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5-02-06

我们日常会话中,也经常会用到“平台”二字,比如说,某人参加某活动发言,会说“感谢主办方提供了这样的一个平台”。平台在这里的使用,和本文所要探讨的“平台”,完全是两回事。本文要提及的平台是:作为一种商业模式。

作为商业形态的平台,很难一蹴而就,这话的意思就是:很难凭空打造出一个平台来。平台的演进,大致遵循着这样一个路线:工具、渠道、平台,最终成为:入口。

平台之初,是一个工具,为解决某个问题所诞生的一个软件产品:桌面互联网里,你也可以称之为网站,而在移动互联网里,你也可以称之为APP。

一类工具产品有一个特点在于:如果只是用户和它两个角色,这个工具就很难完成什么东西。音乐播放器这种工具这一点特别明显,如果你不去找点MP3之类的音乐文件,这款播放器本身没有任何价值。

还有一类工具产品,需要用户深度参与。比如说笔记类产品、Office套装。不那么恰当地套用麦克卢汉“冷热媒介”的分法,前一类工具可视为“热工具”,后一类属于“冷工具”。热工具用户点点鼠标就可以了,冷工具需要用户开动大脑。通常来说,前者用于休闲,后者用于工作。

早年工具类软件的商业模式都是“收费”,后来有了互联网,慢慢出现了一种免费+广告或者收费的模式:功能全部有,但有广告。如果不想看广告,缴费——这也是很多共享软件走的路径。通常来说,越是复杂及越是瞄准特定人群的工具,收费的可能性越大。比如SPSS这种一般只有搞研究的人才会用的软件。复杂,意味着需要学习,学习意味着学习成本,轻易抛弃不得。特定人群意味着有特定需求,这种需求通常意义上是刚需。

但大众型的工具就不好讲了。微信之父张小龙曾经在早期做过一个邮箱客户端Foxmail,在网络人口不过数千万的当年,居然拥有五百万用户,可谓是风头一时无两。但Foxmail很快沉寂了下去,今天还在用这个软件的人,怕是已经不多。类似的还有一堆的下载工具,网络蚂蚁、网络快车等等。

做面向纯工具的模式很容易被大公司击溃,或者说被有其它资源的大公司利用捆绑的方式击溃。Netscape就是非常经典的例子。纯工具开始慢慢转型,一个方向就是:成为一种渠道。

两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是暴风影音,作为一个视频播放工具,它非常有名。不过,08年的时候,暴风的冯鑫意识到了问题,据说他认为单纯靠这个工具而来的用户价值只有1分(如果总分是10分的话)。后来暴风影音开始进入“视频内容供给”的领域,虽然限于实力所限,能供应的内容总量上比不过优土、搜狐、爱奇艺之类,但绕开“首播”、“独播”的高额采购,大体上也能基本满足视频观看需求。在移动领域中,暴风影音这款APP还可以搜到来自优酷(比如万万没想到)、搜狐(比如生活大爆炸)的独家内容,算是在搞视频聚合了 。

第二个例子是迅雷,作为一个下载工具,同样非常有名。早些时候,eMule下载更受欢迎一些,但随着盗版清理,Verycd转型,离开了内容的支持,纯工具便会出现问题。迅雷后来推出了“迅雷看看”的视频服务,利用迅雷下载技术,还可以支持下载。迅雷在一大堆下载工具之死中杀了出来,今天的迅雷,已经不能再视其为一个“纯工具”了。

工具升级为渠道的必经路径在于:用户利用这个工具所消费的内容,与工具本身有着利益关系。作为一个音乐播放器,iTunes就和内容供应者有着很强的利益关系——事实上,我们今天已经很少把它看成是一个音乐播放器,更多的视其为一个音乐商店。到了这个份上,工具成为了渠道,用户对其依赖度会更强。

但事情没有完,因为渠道并不是平台,渠道还有再升级的可能。

渠道只是单一的内容推送,尽管根据数据挖掘和分析,有可能做到所谓的精准推送,但用户的迁移成本很低,如果这个渠道不能做到垄断性优势的话——无论是在用户端的垄断,还是在合作伙伴前的垄断——被抛弃是很常见的事。但如果在这个渠道上再置入一点东西,比如,进行“社交”,那就完全不同了。由此,渠道开始向平台转化。

所谓平台,应该包括四个元素:海量端点(在中国,可能需要一亿用户或使用者)、统一运营规则(标准化接口)、吸聚(能够让用户重度参与产生信息),以及,重组。

重组是最困难的地方。微博做到了前三点,但用户与信息的重组上出现了问题,比如说,用户被太多的无关信息所干扰,他们并没有感觉获得他们想要的信息。微博全盛时每天要产生数亿条信息,重组不佳造成用户的困扰,平台优势慢慢就开始减弱。

当一个平台将海量信息重组得更好,然后成为高频使用时,“入口”,便产生了,这种平台会真正意义上形成“生态”:也就是有海量的第三方进入从中获取他们的利益,并与平台形成利益关系。成为一种生态的平台,从商业历史上看,即便出现衰落,也很难一朝覆灭。比较经典的例子是微软的windows,操作系统显然是一种入口,而且即便在桌面互联网上行动迟缓、移动互联网上更是乏善可陈的情况下,依然依靠强大的windows生态,瘦死骆驼还是比马大。而反观诺基亚,它虽然一度是全球手机霸主,那由于从来没有出现过诺基亚生态,从天堂堕入地狱,也就是短短几年的事。

在当下的中国互联网,真正能成为生态型平台公司的,其实非常少。坐拥数百万卖家的阿里显然是一个,3Q大战后极力推动生态建设并握有微信这张移动互联网门票的腾讯也是一个,百度事实上只能算半个,至于其它公司,距离生态型平台的终极目标,依然道路漫长。

—— 商界评论 供稿 ——

后注:这篇文章是商界评论的一个封面策划的导引稿,熟悉我文章的人知道,这篇东西其实大部分内容来自于我很早以前在商业价值上的一篇文章。限于篇幅,文章到了生态这两个字后,我没有再展开。结合最近的AT互相封杀事件,我明儿可能会出一篇讨论生态的文章。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其它合作请点击本公号菜单关于里的合作需知

2015-02-03

H5火了。

这项于2004年被正式提出的HTML语言的第5次重大修改,过了10年之久,App无论是早期腾讯在推其浏览器时,还是后来百度为了打破App的不可搜索性而力推H5,都没有将之引爆。倒是随着微信越来越火,H5也火了。

H5的最大优势就是可以在网页上直接调试和修改,更重要的是,它几乎不用考虑用户的机型与适配性问题。就像开发一个网站无需太多考虑用户究竟是windows机器还是MAC机器(少许关注还是需要的,但比起开发软件所需要的关注,那就少多了),开发H5同样能够大幅降低成本。

第二个非常重要的优势在于版本升级。正如网站升级和用户无关一样,H5应用的升级,用户也不需要去更新什么。某种程度上就等于“强制升级”,这给开发者带来的好处也是巨大的:他们不需要考虑应用的各种版本的兼容性问题。

第三个优势是,如果使用H5(甚至是更低版本的Html)开发出网络应用(Web App),它可以绕过苹果的应用商店,让用户直接从网站上下载,这可以避免让应用商店在收费上扣去3成的分成制度。

不过,这绝不是H5在时下忽然大火的原因。因为上述这些特点,H5早就具备了。

第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一直到2014年10月29日,万维网联盟才宣布,经过近8年的艰辛努力,H5标准规范终于制定完成了,并已公开发布。有了标准规范,给H5打下重要基石。对于互联网世界而言,标准规范几乎就是生命线。

第二个重要原因在于移动互联网终于如燎原之势普及开来,而在中国,移动互联网的主要应用之一微信,又一直在很多模块里使用H5技术,比如微信公众账号。今天的朋友圈里动辄就会出现H5制作,比如会议邀、组织招聘和活动策划。

于是,有人开始惊呼:H5会杀死原生应用(Native App)。

我始终不这么认为。网站并没有杀死软件,Web App也很难杀死Native App,即便得到H5支持的Web App。更有可能的是,一个Native App里在部分甚至大部分模块里包含H5——事实上,微信就是这样的应用,Facebook所谓退回Native App,本质上也是网页打包进入它的那个原生应用。很难有泾渭分明的Web App或者Native App。

有一点值得担心的,那就是今天对H5的使用过于营销化。这让我不得不想起了一度非常火爆的Minisite,商业公司曾经疯狂在这种小型网站上烧钱,一个策划专题投入上百万都不算罕见,最终,Minisite可以说是营销需求催动,也毁于过度营销化。

真正能让H5大火的,绝不是今天朋友圈这些移动互联网里的“Minisite”,而是能切实解决某种需求的H5式解决方案,一个很好的方向是视频H5理论上不再需要嵌入什么Flash技术了。不过,到目前为止,以谷歌、Firfox、Opera为一方,苹果为另外一方,就视频格式问题,还在继续纠结中。(本文即将刊登在BT传媒▪《商业价值》杂志2月刊,网络独家首发钛媒体)

2015-02-02

从12月开始,一直到春节前,是各种公司的各种年底活动。

有些公司还办了一些“内部创新大赛”,目的倒也明确:培养组织内部的创新精神乃至创业精神。

被邀请参加了两个公司的内部创新大赛担当评委。前者这里代称为A公司,是一家典型的互联网公司。后者这里代称为B公司,是一家标准的传统媒体。

从比赛的获胜刺激来说,B公司比A公司丰厚,三类奖项,现金,数字很动人。

两家公司的内部创新大赛的套路之不同,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我不敢说A就代表了所有的互联网公司玩法,B就代表了所有传统媒体的玩法,但管中窥豹,倒也可见一斑。

项目的目的。

A公司还在亏损期间,但他们的创新大赛上的项目,几乎没有一个是直接冲着商业模式去的;B公司依然有盈利,但他们的创新大赛上的项目,几乎个个都在绞尽脑汁赚钱。A的一些项目,离钱远。B的项目,离钱近。

这事倒也有趣。还在亏钱的公司倒不想钱,还在盈利的公司很想钱。某种程度上,代表着预期。A预期自己赚钱这种事,就是个时间问题。B预期自己亏钱这事,怕也是明后年就会来到(如果不改变的话)。

A公司的很多项目,很有娱乐性。比如有个团队做了一个供用户判断自己是否正常的项目。设计很简单,但相当好玩。已经有的一些内容,让人忍俊不禁,甚至要哈哈大笑。笑过之后,谁也不知道怎么赚钱,不过好像不要紧。

B公司的很多项目,强调功能性,强调某种需求解决(咦,这不是很多互联网创业项目的套路?),唯一的一个有些娱乐性质的项目,被讲演者也讲得功能性十足:我要解决人们的选择困难症。他们通常还有很详尽的三年规划,要用多少钱,发展了多少用户,赚了多少钱。做不做得到另说,但着实开动了一番脑筋。

从某种意义上讲,A公司的员工,其压力和危机感远远不如B公司的员工——这话是很中性的描述,他们可能也活得更随性一些。B公司,传统媒体嘛,唱衰声实在太多,自觉不自觉的,都在那里想明年就能赚钱的事。

项目的演示。

风格同样完全不同。

A公司几乎所有的项目,都至少有了产品的“高保真模型”,极少是纯靠PPT讲的。大多数创新项目都能拿出来演示。

B公司所有的项目(不是几乎),都没有高保真模型,好一点的,能做几张效果图,差一点的,就纯靠PPT了。而且,还有不少项目,依然在“创意阶段”。

这就意味着他们在讲述的时候,是截然不同的。

A公司的员工,基本上手上已经有一个至少可以把玩的产品了,在限定的时间下,他们尽可能地在演示这个产品。B公司的员工,则喜欢用一半的时间讲述宏大的数据、需求存在与否的分析,当然,还有需求一旦实现后的未来大饼。

客观地讲一句,我在听讲的时候,心里一直在默念:好了好了,这事前景很大,我们都知道。讲讲你是怎么样满足需求的吧?眼看着你已经用了五分钟了。

所以,A公司的人,更关注实际的“解决方案”,而B公司的人,则喜欢琢磨需求。

我的一位笔名叫胡澈的朋友,最近写了一本名为《产品经理是这样炼成的》的书。我个人很喜欢他在书中这样的描述。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要有光——是需求。有了光——是需求满足的供给。但如何有光,什么样的光,光谱构成为何,这是至关重要的。

这就是解决方案。只有上帝,可以“于是”一下,他不用考虑解决方案。

时髦点讲,产品经理的职责。

公允地讲,B公司的人,由于出身媒体,的确有更强的敏感性,而且因为要转型,压力大,逼迫着自己去“见多识广”。一天路演了二十个项目,你可以看到几乎所有的项目都和互联网热点有关:O2O、社交、电子商务。

A公司的人,理工科思维相对重一些,他们更为注重的是某个小细节如何解决掉。大多数产品技术上并不复杂,寻求的都是单点突破。

这也造成了视野上的差别。

B公司的项目更倾向于水平性质,比如说有一个团队想出来一个几乎要把今天的人人互助类产品全部一网打尽的idea:称之为消灭所有中介公司。还有个团队,如果他们的产品真做成的话,所有的电商都会睡不着觉了。如此宏大的理想,在A公司里没看见过。

A公司路演的最后一个项目,竟然是采访了很多A公司员工来讲述自己在公司里最难忘的一件事,然后把视频一剪辑就拿了出来。这让所有的评委都很为难,简直不知道该如何打分。这种项目,我的确很难想像会在B公司的路演里出现。

B公司的一些项目,对产品名字并没有太多的琢磨——其实可以看出来,都比较直白。而A公司的每个项目,都起了一个花里胡哨的名字,互联网公司的员工们,还真挺关注这种细节问题的。

这两家公司的内部创新大赛,的确让我有些感慨。

所谓基因不同,这是一个很好的表现方式:的确基因不同。不是公司高层的不同,而是一路渗透到普通员工里的不同。

但我不想用对错来判断。

没什么对错,只是解决问题的思维方式不同。

我只是想说的一点是,对于传统媒体而言,外部环境的确日趋恶劣,但心态上还是要再放开些,行为上要再从容一些。

如是,才能更脚踏实地一些。

—— 界面 供稿 ——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其它合作请点击本公号菜单关于里的合作需知

罗辑思维又惹上涉嫌侵权的事儿了。

这次是一个叫宋涵的人,发了一篇题为《罗辑思维,你的商业模式有种吗?》。大致意思就是说罗辑思维侵犯了ta五篇文章的著作权。

孰是孰非,我其实并不关心。这是罗宋两人的事儿,我就一看热闹的。

让我有些感慨的,是宋文中提到的“手艺人”。

宋涵把码字的人称之为“手艺人”。因为他说:“写作是一个孤独的手艺活”。

其实有些苦涩。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好多年前,能写字的人,都是文人。写作就是文人干的事儿。

老实讲,文人,是看不太起手艺人的,哈哈哈哈哈

好吧,好吧

世道轮回,姑且今天把写作者也看成手艺人吧。

知道谁最尊重写作者这种手艺人吗?

其实是今天被唱衰到极致的传统媒体(我也经常上去唱两声)。

即便到了今天,大多数传统媒体在刊发稿件后,还是会奉上稿酬。有的丰厚些,有的微薄些,但总是给你银子了。

而且,它的银子算法是:按字数来。对同一个作者而言,字码得越多,稿酬越高。这是唯一的标准。其它的,比如说阅读量几何啊,这种事儿,写作者是不需要关心的。

网络媒体给不给?极个别的网媒,是传统媒体那种套路。但大多数,则是如下这样的:

有些给,给的标准是按篇数来。五千字和两千字,一个价。对于网媒来说,它的道理是:我的版面是无限的,当然你字多字少,那是你自家的事儿。

还有些网媒,它的标准是这篇文章的访问量或者点赞数。我记得有家门户媒体,还很隆重地推出了它的稿费标准,一月一结,结算方法,基本上都是按照这篇文章的受欢迎程度。 每个月就那么几篇PK的赢家,可以拿到稿酬。

有没有道理?

有。

手艺人还有没有尊严?

没有。

这是一个类似选秀式的PK,各路手艺人不仅要写字,还要想尽办法去拉票。不拉票,不受欢迎。不受欢迎,就没钱。

至于还有很多网媒,公开地就是不给稿费,因为它给你访问量了,帮你抬高名气了。

尊严早就碎了一地。

我有个朋友,最近写了本书。

然后他到处去找托写文评价他这本书。

他还把这些文字扔到各种群里,求转发。

四番群扔这种东西的,可是要红包伺候的。

然后他连扔了好几天红包。

一个写书的,到了这个份上,我看不出有多少所谓的手艺人的尊严。

我有时候看到类似这样的文字:

我们搭建一个平台,然后让内容生产者只要专注内容生产就可以了,其它的,我们干。

我就是智商太高,一眼看出了这种话语的PR性质。

这句话真能做到的,是传统媒体,不是你们网络媒体。

网媒是一个秀场,是需要写作者放低身段的四处吆喝的。

踏进秀场,就不要谈尊严了。

所以,我至今对传统媒体,抱有一份情感上的赞许。

虽然我理性上知道,这么玩法,不是“互联网思维”,哈哈哈哈

妈蛋!

我的朋友胡晓东说,不进行运营的内容没有商业价值。

这话很对。

但背后,有多少凄苦和悲凉!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钛媒体/微信/ZAKER/网易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其它合作请点击本公号菜单关于里的合作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