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4-11-06

内人去年双十一,刷了一万多的单,人都爱便宜,很正常的事。

今天一开始她不打算刷了,因为平时网购得也不少,总感觉似乎该买的也都买了,双十一这个热闹去凑利益有限。于是我告诉她,今年双十一有不少进口货,阿里要走“全球化”路线。我甚至把美国仓储量贩店Costco要在阿里上卖货这事告诉了我年逾七十的家慈。她们的兴趣忽然大增,都表示准备双十一要去抢购一把。

淘宝上本来就有所谓的海淘或者代购业务,但双十一淘宝上很多卖家其实是不参加的。一个有一定品牌保障的折扣进口货,引起女性乃至所有消费者的兴趣,是很自然的事。

就我个人所知,阿里大概从去年就开始筹谋在天猫平台上开展全球业务,这里包括出口,也包括进口。我的一个在天猫上开店多年的朋友甚至给我看了阿里给他们的商品清单:鼓励他们去做这些商品的全球购业务。

从天猫平台上走进口货,但又能比国内消费的原因大致是这样的:

其一,不是不交税,而是进口税费会便宜很多。有些品类的进口商品,完全不是根据其价值来增税的,而是该品类下的商品税费一致。也就是,价格较低的商品和价格较高的商品,税费是一样的(如果是同一品类)。可以想像一下如果你买某个品类中较高产品的东西,会有多少好处。

其二,避免价格歧视。跨国品牌在不同的国家地区市场上实施不同的价格是极其常见的,大中国区很多品牌都会调高价格。直接从某国采购,会天然就有价格优势,这个逻辑非常浅显。

其三,就是所谓的中间环节所产生的税费,比如营业税、进口环节增值税。个人直接购买,这些税可以省略。我以前做过五年的进口贸易,深知进口环节增值税是一个很重的税负:哪怕有些商品是零关税,这块税费是不能为零的。当然,进口环节增值税在一环一环的批发零售过程中有可以抵扣的部分,但总体说来,还是比个人直接购买要多一份税费。

个人直接在全球购买平台上购物还有一个好处是:可以购买一些国内买不到的商品。这里不是指****弹药这种违禁物品。比如说化妆品。中国政府规定所有的化妆品都要做有机检测,偏偏像Bodyshop这种品牌,由于它的创始人是动物保护主义者,坚决拒绝有机检测,故而Bodyshop在中国是不可以行销的。但个人采购就可以绕过这个壁垒:反正是你个人把东西往脸上涂,风险自担。类似的商品还有一些玩具。因为在国内行销的所有玩具都需要3C认证(这就是为什么在国内不是所有的变形金刚都可以通过正规渠道买到的原因),而自家采购自家消费,是不受这类政策限制的。

全球购在货品本身为正货的情况下,还有价格上的诺大好处,为什么一直要拖到今天才正式爆发?

核心的问题是:物流。

国际货运一般是两种路径:海运或空运。海运走集装箱,价格比较低廉,但海远显然时间极长。我曾经在一个电商平台上买过一个蓝牙耳机,足足花了我两个月的时间。空运时间很快,但空运的成本必然很高。

除了运输外,还有一个环节有可能会消耗大量的时间:开箱验货。我因为做过多年进口,知道一旦某个箱子被海关要求开箱验货,会产生多么严重的后果:时间上多花两三天毫不稀奇,成本也会抬高。因为一旦要求开箱,箱子会被要求拉到指定仓库,并等待海关人员前来验货。当年报关台前,一旦被海关指定要求开箱,报关员个个都呈垂头丧气状。

这种物流模式被称为“商家直邮”,其实效率很低。一种新的模式被创造出来:保税备货模式。顾名思义,就是把货先拉到保税区进行备货,然后根据订单发货,时效逼近于或者等同于国内购物。保税备货模式走的都是有销量把握的商品,而且一般都是有一定的爆款可能。还需要有第三种物流模式来支撑常规商品。

对于阿里来说,就是基于菜鸟的“集货直邮”,由菜鸟去统筹全链路的物流的资源,然后对接集货仓内的管理系统,跟踪集货单票的全链路的运送和产品,那这样的话集货仓可以按照一定的频次,一天几揽,然后几运,然后把它集成一个大包裹,通过海运或者是物流成本非常低的方式直接运送到我们的集货口岸,比如说天津或者是杭州。

在物流的生态体系没有建立起来之前,大规模的正规海淘业务就会受限。电子商务是信息流、现金流和物流三位一体的业务,对于国际零售贸易来说,物流是整个业务链条上的核心环节。

这个市场的数字是这样的:海淘和代购,去年有1000亿人民币的市场。中国人境外旅游的金额,去年达到了 1000亿美金。

而且这个数字,还在呈上升趋势。海淘市场的增速是:年100%。

政府为什么会支持电子商务的海淘正规化呢?其实很简单:消费数据一览无遗,支付宝这种第三方工具其实是实名的(都挂着银行卡),个人消费上,很难产生多大的猫腻,有猫腻也有数据可循。

对于阿里来说,现在要集成的是全球的中小企业,这个路径,与淘宝天猫发展史类似。

对于消费者来说,快速、便捷、便宜,当三者俱全之后,正规的海淘业务就此井喷。

我个人强烈建议,双十一,淘点进口货吧。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

2014-11-03

一直以来,我觉得很多群很没有意思,耗流量、拖慢手机、浪费时间,都是我感到的没意思的地方。大约一个月前,我下定了决心,一个晚上退群若干。我接受了某位朋友的提议,退群的时候改了个id叫“建国”(这个id很普通),然后有些朋友一大早起来,就看到很多条“建国退出了群聊”。这个小花招对很多比较大的大群挺有用,因为一时间的确很难发现,建国究竟是谁?

哈哈哈,纯属玩笑。做个开场引子。

我在退群过程中,甚至还退出了“四番传媒研究院”这个我个人认为非常有价值的群。后来被拉了回去,我自觉退得有些过了头,这个四番群还是很有价值的,应该留下。

四番群的故事大致是这样的,交代一些背景。

江湖上曾经有个潘姓媒体人,在自媒体刚开始呈喷的时候,十分有好奇心和钻研精神,他建了一个群,取其姓“潘”而命名为“三番”。群中颇有一些自媒体大咖。后某日由于某事件,某科技媒体赵姓创始人退群,我退群,潘某当即拉我和赵又建一群,取名“四番”。群建后,拉入某众筹项目陈姓创始人(这位陈某死活不承认他的创业项目是众筹项目)。四番于当晚建立,群创始人潘、赵、陈和我。

潘某继续将热情****于他的三番群,我则开始慢慢运营四番群。因为四番是他创立的,于是他被推为“陛下”、“皇上”之类的称号。而我由于大名和曹操极有关联,故被称为“丞相”,潘某自然有时候就被呼为“汉献帝”。而赵某因在江湖有“女神”称号,故而四番群设立一枚宗教信仰代表。总结下来,四番群就是:虚君共和、政教分离。十分有现代文明政权的气派,哈哈哈哈。

好了,啰嗦了那么久,讲讲这个群的一些运营手法,我觉得是非常值得总结的。

“不段子不鸡汤不调情”。这是任何一个新加入的群员会被告知的群规。这三个不其实有其意义所在。

段子这个东西,经常会发现,张三分享的他以为是刚刚出炉的段子,其实是个“坟帖”(很老的段子)。有时候会看到这样的现象:一个段子被扔进群里后,这个群有很长时间的沉默时间。又或者,扔出几个哈哈、嘿嘿的字符或图释。我对往群里扔段子这事,相当不以为然。这不是一个议事群应该有的态度。

鸡汤。四番群好歹都是一些有知识的人,鸡汤这个东西很适合亲戚群,它会拉低议事群的品位。故而也是不可以被接受的。

现在说说调情这个事。江湖中网络调情其实很常见,但调情毕竟不是真的要干什么,只是逞逞口舌之快的“口炮党”。但调情非常讲究一个分寸,很熟的人可以调得深入一些,不太熟的要适可而止。这对调情双方都有要求:懂得调到什么程度为止。而且就调情的围观者起哄者来说,也需要一个火候把握。一开始是调情,调着调着,话赶话,弄得都下不来台,也不是不常见的事。就一个议事群来说,调情这件事大部分时候是不恰当的。

但四番群群规里还强调了一点:可八卦。八卦是调动群员参与讨论的最好利器。八卦与段子、鸡汤、调情是完全不同的。八卦本质上就是未经证实的流言,群员在八卦一件事的时候,会补充出很多细节。有些八卦的讨论,其实会讨论出极有价值的东西。

群员的增加也是很重要的。四番群自四个互相认识的人起步,基本上一周才增加一个新人。这个慢吞吞的节奏一开始还被陛下降旨责怪。当然,汉献帝的旨意,在曹丞相眼里,是可有可无的。这个节奏的要诀在于:要让新群员和老群员慢慢混熟后,才适合再加新人。很多朋友建群就是一秒钟里拉起了几十个人,这些人有可能互相认识,也有可能不认识,但通常会有很强的隔阂感,其实意义不大(有些群一下子建起来是因为共同参加一个活动,线下都在互相接触,所以例外)。

群员增加秉承了三番的一个规则:需要老群员表态,一票否决不得入。因为怕仇人。张三和李四有仇,李四进来后,张三自然说话质量和频率会大降——李四亦然。

群员不宜太多,五百人的群议事是没什么太好的东西的。四番群的商定规则是“四十人”,也就是微信群的默认人数。故而,四番群运作至今,已经人满。—— 我个人觉得四十人少了些,不过四番群虚君共和,这个人数是大事,一人反对即否决。我两次提议扩群,均被否决,只好算了。

很长一段时间不发言的群员要被踢出。这有点不近人情,但很有必要,即便貌似得罪什么人也要去做。因为群员总额被限定为一个小数字后,就必须要有腾位置的可能。

群员要有一定的相同背景和一些兴趣爱好交集。四番群入群时的群员都是媒体人,不过后来由于跳槽的关系,现在也不是纯媒体人群,但大致上对媒体话题都是有兴趣的。一个组织只能拉一个人这点很重要。两个人由于都是来自一个组织,其实说话未必见的能放得开。

要有一些“黑话”。黑话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到了某个程度上出现的符号再造,以证明关系为“强”——恋人之间的昵称就是一种黑话。黑话有自然生成的,也有故意去制造的。四番群除了陛下和丞相、女神外,还封了一些官出去,有少府、中书、少保、湘帅、国公等,这就是黑话。

群员要有线下接触的可能。越线上,越线下。线下接触会大大增进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四番群经常会出现线下自发的饭局。四番群中颇有几个人是满世界乱窜的,这大大增加了群的粘着度。最近四番群要有组织地搞一些活动/讲座。请关注本号后续的广告。

往群里扔文章是很常见的一个行为,尤其对于自媒体人来说。我以前混迹很多群的时候,会见到微信面板上一排一模一样的最新话语:一个人往群里扔了ta一篇文章。我极其不以为然这种行为(我自己从来不干)。这篇文章是群里大家都知道的一个群员写的,想说这篇文章胡说八道都不好意思说,除了阿谀奉承之外,还有什么东西会留下?

但这不是硬规矩。一来有可能在议事中,某群友说这个话题我以前写过文章,扔出来分享一下,这是可以接受的。另外一个可以接受的是:你扔了一篇自家的文章,再补扔一个红包,这样大家都很happy,是吧?

现在来说说广告。四番群是有一些创业者的,自家的创业项目,往群里扔上一扔,请大家帮忙散播,这个是人之常情,我觉得基本上可以接受。但这里有个度。作为一个群员来说,怎么看待你所参与的群。平日里洞见观点贡献几乎没有,扔广告就不怎么适当了。一轮广告扔完后,群的核心运营者(四番群里就是我啦),应该隔天重申一下尽量克制广告。这个恶人没法子,得当。

最后就是红包。红包能在短期内迅速提升群的活跃度,这一点任何一个有群经历的人都能感知到。一个群应该有那么几个不怎么在乎银子的所谓“壕”,间或扔点红包,是提升群粘着度的利器。人一多就会肯定会有矛盾,四番群运作至今,四个群创始人都退过群,被拉回后扔个红包表示歉意,大大增加群的活跃度。

不过,我个人对滴滴红包这种东西,也是很不以为然的,哈哈哈哈。

议事群本质上是一个带有功利目的的同好群:既需要贡献出价值,又能增加人的关系亲密度。故而,议事群应该有其运作的逻辑和规则,以上,大抵就是四番群的一些运作经验,供分享参考。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