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5-04-10

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

这话真正的意思是:股市能够提前反映经济的情况。因为股市的交易反映着“预期”,而公开证券市场参与者之多(包括间接参与者),这个大量的预期,足以彰显经济的未来。

但一般投资者,并不是来研究未来经济走向的。实际点说,未来经济走好还是走坏,是一个问题,但重要性低于:我投资/机这个股票,能不能赚钱?

所以,什么东西,是股市—行业—个股的晴雨表?

我们通过观察什么,来得以预判:哦,这只股票将来会有很大机会?或者稍微大一点:这个行业将来会有很大机会?

技术分析是一种方法。技术流的本质是:过去的价格走势,未来会重复。于是,人们发明了好多种技术指标,用过去来推断未来。

基本分析是另外一种方法。对于三大表的分析,核心假设也是这样的:这个人过去是健康的,未来想必会健康的可能性很大。于是,人们又发明了好多种财务指标,同样在用过去推断未来。

我们能不能用一些当下正在发生的东西,来推断未来?

很多很多年以前,我还是个股民,后来一度还混过两家证券公司做经纪和咨询业务。

有一个故事彼时很多人都会津津乐道。

说早年巴菲特跑超市里一看,太多人成箱成箱地把可口可乐扛回去,于是,他决定购买可口可乐公司。

巴菲特在可口可乐这支股票上赚了好多钱。他甚至发话过说要“永久”持有可口可乐。

这其实是一种投资方法,在证券行当里,算是一种“基本面投资”。

这个故事的可信度大不大,不知道。巴菲特去年在可口可乐上亏了好多钱。

但这个故事的逻辑是这样的:巴菲特看到的是当下可口可乐正在销售的情况,他在用当下推断未来。
如果这个“当下”的样本足够大——显然要比看几家超市要大——那么,这个故事的可信度先不谈,但成立的可靠性就会很大。

巴菲特的那个故事发生在前互联网时代——事实上,巴菲特吃了互联网很大的亏,他一度是坚决不投研发费用很高的公司的,对技术,他一直很无感。

互联网时代加速了经济的周转,用观察几个超市的方式,显然已经不能和当今数字经济匹配。至少,很多人真不去超市买可口可乐了。

证券市场上有很多指数工具,来衡量走势。

颇有一些,其实是技术分析工具。当然,基于基本面做的指数不是没有。

但基于基本面的指数,其实就是基于财务报表的数字。而财务报表的数字,是过去的(比如过去一季),而不是正在发生的。

至少不是过去一周的。

蚂蚁前日宣布推出的一个“淘金100指数”,总让我想起巴菲特的那个故事。

根据销售业绩来做未来趋势判断,不就是那个故事里巴菲特看着人们扛可口可乐么?

淘金100指数这个号称“基于海量的电商交易数据,经过大数据金融的碰撞后,产生的全球首个电商大数据指数产品”有趣的地方就在于:当它显示了某种行业很景气的时候,这个行业里的很多上市公司,还没有公布财报。如果你能够得到这个信息,到了公布财报,市场一片叫好的时候,你就可以偷着乐了。

这就是用“当下”推断未来。

它能成立的背景在于,电子商务交易总额(零售)已经逾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10%,而在2C的电子商务市场里,阿里具有压倒性垄断优势。换而言之,阿里握有电商大数据,而这个数据量,大到能够反映整个社会零售情况。

随着电子商务的更大更快的渗透,再加上阿里的支付工具,淘金100指数的客观性会越来越高,这点我没有任何疑问。

作为投资者,你可以根据淘金100所选出来的100支股票形成投资组合,另外,按照淘金100的通稿,“与淘金100指数挂钩的基金产品,已经在审批之中,一支保本基金和一支指数基金预计在4月中下旬推向市场。”——所以,你以后也可以去买这两支基金。

淘金100过去的业绩是很亮眼的,蚂蚁金服这样表述:以09年12月31日为基日计算,五年收益率超过572%,年化收益大概在54%——比巴菲特年化30%还要强。

淘金100是一个被称为“维他命”平台上的大数据指数产品。我专门问过蚂蚁的人,为什么叫“维他命”(阿里系老是弄一些看似很通俗但又让人不明觉厉的产品名字),对方说,大意就是给你投资行为提供点养分。这是一个金融信息服务平台。

这个平台上有“行业景气指数”,基于电商交易数据做的。

我刚刚开始炒股票的时候,技术分析在中国,还不流行。

这个刚刚是什么时候?我人生的第一本书就是在讲技术分析(与我老妈合写,我撰写技术分析那一部分),出版于1993年。

我一开始使用技术分析,成功概率会很大。什么乖离率,什么头肩顶,一做一个准。

尤其是拿技术分析去复盘,你简直会觉得,太神奇了。

但后来已经越来越没那么神。一方面,庄家懂得“骗线”,故意做出很好/坏的指标,来诱导其它投资者进行庄家期望的行为。——小盘股尤其容易做指标。

另外一方面,事实上,炒股这件事,心理素质是头一位的。上涨时贪婪,下跌时恐惧,一等一反映人性的市场。复盘很准确,你真拿着去炒,还是不太一样。

就像卫生麻将培养不出麻将高手一样,模拟炒股对真正的炒股,帮助有限。

维他命平台所提供的帮助,大致如此。它能提供一个更为靠谱的行业分析,但行业分析到真正意义上的炒股,还是有距离的。

当然,基于销售数据做的指数,要说“骗线”之类的行为,那就太难了。海量的小额数据的汇总,很难去操控什么。一个白酒行业的庄家(哦,现在比较习惯叫主力),怎么去操控白酒在线上的销售呢?

巴菲特年化30%之所以是一个奇迹,就在于人保持了三十年。

这个复利很恐怖。

我做经纪业务的时候,经常拿这个去忽悠不是股民的来开户做股民:先投入十万,然后每年追加一万,年化30%,三十年后你知道多少钱吗?自己拿excel去推一下好了。

30年30%,极难。

淘金100五年年化50%,很厉害的。不过能不能30年50%?

我觉得可能性很小。

当投资神器一旦被公开后,它的收益率会下降的。

这就是为什么炒股软件卖得越火你越不要去买的原因。

但炒股软件基本上是技术流,拿着开高低收交易量交易金额六个基准数字,做各种文章。淘金100还是个基本流的东西,靠谱性相对更大。基本面分析最大的好处是:你在投资时受损的可能性会相对小很多,但类似赌烂公司重组来获得几倍收益,和基本面分析无关。

行业景气指数是一个很有用的投资决策辅助工具,尤其是基于这种即时销售数据的——这个可能是破天荒头一遭。

从这个意义上讲,维他命平台,对证券市场的影响,可能会很深远。

我再一次回忆起了一次聆听蚂蚁金服首席战略官陈龙讲座时的场景。

他说,金融的本质是不会变的。但金融的工具会变。变化大到足以颠覆金融业的运作。

他又说,金融的三大基石:渠道、技术、数据,都在被互联网深刻改变着。

所言不虚。

2015-04-09

小米近来的新品推出速度很快。

手机、平板、电视机,那是当今所谓智能设备的老三样。

其它品类简直让人眼花缭乱,手环是个老东西了,后来又弄了电源、路由器、空气净化器、摄像机等,最新的东西是插线板。

小米以苹果为师,雷军甚至有“雷布斯”的称号,但在品类扩充上,小米显然比它的师傅更激进些,更重要的差别是,价格路线从来不走苹果般的高端,基本上以“价廉物美”取胜。比如说,让小米成为中国手机出货量的一线品牌,低价的红米,立下了汗马功劳。

小米用投资的方式来推动新品的扩张,比如那款摄像机,名字叫“小蚁”,我碰巧和这家位于上海的公司老大还有些小交情。这家公司原来的品名叫“ants”(现在叫YI),大致是去年就开始全力投入的,当时他们就已经获得了小米的投资。这个产品的目标可能是要力图成为中国的GoPro。

利用投资,进行品类扩充,这样的布局,雷军称之为:小米生态。

凡客的陈年在总结自己的教训时说,雷军建议他专注于一件事,于是最终凡客收缩,全力做一件事:衬衫。

但雷军在给陈年这样建议的时候,在大幅扩充他的品类——主要用投资的方式。小米的势力甚至进入到了房地产和家装市场中。不过,房地产和家装是顺为投的,雷军是顺为的LP,有机构化的雷军这个说法。

看上去一点也不专注的样子。

小米创造了一个商业神话。这个神话里有两点属于奇迹式的:

其一,它的价值增长速度,这个人所共知。0到100亿美元,三年,然后又到400-500亿美元。

其二,如此高的增长情况下,它的营销费用并不多。

去年华尔街日报披露说,“小米2013年销售和营销费用仅有8.76亿人民币,约占总营收的3.2%,2012年销售和营销费用为4.16亿元人民币,约占营收的3.9%。”。有足够的理由相信,2014年,这个占比也不会高到哪里去。

包括这两个奇迹在内的小米神话,有很强的示范效应。要知道,电商在营销上的高投入,才创造了阿里的净利润率甚至超过了主营游戏的腾讯。

很多企业疯狂学习小米,是有其理由的。老板们不是白痴。

雷军嘴里的“小米生态”,让人眼花缭乱的小米品类,和他的专注,究竟有无矛盾?是不是又是商业大佬的烟雾弹?小米有两个…姑且称之为“大词”吧,也说不上什么太大的忽悠。毕竟可以允许理解不同。

第一个大词:操作系统(OS)

小米喜欢把它的MIUI冠以“系统”的称号。有时候会直接说“操作系统”。——不过从来没说过OS,虽然OS的中文意思就是操作系统。

事实上,中国很多手机厂商喜欢把那个ROM称之为“操作系统”,比如最近360手机卷土重来,就又放出了“OS”这个大词。

但MIUI不是操作系统。

迄今为止,中国人没有一家企业能够拿出来他们的手机操作系统,连试图去做操作系统的,都少之又少(不是没有)。

全球目前还在折腾的手机操作系统有三个:iOS、Android和WP,塞班已经偃旗息鼓,黑莓的BB似乎也半死不活的样子。

中国手机业的所谓操作系统基本上都是基于Android的ROM,我个人更愿意用“壳”这个称呼。

就像中国人捣鼓出了很多的浏览器的壳并大言不惭地说自己是浏览器那样,中国人在手机操作系统上,一样在偷天换日地忽悠小白们。

但这个大词很关键,如果不树立起这个大词,后面那个大词就会出问题。

第二个大词:生态

苹果无疑是一个生态。基于iOS的开发,是一个相当庞大的产业圈。

其实微软也打造了一个生态,这个生态有可能比苹果的生态更庞大,那就是windows——只不过windows全盛之时,舆论还没来得及用“生态”罢了。网上有相当多的声音声称Mac的OS比win好用,但win的市场份额放在那里,windows的生态决定了微软即便在走下坡路,想让它瞬间轰然倒地,那是不可能的。

太多人和太多公司在依靠windows吃饭,他们才不会那么轻易地同意windows关张。这个道理就像阿里在去IOE时所遇到的批评。动人饭碗(或者轻视ta的价值)所遭遇到的抵抗,是和平时代下最激烈的。

反观诺基亚,这个公司即便把手机卖出了老大的位置,并没有太多人和太多公司在依靠它活着,说完蛋也就瞬间完蛋了。是啊,手上明明有一张OS牌但却拼命卖功能手机的诺基亚,它完蛋和我有什么关系?

这就是生态的力量。生态的力量决定了有相当多的第三方会为你鼓吹。如果这个第三方和你结合够紧密——比如基于你的技术底层在开发——他们是你天然的捍卫者。所谓基于你的技术底层在开发,这话在手机里的意思就是:你必须掌握系统。

三星并不掌握操作系统,所以三星现下很麻烦。但三星依然有它的武器:供应链。三星对供应链的布局和掌控,即便冤家对头要它在专利上赔款的苹果,也要问它进货。

三星说到底就是个卖货的。但造货的能力很强,所以麻烦归麻烦,但瞬间倒地,可能性依然不大。

小米必须否认自己就是个卖货的——虽然它很大程度就是个卖货的(前文提到的华尔街日报那个报道里说,2013年小米高达94%的营收源自手机硬件销售。基于这个数字,很难想象2014年会出现什么本质的改观。)。造货的能力,相对三星,还差上一些吧。所以小米必须把MIUI鼓吹成操作系统,这样,所谓的生态,才有其立足之地。

不过小米在这件事上还是很小心翼翼的。比如雷军在今年2月13日发表长微博庆祝MIUI用户量突破一亿时,用这样的文本描述:它是好看又好用的操作系统。而小米官方一向的说法是:最好用的安卓定制系统。

如果只是一个卖货的,很显然就不再是“互联网公司”了,三星就没人认为它是一个互联网公司,这对估值会产生极大的影响。

MIUI是一个非常强悍的分发渠道:这一点不容置疑。雷军2月份的时候称MIUI用户已经过亿。小米的应用商店,按照国内一个科技媒体的说法,月流水可以做到1个亿。但应用分发渠道与应用生态还是有距离。一个强悍的分发渠道,与第三方有关系,但他们的关系并不那么紧密。

说得极端一点,当MIUI轰然倒地之时,没有什么人或什么公司,会因为MIUI的没落而没落:重新找一个分发渠道就是。

不掌握操作系统的小米,三星是它的前车之鉴。而且,它还没三星那么强的对供应链的把持能力。一条出路是研发操作系统。但这条路极其漫长,极其艰难。即便今天估值数百亿美元的小米,不见得能干这件事。

也许小米已经开始着手操作系统,但在两三年里,建构基于小米手机操作系统的生态,有点天方夜谭。

小米找了另外一条路:扩充品类。

这条路看似很大手笔,什么投资60-100个公司之类,但其实手笔比做操作系统,小上很多。操作系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可能全胜但更大可能全败的买卖。扩充品类,投资硬件,也许10个里面完蛋8个,还有2个依然有胜出的机会。

这是风险投资的套路,但只是小米进军其它智能硬件设备的理由之一。说到底,它不是一家风险投资公司。否则投资人要问:与其让你拿着我的钱去投资,我为什么不自己去投资?

小米扩充品类,其一,也许能找到又一个三年0到100亿美元的硬件产品。雷军的风口就是手机增长。这是一个大背景。iPhone的成功,Android的成功,都是手机增长的巨大推动力。

三年零到一百亿,雷军敏锐地抓住了这个大风口。

但这个风口目前风势在减小。有数据表明,智能手机已经进入到滞涨的阶段。下图来自百度的一份报告。从36%到14%到6%,依然在增长,但速度明显在放慢:

增长

这样的风速下,还想要快速增长,必须另找出路。其一,国际化,把手机卖到风速还很猛的其它发展中国家。这件事,小米的确在做。其二,找新的产品。

小米的频频推出新品,在我看来,都是试探。小米在找下一个规模增长点。小米与美的这个小家电之王的合作,都有这样的意图。

但这个原因依然没有回答前面提到的假设的投资人的问题:为什么不是我自己去投一个风口,还要借助你来投风口?

雷军是专注的。这个专注是从专注造手机到专注造生态,只不过,雷军的生态,和我定义的那种“有一堆人依靠你活着”的生态不同。

小米要建立的生态目前看来是这样子的:家用电器设备之间的通讯,或者用这个词亦可:连接。连接一切,这是谁的口号?腾讯。是的,从这个角度讲,小米和腾讯,有竞争的成分。

只不过,市值1500亿美元的腾讯,拿着一张通杀四方的微信牌,底气十足地喊出了连接一切。估值500亿美元不到的小米,只能从家电连接开始。

游戏是腾讯连接一切的现金供给者,腾讯迟早有一天,游戏收入占比不会像今天动辄8成那么多。卖手机是小米连接家电的现金供给者,同样的,小米迟早有一天,卖手机不应该是它的利润大户。

不然,说好听点,三星就是它的未来。说难听点,诺基亚,就是它的未来。

雷军的生态就是,以小米手机为中心,连接一般人都会用到的家电设备。这听着有点象小米在造一个万能遥控器。小米用了一个看似最笨重的方式在推这个生态圈:投资介入硬件设备。但老实讲,比起捣鼓一个操作系统来,风险小得多。

其实小家电的市场极大,综观整体中国技术电子类产品变化趋势,小家电一直是两位数的增长,在手机业蓬勃发展的时候,它的增长速度排名第二,有这个可能又重回第一。如果能用设备通讯的方式掌控整个小家电产业,这个愿景,并不是卖货的那么小。

尼葛洛庞帝在那本古老的《数字化生存》里就抱怨,看似以前仆人的家用电器们,其实一点也不像以前的仆人那样会互相通讯。

乔布斯硬生生地催生了一个产业(事实上,他这辈子催生过两个产业,只不过第一个产业PC,他创造了,但自己没怎么享受到),他是制造风口的人。

雷布斯要真能做到雷布斯,就得制造风口,而不是,只做风口上的猪。

2015-04-08

这个问题的前一个问题是:上海究竟有没有创业公司?

答案显然是:有。

虽然上海不是一个创业氛围浓厚的地区,但要说没有创业公司,那是不可能的。

上海有没有值得报道的创业公司?

从体量上说,仅就互联网这个行当,就有不少公司目前做得还算ok。

比如网络音频这个细分行业里的两个“巨头”,都在上海。

但我的确很少看到有上海的媒体报道它们——甚至因为地处上海,外地媒体(比如京媒)也很少报道他们,毕竟联络不方便。

但其实这两个公司,都是坐拥近亿或者过亿用户的主。

在博客非常火的07-08年,我所在的博客服务商,就我所知,也就是21世纪经济报道刊发过一篇长篇报道。

没有什么沪媒来采访过我们——这点我可以这么说。

上海的媒体,主要是传统媒体。

也就是说,报刊广播电视为主。而且是体制内的报刊广播电视。

换句话说,所谓的市场化媒体并不多。

这类媒体机构,很忌讳所谓的“软文”。

我记得我曾经给某家报社提供的稿件里提到了某公司的名讳——立刻被删除。

对创业公司的报道,其实很容易被视为“软文”。

因为它主要聚焦于“一家公司”,而不是“一个行业”。大有为某公司鼓吹之嫌。

传统媒体的工作流程比较…正规/或者用“死板”,编辑很容易产生这样的怀疑:你这个记者是不是收了人家的好处?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不要去做算了。

上海而且还缺乏专门聚焦于创业企业的媒体——如果有这种媒体,专门报道创业公司也不奇怪。

但就我目力所及,世纪出版集团旗下有一张发行量不是很大的报纸倒是喜欢这个。我参加过他们组织的一次面向创业者的论坛。但这家报纸很有些做软文的外界名声,也许是误会吧。

上海的创业公司,习惯上也不太喜欢对外发声。

比如说上海有一家做本地服务的公司,躲在交大徐汇校区里。它的老板是非常有名的博客,不过人那个有名的博客是英文写的,而且这个文艺青年式的创始人,性子极其低调,你很少在什么会议或什么论坛看到他。

再比如说我前面提到的那两个网络音频公司,姑且分别称之为Q和X,我和这两家公司都多有接触。

Q公司上个礼拜有两位员工前来和我闲聊。其中一位员工提到,魏老师你认为我们不高调宣传是不是不太好?我说凡事都有度,低调成你们这样,确实不好。

另外一个员工神秘兮兮地和我说和谁和谁达成了合作,不过你不要说出去啊。我问为啥啊,她说虽然合作达成,但还没做成什么事呐。做成再说呗。

同样的,X公司我上周去拜访了它的两位创始人,也提到了一些和牛逼公司的合作,也再三叮咛,我们是朋友说说无妨,你别对外写啊。

我唯唯称是。

但我心里想的是:北京那帮创业公司,刚见面就敢放话说达成合作意向,达成合作意向就敢说签订合作协议,签订合作协议就敢说结成战略合作关系。你们啊,还是too young too simple。

上海创业公司总有这样的一种感觉:凡事做三分说一分,绝不做三分说五分,说十分?要了他们的命了。

所以,他们也很少有强烈的被报道需求。

甚至会主动寻找不被报道的可能:这事你别对外说,那事你就听听。

我在我的一个系列文章《论忽悠》里提到过这样的段子:

一个老头去和比尔盖茨说,我的儿子是世行副行长,我们结为亲家如何?盖茨说好。又和世行行长说,我的儿子是盖茨女婿,来你这里做副行长可好?行长说好。于是,这个老头的儿子就成了盖茨女婿兼世行副行长。

随后,我这样写道:

这个段子的意义就在于:我以为,它揭示了商业中的一种规律性的东西。这种规律性的东西,放台面上说叫“整合资源”,但说白了,就是忽悠。

比如说,有个人做了个手机ROM,现在要进军手机制造了。他遇到两个比较大的问题:其一制造手机需要很多钱,比做ROM费钱多了。其二手机业上游零配件供货很重要,如果产能不足就不能有规模,价格下不来,手机做也白做。

这两个问题有点鸡和蛋的意思:没有足够的资本实力,上游供货商不愿意把你当成主要的合作伙伴。但如果没有足够产能,也没什么资本愿意在你身上赌一把。要把造手机这事做成,就得先同时搞定一批供货商和一笔资本,达到一个level后,再搞定更多的供货商和更多的资本,再上一个level。

整合资源是不能空麻袋背米的,总要有些自家的资源。这个老头在向两位大佬推荐自己儿子时,估计得拿个照片什么的。长得歪瓜裂枣,就难了。可能还要个简历什么的,常青藤盟校毕业就更有说服力了。

同理,造手机也一样。你一个真屌丝,两头就会不太愿意和你接触。你是高富帅,愿意和你接触的概率就大了。你这个高富帅还很有名,概率又大了。做的ROM受到很多关注,概率又可以增大。

互联网行当的创业大抵就是这样的:没钱没用户,没用户也不会有钱。这时候的忽悠,有时候就得编故事,讲…唔…姑且称之为夸张的话吧。

很显然,上海的创业公司,不谙此道。

其实很吃亏。

媒体报道者,媒体被报道者,两头我都说完了,现在来看看受众市场。

换而言之,就是作为读者的上海人。

如果他们对这种故事足够感兴趣,媒体报道者怎么着也会写两篇,被报道者再不情愿,慢慢也会情愿的。

问题是,大部分上海人,不感兴趣。

前文提到,上海不是一个创业氛围浓厚的城市,比起北京那种你没打算创业都不好意思和人聊天的疯狂气氛,上海那是绝对要自愧不如的。

这个职场文化浓厚的城市,对创业这件事兴趣不大,也没什么奇怪。

但这不等于说,压根没人关心。正相反的是,虽然比例不大,但毕竟上海人口庞大,绝对数量而言,不会小到连一个媒体都撑不起来。

《第一财经周刊》,这个可以说某个角度创造了业内奇迹的杂志(据说第一年就盈利),对创业公司的报道还是浓墨重彩的。

它用讲故事的手法,来报道一个创业项目。这本杂志主要的阅读群体是职场小白——也就是进入职场几年的小白领——看上去,还是挺受欢迎的。

但我一向认为,《第一财经周刊》是传统媒体在日薄西山时的一次回光返照。这本杂志的成功,不代表杂志业从此复苏。

种种原因吧,《第一财经周刊》很快就没了全盛之时的光环,而纸媒业的没落,也越来越变得毫无疑问。

但上海的网络媒体,没有接上。

北京有两本专门聚焦于创业的杂志,甚至他们由三个字组成的刊名里都有“创业”两个字。

J杂志后来大力拓展它的互联网媒体,而B杂志,本来就是靠一个网络社区发展出来的。

科技媒体里,北京大大小小真不少,这些网络科技媒体,对创业故事非常感兴趣。

说起来,那个以超人母星球命名的科技媒体,以前还是上海的,呵呵。

上海并没有太有力量的专注商业经济的网络媒体。

上报倒真搞了一个财经媒体,不过,总部还是在北京。

文广旗下的第一财经系网络媒体,还是不够强。完全没有当年它的纸媒在同业里的地位。

既然创业公司多在北京,而且他们喜欢向媒体唠叨,那么,喜欢报道创业故事的媒体云集北京也就不奇怪了。至于读者嘛,这种报道商业故事的互联网媒体,本来就不太在乎读者(或者叫用户)究竟在哪里。

960万平方公里,想读这种故事的人多了去,和上海也好北京也好,地域性已经不再重要。

上海倒是有一个专注于创业人群报道的网络媒体,不过这个成立于11年的彼时声称聚焦于八零后创新人群故事传播的平台,聚焦的不是商业(创业),而是创业的人本身。

最后还是要说一句。

我曾经写过上海为什么出不了平台级的互联网公司,但那篇文章我其实压根没有那个意思说这点很不好。我只是很简单地分析原因。

我从来不觉得纽约不能成为硅谷有什么可遗憾的。

上海没有平台级互联网公司,有啥好遗憾的。

每个城市都有每个城市的特点。

这个世界,打工的人群数量,在可见的未来里,比做老板的多,是很正常的。

所以,沪媒不热衷于创业公司的报道,其实,也没啥好痛心疾首的。

—— 首发 上海观察 ——

本文写作完毕后,我就看到界面倒是刊发过一篇文章讲网络音频的,4月2日出品。http://www.jiemian.com/article/255735.html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其它合作请点击本公号菜单关于里的合作需知

2015-04-03

有新闻说区伯在某地涉嫌嫖娼,被行政拘留。

由于区伯的身份,这件事变得很受关注。

澎湃后来还做了一篇蛮长的采访——彼时区伯已经在返回广州的路上。

媒体札记也搜罗了微博上的大量看法,拼出了一篇文章。

在这件事里,我有三个看法。

区伯监督公车私用这件事,我百分百支持。

有人说,区伯做这件事有私利,就算有私利又如何?动机论很要不得。

如果区伯能把这件事监督公车私用的事做出个商业模式来,乐见其成。

还有人说,区伯做这件事利用媒体炒作。

这也很正常啊。一个人的声音总归小些——即便都UGC时代了,公民会同媒体共同监督公车私用,并让全社会周知,这事我看不出来有任何不妥之处。

最后一个说法比较有意思,说现在当地政府都开始为公车加装监控设备,这个行动和区伯的监督很有关系:到底被他捅出来形象不好嘛。但这个监控设备最终还是纳税人买单,算是增加了财政支出。

增加纳税人负担不假,不过,这恐怕也是现行体系下最不坏的选择了。比起不装设备而任由公车私用,这点损失,大概也只得承受。

完全不能因为最终纳税人多买了点单,就说区伯这事做得不对吧?

嫖娼。

我个人是相当反对肉与利益的交换的游戏的。娼妓就是这其中一种。

我反对这个,先不谈什么大道理,就从很朴素的角度出发:

配偶对嫖娼(叫鸭)的看法是什么?如果自己有女儿/儿子,会不会很乐见她/他去做鸡/鸭?

我反正不能接受。所以我反对嫖娼。

接下来说一个大道理。

我承认人性有“淫”的本性,我也承认有些人缺少基本的求偶技巧而不得不用钱来解决这个问题,所以,娼妓这个状态恐怕会很长远地持续下去。

但这不意味着对娼妓要有放纵乃至鼓吹——我真得很不能理解互联网上有些人对娼妓的支持,他们搬出来好多大道理,我也不懂。我只想知道,他们大概乐见自己的老婆、女儿从事这个行当?

舆论和行政上的打压、这个行当的事实存在,于是就形成了一个动态平衡。这个动态平衡的确可以创造出很多就业机会来,哈哈,玩笑话。

这个道理就像杀人是不对的,必须打压。但杀人的事情,天天都会发生。你不能因为天天发生——存在即合理——就放纵或鼓吹杀人吧?

现在来说说区伯的“被污名化”。

我觉得至少对我来说,一点也没有被污名化,即便我那么看不起嫖娼这种行为。

我赞同一个人做的事,并不等于我要赞同这个人,更不等于要赞同这个人所做的其他事。

这里的所谓“一码归一码”,是很清楚的——当然,这种清楚,会导致我这个人其实没什么朋友,因为我真的不会力挺他人的所作所为而不问青红皂白。

有些人我很讨厌,但ta的言论我会看,甚至还会赞同其中一部分。

有些人我很喜欢,但ta的有些行为,我——呵呵,就当没看到吧。实在看不过眼了,该吐槽照样吐槽。

既然不会因为区伯涉嫌嫖娼而去否定他的监督公车行为,那么被污名化,至少,对我不成立。

人是有很多维度的,人总有弱点,总有不足,求全责备毫无意义。

有一个英国人写了一本《知识分子》的书,专门攻击包括卢梭、雪莱、托尔斯泰等等知名知识分子的私德。

这本书蛮好看的,但就我而言,这些私德问题,无损于这些知名知识分子的贡献。但是,我也不会因为他们的贡献,为这些私德不端去找各种理由。

道德审判这种事,对我作用是很小的。

一个人做了一件很值得鼓励的事,就默认为ta的道德很好,对ta的道德进行攻击就是道德审判——这种看法,其实很没有必要。

没有人可以伟光正。

钓鱼执法。

这件事我反对。

区伯这件事有没有钓鱼执法,看上去很有这种苗头,但我不敢说死,毕竟不是那么得了解具体情况。


按照区伯在澎湃上的自述,把持得好一点,可以避免被钓到。

上面这句话可能会江湖不正确:你丫就是圣人?就能把持住?

还是“一码归一码”。钓鱼很不好,很需要反对。但自己也要把持住,是吧?

总结一下,区伯事件的我的三个看法:监督公车私用要支持、嫖娼以及娼妓行业要批判、钓鱼执法要反对。

最后要说一句。

轻易被媒体的一些报道从而产生对区伯有一种被污名化的感觉的,正落入了有些人搞钓鱼执法的逻辑陷阱:私德有问题,ta这个人就可以全盘否定了。

打小就被方法论洗脑,真得不太容易摆脱。

建议多看看书。

还有,多仰望星空。

以下无正文

说明:

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

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

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钛媒体/微信/ZAKER/网易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

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其它合作请点击本公号菜单关于里的合作需知

5、欢迎于iOS中下载“ItTalks”应用,或Android中下载“扯氮集”应用。

6、欢迎于喜马拉雅电台搜索“魏武挥”,听我用语音的方式吐槽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