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5-03-17

微信最近发布了一个《微信朋友圈使用规范》,凡5000字,是对朋友圈这个模块上的用户行为的规则指引。

这个规范从文本修辞上是有些奇怪的。很多地方有着非常高大上的法律法规、合同协议之类的腔调,但也有很多地方,其实属于很口语化的表述。

前者让人感觉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后者则会由于那种严肃的场景下口语化的表达而感觉有那么一丝忍俊不禁。

从1.10开始,整个这一节,使用规范忽然就从高大上的严肃话语体系,忽然变得俏皮起来,这倒不是微信自身的问题,而是它所举到的几个例子,不得不让人下意识回想起一些好笑的场景,比如:不转不是中国人。

1.10这一节打击的是所谓“诱导分享、诱导关注”,从它所举的几个例子来看,微信要打击的是:吸粉行为,或者刷(阅读)量行为。

什么人会吃饱饭去做这个事?

大部分情况下,是营销业者。只有营销业者才会有足够的动力持之以恒地去诱导分享诱导关注。一般人,偶一为之,估计微信也不会真封了你的号。

网络社区建立一些使用规范,微信也不是头一个。大部分中国网络社区的规范几乎都是一样的:政治的、情色的、违法的都是会写在规范里严禁的。但对于这种所谓引诱性质的话语,至少在我视野里,微信是头一个跑出来说:Stop。

还记得吗,不转不是中国人,也是从某个网络社区里流行出来的。

微信对营销的警惕和反感,是有名的。

很早的时候,微信的产品总监曾鸣就在一次公开场合上说“微信不是营销工具”,彼时,曾鸣在他的PPT上的某页里,就写了这么句话,场面还是有些小震撼的。

后来,微信做了一些妥协,它的口号成了“我们反对恶意营销”,但总体上说,微信对营销还是有着一丝丝敌意的。

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微博的衰落,和营销有密切的相关性。微博营销全盛之时,有所谓江湖三大门派,极其热闹。但喧闹过后,迅速沉寂。微信不想重蹈覆辙,这是很正常的事。

第二个原因——这个原因纯属我猜测,甚至有点动机论的味道。张小龙以邮箱客户端Foxmail扬名天下,后来又做了QQ邮箱。邮箱这个东西,开发技术并不是很难,难就难在如何准确地识别垃圾邮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抵御垃圾邮件这件事从来没有尽头。我总觉得,一个和垃圾邮件这种营销手段缠斗了一二十年的人,骨子里对营销有反感是不奇怪的。

但是,微信的一个重要方向O2O,和营销是不可能隔绝的。大量offline商家上了****,第一个想法就是做营销。微信囤积了含有社交链条的数亿活跃用户,让企业不在微信上做营销,几乎不可能。

我们反对恶意营销——这句话,其实大可玩味。

营销的意图是什么,其实就是想尽各种办法让你关注我,社交网络时代到来后,又多了一条:想尽各种办法让你帮我吆喝。可以这么说,任何营销行为,都是“引诱关注”、“引诱分享”。差别在于,有的做得趣味十足,有的则显得有点赶鸭子上架。

营销这件事只有这样的意图,这里很难区分什么叫恶意,什么叫善意。好营销坏营销的区别不在于营销业者的意图,而在于被营销者的感觉。如果后者的感觉是“你丫烦不烦”,大概就可以被归于坏营销,但依然很难说:你丫恶意的。

赚钱嘛,有啥善意恶意的。

但用户感知这个是坏营销这件事,严谨的讲,求证过程非常累。毕竟这事不能听十个人百个人的。而且,有时候用户的言说还是不靠谱的:一个脚癣患者可能需要一个治脚癣广告但出于可以想见的原因,ta会表达说这个广告不是针对我的,我烦的要死。

所以,究竟什么叫善意营销,什么叫恶意营销?

我的解读是:善意的就是有序营销,恶意的就是无序营销。

序,谁来定?

微信。

微博坏于营销,其实是坏于第三方营销。江湖三大门派和微博没什么关系,微博一开始还认为是有人免费帮它吆喝还一派乐见其成的样子,等到自己想商业化搞营销的时候,发现用户已经不堪其扰。

平台并不会坏于营销,但会坏于第三方营销。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说第三方营销就像蝗虫一样,它的目标是这个平台上的用户,而完全不会考虑这个平台会不会被竭泽而渔——蝗虫这两个字可能有点得罪人,但我并没有太多的批评的意思。一个第三方营销业者,的确没有这个义务去维持平台的可持续发展,这不是ta的事。

所以,制定规则很重要。制定规则有两个可能:其一规范第三方营销的行为,其二基本上消灭第三方第三方营销或把它们放在一个很小的不会失控的范围里,而由平台自己来搞营销。如果第三方业者想做营销,对不起,得经我许可。

滴滴红包从来没碰到过麻烦,是吧?

霸道?

其实,商业的道理就是这样。人本来强,霸道是很自然的事。

第三方营销业者没有去考虑维持平台可持续发展的义务,反过来,平台也同样没有这个义务去考虑某个第三方究竟能不能发财。

这种话,场面上,是不会这么说的。

有媒体记者采访我关于这个规范,提到了这样的问题:为什么规范里没有禁止代购、微商?

在五千字的规范里,提到代购、微商的次数:零。

不过,1.8.2里提到如下文字:

违法广告包括但不限于:买卖发票、出售假烟、假币、赃物、走私物品

代购,存在“走私物品”可能。

至于微商微店,著名的微店系统“口袋购物”前不久刚拿到了来自腾讯的1.45亿美元,属于“有序”。

总的来说,微信根本没有这个必要禁止代购、微商、微店,它要禁止的是这类行为在朋友圈上的“无序”营销。

最后一个问题。

5000字的规范,有可操作性吗?

这个文件的管理范围是极宽的。比如在1.1.2里说,“未经授权发布他人身份证号码、照片等个人隐私资料”就是侵权,属于违规行为。发布他人身份证号码可以理解,发布照片也算侵权?

我在朋友圈里戏言到:

妹子们注意了,找个胖妞丑女合照来衬托自己瘦或者美,可能会被删除。多次这么干,要封号的。

很显然,这是句玩笑话。

我个人觉得,微信的管理可能还是一种“人民战争”,除了政府机构要求管控外,一般用户之间,以举报为主。不举报的,它也懒得来管你——除非你太出格。

在6.2一节里,列举了一些举报方法。

换而言之,整个朋友圈这个规范的实施,通过三个路径完成:政府要求管控、微信官方打击无序营销、用户举报然后处理。

定的范围宽广,意味着需要的时候,可以随时”依据“实施,也可以睁一眼闭一眼。

至于说这样可以吗?

当然可以。只是一个公司对他家产品的一个使用规范,又不真的是什么法律。他家地盘,自然他家说了算。

2015-03-16

据媒体广泛报道,在今年的2月27日,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在一次历史性的表决中批准了严格的网络服务提供商监管新规,这也被称为美国政府为确保网络中立而展开的最为激进的尝试。那么,网络中立究竟是什么,它的过去是怎样一路而来,未来又将向何而去,本文将做一次简单的梳理与分析。

网络中立的前世

3比2

FCC再一次以这个票数通过了一项网络服务提供商监管新规。上一次,在2010年,FCC同样以这个票数,通过了类似的法案。

2010年年底,FCC通过的被称为“网络中立”原则。这个原则其实包括两个部分,一部分和意识形态有关,一部分则和商业密切关联。当时的这个原则总体上分为三条:

1.透明:无线和有线宽带服务提供商都必须公开其网络的管理和经营。

2.不得屏蔽合法内容:固定宽带服务提供商不得屏蔽合法内容、程序、服务,不得伤害他人的设备;移动宽带服务提供商不得屏蔽合法网站,或与其语音、视频服务相竞争的应用。

3.不得进行不合理的歧视:固定宽带服务提供商不得对合法网络流量进行不合理的歧视。

在美国,第一点和第二点其实争议性并不大,特别是在宪法第一修正案的前提下,第二点看上去就是理所应当本该如此的。而吵了那么多年,最后投票还是以3比2这种微弱优势而胜出,究竟为的是什么?核心要害在第三点:歧视者,说到底,价格歧视也。

比如你说开一个洗车行,用水量显然比一般家庭用户来得大得多,于是收取的水费单价也应该有所不同:拿来做洗车的单价高些,自己消费的单价低些。这就叫价格歧视,或者用一个好听的词:根据不同情况做不同处理。如果说开洗车行的,和自家用水的,单价是一致的,那就叫价格非歧视。美国人关于中立原则的第三点,吵了半天,吵的就是这个:开洗车行的,和自家用水,单价应该一致否?

在加州,google旗下的youtube,占据了该州总流量的一半以上:很明显,这是个流量大户。对于这样的流量大户,在整体互联网带宽在短期内无法得到巨大提升的前提下,很多中小公司的网站,就面临着带宽不足的境况。象youtube这样的大户,该不该问它多收点银子?如果向大户多收了点银子,是不是就是一种“劫富济贫”从而帮助中小公司改善他们的竞争力?要知道,收税都是劫富济贫式的,收额外的流量使用费,理论上,也不见得说不通。

看上去支持网络中立的,在利益上就是倾向于大户的,而反对中立的,利益则正好相反。美国共和民主两党,向来共和党代表所谓的大资产阶级利益,而民主党代表中产阶级利益,不过,2010年这次FCC投票,倒是民主党的三个人投了赞成票,共和党二人则投了反对票,怎么倒过来了?

因为奥巴马是民主党,奥巴马是所谓互联网总统,而彼时担任google的CEO施密特是奥巴马的科技顾问啊!而这样的禁止价格歧视,对于ICP为代表的寡头林立的互联网产业而言,是有利的!

FCC2010年这次通过的网络中立原则的第三条,还有一个争议处就是无线服务提供商没有了。相对于前两条把固定和无线罗列而言,第三条显然是故意不覆盖无线运营商的。这有一点博弈后妥协的味道,于是,一开始表态反对的诸如AT&T、Verizon之类的无线网络提供商最终表示支持这一原则。因为,在未来,这一块对于它们而言,空间还相当大。而FCC这个网络中立原则,对于未来的网络世界趋向移动化无线化而言,并非彻底的提案。故而,当时外电评论说,这是一场妥协,不无道理。

网络中立原则的本身,就是一种中立:利益均衡之道。它并不涉及什么所谓普世价值观,而是ISP、ICP之间的利益调节。这种调节,有着浓厚的政府干预市场之意,于是,不少美国人认为,这是一项糟糕透顶的政策,对于美国这个奉行自由市场的国度而言,也就不奇怪了。

大公司的态度

运营商(ISP)是很不欢迎网络中立的,因为价格不能歧视就意味着他们会减少收入。但内容供应商就态度不是那么一致,尤其是大公司,它自己立场都会出现摇摆。

以谷歌为例。

早期谷歌对网络中立原则的支持有相当多的言论,到了谷歌慢慢开始布局ISP业务时,它已经开始收缩它对该原则的支持度。2010年,谷歌和Verizon就无线网络上的网络中立达成过妥协。他们是这样发布宣言的:“两家公司都同意有线宽带提供商不应该区别对待合法的互联网内容、应用或服务……而无线宽带服务商则可以不按这个规则办事,因为无线互联网是一个快速发展的网络,它有别于有线网络,有着独特的技术和运营上的挑战,严格来说跟有线网络完全不同。”

主要的原因在于:谷歌不会只局限成为一个ICP,谷歌多年来一系列动作都难以消除人们对它开始准备成为一家ISP的怀疑。05年谷歌获得了一大块IPv6地址,其规模和ISP SBC以及Earthlink所获得的地址规模大小相当。06年前后,它采购了大量的光纤设备,具备了修建骨干网的条件; 10年的时候,它宣布建立一个“实验性”的超高速网络,宣称目标是达到1G的速度。12年Netflix发布报告称,谷歌在堪萨斯城启动的光纤上网服务,已经成为美国最快的ISP,达到2.55Mbps,超过Verizon旗下Fios光纤服务的2.19Mbps。

随着谷歌在ISP上的布局,它对网络中立的态度也开始悄然转变,12年的时候,它还支持SlingBox,与之签订了友好的法律概要文件,并在其中对网络中立性给服务带来的可能性与实用性提升大加赞扬。但到了13年,它就人们使用谷歌光纤服务所给出的法律警告,其实就是排除了人们使用SlingBox的可能性——这样的变化,其实和苹果也有关。Slingbox是一种机顶盒,“Sling公司能够在iPad平台上克服来自苹果与AT&T公司的阻力”,谷歌曾经是那么地推崇SlingBox。

谷歌在无线网络上用力更深,一方面到处在建wifi热点,一方面也积极购入小型无线运营商,这大概也是谷歌和Verizon在无线网络上妥协的重要原因。它对ISP的青睐不是没有理由的,一来可以更好地了解用户,二来如果无法控制网络,谷歌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服务被日益恐慌的运营商(比如AT&T、Verizon、T-Mobile等)屏蔽。一旦涉足ISP业务,包括对无线频谱的部分控制可以提高移动设备的网络速率,也能确保谷歌旗下服务(比如谷歌钱包)的可用性。

巨型ICP如谷歌这样的公司,会考虑涉足ISP业务。而一般的ICP则由于纯粹是出资方,它们则更希望“网络中立”。大公司觉得这样可以省钱——比如twitter就表过态支持,而小公司则觉得,大公司无法用更多的钱(如果价格有歧视的话)去抢夺带宽从而使得它们的速度变慢。

但是,2010年之后,FCC在网络中立上的努力,遭遇了两次失败,上一次因为越权被一家联邦法院否决。什么是越权?FCC又是如何去应对这个问题的呢?

将宽带当作公用事业

前文提到了这样一句话:这种调节,有着浓厚的政府干预市场之意,于是,不少美国人认为,这是一项糟糕透顶的政策,对于美国这个奉行自由市场的国度而言,也就不奇怪了。

过去,把网络看成是一种信息服务,这是一个市场领域的概念,政府的有形之手应该让位于市场的无形之手——这是奉行自由资本主义的美国的本能选择。而2015年这次,FCC经过两次失败后,将网络服务重新定义为“通讯”这类“电信服务”,这个概念的变换,使得网络中立原则的树立得以师出有名:既然是公用事业,既然是通讯,自然FCC这种政府机构就有权干预,也有权制定规则,这不再是一种越权的行为了。

FCC这次没有放过移动运营商,它把移动宽带也纳入到“电信服务”中,ISP们将被禁止进行封阻或限速,并禁止与ICP达成交易提供差别化待遇,也即设置付费优先,为预付费用户提供更快的通道。换而言之,ISP既不能去降低ICP的速度,也不能由于后者多付了费而提高它们的速度。

把网络看成一种通讯,是明智的。它的大背景就是:我们今天的确在使用网络做所谓的“通讯”。08年的时候,全球移动数据流量就开始超过语音流量。今天,我们选择通讯的方式,首选可能真的不是电话,也不是短信,而是:互联网。

将网络看成是一种通讯就意味着互联网真正意义上被承认:这是最大多数普通人的通讯工具。网络上曾经流传一张幽默图片,说在马斯洛需求金字塔下,原本最底层的生存需求下,多了一层:wifi密码。幽默图片用很夸张地方式在表达这样一个事实:互联网已经成了最根本需求之一。它成为“通讯”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借助这个事实,FCC获得了管理的权力。但基于这个权力做出“网络中立”的制度,这是另外一回事。虽然FCC自身3比2通过了规则,但依然争议很大。它会阻碍创新吗?这里指的是:运营商的技术创新。在价格一视同仁的情况下,运营商似乎缺少动力去改造它的网络,从而向财大气粗者(也就是有钱的ICP)兜售更贵的接入服务。

有大型ISP就表示,他们支持新政策中的不得封阻(no-blocking)和不得歧视(no-discrimination)原则,但是FCC的监管路径将会降低回报从而阻碍投资,并将限制服务和业务计划的实验。

假定这种创新被遏制了后,带来的后果是毁灭性的,因为我们不大再可能去指望获得更快的网速,因为ISP不仅为ICP提供服务,也向我们普通人提供服务。也存在这种可能,宽带的质量越来越差。

但这种担心可能忽略了另外一个因素,那就是竞争。大型ISP可能会缺乏动力,但小型ISP却想取代大型ISP,最好的方法就是技术创新。一些规模较小的电信公司,如Sprint和T-Mobile美国,就都认为新规对投资影响不大。

另外一种担心则出发点在于创新式的且对带宽要求较高的网络服务,比如诺基亚的CEO认为这个规定可能会阻碍无人驾驶这种技术,也包括一些医患之间的健康服务。在这种观点中,它所隐含的前提假设是:有些服务是需要特别对待的。尤其是健康服务——这种与生命有关的服务,其实从来不存在什么价格中立,有钱人愿意多付钱来获取治疗,这事实上是世界运作的一种规则。

比如说,不同地点的医生们共同会诊一个病人,这种场景需要高速且稳定的网络——如果需要多付钱,有钱人是不会在乎的。这个时候,网络中立原则是不是在干涉病人拯救自身生命的需要呢?

正如共和党人威胁的那样,这套不确定性因素诸多的规定只会带来更多的法律挑战。不过FCC声称,它扩大了其关于所谓的互连交易方面的监管权力,也即ICP向ISP付费来连接他们的网络。FCC将会具体分析个例的投诉——这可能会是一个活口。

网络中立原则,的确存在一些扑朔迷离的后果,但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网络,就像水、电一样,已成人们的必需品。

(注:本文中提到的ISP和ICP,是置于中国的概念下。在中国,提供接入服务的运营商一般被称为ISP,而网站/互联网公司则被称为ICP。在欧洲某些地方,后者也有可能被称为ISP。特此说明。)

—— 上海交大巴黎高科评论 ——

这个个人演讲——也有人称之为纪录片——非常火,所以有必要去研究一下它的传播路径。

很遗憾,虽然这个个人演讲看上去似乎是在微信朋友圈为主要的传播阵地,但没有办法获取到微信的有关数据,故而只好转场到微博上一观究竟。

数据是应我的恳求,由上海交通大学媒体设计学院的大数据与传播创新实验室(T-Lab)所抓取的,并形成了一些图表。这个实验室的leader是学院的禹卫华副教授。

后来发生了一些众所周知的事,故而在某一个时间点之后,所有的数据几乎都无法获得。整个采样的时间点截止到3月2日的下午1点52分。

以该个人演讲的标题为关键词,总体获取的数据如下:

原创的微博数量总计:134819条

去除同名美剧名称等干扰后:133667条

总转发量:1419235

总评论数:273786

下图为三天的微博数量:

2月28日,上午九点,整个网络上开始出现对演讲者的专访文字,10点,视频正式出现。总计为3.3万原创微博数量。次日1日,达到顶峰,8.3万。到了2日,迅速回落。截止到2日的下午1点52分(这个时间点之后,数据抓取已经无法完成),也只有1.6万条,即便按全日翻倍计算,3万条出头。

对应的,该个人演讲在国内各大视频网站的播放量是:24小时(也就是3月1日的10点),1亿。到了3月2日上午9点半,2亿。

谁在发微博?

两张图。

上图可以看到,达人、普通个人、认证个人,是发原创微博的主力军。而认证的媒体发得极少。微博上蓝V媒体们,统共就发了786条,数据低到让人瞠目结舌。倒是蓝V企业们,还比较努力,发出来2055条。

蓝V媒体,似乎在大规模地从微博场域撤退。黄V个人,其实较之11年,活跃度也大幅下降。倒是普通个人(也就是匿名用户),依然保持着高涨的热情。他们是这个个人演讲在微博上传播的主要动力。

这张图显示的是性别——从数据抓取来说,只能说是该用户声称的性别。男性发微博数量超过女性,达到近6.9万条,女性不到6.5条。

很多人说,女性比较容易被该个人演讲所感动,尤其是演讲者一开始引入的是她女儿的故事。但至少从微博上的表现来看,男性比女性还更喜欢参与到这种事。

考虑到微博整体用户性别上,女性占优势,这张图越发说明,男性同样容易被该个人演讲所触动,甚至还超过女性。

被转发量最大的十条微博排行表:

排名

微博名称

认证

粉丝数

地点

转发

评论

博文

1

柴静看见 认证个人

1166996

北京 东城区

577261

101603

#柴静雾霾调查# 沉寂一年后,柴静归来,推出公益作品《穹顶之下》,多个污染现场寻找雾霾根源,多国实地拍摄治污经验。同呼吸,共命运,要为空气做点事。@人民网 与@优酷 同步播出 

2

人民网 认证媒体

27876152

北京

219793

23911

【柴静雾霾纪录片《穹顶之下》全集】

3

优酷 认证媒体

6114326

北京

105297

12930

【柴静:雾霾到底是什么?从哪儿来?又该怎么办?】

4

韩寒 认证个人

41649638

上海

53159

7779

请让更多人看见。柴静雾霾调查:穹顶之下 同呼吸共命运 

5

谢娜 认证个人

62523944

北京 海淀区

26969

3163

柴静雾霾调查:穹顶之下 同呼吸共命运  

6

王小呆 认证个人

624036

北京 朝阳区

21724

3127

昨天柴静发布了《穹顶之下》,看到网友特别认真的讨论了一天的雾霾,心里特别高兴。一觉醒来讨论的主题却已变成了柴静本人,国人的歪楼能力真是让人敬佩,突然明白雾霾一点都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心。

7

人民网 认证媒体

27876309

北京

18753

1821

【《柴静调查:穹顶之下》独家发布】

8

人民网 认证媒体

27875573

北京

17124

1476

【柴静雾霾纪录片《穹顶之下》全集】

9

环球时报 认证媒体

3243209

北京

16783

6770

小编刚刚头到尾看完柴静的“穹顶之下”,很受触动,很受感动,很受启发。但当小编在微博里,看到一些平时嘴上总挂着“爱国”的人,却在骂她“公知”,拿她在美国生孩子挖苦她,认为她在“黑国企”时,我突然有一种被深深恶心到的感觉。柴静说,保护落后产业不是创新。小编觉得,护短和偏执更不是爱国。

10

新浪视频 认证媒体

7552039

北京 海淀区

11354

1116

【柴静雾霾调查:《穹顶之下》104分钟全程】

细读这张表,其实是有些意思的。

其一,这十个号的组成:演讲者个人以及演讲者好友韩寒,然后是个人演讲的首发平台人民网(它还有三条微博在前十大转发里)、优酷,新浪视频作为新浪的官方账号,会得到一定的推广力度。然后是娱乐圈里的谢娜以及王小呆。环球时报这个认证媒体在微博上还有一定的活跃度。大V全部消失,传统媒体基本全部消失(除了人民网和环球时报)

其二,排在第十的新浪视频,转发量刚刚超过一万。

其三,环球时报那条被转发1.6万次的微博本身,倒是很有些读头,简直不像环球时报写的。这条微博目前,至少已经无法搜索到。

最后要说明的。

抓取关键词是该个人演讲的标题,没有抓取演讲者名讳,这件事本来还想干,但3月2日之后,已然来不及。故而,本文里所有的数据都是基于那个标题,有可能会有人仅提到演讲者名讳,但不在样本库里。

本来我还想看看在转发中的有什么重要传播节点——比如某大V是演讲者那条微博的传播者——看看粉丝量在比如百万之上的二次传播,同样由于某种原因,已然来不及抓取。

腾讯公司发了我三个问题,我进行了回复。经腾讯公司许可,这个问答可以公开。

1. 总理提出“互联网+”行动计划,您觉得该行动计划会为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带来怎样的变化和影响?

这个行动计划最主要的目标是:产业升级。

它背后的逻辑大致是这样的:改革开放之后,中国进入事实上的资本主义时代,但显然是原始资本主义阶段,其特征在于“资源掠夺”,基本上就是抢到资源就是赢。依靠资源掠夺而进行牟利的,一定是粗放式经营,对资源的利用效率很低,对环境的破坏也很严重。说得直白一点,就是资源掠夺式发展很难成其为“可持续发展”。

上一届政府提出了“科学发展观”,其实是对资源掠夺式发展的一种遏制,但科学发展观本身不是一个解决方案:通过什么样的手法来改变资源掠夺?科学发展观并没有回答。

方法有很多。美国资本主义的发展,从原始掠夺,后来进入了管理资本主义时代(涌现知名职业经理人)、技术资本主义时代(硅谷崛起,注意,是硬件尤其是芯片为主的硅谷崛起,不是今天以互联网为核心产业的硅谷)、金融资本主义时代(风险投资与华尔街)。这是一个较为漫长的过程,比如风险投资其实是上世纪五十年代才兴起的。

中国可能无法慢吞吞地一步一步往前,具体到某个行业,我们也会看到,它是跨越式的。比如零售业。中国的零售业远没有美国零售业那样发达,但忽然就迎头碰上了电商。金融行业同样,美国为什么没有互联网金融这个概念,不是说美国如何高大上,而是说它压根没有弯道超车的必要。

中国最终决定采用的方案是:互联网+。互联网这三个字,包括了管理资本主义(互联网企业的架构管理)、技术资本主义(互联网天然就是一种技术)和金融资本主义(互联网行业的背后涌动的都是金融资本),并试图通过“互联网+”来完成科学发展观,三步并一步地向前跨越发展,也可以理解为:产业的弯道超车。

互联网+,按照我的理解,应该是传统产业大规模的互联网化,最终互联网不再成其为一个独立的产业,或者说,所有的行业都是互联网行业。在这场产业升级中,不能拐弯的企业将被淘汰——事实上,很残酷的事情是,大部分会被淘汰。

2. 在总理“互联网+”行动计划的提出之前,腾讯已将互联网+作为公司核心战略来摸索与实践,您怎样看待这样的“不期而遇“ ?

事实上,我对腾讯的一个看法是:它正在转型。

腾讯是一个什么互联网公司?一般的观点都是:社交公司。但我更愿意用赢利组成来看待这个公司,很明显,腾讯是一家游戏公司。

游戏这个行业,不是说不重要,而是它天然有两个缺陷。其一,企业的社会责任不足。对于一般企业而言,这个问题本身不是问题,但对于腾讯这样大的公司,需要考虑自己的赢利模式究竟建立在什么上头。电子游戏的争议性很大,腾讯显然希望自己能够更受尊敬。

其二,可能更重要,那就是游戏行业的发展。腾讯高速发展的过去,其实建立在人口红利之上,或者说,网络人口红利之上。当网络人口的增速放缓后,腾讯的增速也就随之放缓。如果说第一点还和精神层面有关,那么这一点,就和直接的物质利益有关。作为一个巨头,放眼与布局五年乃至十年的战略发展,是很正常的。

如何慢慢从游戏公司转型成为另外一家公司:对社会贡献很大、成为整个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利润可以可持续的高速增长、普遍受到尊重。这是腾讯在未来的一个重大的战略性命题。

通过社交发展游戏,很好。但到了通过社交来发展其它赢利点的时候了。所以,腾讯提出了连接一切。从连接一切过渡到“互联网+”是很自然的。连接的可以是人,也可以是商业组织,也可以是资源资本,也可以是人和商业组织和资源资本互相连接。这就是互联网+。

互联网+,对于腾讯自身而言,是一个转型的动作,是一个利润结构重组的动作。未来的市场非常大。我无法判断腾讯的互联网+和总理的互联网+之间的因果关系,但我能判断的是:总理的互联网+对于腾讯的互联网+从方向上来说,属于利好。

3. 在“互联网+“计划的影响下,行业和企业需要在哪些领域做前置研究与布局?

每个行业都有每个行业自身的特点,互联网+是一句口号式的解决方案,但具体到行业,很难想象A行业和B行业的互联网+是一样的。互联网+本身很难复制,不是说A行业这么干有效,B行业也可以这么干。如果再具体到单个企业,就越发显得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如果腾讯想要进行对某个行业进行前置研究,唯一的方法就是足够了解这个行业。而足够了解这个行业的前提又是:扎扎实实地进入过这个行业。于是,一个可行的操作是:与某行业的领头企业进行深度合作,帮助它进行产业升级,并通过这个方式,来了解这个行业。读书、听讲座、与人交流,只是辅助性的。最重要的是:亲历。know how只有通过亲历才能获得。

额外的话。

这三个问题都是针对腾讯公司的,对于其它公司——所谓的传统行业公司,进行互联网加的产业升级,观察的角度就是这三点:管理体系、技术应用和资本运作。缺一皆不可。

互联网加的背后,所谓产业升级,就是个性化智能化的大众生产。前工业时代是个性化生产,工业时代是规模化的大众生产,但消灭了个性化生产。到了互联网时代,个性化生产重新到来,但却和规模化的大众生产紧密结合。

互联网加将更有效地匹配资源的供需方,从而真正做到“科学发展观”。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其它合作请点击本公号菜单关于里的合作需知

2015-03-12

一位视频产品的Leader来找我聊天。

这个视频产品的背景是这样的:某国有广播电视集团旗下的一款新产品,主打短视频。

算是传统媒体的一个转型动作,或者说,与互联网进行媒体融合的尝试。

聊了大概个把小时,忽然就兴起了写作这篇东西的念头。

短视频,我个人很看好。

腾讯微视上的收缩(姑且用这个词),不代表短视频的终结。

短视频适合移动的碎片化观赏,符合潮流与趋势。

问题在于:怎么做。

找一条、短酷合作吗?把自己定位成一个平台吗?呵呵,人动辄十万加的reach,干嘛要和你这种用户量屈指可数的平台合作?

怎么起步?

国有媒体一直受困于这样一个问题:渠道?内容?

这件事争论了已经非常久了。

我们从可操作性的角度来看一看。

渠道被BAT这样的公司所把持,我一直觉得是毫无争议的事。包括短视频在内,可能最终动用的,还是希望在微信这样的工具上被大面积广为传播。

内容这一端的情况实质是:媒体如果还说擅长做点什么的话,那就是做内容。特别对于视频业来说,电视台好歹有足够的视频录制设备——这件事,与文字媒体不同,大多数非这个行当的人,不具备这样的设备和能力。

也许有人会认为,拿个手机就能拍的年代,还需要什么专业视频录制设备?

恰恰相反的是,必须使用这样的设备。除非是突发事件,单个用户拿个手机拍一拍现场的确会爆款。大多数情况下,需要专业的摄制、剪辑、后期特效(包括配字幕)。无论是国外的youtube,还是国内的一些所谓视频自媒体,拿个手机就能拍出火爆的东西,概率极低(不是没有)。

回到文头这个短视频产品上来,我和这位哥们讨论了一个问题:你究竟是把自己看成一个渠道?还是一个内容?

定位特别重要。定位不清晰,就会把事儿搞得特别复杂。国有组织本来就关系错综复杂,如果定位模糊,就会复杂加复杂,最终的结果,可想而知。

如果把这款产品定位成一种渠道——这其实是很多传统媒体的做法,它的实际结果就是,把传统媒体生产的内容放到这个新媒体渠道上。具体到这个短视频产品,也就是把电视台的内容放到这款产品上,成为一种新的“出版”工具。我个人的看法是:这是非常简单的互联网使用方法。以过去纸媒的经历来看,这种方法的效果,可以说是极差。

如果把这款产品定位成一种内容产品,那就意味着这个产品团队要介入内容生产,甚至就是原创生产。这样的做法,所引发的担心是:会不会团队过重。为什么不有效利用既有的内容?为什么还要再重新生产一遍?

这与视频业的具体情况有关。

第一个具体情况:在整个视频产业里,所谓的好内容并不多,尤其是短视频。

专门生产5分钟左右视频的“一条”非常火爆,它成功的因素在我看来有两点:其一,推广很猛,而且敢砸银子;其二,内容很精致。第二点非常重要,如果内容粗制滥造,即便真金白银地推广砸下去,用户的流失率依然极高。最终把用户牢牢锁定的,还是内容。

一条的经验告诉我们,在当下,你的视频做得够精致,就可以留下用户。这也反过来说明一点,在整个视频市场上,精致的东西很稀缺。

视频行业里的这个特点,其实和文字媒体非常不同。后者所谓的好内容遍地都是,以至于不得不进入到下一个竞争阶段:匹配。而对于视频来说,远没有到达这个阶段。

第二个具体情况:电视行业的大多数既有内容,并不适合移动短视频。

这话的意思是:无法重新利用。

电视其实不是一个碎片化媒介,无论是做新闻节目,还是搞电视剧生产,或者选秀、竞技的直播。看电视的人被称为“沙发土豆”,这个词的另外一层意思就是:你压根不想碎片化观看电视内容。

我们国家的电视行业有一个很奇葩的地方就是:其实从业者谁都知道电视相对于报刊杂志而言是一种很浅薄的媒体,但在场面上,每个人都在说要做一个厚重的足以引发思考的节目。而厚重,恰恰犯了移动互联网的大忌。

如果说电视节目只要动两下剪刀就可以移动化话的,那么,一条是不可能那么直接而简单地火速窜起的。

第三个具体情况是:这个市场上存在着大量能贡献原始内容但无法视频化的人。

在文字自媒体多到泛滥的时候,很多人都想突围。音频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门槛略高。但视频同样是一个选择,因为它门槛更高。门槛高就意味着竞争者少。

一个叫三表的自媒体做过这个事,由搜狐操刀,帮他做了一档视频节目。这档节目是三表出内容,搜狐画漫画——我觉得这个做法是避免三表本人镜头感不足——一时间倒也热闹。不过,搜狐似乎以后再也没做过这事,道理也比较好理解,以搜狐视频的体量,它可能更感兴趣直接来钱的形式,比如自制剧,比如电视剧电影采购。

这对于电视行业其实是一个机会。我前面已经说了,电视行业拥有各种视频拍摄硬件,也拥有处理视频的人(比如说剪辑、导播之类),它提供这些技术性的资源,非电视行业里的人提供原生创意和内容(可以视为脚本大纲的雏形),共同制作,形成共有版权的视频作品。

我不能说每个都能成功,但根据优胜劣汰的大数法则,总能冒出来几个。

我向这位哥们推荐了这个做法,我的定位观点其实已经很清晰:把自己定位成一个新的内容生产者吧。

传统媒体老是迷恋过去的传播渠道把控的地位。

不过很可惜的事情是,这个渠道的把控,不是因为运作实力,而是行政垄断。

互联网撕开了这个行政垄断。

迷恋过去的内容,开发了一个又一个所谓的互联网新产品——其实就是再造一个“出版”渠道,和原生互联网公司竞争这个渠道,基本上属于屡败屡战屡战屡败的事。精神可嘉,鼓励一下。

新的产品,首先就是内容上要“去母体化”,它的使命不是成为既有内容的新出版渠道,而是内容再造。

这某种意义上,也是传统媒体人辞职创业后反倒能风生水起的原因之一:内容生产,彻底去母体化。

—— 界面 供稿 ————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其它合作请点击本公号菜单关于里的合作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