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5-02-28

第零章


有一本书,叫论扯淡。


这本书非常薄,只有两万七千字。但这本书很好看。


08年我得到这本书,看完后,还写了个书评(书评附后)。


写完书评后,这本书被我束之高阁。


10年,由于某件事,我忽然萌生了写一本《论忽悠》的念头。


这个念头的核心是这样的:


正如Frankfurt在《论扯淡》书里反复论述的扯淡不是说谎不是胡扯一样,在我的认知里,忽悠也不是说谎。


我原来给忽悠下过一个定义,那就是:用当下的价格和你的未来做一个交易。


比如说,进入一个创业公司,它给你很低的薪水,不过有股权(或者期权),并许诺你未来如果公司上市,你就会如何如何。


这就是一种典型的忽悠。但它不是说谎,也不是假话。


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成功了呢?—— 这也是忽悠,但同样不是说谎。

因为,真的,有可能发生的。


《论忽悠》的写作手法大概是这样的:一个段子,外加一个商业原理说明。你也可以把《论忽悠》看成是《段子里的商业》


总体不会超过3万字,哈哈,表示向《论扯淡》致敬。


第一章


一个老头去和比尔盖茨说,我的儿子是世行副行长,我们结为亲家如何?盖茨说好。又和世行行长说,我的儿子是盖茨女婿,来你这里做副行长可好?行长说好。于是,这个老头的儿子就成了盖茨女婿兼世行副行长。


这个段子的意义就在于:我以为,它揭示了商业中的一种规律性的东西。这种规律性的东西,放台面上说叫整合资源,但说白了,就是忽悠。


比如说,有个人做了个手机ROM,现在要进军手机制造了。他遇到两个比较大的问题:其一制造手机需要很多钱,比做ROM费钱多了。其二手机业上游零配件供货很重要,如果产能不足就不能有规模,价格下不来,手机做也白做。


这两个问题有点鸡和蛋的意思:没有足够的资本实力,上游供货商不愿意把你当成主要的合作伙伴。但如果没有足够产能,也没什么资本愿意在你身上赌一把。要把造手机这事做成,就得先同时搞定一批供货商和一笔资本,达到一个level后,再搞定更多的供货商和更多的资本,再上一个level


整合资源是不能空麻袋背米的,总要有些自家的资源。这个老头在向两位大佬推荐自己儿子时,估计得拿个照片什么的。长得歪瓜裂枣,就难了。可能还要个简历什么的,常青藤盟校毕业就更有说服力了。


同理,造手机也一样。你一个真屌丝,两头就会不太愿意和你接触。你是高富帅,愿意和你接触的概率就大了。你这个高富帅还很有名,概率又大了。做的ROM受到很多关注,概率又可以增大。


互联网行当的创业大抵就是这样的:没钱没用户,没用户也不会有钱。这时候的忽悠,有时候就得编故事,讲姑且称之为夸张的话吧。


夸张的话不是真话,不过不要紧,商业上是用结果说话的。当你搞定了钱搞定了用户之后,神坛之上,谁关心你当年是不是说夸张的话。老头的儿子做了副行长兼盖茨女婿之后,即便盖茨和行长发现上当了,又如何?到底,盖茨的女婿是副行长了,世行的副行长是盖茨女婿了。结果最重要。


有人以为,信息社会信息透明,这种两头忽悠会很难。好吧,只好由我这个书生来嘲笑你一下这个书生之见了。结构洞(信息不对称)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是存在的。


商人不太看得起文人,是因为文人不干实事,成天耍嘴皮子忽悠。反过来,文人也不太看得起商人,因为商人说到底也是耍嘴皮子忽悠,只不过前者是一直在耍嘴皮子忽悠,后者是在一些关键的环节点上,要耍嘴皮子忽悠。


大家一起耍嘴皮子忽悠,半斤八两,商业社会,压根就是一个忽悠社会。我一位学生留下的一个评论说得好(她其实是引用她朋友的话):


不会做人两头传,会做人的两头骗。


附录 《论扯淡》的书评


需要说明一下,这个书评的写作时间是:087


算是一本奇书吧,毕竟人被翻译成了将近三十种的文字,而通篇,不超过两万字(原版),连一篇像模像样的论文的字数都达不到。


这其实是一个纯学者写的书,作者Harry G. Frankfurt是一个哲学家,英文原名为On Bullshit,大陆译名为《论扯淡》,台译就直白多了:放屁!配套的,作者后来还有一本同样短小的《论真实》,就没这本卖得好了。在我看来,并不是学者的书忽然遭遇春天也能畅销,实在是Bullshit这个词,让人有购买的冲动。同样还有一本《脏话文化史》,纯正的语言学学术书籍,据说也是大卖。


作者毕竟还是一名学者,所以开头大概了花了三分之一的篇幅来分辨一些定义,到底什么是扯淡,和说谎有何不同,和胡扯又有什么不同。虽然作者一再声称,他并不打算做文献回顾(美式学术论文八股格式中的重要一环),但在我看来,也算是准文献回顾了。


接下来万把字,作者才开始切入正题。在他的观点中,真话和谎言处于两个极端,而扯淡则在中间。但说真话的人和说谎话的人这两个极端却有一个核心本质是共通的:他们都承认真实。只不过前者说了出来,而后者则极力掩饰。但扯淡不同,扯淡压根就漠视真实的存在,于是,作者得出结论,相较於谎言的危害,扯淡更甚。因为毕竟说谎者还知道尊重事实。孙涤在正文后面的附记之读趣一《洋人淘浆糊》中写道:


谎话的要害在于,而扯淡的要害则是……真的反面虽说是假,它的大敌却是伪。


而作者本人则如是告诫说:


这种反真相的信条,渐渐蚕食我们的信心。让我们不再相信可以通过正直的努力来判断真假,甚至无法理解客观探索这一概念。对这种信心丧失的一个反应就是:人们对追求正确无误这一理想心跳望而却步,转而追求所谓诚意的替代性理想。


这让我有点联想到伪君子和真小人了。有很多人认为,左冷禅式的真小人更真实一些,至少人家还不遮掩,还算光明正大地做一把小人,还算是有诚意的小人。但按照Frankfurt的逻辑,真小人比伪君子更可怕,因为伪君子总还算知道,这个社会是需要君子的,而小人,则肆无忌惮得多。


再顺便说一下作者的一个观点。他在《纽约时报周刊》的专访中,就追求真理的必要条件做了如下回答:


辨识真理要求无私。你必须把自己置身事外,以期发现事物真正的运作方式,而不是事物在你看来如何,或是你对它们的感受,或是你想要它们成为的样子。


话是不错的,但一来如此做人真得丧失了做人的滋味(社会的旁观者冷静得让人望而生畏),二来我好奇的是,不经主观,何来客观?

说明:
1
、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
、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
、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钛媒体/微信/ZAKER/网易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4
、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其它合作请点击本公号菜单关于里的合作需知

2015-02-17

一觉醒来,传闻变成了新闻,流言变成了预言。滴滴和快的,宣布走在了一起。

这两家公司总计融资已经接近20亿美元,估值更超过60亿美金,蹿升速度甚至超过了明星公司小米。

柳青在接受采访时,坚称没有构成垄断。因为在她看来,滴滴和快的都是属于“出行”这个市场,如果说到这个市场,那的确,还有相当强悍的竞争对手,比如易到比如神州比如舶来的且得到百度力挺的uber,等等。

从有关规定来看,即便算是打车软件这个细分中的细分,滴滴快的合并也不太可能需要商务部审查,因为两家的2014年虽然补贴战打得惊天动地,但营收可未必有多惊天动地,够不上20亿和4亿两个数字的门槛。

滴滴+快的,会等于什么?

我个人是一个喜欢在哪里都自己开车的人,因此是神州租车的重度用户。

大概两三个月前,由于家人开走了家中的车,我去神州上海某店租车,想要一台沪牌车以利高架行走,不想未能满足欲望。

租车点的人告诉我,神州把所有沪牌车全部收走了,不再提供出租,说是要去做另外一个业务云云。

租车点的员工语焉不详,估计他也未必搞得清楚什么,但我大致上能推想出,这是要做专车的节奏了。

非沪牌高峰期不能上高架,这是显然不能满足专车需求的。收走所有的沪牌车,意味着神州是要染指这个市场,这不奇怪。

柳青嘴里的“出行”市场,其实就目前而言,就是这么三个细分:叫车软件、专车、自驾租车,一个比一个重。

神州原来做的是自驾租车生意,其竞争对手为一嗨,不过优势十分明显(其实自驾出租最近还有类似一些私家车自驾租车的应用,但总体规模很小,本篇先略过)。但自驾租车有两个缺点。

其一,这是一个相当重的公司,因为要购置大量的汽车。加上中国二手车市场相当不规范,神州车大量都是新车——我甚至开过里程只有几十公里显然是从仓库里刚刚提出来的车,跑了几千公里的车更是司空见惯。这是一个极重的财务负担。

其二,利用率不高。一方面,颇有一些车就停在神州的车库里没有人租,另外,即便是租出去了,业务收入也不怎么可观。一般1.6排量的自排车,算上手续费也不过200不到一天(非节假日)。租客很有可能借走后整整一天也就开个几个小时。大量的时间,车是趴着的。

创建于07年的神州,费了七年之力,于去岁1月试图登陆美国证券市场未果,9月转战香港,才获成功。至今每股收益不过0.12港币,市值大概在260-270亿港币之间,比起合并后的滴滴快的,居然还小上许多。

自驾租车业务显然是利润极其单薄且资本市场兴趣非常一般的“传统”业务。

另外一头,叫车软件。由于出租车都是各自出租车公司的,资产显然就轻上很多,财务负担本来并不重——如果不是疯狂补贴司机和乘客的话。

但叫车软件的毛病是,时至今日,除了一些搭红包顺风车的广告单子(始作俑者应该是一家化妆品公司自然堂),几乎很难再见到什么收入。无论是乘客这一头,还是司机这一头,叫车软件非常难以形成收费的可能。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新公司估值是六十亿美金,这么让市场震撼的合并案,居然还没到要让商务部过问的地步。可以这么说,叫车软件运作到今天,除了对其背后股东腾讯和阿里,做出了培养用户移动支付习惯的贡献外,商业上乏善可陈。

一个是极重的利润微薄的自驾租车,一个是极轻的利润不知在哪里的打车软件,两边各自向对方望去,发现了一个极好的商机:专车。

专车的一开始,两头都非常让人动心。投入方面,因为使用所谓“挂靠模式”,并不进行车辆的采购,于是投入不大。收入方面,具有现成的商业模式:佣金抽取。专车业务,只需要把用户量搞大,余下的,真的是纷至沓来。

率先进入专车行业的,是打车软件。滴滴推出了滴滴专车(14年8月),快的推出了一号专车(14年7月)。前期的投入获得了一定的补偿:打车软件巨大的用户量可以导流过去。

但好景不长,政府开始出手。政府的理由是:私家车挂靠做生意是不合法的,有扰乱市场秩序之嫌。不管政府的理由成立不成立,总之专车遇到了麻烦,频频有地方政府出来宣布这个生意需要治理整顿。

专车在投入上面变得不是那么轻松了。专车的鼻祖uber,在美国也使用互联网金融的手段,大量购置车辆,然后与第三方司机合作,进行专车服务。如果专车公司投入购买车辆,所谓私家车运营非法这个阻碍就被绕了过去。但同时,意味着经营者需要投入了。

神州租车发现了它的机会,因为它旗下所有的车都是经营性车辆。自驾租车的效率不高,但专车的效率显然就被提升起来。一台1.6排量的自排车,原来一天只能收到200块,现在可能一单就收到200块。如果一天做上五单这个看上去不那么夸张的数字,即便扣除与司机分成、车辆用油等杂费,恐怕也比单纯自驾租车来得更具想象力。

神州租车终于在2015年1月入局,推出了神州专车。

另外一家中国专车市场的先行者易到,同样是在今年1月,宣布和海尔产业金融合作成立“海易出行”公司,海尔的周剑振这样说:“我说我经常坐你的车,但是经常坐二手车,我说你能不能改成新车?我说我产业金融可以帮你做到,让你用新车,可以改变用户的体验。”

而易到的创始人周航则这样表示:

“首先,海易出行是海尔和易到按照50:50的比例成立这家合资公司,当然后面得到了海尔的产业金融和易到平台本身的大力支持。那么这家公司未来会拥有十万台车,这是我们的业务目标,如果做到了我们就是全中国最大的租赁公司,因为现在全中国最大的就是神州,他现在也就是五万台,如果我们做到我们就是最大。”

无论是神州,还是易到,都在专车市场上表现出了雄心勃勃的势头。一个有着现成的经营性车辆,一个获得了金融资本的大力支持——其实说白了,就是要投入巨资购车了。

这样的市场态势,滴滴和快的有点坐不住,是不奇怪的。

这两家打车软件,一直以来都是叫好不叫座。红包发了无数,用户也积累了无数,但出租车行业留给它们的空间,委实很小。你可以抱怨这个市场水太深,背景太复杂,既得利益太难撼动。但抱怨归抱怨,每天开门做生意,抱怨不解决什么问题。

继续烧钱?看来谁都无法通过烧钱的方式把对手给干趴下,而且更要命的问题是,干趴下又如何?与其继续烧钱,何不把本来计划要烧的钱,用于其它更有效率的地方如何?比如,在专车市场上大量购车?

停止烧钱的前提就是对方也不再烧钱,要让对方不烧钱的最稳妥的做法就是:让对方成为己方,然后,把弹药投入到最有效率的地方去。

滴滴和快的,不会停止它们的叫车业务,这是一个巨大的导流基本盘。但它们的生意,恐怕会全力建立在专车市场了。

2015年,专车市场,将会是异常火爆的一年。

—— 腾讯科技 供稿 ——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其它合作请点击本公号菜单关于里的合作需知

2015-02-13
近日,市场这个传说开始风行起来:滴滴打车与快的打车要合并。看客们开始诧异起来,要知道这两家叫车软件,一个背靠腾讯,一个仰仗阿里,曾经大打出手,狠砸过上亿银子,活吞了对方的派头也是摆得十足的。
但今天,为啥会传出要合并的消息呢?一个已然去做投资的我交学生甚至和我私下说,消息基本是可靠的。不共戴天的谱摆了没多久,咋就快要在一起了呢?
其实这种事并不新鲜。在我印象中,中国互联网界,至少有三起比较大的仇敌合并事件。
第一件,那是本世纪初的事情了。彼时中国财经网站的老大和讯网把老二海融网给并了。我当时在排名第三还不是第四的易富财经网任职,至今记得和讯的人来上海出差,得意洋洋且神秘兮兮地和我说下周一看消息,业内有重磅发布。果不其然,和讯吞了海融,而后者,很快就消失不见。今天怕是没多少人还记得曾经有过那么一个当年还算笑傲江湖的财经证券网站了。
第二件,著名的优酷土豆合并案。话说这两家公司也是一对老冤家,为了版权的事,互相指责对方,口水仗也不知道打了多少次,貌似还听说过“要武不要文”的动手。结果是,市场老大优酷,并了号称老二的土豆,后者创始人王微挂了个顾问头衔另行创业,基本上就是离开了。土豆网作为一个独立公司可以认为不复存在,因为现在舆论上已经很少单独提起它(经常是优酷土豆),我看迟早有一天,这两个字也会消失不见。
第三件,腾讯导演的一场资本大戏:京东易迅合并案。在3C领域,作为B2C,京东可称老大,易迅大概可以称老二——那个舶来的新蛋都不知道排哪里去了。易迅是把京东当成死敌过的,还成立过什么“打猫狗指挥中心”,内部口号叫“打死天猫,干死京东”。一眨眼,两家就好上了,至于结果嘛,易迅也很难再说它是一个独立公司了吧?
这就是市场中的老大吞老二,根据它们各自的市场优势,亦可称为“寡头合并”。滴滴快的不知道谁老大谁老二,但它们两个占据了市场前二位,是可以肯定的事实(大概打的软件也就它们两家了吧,哈哈哈)。寡头合并其实是有内部逻辑可循的。
其一,亏损。无论是和讯海融、优酷土豆、京东易迅,还是今天的滴滴快的,合并案发生时都是亏损的主。也就是说,这个市场,有两个巨大的出血点,出于市场的优化配置考虑,出血点一个就够了。谁在考虑这事?不是企业运营者,是资本方。资本方不像运营者一副恨不得生吞了对方的架势,他们私下里是有很多勾搭的。两个公司合并,对于两个公司背后的资本方,都是有利的。老大的资本方可以长吁一口气,市场掌控住了。老二的资本方也可以长吁一口气,通过换股,它就成了老大的资本方了——或者,增值变现走人也不难看。
其二,这个市场有前景。这点很重要,如果没有太好的前景,合并应该说是一种“抱团取暖”的策略,但有前景,可以视为“合兵一处共同做大”的攻击性策略。这四个案子,面对的财经、视频、电子商务、打的,都可以说是有前景的。打的本身很难赚到钱,但可以视为一种“出行用车”领域——这个市场还是有想象力的。
其三,消灭竞争对手——这对双方而言都成立,因为最后的确只有一家了,两家的资本方成一家人了。要知道,通过市场竞争的手段,耗费的银子未必比合并的少。从过去的三起案子来看,的确都是有效地消灭了竞争对手。
互联网经济的本质之一就是注意力经济,这就意味着它追求“规模效应”,规模越大越好几乎是真理。做大规模的一个很好的方式就是同类项合并——尤其是在亏损的状态下。
寡头合并可能造成市场垄断,有关部门管不管?管。但至少滴滴和快的,不太会管。根据《国务院关于经营者集中申报标准的规定》,合并案要达到以下两个条件之一的,商务部才会管:
(一)参与集中的所有经营者上一会计年度在全球范围内的营业额合计超过100亿元人民币,并且其中至少两个经营者上一会计年度在中国境内的营业额均超过4亿元人民币;
(二)参与集中的所有经营者上一会计年度在中国境内的营业额合计超过20亿元人民币,并且其中至少两个经营者上一会计年度在中国境内的营业额均超过4亿元人民币。
滴滴和快的,在中国境内营业额到门槛了没?应该没有。用户都是免费在用它们来着。红包上做点广告,好像应该到不了那个数字吧。
这个案子的传闻现在还有一点让人比较疑惑的是,腾讯和阿里,最近这两年,实在是太过针尖对麦芒了,一旦合并,双方如何安排股权是一个很有趣的议题。毕竟这两家不是纯财务投资。不过,以下这个因素是可以考虑的:
作为打车软件,有两点符合移动支付的要义:有高频场景、有小额支付。它的本意可能不是为了赚钱,而是通过这个培养用户移动支付习惯——我一直是这么看待两家狠砸银子动机的。如果有一方(无论是腾讯还是阿里),认为这个习惯已经养成,已然不再需要通过它来完成移动支付习惯培养,那么在价格合适的情况下,放弃撤退,也不是不可能的。
寡头合并给我们的重大启示是:两家闹得不亦乐乎的敌对公司的员工,不要在网上对对方太过口诛笔伐,甚至连续问候对方母亲或想做对方干爹,要知道山不转水转,保不齐大家将来就是“一殿为臣”了——嗯,臣,你个死打工的,还想做君不成?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其它合作请点击本公号菜单关于里的合作需知
2015-02-09

事实上,第一家在中国做生态的互联网公司,是阿里。

不过这个生态里,大多数玩家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公司。

淘宝是一个很庞大的生态,时至今日,已经有数百万商家。另外,这个生态里,似乎还有着一种“职业生涯发展规划”的味道。

我认识一个姐们,以前是卖家,第一批入淘卖家。卖货卖了几年后,实在觉得累(不是没赚到钱,而是赚这个钱极累),就去淘宝大学做讲师,有经验有资历有技巧,讲的都是干货。再后来,做讲师的人多了,她又改行去做面向卖家的crm了。

这是一个所谓生态的非常重要的特点:有太多的人,在依靠你活着。

生态一旦建立起来,跨起来其实也很难。因为有很多人依靠你活着,他们会本能地去阻挡或延缓你这个生态的下降态势。

微软的windows就是非常好的例子。即便到了今天,对微软的批评不绝于耳,但这个生态依然存在,依然有无数多的人在依靠微软吃饭。

诺基亚就不是生态,没什么人依靠诺基亚活着(除了一些上下游的企业),它即便曾经如日中天过,但跨起来,也飞快。

所以,苹果是生态,但中国几乎所有的依靠andorid系统起来的手机厂商,都没有生态。

这里包括一直在吹嘘打造生态的小米公司。

投资了很多公司怎么就叫生态呢?难道红杉做了一个生态?

miui是重要的分发渠道,但如果miui跨了,这个世界不会有什么变化的。

腾讯,以前是没什么生态的。这是一家被人指责为“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的”公司。这显然不是生态的玩法,即便它利润极高。

3q大战是一个重要的分水岭。这场公关战可以说非常剧烈地改变了腾讯,让它得以审视自己的巨头策略:吃独食是不行的。

3q大战也催动了整个中国互联网的改变。大家都开始谈论起一个名词:开放平台。很多坐拥上亿用户的互联网公司都宣布要做开放平台,这里甚至包括今天被指为没落的人人网——毕竟宣布要做和真的有没有去做,是两回事。

腾讯真得去做了。

如果说在qq这个工具上,腾讯还有太大的既得利益以至于放不开手脚的话,那么,微信,那就是一张白纸,尽可以在上面将“开放平台”推到它能承受的极致,形成它想要的生态。

到了今天,仅公众账号就有850万之众,完全可以说这句话了:有太多人,在依靠腾讯活着。

但商业生态,只是一个词的借用,它不是大自然那个生态。

大自然本身,是没有利益诉求的——即便有,也是自然女神,她的利益诉求,不是我们凡人能理解的。

商业生态,那是彻头彻脑的一种商业策略,商业工具。没有一个企业是为了生态而建生态,其根本目的,都是维护企业自身发展——这无可厚非,本来如此。

正因为如此,生态必须有一个中心,而且,只能有一个中心。

所以,与其说是生态,不如说是:星系。

生态的玩法,有两个地方,是生态建造者所天然警惕的。

其一,这是一颗恒星带着理论上数量可以无限的行星和卫星的游戏,但绝不是两颗恒星在一起的游戏。巨头并不介意中小玩家的入局——甚至是鼓励与欢迎,但对于同样当量级的另外一个巨头,保有警惕心,是极其自然的事。

其二,更为关键,不能有损于它的商业模式,或者,战略布局。

前文提到,阿里是第一个建构生态的互联网公司,但很早就屏蔽了百度爬虫。因为它的商业模式建立在为商家做广告上。如果能够通过百度来搜到想要的商品,那么,淘宝的商业模式就此崩塌。

腾讯亦然。在微信上的举措,与在qq上的举措,非常不同。比如说,qq那个面板上寸土寸金,全部是腾讯自己的东西。但微信上,当然可以有别家的东西(比如公号推送那一栏)。qq上的弹窗你没点技术本事根本关闭不了,但微信上那个预装的腾讯新闻模块,是可以自定义删除的。这就是qq有它的包袱(利润所倚),微信嘛,没有那么多的包袱。

终于说到今天的红包大战了。这是at再一次的正面对抗,而且,非常剧烈。

红包后面是什么?移动支付。春节期间发红包,场景对。红包数额一般不会大,小额支付。符合场景的小额支付,是做移动支付的,都梦寐以求的东西。

移动支付后面是什么?就是互联网金融。金融业的“存贷汇”,都离不开支付。金融这块蛋糕太大太重要,尤其对于阿里和腾讯而言。

阿里做金融,有原生动力。所有搞零售的,天然就和金融近。搞零售的,总会拼命想点办法出来让自己更方便交易,金融就是这么诞生的。

腾讯做金融,没有原生动力,它不是搞零售出身的。但它有一个很强的动力是:收入构成里游戏能不能少点?

游戏很发财,真的,有电子海洛因的批评声。几乎就是卖白粉,怎么不发财?

但游戏似乎,对社会价值贡献不大。陈天桥靠游戏做了中国首富,心心念念想转型。他没转成,腾讯未必转不成。

阿里和腾讯在打的软件上也曾经大打出手过,道理一样:符合场景的小额支付需求。

当生态的建立者发现冲进来一个巨头,而且剑指的是自己重要战略地盘的时候,它的反应,摸着脚趾头都能想出来。at是互封的,在这个议题上,谁开放谁就是脑子进水。

这就是商业。

有律师跑出来说,这事涉嫌不正当竞争。

真的吗?

其实蛮难讲的。一个依据是工信部有关条例规定过,网络服务商不能强迫用户用或者不用某种网络服务。但这个规定有个前提:无正当理由。

阿里和腾讯有没有正当理由封杀对方呢?要找的话,分分钟能找出来:比如说我怀疑对方的程序代码有漏洞,会导致用户数据泄露。你把代码给我看看,我才能确信你是安全的。如果不给我看,对不起,先封杀着吧。

无正当理由这五个字就是个大杀器,双方公关战归公关战打着,但埋头建立自己的生态才是最要紧的。

生态的另外一种表述就是“基础设施服务商”,在移动互联网领域,没有任何一家网络巨头敢说这样的话:我已经完备。

也正因如此,才会对对方那么警惕和防范。

在这个当口,个别人的价值观和个性,其实已经不再重要。组织的大局利益比天还大,而组织的大局利益,就是商业利益。

生态,是一种商业的高级玩法。

但它的本质,还是商业,不是什么“洁癖”。

至少在中国商业只是发展了三四十年的当下。

—— 钛媒体 供稿 ——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其它合作请点击本公号菜单关于里的合作需知

2015-02-06

H5忽然火了。

这项于2004年被正式提出的HTML语言的第五次重大修改,过了十年之久,才算在互联网世界中火了起来。在中国,无论是早期腾讯在推其浏览器时,还是后来百度为了打破APP的不可搜索性而力推H5,都没有将之引爆。倒是最近随着微信越来越火,H5也火了起来了。

H5的最大优势就是可以在网页上直接调试和修改,而且更重要的是,它几乎不用考虑用户的机型与适配性问题。智能手机主要被分裂为两大系统:Android和iOS,一个做应用的团队,怎么着也得准备两套班子来适应用户两种手机。而在Android体系中,版本的分裂和机型的五花八门,想要求得极致的体验,还得反复测试各种版本和机型。这无疑大大抬高了开发成本。

就像开发一个网站无需太多关注用户究竟是windows机器还是MAC机器(少许关注还是需要的,但比起开发软件所需要的关注,那就少多了),开发H5同样能够大幅降低成本。

第二个非常重要的优势在于版本升级。正如网站升级和用户无关一样,H5应用的升级,用户也不需要去update什么东西。这某种程度上就等于“强制升级”,这给开发者带来的好处也是巨大的:他们不需要考虑应用的各种版本的兼容性问题。

第三个也必须注意到的优势是,如果使用H5(甚至是更低版本的html)开发出网络应用(web app),它可以绕过苹果的应用商店,让用户直接从网站上下载,这可以避免让应用商店在收费上扣去3成的分成制度。

不过,这绝不是H5在时下忽然大火的原因。因为上述这些特点,H5早就具备了。

第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一直到去年10月29日,万维网联盟才宣布,经过近8年的艰辛努力,H5标准规范终于最终制定完成了,并已公开发布。有了标准规范,给H5打下了非常重要的基石。对于互联网世界而言,标准规范几乎就是生命线。

第二个重要的原因在于移动互联网终于如燎原之势普及开来,而在中国,移动互联网的主要应用之一微信,又一直在很多模块里使用H5技术,比如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的朋友圈中,除了图片和文字以外,能发送进去和朋友们分享的,都是网页。过去一般都是分享公众账号的一篇文章,但很快,商业组织们意识到,如果把他们的商业信息做得有趣一些,借助用户们的分享,他们的传播效率会高很多。于是,我们就会看到今天的朋友圈里动辄就会出现商业组织的H5制作,比如会议邀请,比如组织招聘,比如活动策划。

于是,有人开始惊呼:H5会杀死原生应用(native app)——不过,这句话其实好几年之前就有人喊过,Facebook一度还使用所谓的“网络应用”来替代原生应用(不过但没过多久,就退了回去。网络应用还是有很多问题,比如对交互性的即时响应)。

但我始终不这么认为。网站并没有杀死软件,web app也很难杀死native app,即便得到H5支持的web app。更有可能的是,一个native app里在部分甚至大部分模块里包含H5——事实上,微信就是这样的应用,Facebook所谓退回native app,本质上也是网页打包进入它的那个原生应用。很难有泾渭分明的web app或者native app。

还有一点是值得我们担心的,那就是今天对H5的使用,过于营销化了。朋友圈里动辙可见的H5,都是营销信息。这让我不得不想起了一度非常火爆的minisite,商业公司曾经疯狂在这种小型网站上烧钱,一个策划专题投入上百万都不算罕见,最终,minisite可以说是营销需求催动,也毁于过于营销化。普通用户图个新鲜第一次会看,第二次第三次,他们总有厌烦的一天。

真正能让H5大火的,绝不是今天朋友圈这些移动互联网里的“minisite”,而是能切实解决某种需求的H5式解决方案。一个我个人很看好的方向是视频。H5理论上是不再需要嵌入什么Flash技术了。不过,到目前为止,以谷歌、Firfox、Opera为一方,苹果为另外一方,就视频格式问题,还在继续纠结磨叽中。

—— 商业价值 供稿 ——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钛媒体/微信/ZAKER/网易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其它合作请点击本公号菜单关于里的合作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