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5-03-06

一晃,这个专栏也写了数十篇,前后也延续了几年之久,是该到了说再见的时候了。一个很简单的原因在于,我收集素材变得越来越困难。不知道是不是写了这几年对大佬打脸文章的缘故,他们的大话,越来越少了。(笑)

这只是个玩笑话,我想这个小小的专栏也没这么大影响力。但大佬们说话的确是有些谨慎了。尤其是是以说大话出名的周鸿祎和马云(本专栏写到他们好几篇)。

社交网络盛行,给大佬说话提供了方便,同时,也成就了不少大话。像刘强东、罗永浩的大话,都是微博上的发言。有趣的是,BAT三家公司里,在我的记录里,马云就不用说了,李彦宏说过一次大话,马化腾还真没说过。我唯一记录的是微信的一次立场摇摆。严格说来,这是微信团队(或者说腾讯公司)的立场摇摆,而不是马化腾的大话。当红的几家互联网公司,百度阿里新浪搜狐网易奇虎等的大佬,都被我逮到过,独独马化腾,果然是谨言得很。

在我的视野中,有三种大话。一种是树立一个远大的目标,最终没有达成。这类大话其实司空见惯——本专栏先后写过方兴东的博客中国挑战新浪、eBay的惠特曼挑战淘宝。这样的大话,其实背后能挖掘出来的意义并不大,并不是本专栏的主要取材对象。第二种大话是有很强的烟雾弹性质,这里最著名的是周鸿祎那则“不做杀毒软件”。即便从公开信息来看,周鸿祎不做杀毒软件这件事都很可疑。但烟雾弹涉嫌动机论,轻易是不能用的。

第三种大话,是本专栏最为着力的地方,就是大佬对形势的误判。它通常表现为“不”,比如丁磊说过不会去做免费游戏,比如罗永浩和黄章都说过不会降价。本专栏对这类大话的兴趣浓厚,主要和本专栏的立意有关。

我在我自己的博客上是有这样的标注的:

“但本专栏的目的并非是指责这些大佬说话不算话,或者是开空头支票。我们都知道,所谓此一时彼一时,时间点变了,自然计划要变。本专栏的目的就是复盘,来分析一下这个时间点究竟怎么变了导致大佬们的话变成了大话。”

说得直接点,其实这个专栏是给大佬们“找补”,而不是“打脸”。每个人都不是神仙,对形势误判那是常有的事,只不过大佬:1、比较大佬,说什么都有人关注;2、大佬用了比较决绝的方式来表达,最常见的就是“不”。

我想分析的,正是这个“误判”。这里存在两个场景:其一是大佬说这话的时候,当时的商业态势是怎样的。其二是大佬反悔大话成立后,当时的商业态势又是怎样的。这两个商业态势中间是如何过渡过来的。这是很有趣的商业观察:对比。你可以用其它方式来完成对比,只不过我挑的是“大佬说了大话”这个角度罢了。

有必要回过头来感激一些人。我最想感激的就是这本杂志的前主编黄晨霞女士。我踏上纸媒专栏的道路,第一个编辑就是她。当时她在《21世纪经济报道》做商业版,应她邀请,我开始写专栏。后来她转到21商评这个杂志,我就转移了专栏到杂志上。大佬与大话这个议题,是她的主意,我只是后来不断执行。这个创意是绝佳的。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每年4月1日,都有些科技媒体会跑出来总结几段大佬的大话,颇有一些,其实是完全从这个专栏复制过去的。

还要感激这个专栏的编辑邓林奕女士和邱月烨女士,两位美女先后负责过我这个专栏。是她们到点催稿,才使得我这个本性有些懒散的人,将这个专栏居然写了两三年之久。

也要感谢诸位花了银子买这本杂志的读者看我的专栏,希望我过去的这些文章,略微能对得起诸位杂志购买成本的一小部分。至于网媒读者,那就算了,本来你们就是免费看的。

我有意对这个专栏做一次很大的梳理,重新调整一些文字,增加更多的背景内容和商业态势分析,最终整理成书,欢迎诸位花一些银子来购买这本《大佬与大话》。

多谢!

后续:本人将在《21世纪商业评论》上另开一个专栏,题为“大佬的小败局”,一月一篇,望题即可生意,不再赘述,敬请期待。

—— 21世纪商业评论 供稿 ——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钛媒体/微信/ZAKER/网易/腾讯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

2015-03-02

我微信通讯录有3000个link,不算很多,但也不能说很少。

柴静的《穹顶之下》,的的确确把我的朋友圈给刷了屏,真的,周六一上午,十条里有八条在发这个。

如果说刷朋友圈还只是我的社交圈,那么在整个舆论场上,电视媒体人武卿在周六晚九点半的时候给出了这样一则数字:

柴静纪录片《穹顶之下》21点13分播放量统计

腾讯:3596万,34935条评论

优酷:481万,10835条评论

乐视:325万,46条评论

搜狐:95万,261条评论

土豆:36万,2380条评论

凤凰:24万,9条评论

爱奇艺:1.8万,21条评论

很惊人。

这个片子有点像纪录片,印象里如此惊人传播量的纪录片,这两年大概也就是央视的《舌尖上的中国》了吧——但后者是有央视加持的,而且,是一个庞大的摄制机构。

这个片子有点像纪录片。

写下这句话的时候,我的确犹豫了一下,因为很难给这个片子以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归类。

个人演讲?100分钟的个人演讲还能吸引很多人从头到尾(包括我)把它看完,而且演讲人的语调除了最后略路提高一点声音外,一直是如此平静。这种个人演讲,几乎没怎么见过。

深度调查?嗯,其实最像深度调查,但电视台很少做这样长时间的深度调查节目,纸媒上上万字的深调并不少见,但用这样一种多媒体的方式呈现,纸媒嘛,没干过。

纪录片?这个其实很牵强,这个片子可以说7-8成都是镜头对着一个演讲人,哪有这么拍纪录片的。

这个片子,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前媒体人现在在创业的风端(吴蔚)这样说:

几乎用上了所有最新的新媒体呈现手段,TED式演讲、信息可视化、Flash动画、移轴摄影、无人机拍摄……

哦,他是在江湖中最神秘的微信群之一:四番群里说这句话的。这个群的神秘之处在于只有40个人,名额满了除非踢走一个绝不加新人。

柴静用一种深度调查的方法,配合多年央视工作经历练就的底线能力,以视频语言+个人演讲,将之表达出来,她的主题内容又是事关每个人生存,也就是马斯洛需求中的最底层。

上述这段话,涵盖了穹顶之下传播之道的方方面面。

很多人说柴静的这个片子很震撼。

我倒没这种感觉。

我的一个朋友在朋友圈里这样说:

没看过,也不明白雾霾这件事又什么可调查的?这么多年了,之前的其它调查也许都不完整,多有缺失。但,就那么一点不完整的有认真治理过吗?雾霾这种事儿不缺调查,缺的是决心!

某种角度讲,他其实没怎么说错。

柴静没有披露什么关于雾霾你所不知道的危害,而且,关于雾霾的成因,柴静也没有拿出什么鲜为人见的事实——真的,很多东西很多人都知道。

所以,没什么可震撼的。

柴静不是以一个挑战者的身份出现的。这话的意思是,她这个视频,我个人以为,是政治正确的。

柴静是以一个建设者的身份出现的。100分钟的视频,她所触及的根本性东西是两条:其一,环保方面的法律法规有,但执行不严,因为环保部门没有“牙齿”。其二,能源行业应该放开,这样我们才能得到更清洁更环保同时并不耽误发展的新能源。

这就是多年央视历练的底线能力——吴蔚甚至还发现了柴静频频使用“三年以来”这样的前缀。这样的细节都被他发现了,佩服。

所以,我的那位朋友还是说错了。

决心有,怎么下?这是操作性的问题。

也许有人是知道的,但柴静的贡献在于,她让更多人知道了。媒体人,本来就是干这个的。

柴静的个人演讲能力,在这个视频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

她没有呐喊过,唯一一次提高嗓门,也是在视频的最后那几分钟她作为一个文艺青年(或中年)的本性暴露。大部分时间,她一直很平静。

这种娓娓道来的演说,更容易吸引理性的人——呐喊则比较容易吸引感性的人。而环保这个议题,需要的是理性。因为环保说到底是一个平衡问题:人类的发展,都是以破坏自然为代价的,只是,如何少破坏一点,如何在发展和不破坏中取得平衡。

环保的本质,不需要极端主义,也不是少数极端分子能够完成的。

柴静的这种本色出演,和视频内容,是密切相关的。

柴静用她的女儿的故事开始,平静地讲完了一个半小时,叙事的建构能力极佳。

有人像我推荐了一本书,名为《故事:材质、结构、风格和银幕剧作的原理 》,kindle版有售,不过10块钱,值得学习一下。

说到她女儿,这个片子可能会有争议的地方是:个人代入感太重。

这和传统的媒体伦理不符。

传统的媒体伦理要求:记者首先是做新闻的记者,而不是做人的记者。所以,硬新闻(像这种环保话题一般都是硬新闻)的传统标准手法是:记者需要做的事是,旁观者、记录者,而不是亲历者。

事实上,柴静在这个议题上,一向争议很大。柴静过往的很多作品,是走亲历者路线的。她会在最后成型的作品中,嵌入自己的东西——一种不好听的说法是,夹带私货。

柴静在自己的作品中显露太多,13年甚至还引发过一场批评。批评者中的一位是凤凰卫视的一位著名主持人,或者说,著名记者。

但问题在于,硬新闻在这个时代,的确大众不爱看。

有一些好的硬新闻作品,读来晦涩难懂——说难听点,叫“不说人话”,最终,大众的注意力还是被吸引到那些不那么硬的但绝非主要的细节上。

这种事,屡见不鲜。

而且,柴静的这场演讲,明显是练过的。这话的意思就是,她是一种“表演”。

这让正统的媒体伦理又受不了了,记者怎么可以表演?

柴静这个作品,真的很难叫“新闻作品”,虽然它的内核其实是深度调查。

这次柴静更“过分”,这个作品是以她个人演讲完成的。片中大部分的镜头都是她个人。

在举到一些数字的时候,她还反复强调,我和你们一样,看不懂。

这样的叙事手法,在标准的传统硬新闻里,你什么时候见过?报道者自己都搞不懂的事,还好意思拿出来说?

但这样的手法,有效。一下子缩短了传受双方的距离感。

你很难去要求受众都是专业的。

更何况,在雾霾这个议题上,每个人都是亲历者。柴静在演讲中有句很煽情的话,叫“同呼吸共命运”。煽情归煽情,但百分百是事实,一点不夸张。

柴静这个片子所引发的巨大的传播量,以及,也许可能有的治理措施上的改变,说明作品有效,起到了该起到的作用。

不过,这个时候,捍卫者们可能又要说了:程序必须正义。

所以,柴静的作品,最好的归类方式是:演讲。

这是一场时长超过100分钟的个人演讲,当然,后面有很多人的贡献。正如片尾拉出来的密密麻麻的鸣谢名单。

个人演讲?这算不算自媒体了?柴静还说过,这是她和雾霾的私人恩怨,“自”的味道十足。

人民网在和柴静的专访中,最后提了一个问题:你是成立了个人公司制作节目吗?

柴静回答说:没有。这次只是个人调研,播出也是公益的。

有理由相信,柴静还会就这个话题继续努力下去。

但自媒体不自媒体的这种标签,已经不重要了。讨论柴静算不算自媒体,我个人都会觉得有些无聊。

最后一个话题。

柴静这个视频,对媒体运作有什么可借鉴的?

很难讲。

必须注意到,这是一个百万级别的投入,历时至少有一年——根据柴静的自述。

这样的成本,若是抱着公益的心态,还算好。柴静那本书大卖,也是她能自筹经费得以投入的重要前提。

但如果抱着商业的心态,真的要掂量掂量。

但柴静的方式方法,是值得学习的。

有些议题——尤其是事关最广泛的公众利益,可能需要很长时间的采访,本身也投入不菲。

如果换一种形式表达出来,是不是能够起到更好的传播效果?

再多说一个细节

前央视人王凯注意到的,在整部片子里,你可能听到过笑声,但你从来没听到过掌声。

这是一个前媒体人,或者说,骨子里依然是个媒体人的柴静的克制。

非常热的大数据概念里有一个重要的法则,那就是:判断相关,而不是因果。

比如说,在亚马逊上你经常会看到:60.7%的人买了A书后还会买B书。

这句话的意思是,买了A书的行为,与买B书的行为,有一定的相关性。

但很显然,买了A书这个行为和买B书的行为,很难构成一种因果。你不能说,因为买了A书,所以要买B书。

为什么买A书和买B书有相关呢?这里面肯定有因果。但这个因果需要再去做研究。

买啤酒和买尿布显然不存在什么因果关系,真正的因果关系是:因为把啤酒和尿布放在了很近的地方,男人买东西又不像女人那样喜欢逛着买。

因果是一个非常难以研究的关系——所以,才会有很多学者去研究因果,因为难嘛!

搞不清因果关系是要闹笑话的。

笑话一:在还不太了解科学的古代,农民会认为,蜻蜓低飞了,所以天气要变坏。

这显然是因果倒置。因为我们今天知道,是因为天气要下大雨,所以蜻蜓会低飞。

笑话二:某项研究发现,吃野生海参(或者其它什么昂贵的食品,我这里只是举例)有益于提高智力,因为研究注意到,经常吃海参的小孩,呈现出更聪明的特点。

这依然有可能是因果误判。存在这样的可能,小孩经常得以吃到海参,是由于家庭相对富裕。相对富裕的家庭可能会更重视小孩的教育,所以小孩呈现出更聪明的特点。这是非常典型的c导致a,c导致b,ab高相关的例子。

正因为因果是一个非常难以判断的关系——这需要大量的仔细的严谨的而且要有智商的研究,但人们的天性又是喜欢凡事问个为什么,所以,在真正的因果关系没有出来之前,阴谋论、动机论便得以呈现。

而且你会注意到,越是热门的事件,就越容易滋生阴谋论和动机论。因为这是一种最简单的诉诸因果——大部分情况下是假因果,偶尔,会被猜中。

没啥稀奇。猴子也会买到涨幅惊人的股票的。

但我依然要说,这是阴谋论、动机论。

动机、过程、结果。

是一个人做一件事,必经的三个步骤。

很多人喜欢去猜测一个人做事的第一个步骤:ta为什么要这么干?

这个问题有其现实性。因为没人会吃饱了没事干去做很没目的的事——尤其是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