,trip就是cheap,真正的旅游应该是holiday式的,想懒觉就懒觉,想逛逛就逛逛。踩着点赶景点,和你平时踩着点上班有啥两样?

租车能够体验不同的车,这种体验你自己买私家车是没有的。你总不见得买上个二十台车轮流开吧。我有时候甚至会去看看神州网上到了什么新车,然后放着自己私家车不开,去租一把车。

不过,有几点要注意。

其一,租车其实很贵,你不能光看那个租金,还有四十块一天的手续费,还有油钱,还有买路钱(如果要过高速的话),还有停车费,杂七杂八算下来,比商务用车还贵。

其二,租车开的时候很方便,取以及还的时候很麻烦。神州所谓送车上门那个选项,反正我从来没享受过。租车的一个很密集的点是机场,但取车点通常离机场有一段距离。广州白云机场是神州最大的机场店,但这个店距离你走出机场的地方非常远。一般而言,你需要首先在机场里上上下下七绕八拐走到所谓的24号门,然后等神州来接你。送你去提车点的路上开车起码五分钟。所以,飞机+租车,其实是要多准备至少半小时的时间的。

其三,租来的车,你开起来要非常小心,反正我一开租的车,车技会下降50%以上。有两个地方需要小心,其一是违章。私家车违章你拖几天没问题(我甚至拖过一年的),但租来的车就不可能拖。而且一般都是异地,去缴罚款太麻烦。最后会让神州代办,代办事实上是违法的,神州以前是公开允许代办,后来面上都不允许了,不过你还是能让它代办,大概要多付几百元代办费。其二是碰擦。油漆挂掉露出里面的材质时,就是不菲的赔偿。神州一些低档车都是没有倒车雷达的,倒车要非常小心。避免交赔款的方法是每天再多支付50元保险费,这样碰擦就不用额外赔款了,但这五十块总是让人掏得莫名其妙十分纠结。

最后,租车在异地,导航是必须的。神州提供导航仪出租,不过今天智能手机当道,没这个必要。但提醒一句,事先下好当地的地图,临到头再下,流量费倒是其次,时间要消耗不少。

神州租车一直以来有评价本次服务得50个神州币的优惠活动,神州币可以抵扣租车费用。而且神州近来似乎还车的时候如果油量未到取车时的水平也不加收加油代办费了(这个费用五十块,也莫名其妙得很)

总之,市内靠四个轮子出行,这三种方式各有各的好处。我近来已经越来越倾向于商务用车了,只要有一点提前量,会省心很多。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钛媒体/微信/ZAKER/网易/腾讯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

2014-08-05

文/魏武挥

【写在头里的话】这是一篇很老的文章,成稿日期是今年的5月18日,20日刊发。写完后我几乎忘却。这两日看到腾讯科技极其生猛,又是挖电商售假,又是说乐视危矣,猛然就想起我几个月前还写过这么一篇,就翻出来贴一下。

昨儿我和一个媒体老总聊及某新媒体,还是感慨了一阵子:内容水准下降极快。近来我越来越感觉到自己依然回到了对机构媒体的阅读。我曾经举过一个比方,机构媒体的内容生产有点像白饭,这玩意儿吃多了就那么回事,谈不上好也谈不上坏。自媒体的文章就像龙虾泡饭,你猛然吃到,会觉得白米饭太难吃了,但问题在于,龙虾泡饭真得会吃腻(我就吃腻过),过了一阵子,你还是会回到吃白米饭的节奏中。

曾经有人写文章这么说:吸引人的故事、显眼的图片和耸人听闻的“事实”会牢牢吸引着我们的注意力,结果就是所有构思缜密的、复杂的、抽象的和不易看透的内容都会自动地被隐去,尽管这些内容与我们的生活和与对世界的理解更加相关  —— 的确是事实。但再补一刀,自媒体更甚,绝不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案。

—— 正文的分割线 ——

有一家门户,成立了一个“新媒体事业部”,在一场主要是传统媒体人的聚会上引起了唏嘘:你们都定义自己是“传统媒体而专门要成立新媒体部门,那我们算什么?”

其实,大概在06-07年的时候,我就把门户看成是传统媒体。主要因为两点:其一,它的运作模式和传统媒体差不多,所差的只是它没有版面(时段)限制,页面量这个东西理论上是无限的。但页面总有容易目光聚焦的部分,也有目光不容易聚焦的部分,所以门户的内容经营方式依然是围绕在热点上的。其二,它的商业模式也和传统媒体差不多,报刊卖发行量,电视卖收视率,门户就卖流量,以CPM及CPT为主。流量越高的页面位置就越容易值钱,故而门户首页、频道首页,一般都很长,要插入多个广告位置以求变现。

但很显然,搜索与社交兴起后,迅速让门户在事实上变成了传统媒体。搜索更改了用户获取信息的方式:从被推送到主动拉取。社交更是让信息流随着社交关系链展开,而不是靠门户的运营人员去强力推送。在社交领域,用户通过关注什么人来进行议题设置,没有关注到,就意味着很难接受到某种信息。在加上移动互联网来临,长且堆满链接的页面在移动端表现极差。几个因素共同促成了门户被迫进行变革,不然,它有可能比所谓的传统媒体更快的传统化。

先是新浪宣称要进行变革,主要的动作是将频道按照侧重点不同进行考核方式的变化,比如类似新闻中心的依然考核流量,但一些垂直频道则要求主要负责人扛起经营指标。另外,新浪门户要和微博进行整合,利用微博这个关系链为它导入流量。从目前来看,成效似乎并没有完全体现出来,但微博账号登陆打通整站,那是早已发生了的事。

另外一个要变革的门户是腾讯。深耕地方门户进行本地化服务,那是06年就开始的事,而11年和12年相继成立的大粤与大申网,则传来了盈利的消息。而对于门户自身的运作,腾讯则主要着重于两点。其一,进行深度报道。无论腾讯财经宣称要招募深度调研记者,还是腾讯科技提出要做研究性新闻,都表示这家门户意图要在配置型资源(信源)上进行用力,并慢慢在权威型资源(受众信任度)上和传统媒体齐平。老实讲,过去的门户更像是一个信息超市,自产信息并不多,腾讯回过头来,要在这一部分上补课。

其二,缩减页面,按照腾讯的说法,是“告别傻大黑粗的新闻超市模式,替代以大图片,短摘要,疏阔页面的阅读观感,并从21屏缩短至9屏。”这种做法一来是为了更好地匹配移动端,二来,既然要深耕内容了,就意味着“超市型内容供给”模式自然要被抛弃。最近腾讯首页的改版,也引入了所谓“个性化阅读”,也就是用户在使用QQ号登录后,对页面局部(主要是中下方)进行个性化定制模块。

十余年前,新浪创立了“海量快速”的门户模式,并为后来的门户所模仿。这个模式应对着信息不够充分的昨天。但随着信息爆炸日趋剧烈,普通人的信息焦虑日趋严重,海量快速这一盛行了多年的模式终将会被结束。是不是由此而展开的内容深耕、个性化阅读新门户模式会取得成功呢?并不好讲。只不过,那种漫游闲逛性质的信息获取方式,在大量信息定制化而造成信息茧房、信息偏食的今天,其实依然有其价值所在。

—— 中国新闻出版报 专栏 ——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

2014-08-04

随着有关方面的一则短讯,****案浮出水面,各个主流数字媒体都争相报道,大部分都制作了融合报道专题。对这些专题做一个小结及横向比较,意义如下:

其一,融合报道本身反映的是媒体掌握技术并将之使用于内容生产的能力,可以这么说,融合报道是当今内容生产的一部分——当然,并不见得代表传播——是一家媒体内功的有机组成。

其二,****案全国关注,属于热点中的热点,连某些科技媒体都编发了相关文章,但凡对流量有点追求的网络媒体,不会放过,且会投入较大的力量。

其三,****案虽然是一则短讯定调,但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这些数字专题绝不是短讯出来后匆忙做出的——这一点对大型网络媒体而言,尤其成立。这些数字专题是足以反映当下我国网络媒体们的融合报道的最高水准的。

本文选取的是新浪搜狐网易腾讯凤凰财新及刚刚上线的澎湃,我也查了人民网和新华网,基于可以想见的原因,这两个官媒并没有制作专题。在开始之前,有几点需要说明:

1、选取的专题都是桌面互联网的网站专题,并不涉及手机端。****案相对比较复杂,在手机端制作专题,由于屏幕的关系,很难展开。但必须要承认,这些专题中的部分(比如信息图)在手机端也传播很广。我更关注的,是一个整体综合实力。

2、只评论专题的制作,不涉及传播。由于我也缺少相关数据,很难去评估各种专题实际的传播效果。如果有几家浏览器厂商看到此文愿意合作提供数据,那就太感谢了。

3、只评论专题的表现形式,具体的文字到底如何,抢新闻的速度到底谁快,是否有足够的独家信息,不是本文关心的范畴。虽然本文不关心,但这三点也是融合报道的有机组成部分。如果我将来要正儿八经去写一篇学术论文,我会补上这三点。

闲话叙过,现在开始。

第一个:新浪,专题地址:http://news.sina.com.cn/c/z/zyklmj/

新浪的专题主要由三部分构成:文章列表、图片报道和静态信息图。在文章列表里,提供了最新信息(客观新闻)和相关评论(主观评论)

图片报道提供了三则,分别是“****及其亲属密友落马记”(十一张分别是各个下马官员或亲属的照片)、****最后一次公开露面:回母校石油大学(十一张当时的照片)及****资料图(20张或老或新的****各种场合照片)。

比较重头的是信息图,包括静态信息图和交互式信息图。

落马记,一个以时间轴为为核心的静态信息图,呈圆形,记录了从12年3月到14年7月的****亲友落马直至最终他自己落马的时间轨迹。

那些和****有关的人和事,一个人物关系图谱的静态信息图,以****为中心原点,梳理了他的各种亲友和他之间的关系,包括石油系、四川系、政法系、亲属们和其它。

上述两则信息图在专题中似乎可点,但点击后只是图片放大,并不是交互式信息图。

与****有关落马官员关系网是一个相对很小的信息图,有很浅的交互应用,应该依然视为静态信息图。

在专题右侧上部区域,有一个名为“独家交互策划:****及亲属密友落马记”的链接,点击后进入一个实际名字为“笼虎风云”的策划页面,含有四个可点击超链接,关系网链接指向“那些和****有关的人和事”静态信息图,落网链接指向“落马记”静态信息图,敛财路指向“神秘富商周斌的敛财之路”静态信息图(该图的主人公是周斌而非****,应该是周斌案时制作,因主人公不同也不宜放在****专题首页,该图在凤凰卫视节目中有引用),最后一个反腐战链接指向“国家反腐战役”交互信息图,这个交互图技术含量最高,不过对于****专题而言,属于配套部分。

在独家交互策划之下还有“动态交互图:****关系网”,点击链接后,可以看到一个交互信息图,不过是财新制作的,使用的是“嵌入式文件”的做法。

小结:新浪****案专题中,静态信息图是该专题的主力构成,整体制作上放弃了海量法则,内容不多,技术应用一般。无视频。

第二个:搜狐,专题地址:http://news.sohu.com/s2014/fanfu/

搜狐专题使用了导航条,包括快讯、最后的自由、反贪语录集、****的家人圈和官员圈、关于周滨你懂的、“大秘”和他的落马关系网,最后两个是搜狐的“点击今日”过去两期(1333期和1342期)。

与新浪专题一样,搜狐专题也使用了文章列表、图片报道和信息图。文章列表中所列文章数量远远超过新浪,从意识上讲,搜狐还在“海量”时代。图片报道共五个,后院游周家很“火”(12张)、表情从头再看****(15张)、宦海沉浮****同僚已多人落马(7张)、油田起家 “大老虎”曾登上政法顶峰(24张)、最后亮相神态怡然回母校(31张),基本构架与新浪类似。

信息图全部为静态,共五张,其中“****的命途”、“反贪语录集”因为图片较长,专题页面中出现了上下拉动条,不过处理得较好,视觉上无突兀感。这五张信息图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以时间为轴,属于按照时间点逐个部署信息点的做法,无人物关系梳理后的网状社交关系图。制作上较新浪专题更为简单。

配有一个视频,为搜狐视频上的安徽卫视的节目。节目播放完成后无相关节目续播。该视频在专题上需点击后才会播出(这点与凤凰专题不同)。

小结:搜狐专题依然有着传统门户时代海量原则的影子,无论是纯文字报道还是图片报道还是信息图,数量均超过新浪专题,尤其是纯文字报道,链接较多。信息图制作技术含量较低。有视频配合。

第三个:网易,专题地址:http://news.163.com/special/zyk/

相较于新浪搜狐这两个曾经互争谁是中国最大门户的网站,网易这个专题其实更为复杂和海量。虽然网易门户在网易整个商业版图中占比很低(2013年游戏收入占到总收入8-9成),但内容制作上,网易依然保持着极高的热情。

专题设有导航条,分别为:独家策划:无锡周家兴衰史、案件关系网、与身边人的起伏人生、数字****、周家族谱、神秘的周家二公子、四个圈子、中纪委打虎节奏、18大以来落马老虎。

第一个独家策划,是一个图片报道集,共分六章,但封装得更为精致漂亮,且内含链接,可以视为“交互式图片报道集”,是这个专题中比较浓墨重彩的一部分。案件关系网链接指向财新制作的****关系网这个交互信息图。后面的,链接指向均为相关静态信息图一则。

专题首页上除了部署几张静态信息图外(四川过往这张信息图由于过长,页面中出现了上下滚动条),还部署了两个交互式信息图,分别为“一张图理清各种关系”、“政法之路”。前者可视为财新那个交互图的简版,后者则使用了地图式新闻报道的技术,以地理位置为切入点,用户可以获取****在各地的任职情况。不过,严格意义上这不能算真正的交互信息图,使用的是比较简单的浮层。但地图式报道的使用,在各路专题中,只此一家。

网易专题中还有视频组成,其中一则“****94年克拉玛依大火后讲话”的视频占据面积极大,且为后来补充(30日晚我在review各路专题时网易专题上尚无该视频)。另外,专题右侧罗列了十数个视频资料。

网易专题中还有大量的纯文字,而不是仅仅提供一个文章标题链接。这是网易的一贯风格,有点类似文章导读的含义。另外还别出心裁地收集了****九张题词照片。

小结:网易****专题比新浪、搜狐均为复杂,内容也更多(无论是图片还是文字),交互上使用了地图式报道手段。专题本身也有后期重大更新,****94年讲话的视频应该是30日晚在网络上被人翻出,网易第一时间插入专题中,且特别占据中部大面积位置,并在专题页面打开时自动播放。网易对这个专题的重视度还是可见一斑的。

第四个:腾讯,专题地址:http://news.qq.com/zt2014/zhouyongkang/index.htm

腾讯这个专题的内容也很多,虽然没有导航条,但在导航位置中部署了被冠以“腾讯独家”的一些模块,链接指向均为过往图片报道集或信息图。

在首屏的大量文字链接后,跟随着一个图片报道模块,以及一个视频专辑模块。对视频的重视度,腾讯超过了前三家门户。然后是一张静态信息图,和一个交互式信息图“****关系网”。这个交互式信息图从阅读体验而言,比财新的(也就是新浪网易所引用的)为差。

页面下部的内容基本上并非是****案的内容,腾讯这个专题其实从占比上讲,****的至多占了6-7成,还有大量的其它反腐内容,包括导航位置中的腾讯独家,也有不少其它反腐案内容(比如中共反腐变迁60年、2013反腐印象调查等)。作为****案的专题,这种导航的设计并不为佳。整体感觉上,腾讯专题的拼凑感是新浪搜狐网易腾讯中最为明显的。

小结:腾讯这个专题的主力是视频专辑和一张交互式关系图。视频专辑或可反映腾讯对视频的重视,交互式关系图很明显是想有一定的内容制作突破,但制作水准非常一般,让阅读者有无所适从之感。这张图的结构是模仿某外媒的一张交互式信息图架构,但后者其实本身也不算交互信息图的上乘之作。

第五个:凤凰,专题地址:http://news.ifeng.com/mainland/special/zhouyongkang/ 及 http://v.ifeng.com/special/zykbkz/

凤凰网为****案其实做了两个专题。先说后面一个,也就是v.ifeng.com那个,其实是视频合集,全部是和****案有关的视频内容,可以视为一个纯视频专题,制作上并不复杂。相对复杂的,是前一个,也就是news.ifeng.com那个

该专题设有导航条,专题包括文字报道、图片报道、信息图和视频。图片报道三组,与其它门户大同小异,包括周家大院、****表情和落马记,几乎与某门户雷同。

静态信息图两幅,包括****案的关系图、****案时间表,交互式信息图一则,“大老虎的朋友圈”,这则交互式信息图看起来简单明了,创意设计属于上等水平。

专题中部安排了一个“凤凰矩阵”的模块,包括独家评论、视频、信息图等,应该是这个专题最精华的部分。很奇怪,放在了中部位置,而不是首屏位置。

右侧配有凤凰原产的视频。

小结:凤凰网立足于凤凰卫视,有很强的视频制作能力,故而这个部分是它就****案进行融合报道的重点。另外,凤凰网的交互式信息图,是五个门户里制作最为精良的。

第六个:财新。专题地址:http://china.caixin.com/2014/zykaqjl/

财新这个专题,与门户的专题最大的不同点在于,它的内容布局是按照大老虎、周滨系、秘书组、四川系、中石油系、政法系等模块分别置放内容的。从内容布局上,就比几个门户来得高明。

最炫酷的是财新交互式信息图“老虎家族”,这张图也为多家门户所使用。制作这样的图,要对****案有着透彻的了解才能梳理清楚。不过,这张交互图其实理解起来并不容易。

专题同时使用了静态信息图,估计是为了不在专题页面中出现上下滚动条,两张人物谱清晰度不高,需要点击后获取高清版。右侧配套的打虎记(多个高官落马表)处理方式类似。

图文报道被弱化,放在专题最下方。财新的强项是文字内容生产,在周案上多有特稿大作,这些被放在了重要位置。

专题配有视频,很有趣的是,配置的不是新闻联播的公告,而是“政协发言人回应****问题”,也就是那个著名的“你懂的”。另外一个是原财新视频的周勇的“周道”之第一期:白手套,不过需要新开页面才能观赏。

小结:财新强于内容生产,这是它与新浪搜狐网易腾讯所不同的地方,与凤凰又不同的是内容生产以文字为主,故而它的专题页面结构和前面五个门户完全不同。至于那个炫酷的交互信息图,其实财新早就在金道铭的白手套上就已用过,算是一次“再利用”。金道铭案相对简单,****案十倍复杂于金案,交互信息图的确让人为之惊艳,但惊艳之余,理解其实很困难。

最后一个:澎湃,专题地址:NA

专题地址我之所以用NA的缘故是:这个地址我在30日晚录得后,今日再使用已经不再是这个页面。幸好我当时截了图,呵呵

这是一个比较简陋的专题,就是若干篇文章,估计是用一个关键词串起,而后配上一张banner。没有什么其它技术上的运作。

小结:作为一个新出现的时政媒体,澎湃在****案上有准备不足之感。专题地址无法再使用估计和此有关。澎湃还没有到可以做数字专题之时。

总结:

****一案,本文所列媒体,应该说都是列为重点作为报道的,即便如澎湃在专题上限于时日并无太大用力,但在报道本身上,也是不遗余力。

内容生产,财新以文字为主,文章列表布局最为独到,凤凰以视频为主,供给量极大。图片报道上,网易优先,它的“独家策划:无锡周家兴衰史”图片报道极其精良。静态信息图都有涉猎,制作水平大致旗鼓相当,也不属于外媒的水准。

交互信息图上,最为炫酷的是财新“老虎家族”,网易独家使用了地图式报道,我个人比较推崇凤凰的“大老虎的朋友圈”。

整体内容供给上,新浪走简洁精准之路,是诸个专题中内容最少的。但从内容的聚焦性来看,还是财新占优。澎湃也有大量原创编发,只是没有专题式组织。几家门户限于政策原因,原创生产也不必苛求。

以下为对比表:

我曾于2010年年底写过一篇“从门户年终专题看中美网络专题制作的差距”(http://weiwuhui.com/4025.html),四年过去了,这个差距,基本上可以说,已经弥补了。

—— 首发 钛媒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