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4-09-02

825基金,全称“825新媒体产业基金”,是成立于8月19日的一支以互联网新媒体项目为主要投资对象的产业基金,发起人是上海报业集团,并会同了元禾母基金和华映资本。元禾是国家级的人民币基金,而华映资本的总部在新加坡,它一个非常有名的投资对象是“we media”——微信公众账号火了之后的一个颇有影响的自媒体联盟。825基金的具体管理由华映资本来完成。目前,这支基金的盘子是12亿人民币。

825基金这个825,来源于上报旗下的上市公司新华传媒(600825),上报掌门人裘新公开表示,825基金能为新华传媒转型做出贡献和支撑。这句期盼来源于何处呢?

新华传媒作为上报集团的上市公司,主要装入的业务是上报旗下诸纸媒的广告业务。众所周知的是,这块业务在逐步萎缩,而且这种萎缩属于大势所趋。在资本市场上,对未来两个字看得很重。如果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在未来属于公认的夕阳产业,这家上市公司的价格表现就不会太好。

股价出现较好变化的应该是邻近上海的浙报传媒。这家公司在并购了边锋浩方后,将游戏利润并表,而上市公司本身,收入结构也发生了变化。虽然一直有所谓“不务正业”的批评,但公司在资本市场被期许为有新业务有未来总是不争的事实。浙报传媒在13年年头收购边锋浩方两家公司时,股价不过十来余,后来一路冲上了四五十的高位。

地理位置貌似较偏的另外一家媒体上市公司华闻,也在不断的并购和项目装入利润并表的基础上,支撑着股价。华闻的投资更为繁复,几乎到了每个月都有项目买卖的频率。这家掌控着华商报的媒体公司,在资本市场上其实表现不错。

上市公司的股价表现不仅关乎着面子,其实也关乎着里子。一家股价较高的公司,可以更为方便也更为经济地实施MA(并购)动作,比如说用股权作价进行并购,或者索性增发股票。但如果股价过低,显然这些操作都很难完成。

对于新成立的上报来说,如何利用好新华传媒这个上市公司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如果新华传媒市场表现良好,就会给上报整体转型带来更多的方便。如果不能,它就会成为一个沉重的负担。因为中国传统媒体上市的实际情况是:利润可以装入,但涉及采编这种成本是装不进去的。最终成为集团向上市公司输血而不是上市公司向集团贡献利润,这是任何一个利益相关方都不愿意看到的。

不过,要说825基金能够直接为新华传媒带来什么变化,链条还稍许长了点。825基金从投资基金规模来说,不算特别大,所投入的项目都是早期的项目(另外一种说法叫潜力型),这类项目的特点在于也许有不错的未来,但现下并没有太多的利润。资本市场是要看实际利润的。整个上报集团要仅仅依靠825基金就能给新华传媒带来什么变化还很难期待。从资本链条里,上报还需要专门运作VC和PE环的基金,这对新华传媒的帮助,可能会更直接一些。

—— 中国新闻出版报 专栏 ——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钛媒体/微信/ZAKER/网易/腾讯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

2014-09-01

现在很多媒体都声称要“内容产品化”,“用产品思维做内容”,不过,到底做产品和做内容有啥区别,我的看法是很多人都未必能真明白。这个差别不是本文的重点,本文的重点在于,嗯,假设你的确用产品思维做内容了,把内容产品化了,这就够了吗?

做得非常好,又叫好又叫座的产品,其实永远是少数。非常市场化的公司都不见得能做出多少优秀产品来,更何况半路出家匆忙转型的传统媒体。所以不要指望做出特别优秀的东西。另外一个极端,做得非常烂,几乎没有任何用户的产品,其实也是少数,媒体内部也不都是蠢蛋,主事者也会找一些外脑参谋合计,极烂的产品根本不值得继续再做的,事实上,也不多见。

大多数产品属于中不溜秋,说好好不到哪里,说坏也总能找到几个理由几个指标来证明它不是那么坏。上不上下不下,怎么办?而对于很多正在努力转型的传统媒体来说,这恐怕是极其常见的状态。我见过一个央级媒体的内部孵化产品列表,数目众多,随机挑选了一个移动类产品下载体验一下,你说它完全不行吧,倒也未必,但要说很好吧,谈不上。就这么僵在那里,半死不活。

通常半死不活之后就是逐步死亡。传统媒体做产品有一个很有趣的过程:一开始众志成城,口号喊得震天响,愿景给得非常好,老大们说给主事者说:集团内部,你要什么人我都给你,我要什么资源我都配合你。刚开始总是特别支持,然后随着产品出炉,市场反响一般,老大们不是说不支持了,而是很显然不像以前那么支持了,更多的配合部门也开始吊儿郎当,想要的人自己也不会来了。对于中国传统媒体来说,更关键的地方在于,老大们向上也是扛KPI的,大头收入依然来自于存量,你这个增量部分,看看起色不大,基本上就撒手不管,再找一个新方向,前面的流程再来一遍(这次是另外一套人马),这个半死不活的东西,随着后台的支持力度降低,最后归寂为一个“零”字——这通常是下一届老大们干的事,关闭它造成的损失反正是前任领导干的。

产品资产化包括两个步骤:1、为产品设立公司,最起码要是事业部制,最好是公司制。2、引入外部投资,用外部投资的方式来确定产品估值,并为以后的投资、买卖打下基础。

公司制不等于员工就要持股——这一环涉及到很多复杂的问题,大多数国有媒体很难越过这个槛。但公司制的好处在于:有固定的资金预算,有固定的人员劳动关系,还有主事者较大的自主权,甚至可以设立独立的薪酬体系。这和内部搞一个部门是完全不同的。

很多国有媒体都尝试过内部创业大赛,并试图孵化一些项目,做公司制是最好的选项。但接下来一步:引入外部资本,却很少能做到位。我个人对上海报业集团实施界面、澎湃项目一直保持关注的原因在于,它引入了外部资本力量,包括外部国有资本和外部市场化资本。

我曾经和西部一家媒体的新媒体公司负责人交流中提到类似的事,在他看来,这种操作手法在他们媒体里可操作性很低,因为他们媒体集团有一个投资基金。媒体集团的领导们会认为你缺钱我可以给你投入,为什么要到市场上去筹资呢?然而,能用别人的钱办事是最有效率的,自己的钱可以投入到其它地方去。更重要的事是,只有引入市场化的资本,才能让这个项目以市场化的方式运作去抢夺市场。

是的,孵化这个做法其实并不好,孵化是一种很重的投资方式,国内即便如创新工场都未必能完全讨好去。而媒体集团们更应该把自己视为投资者的角色:天使也好,VC也罢,并联合外部资本力量共同运作。而具体的产品呢?可能是内部孕育而生,也有可能就是外部项目。

产品资产化的重要核心要义在于产权得以清晰,产权得以清晰,就可以买卖。市场经济下没有不能交易的产品,无非就是价格而已。内部设立部门做某个产品,很难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市场化。产品资产化,是资产证券化的前置条件,这一步迈不开,媒体就很难和资本结合壮大自己并掌握资本,后面的道路就会异常艰难。

—— 创业家 供稿 ——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

现在很多媒体都声称要“内容产品化”,“用产品思维做内容”,不过,到底做产品和做内容有啥区别,我的看法是很多人都未必能真明白。这个差别不是本文的重点,本文的重点在于,嗯,假设你的确用产品思维做内容了,把内容产品化了,这就够了吗?

做得非常好,又叫好又叫座的产品,其实永远是少数。非常市场化的公司都不见得能做出多少优秀产品来,更何况半路出家匆忙转型的传统媒体。所以不要指望做出特别优秀的东西。另外一个极端,做得非常烂,几乎没有任何用户的产品,其实也是少数,媒体内部也不都是蠢蛋,主事者也会找一些外脑参谋合计,极烂的产品根本不值得继续再做的,事实上,也不多见。

大多数产品属于中不溜秋,说好好不到哪里,说坏也总能找到几个理由几个指标来证明它不是那么坏。上不上下不下,怎么办?而对于很多正在努力转型的传统媒体来说,这恐怕是极其常见的状态。我见过一个央级媒体的内部孵化产品列表,数目众多,随机挑选了一个移动类产品下载体验一下,你说它完全不行吧,倒也未必,但要说很好吧,谈不上。就这么僵在那里,半死不活。

通常半死不活之后就是逐步死亡。传统媒体做产品有一个很有趣的过程:一开始众志成城,口号喊得震天响,愿景给得非常好,老大们说给主事者说:集团内部,你要什么人我都给你,我要什么资源我都配合你。刚开始总是特别支持,然后随着产品出炉,市场反响一般,老大们不是说不支持了,而是很显然不像以前那么支持了,更多的配合部门也开始吊儿郎当,想要的人自己也不会来了。对于中国传统媒体来说,更关键的地方在于,老大们向上也是扛KPI的,大头收入依然来自于存量,你这个增量部分,看看起色不大,基本上就撒手不管,再找一个新方向,前面的流程再来一遍(这次是另外一套人马),这个半死不活的东西,随着后台的支持力度降低,最后归寂为一个“零”字——这通常是下一届老大们干的事,关闭它造成的损失反正是前任领导干的。

产品资产化包括两个步骤:1、为产品设立公司,最起码要是事业部制,最好是公司制。2、引入外部投资,用外部投资的方式来确定产品估值,并为以后的投资、买卖打下基础。

公司制不等于员工就要持股——这一环涉及到很多复杂的问题,大多数国有媒体很难越过这个槛。但公司制的好处在于:有固定的资金预算,有固定的人员劳动关系,还有主事者较大的自主权,甚至可以设立独立的薪酬体系。这和内部搞一个部门是完全不同的。

很多国有媒体都尝试过内部创业大赛,并试图孵化一些项目,做公司制是最好的选项。但接下来一步:引入外部资本,却很少能做到位。我个人对上海报业集团实施界面、澎湃项目一直保持关注的原因在于,它引入了外部资本力量,包括外部国有资本和外部市场化资本。

我曾经和西部一家媒体的新媒体公司负责人交流中提到类似的事,在他看来,这种操作手法在他们媒体里可操作性很低,因为他们媒体集团有一个投资基金。媒体集团的领导们会认为你缺钱我可以给你投入,为什么要到市场上去筹资呢?然而,能用别人的钱办事是最有效率的,自己的钱可以投入到其它地方去。更重要的事是,只有引入市场化的资本,才能让这个项目以市场化的方式运作去抢夺市场。

是的,孵化这个做法其实并不好,孵化是一种很重的投资方式,国内即便如创新工场都未必能完全讨好去。而媒体集团们更应该把自己视为投资者的角色:天使也好,VC也罢,并联合外部资本力量共同运作。而具体的产品呢?可能是内部孕育而生,也有可能就是外部项目。

产品资产化的重要核心要义在于产权得以清晰,产权得以清晰,就可以买卖。市场经济下没有不能交易的产品,无非就是价格而已。内部设立部门做某个产品,很难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市场化。产品资产化,是资产证券化的前置条件,这一步迈不开,媒体就很难和资本结合壮大自己并掌握资本,后面的道路就会异常艰难。

—— 创业家 供稿 ——

欢迎扫码,向我捐助十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