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4-09-17

[写在前面:有一天和钛女神赵何娟聊天,问她这次去不去看热闹,钛女神表示身体有恙无法前往。她的膝盖摔破且因为要赶去达沃斯而未及时治疗,这两天被迫要静养。我讨来了一个“钛媒体前方特约记者”的差使,写点观礼记。既然钛女神这么拼,我也得蛮拼一下不是?]

直到临走之前,老妈还在和我商量,该在什么价格购买阿里股票。一开始我们讨论的价格是在1500亿美元市值的时候,可以考虑介入。但随着后来越来越多的新闻出现,这个价格已经被我老妈抬高到2500亿美元市值。她一度曾经考虑让我现场帮她买一点,因为对她来说,晚上九、十点就是熬夜了,而阿里敲钟的那一刻,是她应该睡觉的时候。

8点半,按照要求,我准时到达了浦东国际机场。在往集合地走去的路上,零星见到几个提着阿里手袋的人,嗯,同行者。航空公司是东航,我充满了担忧,因为很多年前,我就和这家航空公司八字不合,晚点、摆渡车,家常便饭。在心理上留下了极深刻的阴影后,作为上海人的我,一向对这家上海的航空公司敬而远之。

果不其然,小小晚点了一下。进入机舱,我非常惊讶地发现,这个要执飞十四个小时的飞机,居然是不配个人电视娱乐系统的。我拍了一张照,在朋友圈里吐槽说经济舱也不该如此经济法。不过在本该有块电视屏的位置上,出现了一个插座。印象笔记的Eric同学评论说,有插座很人性化啊。好吧,十四个小时是需要考虑一下电源补充,毕竟,我还有好几篇文债,计划是在十四个小时的飞行里完成的。

东航的服务,一如既往的……与我八字不合。我打开了电脑,写完了第一篇文章,然后准备插上电源。我再一次惊讶地发现,居然无法取到电。看来旅游社给我们准备的转化插头有问题,我取出了自己的,依然无法取到电。我四处张望了一下,机舱里大多数人都在睡觉,很难看到有什么人也在取电。没有其它方式可以得知究竟是我这个位置的问题,还是这架飞机的问题。

我正好站起来走两步活动一下筋骨,顺便去问问服务员怎么回事。我的扶手上的任何操控键都是无法工作的,幸好我是一个空中飞人,知道除了这个还有其他方法可以打开灯。但投诉一下总是要的。然后,我就特别开心地知道了一件事,服务员告诉我,那个插头里没电。他进一步透露说,这是一架准备退役的飞机,飞完这一程,就换新飞机。

真好。我这样想到。

后来我和几个媒体圈女记者们说起这是一架准备退役的飞机,有个妹子说,嗯,坐着要退市的飞机看上市,好标题。——媒体妹子们都是坏人,我一定不这么做标题。后来下飞机的时候,我看到一些媒体朋友在拍这架涂着不知道什么图案的花里胡哨的东航飞机,大概是在给它留个念?

纽约口岸上人山人海,让我倒吸一口凉气,不过极长的队伍中居然有一小排都拎着个黄色的阿里巴巴袋子,也算一景。十四个小时下来我都没有抽过一根烟,实在有点忍受不住。在排了两个小时的队后,终于轮到我了。官员问我:business trip?有鉴于我很多年没有口语表达过英语了,我取出了阿里巴巴的邀请信给他(其实我懒得和他们废话),他一脸很开心的样子:Alibaba!Good l**** your exchange!我其实当时压根没听明白,我exchange个毛?不过我是礼仪之邦来的中华民族的后裔,自然彬彬有礼地说了一句:Thank you!

出去第一件事就是去买个打火机。这件事极其重要,因为美国酒店是禁烟的,自然要不到火柴之类的东西。我花了2.14美元在机场买了一个一看就知道是温州产的打火机,并在门口让颜乔同学小小惊讶了一下:你居然带了个打火机过来?

时代广场W酒店,据说为了这次上市观光团,酒店专门调来了三个会说中文的服务人员。还派出了一个妹子端着葡萄酒来迎接我们这帮来看热闹的。我喝了几口,感觉实在太困了。我需要吃饭,吃完赶紧睡觉。

一点多,被家乡来的电话吵醒。迷迷糊糊接听完后我基本醒了。我在床上纠结了十分钟,回想起一路上导游谆谆教导美国人对酒店里抽烟的处罚,以及国内有位媒体人曾经在该国被罚数千刀的江湖传说,最终,决定起床、刷牙洗脸、穿衣着裤、进入电梯,到酒店外去抽烟。

再一次碰到了颜乔同学。他是跑出来吃宵夜外加抽烟的。一旁还有个阿里的帅哥,说是半年前就到了美国,专门来为这次上市事宜做一些准备工作的。阿里在美国的总部在旧金山,于是,他就像上海到乌鲁木齐那样的,在旧金山和纽约之间穿梭。小伙儿挺帅,但有点浮肿(真心不是胖),估摸着,累的。

帅哥和我说,考虑到纳斯达克当时上Facebook时的岔子,阿里最终选择了纽交所。当然,纽交所主板市场的身份也很重要,纳斯达克虽然有几个包括苹果在内的牛逼哄哄的高科技公司,但到底有些良莠不齐。然后,我们愉快地交换了一下对同在纽交所的几家中概股的看法,颜乔大概实在看不下去了,我是时差原因精神百倍,这位有点浮肿的帅哥可不是,一会儿还要打个的去自己睡觉的地方呐。颜乔掐灭了一根烟后打断了我们的谈话:你赶紧回去休息吧,明早**点我们门口碰头。嗯,大家都是蛮拼的啊。

回到酒店,我沮丧地意识到,我把钥匙卡和手机放一个口袋了。没辙,回柜台前重刷卡吧。柜台妹子很认真,要我出示信用卡或护照来证明我的身份。在询问完我的房间号后。她看了看电脑,说:Alibaba?Wonderful!

妹子的眼睛一闪一闪的,真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

现在是4点,我决定再去抽根烟,顺便再看看这双大眼睛。

—— 钛媒体 供稿 ——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

2014-09-16

随着阿里的IPO进程,它的一些业务指标也得以公开。其中一项指标十分惊人:净利润率接近5成(这个数字并不包括支付宝之类的金融业务)。它已经超过了国内的腾讯,甚至超过了谷歌。是电商赚钱吗?不是的,电商的平均毛利率都到不了那个数字,自古零售业就是一分一分省出来的,哪里可能比做游戏的腾讯还高。

阿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电商,它有所谓电商的“入口”之称。入口是什么?说的白一点,就是导流量。电商负责开店卖货,阿里负责拉客。卖货的毛利,很大一块要交给拉客的。这事再往前推一步的是,拉客的制定游戏规则,但有所命,谁敢不从?这是淘内生态的实情。

做企业的都需要流量:在线上非常正常,在线下更是天经地义。企业对能够带来流量的媒体或者具有媒体属性的服务——我很难用媒体去形容淘宝,姑且用具有媒体属性的服务吧——一直是一种合作关系。有时候企业强一些,媒体弱一些。而有时候,企业弱一些,媒体强一些。有没有什么方法能够让企业不再对媒体属性做过多的依赖呢?很简单:让自己具有媒体属性。

企业自媒体,就这么诞生了。

一个比较古老的例子是3Q大战。腾讯握有一个标准意义上的大众媒体:QQ.COM,360则有一个自家的所谓官网。3Q大战之时,双方都利用自己的客户端弹窗功能,让更多的人访问自己的网站,然后对对方极尽口诛笔伐之事。有趣的一点是,体量比腾讯小很多的360,在这次口水仗中,不落下风。360自家的官网——也就是企业自媒体——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但3Q大战只是一场公关战,虽然它对腾讯后来的发展影响巨大,但它还是一场公关战。这种企业自媒体的应用不太具有可复制性——到底企业不是天天都在打公关战。企业们建网站、开微博、搞微信公号,都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很少有人会提“企业自媒体”这五个字,直到小米的出现。

黎万强鼓吹企业自媒体,很入企业们——尤其是电商们——的耳,是有原因的。小米完全不依靠阿里的力量,成为了一股独立的势力。如果是京东这场大型卖场也就罢了,但偏偏这个公司就是卖卖几个产品,按照电商的话,品类一点也不多。按照过去的一般套路,它至多就是一个天猫里的B店,现在居然成了电商业内一股连BAT都不可小视的势力。当它喊出“企业自媒体”之时,说服力极强。是的,为什么我们要把大量的毛利,交给入口?为什么不能通过企业自媒体,建立自己的稳定的流量来源,节省下这笔费用以成为自己的利润呢?

建媒体很花钱,做一个官网是需要技术投入的,也是需要产品投入的。大多数企业在官网的建设上只是门面功夫,更不用提那些纯粹为了广告推广所在的所谓“飞机稿”了(minisite)。微博微信这两微,好像不需要多少技术投入和产品投入,而且两微都有现成的社交网络体系,能够形成口碑效应。企业办所谓的自媒体(不是腾讯那种办一个大众媒体)变得极有操作性。小米不仅给出了愿景,还给出了方法论。无论是亦步亦趋的跟进也好,还是心有戚戚的共鸣也好,企业自媒体,开始风起云涌。

故而,企业自媒体,其实就是把过去“外包”的推广费用给节省下来。这一步,过去比较难,因为做一个媒体并不便宜。现在,不过是有了可行性罢了。两微运作,比建站搞APP便宜多了,小米是个光辉榜样,大家跟进吧!

哪有那么简单。

(未完待续)

—— 商业价值 供稿 ——

2014-09-15

苹果又向世界掏出了几样东西出来,智能手机是它的强项,iPhone6和iPhone6Plus其实也没啥好多说的,并不惊艳,但的确你也想不出更多的什么花头。加入NFC和支付功能,可以满意了。

现在来说说这一次的“one more thing”:苹果牌手表。这个产品已经彻底开启了苹果从神坛上走下来成为一家世俗公司之门。

对于苹果来说,智能手机几乎有让人“做到头”的感觉,这一行你已经牛到成为某种标杆的时候,再想高速增长就很难了,更何况苹果是软硬合体,完全靠自己推动。寻找下一个利润增长点,这是放在苹果面前的重要议题。而根据苹果的一贯风格,选择一个硬件,是很自然的事。

但是,我一直很想不太明白苹果为什么要进入手表领域,知名自媒体人三表说是被三星忽悠的,我觉得有三分道理。手表是一个随身的移动的东西,但这两个特点手机已经完全具备。而手表限于屏幕的大小,很多功能其实根本无法完成——手机屏幕可以越做越大,手表很难有这种想象空间。它充其量是手机的补充,很难起到下一个利润增长点这种战略级产品的作用。

而即便是一个小玩意儿,苹果做得也相当得…不认真:

比起Moto 360来说,苹果牌手表实在会让有密集恐惧症的人望而却步。我也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场景:手指点那个屏幕上的按钮难道不嫌累吗?

批评手表不是目的,目的在于批评苹果的布局策略。

对于一个现代中产阶级来说,我认为,有三件东西可能是必备的。其一是手机(低速移动),其二是电视机(家庭娱乐),其三是汽车(高速移动)。这三件东西的改变,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改变世界”,区区一块手表,很难改变什么。瑞士的奢侈品手表业所代表的某些内涵,不是苹果牌智能手表能替代的。

电视机是家庭数码设备中的重要物事,有所谓“客厅战略”之称。苹果其实在客厅战略上是有铺陈的:做过“apple TV”的盒子。乔布斯本人和好莱坞也有不错的关系,IP(知识产权)这方面,应该有能得到的资源。一直有传言说苹果要直接做电视机,但一直也只是传言。

电视机不好做,谷歌做过一些尝试,基本上也就不再继续努力。有很多负面的理由可以陈述电视机没啥好干的,不过,那种挑战既有规则的勇气是乔布斯时代的苹果精神。苹果之所以能站立在神坛上,靠的就是这个,而不是循规蹈矩地按部就班。事实上,智能手机之初,也有很多的数据显示用户的购买量很小,手机业要协调的行业也极多,它不比电视业简单多少。

另外一个就是“智能汽车”,苹果在过去曾宣布过iPhone对汽车智能操控的支持,但也就是小小支持一下。相比谷歌在无人驾驶汽车上的大手笔,苹果委实泛善可陈。

俗态尽显的苹果,并不是说它商业上就此一落千丈,而是说它不再有突破的勇气,不再有敢为天下先的傲娇姿态。搞供应链搞运营出身的库克在这点上是无法继承乔布斯衣钵的,乔布斯本人无法容忍另外一个乔布斯,这大抵就是一个企业创始人选择继承人时的宿命。

苹果曾经的辉煌,至少,在库克这一代,是不可能出现了。

(–腾讯大家 供稿–)

文/魏武挥

随便扯两句,别当真。

第一件要扯的是公信力。

公信力,展开来说,就是让公众相信的能力。这是个事实判断,不是价值判断。不要一听有公信力,就觉得正义得不得了,没那么回事。按字面解释,公信力是指相信,没说让你认同。

我一向认为,中国的官媒,尤其是央媒,公信力很强。公信力不是它们的短板,恰恰相反,是长板。我老和人开玩笑说,让个大v说明儿上海有7级地震,恐怕大家传得沸沸扬扬,但该干嘛干嘛。如果解放日报来一句“明儿上海7级地震”,估计这个城至少要空一半。

时下各路网媒(包括各种自媒体),分散了很多人的注意力,也把控了传播渠道,但要说“让公众相信”,官媒央媒还是很牛逼的。诚然,不是100%。也不是所有的事件都有这份公信力,但大部分情况下对大多数人而言,成立。

新华社发布就21世纪网搞了条消息,说是要吊销资质、遣散人员、注销公司。这三条处罚措施大得不得了,引起了一阵轩然大波。我混迹的圈子里颇有人对这种处罚很不以为然,有群里大骂的,有发朋友圈批评的,有发微博联想到****和政法委的,我还看到过有人立刻写了一篇公号,题目叫“处理21世纪网应在依法调查的结尾而非前头”。

的确,21世纪网出事后,目前看到的,都是个人涉嫌犯罪,就21世纪网这个法人主体来说,还没有看到关于“非法经营罪”的涉嫌报道。所以,在这个非法经营罪罪名都没定下来之前,就“吊销、遣散、注销”,是违背程序的。骂得有理。

然而,所有的批评和叫骂,都建立在一个基础上:吊销、遣散、注销已经发生,或者我直白点说:大家都认为新华社发布的信息确凿无疑。嗯,你可以不认同,但你相信了。

我也相信了。这里还包括我认识并尊崇的一位大学新传教授,和一位我蛮佩服的比较成功的商人。他们都是受过教育的,你不能用一句什么“素养有待提高”来应对。这种人素养还有待提高,恐怕对社会大众素养提高到什么份上,太乌托邦了。

我在朋友圈简单滴说了一下我这个观点,有人认为,这是媒体对话语权垄断造成的。这个说法不确。媒体早就不垄断话语权了,如果真垄断,还要一门心思转型干球。

这件很乌龙的事证明了一点:央媒公信力极强,几乎有魔弹论的效果。

不过,再转折一句,有魔弹论效果的媒体,对一个社会来说,我不觉得是正常的。这份极强,强得过了头。

第二件要扯的事是链条。

我这人一向不喜欢空对空地大谈什么“媒介伦理”、“专业主义”,我认为在商业社会这个前提下,不谈钱只谈专业主义媒介伦理,就想在那里谈什么马克思主义新闻观。嗯,我真的认为,别看专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新闻观貌似是对立的,其实是一理:都是空的。空的东西,你让人怎么相信。

只谈伦理不谈钱,就是耍流氓。

媒介伦理,其实质在于,拉长价值链条。只有把这个链条拉长,才有可能有保障。

自媒体最容易跨越媒介伦理,因为写的人和经营的人,是同一个人。而这种跨越,有可能后果很严重。我一再声明我不写软文,不是因为我道德感强,媒体伦理学得好,其实是我认为这种搞钱的方式,一点技术含量都木有,有辱本人智商。

机构媒体,号称“采编经营分离”,其实就是拉长链条,在这个链条上,至少安排两个人,一个弄文章,一个弄钱,然后弄钱的去养弄文章的,弄文章的帮助弄钱的更容易弄钱。链条拉长一点,这两人都不必100%去担道德伦理责任。众,总归比个,来得容易责任含糊,不知道该谁担。

再高明一点。采编的痛骂A,骂得A有理有据,另外一个B(千万别和A太同行,比如说骂某拟IPO的A,收某拟IPO的B,但A和B不是一个行当)看着心惊肉跳,大发池鱼之悲,于是给钱给媒体,而且最好是硬广,别写文章吹捧B。这样的经营手法,你找任何一个国家法庭,都挑不出刺来。链条又被拉长了点,采编批A,经营收B。

再再高明一点,养着一个媒体,痛骂A、B、C,骂得有理有据且有节(有节很重要),但绝不收ABC乃至DEF的钱。谁收钱呢?另外一个关联组织,怎么收呢?不见得是撤稿费软文费啊,那个关联组织要做一些什么事儿,找ABC抬抬轿子总可以吧。这已经是跨越不同组织的拉长链条了。

这叫什么:震慑力。这是很高明的玩法,手里有个原子弹,但从来没想要用过。

21世纪网的事儿,链条短,就极易跨过伦理、道德乃至法律的红线。

王姓记者链条更短,自己写文章自己收钱(当然借助了一下某个公关公司),唉,居然还是我交我院我系的学生,不过声明在先,我没教过他,不认识。

所以,不要以为链条越短越有效率,没那回事。有时候这叫“欲速则不达”。链条短看似能很快收到钱,但不能持续经营。

必要的时候,拉长链条,必须的。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钛媒体/微信/ZAKER/网易/腾讯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

2014-09-09

猩球崛起2

周末去看了一场《猩球崛起2》,这部片子的口碑不错,甚至有人认为是这几年以来拍得最好的科幻片。我早就说过,天下没有“好的内容”,只有“合适的内容”。见仁见智,见山见水。这片子,在我眼里,极其一般。

科幻片这个东西,无非看个场面,或者,看个思想。场面思想兼而有之的,属于佳作。比如《黑客帝国》系列片。只有思想没有场面的,算是好的作品,比如《月球》。只有场面没有思想的,凑合,比如《变形金刚》——稍微啰嗦一句,变形金刚其实没那么差,至少场面火爆可观。至于说它植入太多,唉,你们知道吗?变形金刚动画片本来就是为了玩具销售的,几十年前人就是个植入的货好吗?

《猩球崛起2》场面是很一般的,尤其是什么3D,反正我看着没什么特别的感觉。现在来说说思想。它最基本的桥段,其实你可以在任何一个部落纷争族群械斗中的故事中找到。无非就是甲方里的家伙有甲奸的感觉,乙方里有一个乙奸罢了。《猩球崛起2》把这个甲方乙方变成人和动物,一下子就有了一些不曾见到的感觉,于是就让一帮没什么眼界的人惊呼不已了。

这部电影在思想上最深刻的话是猿老大处决猿老二的那句台词:你不是猿。这句话的深刻之处在于,猿老大懂得利用解释权来干掉竞争对手了。猿不杀猿这是最高准则,猿老大说你不是猿,那你就是可以被杀掉的。这个道理和“人民”何其相似。

但这个道理其实也很浅显,浅显到我举个“人民”的例子你就可以懂了:你不是人民。脑子只要稍稍弯一下就可以明白的道理,完全不用那么奉为“深刻”。唉,老实讲,还是正儿八经的大部头书读太少。

国内文科研究生是很容易犯这种毛病的,抱着波斯曼或勒旁的书,就以为深刻得一塌糊涂。其实呢,不好意思,你书读太少了,这就两入门货。

绣春刀

类似的好评如潮可在我眼里其实也就还不错的电影还有《绣春刀》。这部片子场面功夫很好,飞鱼服绣春刀,帅!好像细节功夫也做得很足,知乎上专门有人把这里面的武器一一去考据,得出电影主创人员很用心的结论。不过,也许主创人员在道具上太用心了,故事上,就有不少破绽了。

比如赵公公为毛要亲身犯险去跑三个小角色楼顶上趴着偷听呢?人可是东厂提督啊,这个事做得实在让人比较狐疑,想必是手下都太窝囊,衰!。

赵公公又为何要和那个吊儿郎当的好汉一见面就交手呢?这种都是江湖游侠吃饱了没事干的活儿,一定是技痒。赞!

这个吊儿郎当的好汉更是诡异,没来由杀了个医生(还说杀之不祥)却又没杀医生女儿(口灭得不干净啊),后来又良心大起站到了正义的这一边。牛!

但二师兄,你明明把个公公推下了楼让人不省人事了,再上去补一刀也就三秒的事,偏偏不补了,然后又千里追凶差点小命都没了去干掉人家。行事高深莫测,服!

还有我对这哥仨的功夫到底如何一直捉摸不透。三个人去杀魏公公的时候,二师兄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比较犹豫,觉得搞不定。最后没辙刀兵相见,大师兄三师弟那是费了老力去挡公公的手下。跑到金刀门里,三兄弟可厉害了,几乎是灭了人家的门,这个大出同样是武功高手赵公公的意料啊——人本来是想借刀杀人的。后来,大师兄落单的时候,那个花剑妹子领着一帮人一眨眼就剩下妹子在那里娇喘连连了。

嗯,一定是兵器相生相克的道理在起作用。

互联网评论

其实吧,搞评论的,无论是影评,还是商评,本质上有点类似。

大片子,投入大,营销猛,掏钱买单的多而导致票房高企。这时候你发表评论,就得多骂骂它,不然怎么显示出你与众不同洞若观火呢?

小片子,没啥投入,票房一般,买单的人不多。这时候你发表评论,就得多捧捧它,不然怎么显示出你卓尔不群独具慧眼呢?

最重要的是,大片子你捧,观众会认为你收了钱(大片子投入多,肯定掏钱买文章了)。小片子你捧,观众会认为你有眼光(小片子投入小,一定没钱给你写软文)。腔调,都是这么做出来的。

写互联网评论也是如此。

BAT三家公司,你没事就要骂骂它们,这样就比较有“深刻”范儿、“洞见”范儿。你要写它们好话,收钱了,肯定的。

一众芸芸创业公司,你没事就要多捧人家,这样就比较有“大牌”范儿、“慧眼”范儿。反正以后这些公司跨了(其实大概率事件),也没人吃饱饭没事干翻你旧账。

写评论嘛,大骂小捧,这是必须的姿态和立场,也符合观众预期。

行走江湖,记得我这番谆谆教导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