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5-06-23

专车事件。

引发不大不小的社会冲突。

据说在南方某地还声势浩大,到了要出动武警的份上。

基本在网络舆论上,一边倒地支持专车。

有人甚至还喊出了“出租车司机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无非就是:专车干净、专车便宜。

挺好的,公司两头补贴,司机开怀,自然态度好。乘客开怀,自然支持专车。

烧钱的公司也挺开怀的,因为估值又大了。

王欣太太开了微博。

王欣是谁?快播的创始人,现在好像在牢里蹲。快播吃了一记天文数字般的罚款。

她发了条长微博,收获4万多赞,1万3千份真金白银的打赏。

快播是著名的一个播放器,通过它,你能看到很多。。。唔。。。岛国出品的爱情动作片,还有,盗版片——对了,那些个爱情动作片,理论上也应该是盗版的。

群众用点赞和打赏的方式,对快播表示感恩。

群众挺好的啊,知恩图报的。

一家做婚恋的网站,不知道哪个脑洞开了,搞了一次面向父母的营销活动。

就是“支持人贩子一律死刑”运动。

媒体卷了进来。17日,某门户网站做了一个调查。

到了次日14时,6万余人参与,8成人表示:该杀!

真是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据说,民选法官的德州,死刑执行最多。讨好群众喊打喊杀。

秦始皇动辄喜欢杀人。秦律之严,天下闻名。

大概那个时候,我们的老祖宗是活在一片祥和的共产主义社会罢!

我觉得吧,人贩子,不应该仅仅死刑。

应该五马分尸或腰斩凌迟,至少三族连坐。

一颗子弹多便宜他们。

畅销书《乌合之众》。

很多人认为这是一本经典著作,不过不好意思,它就是一个畅销书的货。

文笔极好。

姑且抄录一段:

群体很容易做出侩子手的行动,同样也很容易慷慨赴义。正是群体,为每一种信仰的胜利而不惜血流成河。

其实吧,勒旁真地有点高估群体了。血流成河?流谁的血?成谁的河?慷慨赴义?慷慨谁的慷慨没有疑问,赴义又是赴哪家的义?

这本书,听说的人少些——相对于《乌合之众》而言。

《狂热分子》。

作者贺佛尔(霍弗),一个奇怪的人。加州伯克利的政治科学高级研究员(1964年),不过他还有个身份:码头搬运工人。

唔,他莫不成成了某个“一键叫工人”的O2O平台的共享经济输出者?

他这样写道:

不同类的狂热者看似南辕北辙,但他们事实上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真正南辕北辙和沾不上边的是狂热者与稳健派。。。要一个狂热的共产主义者转变为狂热的法西斯主义者、沙文主义者或天主教徒都不难,但要他们转变为冷静的自由主义者却难上加难。

民意。

这张图我已经见过多次了。

也许你也见很多次了。

慷慨赴义、乌合之众乃“群众”

这张图来自于日剧《胜者即是正义》。

伯通在他一篇文章里引述了这个剧的台词:

民意就是对的,大家赞成的事全都是对的……要是民意想判一个人死刑,那就判吧,因为说到底这一系列官司,不过就是一场以绞死讨厌鬼为目的的国民运动,为了给自己无聊的人生消愁解闷的运动……如果民意可以决定一切,那就不需要这种拘泥于形式的建筑和郑重的手续,也不需要一脸傲慢的老头子和老太婆,下判决的绝不是国民的调查问卷,而是我国学识渊博的你们5位,请你们秉承作为司法顶尖人士的信念进行判断。拜托了!”——日剧《胜者即是正义》

2015-06-18

CP*是一种广告的计价方式。

从媒体这个立场出发,按照他们钟爱度从高到低的排名,大致是:CPT(按时间)、CPM(按覆盖)、CPC(按点击)、CPA(按行为)、CPS(按销量)。

从广告主这个立场出发,正好倒过来。这不奇怪,因为越往后,越符合广告主的企图:按效果付费。

但打媒体建立了广告商业模式之后,在非常长一段时间,广告的计价方式是:CPT、CPM,原因有两个:

其一,CPC/A/S,在没有互联网的时候,这个是难以想象的。纸媒上倒是有人尝试过,那就是戴尔。戴尔的广告会有一个特定的促销码,当你电话购买戴尔电脑的时候,可能会碰到询问促销码为何的问题。戴尔依靠这个方式来衡量效果。

但依然是随机性的询问,只是做了一些修补罢了。

其二,媒体在很长一段时间,是稀缺的。整体上来说,内容的供给小于需求,故而,作为卖方的媒体,对广告主有一定的优势。自然计价方式要按照媒体喜欢的来。CPT/M这种效果说不清道不明的的方式,符合媒体的利益。

不过,如今有两件事证明,符合媒体利益方式的计价方式,正在行将就木中:

第一件事是百度全年的广告收入超过了央视。

第二件事是阿里(淘宝天猫等)的广告收入单月超过了百度,总量上也超过了央视。

百度阿里奉行的广告计价方式,主体是CPC/A/S这种所谓效果计价,而央视,是典型的CPT/M这种覆盖式计价。当百度阿里的广告收入超越央视这个国内媒体广告头号选手时,可以证明一点,广告主在谈判桌上的话语权,已经超越了媒体。

因为,前面我说的两个原因,统统不再成立了。

接下来,说一说三方交易模式。这个模式原来基本上是媒介独有的。一手用户(受众),一手客户(广告主),媒介作为一个中介,获取较高的毛利率。嗯,媒体的毛利一向很高。

最近几年,出现了一种叫O2O平台的东西。

从模式上而言,它和媒介如出一辙:一手服务供给方,一手服务需求方。前者相当于以前的广告主,后者相当于以前的受众。平台居中,利益模式极有可能是“佣金”。

佣金是什么?CPS。

我一直有一个观点,那就是O2O是压垮纸媒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纸媒业很大一块广告收入是“分类广告”。在这种广告形式上,媒体的体量比中小企业为主的广告主来得大,有谈判优势。

有很大一部分中小企业已经去了百度、阿里投放广告,剩下的都是本地服务,百度阿里的广告效果,对他们而言,未必有多好。

但O2O平台起来后,这些广告主立刻就有了新的机会。通过O2O平台,来一个客户消费给平台一笔佣金,这种CPS计价模式,是最讨中小企业喜欢的。

CPS压根不需要市场预算,你见过本地商家有多少个会有预算的概念吗?

媒体不喜欢CPC/A/S之类的计价模式,一个道理就在于:展示也是有价值的。

的确,存在这种可能:一个潜在消费者看了一个广告后,时隔多日才去购买。前面的广告的展示是有作用的。

但这种可能很难去证明。既然无法证明,当媒体大量出现导致内容供大于求,广告主这一端总体占优时,那么,出钱的说话,是商业规则中的应有之义。

其实CPS这种不计展示效果的计价方式,未必有多可怕。有一个地方媒体集团的旅游板块,尝试过CPS。方式是在报纸上印刷景点折扣券,景点根据折扣券的回收来计算该支付多少广告费。最后总账算下来,相当于刊例价的6-7折,这个折扣不算低。

我倒并不是说CPT/M会消失不见,并不需要销量证明的形象展示,对于很多企业来说,依然有其必要性。

但很显然,一来不是所有企业,二来这个必要性也不是天天必要。正在投放分类广告的,会越来越倾向于接入到各种O2O平台之中。

O2O平台还和另外一个词有关系:共享经济。

现在接入O2O平台的,不仅仅有中小企业,还有不介意赚点外快的个人。一种丰裕必将造就一种匮乏,O2O平台会越来越强势。这对于本地媒体集团,真是坏的不能再坏的消息了。

已经进入红海快要成为血海的O2O,勉勉强强,算是地方媒体的最后一次机会了。

它的根子就在于:广告计价模式已经彻底需要改变。

给钱的,才是大爷。这话对于出钱的消费者成立,对于出钱的企业,也应该成立。

【本文作者魏武挥,专栏作者,新媒体的观察者、实践者和批判者,目前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微信公众帐号:itTalks】

2015-06-17

我对我自己的文字,被全文转载其实不是很介意。

当然,有个前提,你不能抹杀我是这篇文章作者的事实。不标明文章由我魏武挥所写,这个不叫转载,叫抄袭。

抄袭要痛打之。

但话说回来,我对全文转载虽然不介意,可其实是有些看不太起的。

鄙视的地方在于:我认为,搞全文转载的,骨子里是木有“互联网精神”的。

超链接是一个伟大的发明。

有了超链接,理论上而言,所有的文本在信息世界中,只需要一份。

当然,这是理论上而言。实际操作,全然不是那么回事。

比如说,门户。

门户喜欢把别地儿的文本全部放在自家网站上。门户对于放置别的网站的超链接很小心,一副深怕给人家导流做了雷锋的小气劲儿。

所以,我虽然在很多场合为了表述方便以及让听者更容易理解,使用“门户”这种词,但我心里一直认为,搜索引擎才是门户——互联网的大门从搜索这里为你打开。

搜索引擎,布满的是超链接。这一点,谷歌比百度做得好。

早期博客时代,博客们会愿意用“超链接”。

比如说keso,这个博客时代的头号IT博客。他还在写他那个博客时的规律是:一天来一篇自家的东西,第二天来一篇所谓的“网摘”——也就是拉个标题,赋予个超链接(他有可能还自己写两句读后感什么的)。

这可以为别人博客导流。

我那个时候,算是博客圈子里刚入行的,有那么几回,被keso导了流,流量巨大,感恩至今。

这是一种互联网精神:互助,而且最大可能地尊重作者。

而全文转载(有的还费了老力去搞排版),在我看来,其实是这么两个目的:

1、圈住流量。这个动机,再小的公号,和诺大的门户,一模一样。不要和我讲什么分享精神。分享精神不是这么体现的;
2、担心原文会消失。这个有可能。但从比例上而言,并不大。而且现在有些工具可以做到离线阅读(我这里推荐一个pocket),根本不用担心原文消失这个问题。如果你真有分享精神,可以用pocket离线收藏,然后再导过去。放在自家公号上,我始终怀疑你有第一点动机(原文被删,你公号就不会被删?)

BTW,有空的话,大家去可以keso的博客上看一看,即便他是在原创一篇博客,也是到处部署着超链接。这点我比较惭愧,我挺懒的,文字一气写下来,就懒得弄了。

现在来说说微信公号这个东西。

它对超链接支持得非常弱。

大部分公号,只有一个地方可以部署超链接,就是原文地址。

一小部分公号(好像是所谓开通了微信支付的服务号),可以在文章中部署链接。

后来,微信又向部分公号开放了“内链接”的功能,也就是公号可以在某篇文章里部署指向自己公号其它文章的链接。

微信对链接的抗拒,大致上是基于“反营销”的考虑,如果再善意一点理解他们,那就是“反恶意”的考虑。因为在微信公号里,是看不到超链接地址的,这给判断是否合法正规官网带来了一个小障碍(虽然可以用在浏览器浏览来做到判断)。

但微信的这个做法,其实是孩子和脏水一起倒了出去。虽然对阻挡了恶意行为,同时,也阻挡了互联网精神。

好吧,张小龙早期做邮件的时候,其实和超链接关系不大。超链接严格意义上,大概属于万维网的东西。

移动互联网,和桌面互联网有许多区别。

其中一个重大的区别是:信息孤岛。

APP(原生)其实并不像网站,它们更像是:软件。软件显然比网站封闭多了。

大大小小的APP,大概也只有能拿到广告费的时候,才愿意给别人导流。而且,你必须承认,导流的过程,体验并不好。因为导流本身是需要唤起另外一个APP,远不如浏览器里网页到网页般的行云流水。

桌面互联网中心的信息孤岛门户,后来被搜索取代。搜索符合各种中小网站的诉求,搜索也比门户更接近互联网精神。

搜索不是信息孤岛。

移动互联网的信息孤岛APP,他们的发展轨迹是:超级APP,把这个岛做成“就是这个世界”,孤岛也就无所谓“孤不孤”了。

超链接在移动互联网里,甚至都躲到了幕后。

我真的蛮怀疑,再过十年出生的人,可能压根就不知道HTTP之类的,是什么东西。

不过,我依然用公号里的二条“节操转载”来纪念超链接。

毕竟,当年我也是一堆网摘创业者中的一员。

而那帮继续做全文转载的,转就转吧,你们做生意赚银子,是可以的,但真别举着“我就是分享”的贞洁牌子了。

真的,你们连啥叫互联网精神都不懂的。

册那!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天奇专注于互联网新媒体投融资,欢迎创业项目向以下邮箱提供项目BP:bp@skychee.com

培训事宜 请洽 涓子 13918571857
点对点咨询聊天 请上此网:http://weiwuhui.com/zaihang
商业公司要写软文,请勿找我

2015-06-16

乐视和小米,再度发生口水仗。互联网江湖俗称“撕逼”。

这场口水仗玩出了新花样。

小米家,召集了证券业媒体记者和基金经理、分析师准备说点乐视的坏话。而乐视则针锋相对地说:你丫是不是操纵股价准备做空啊?

公关战打出了股价战,新玩法,新境界,升级了。

我不想就这个“创新”评头论足,我想讨论的是:他们到底在吵什么。

乐视和小米的这场围绕电视、视频的公关大战,其实真的是蛮高级的。

双方在争夺的是互联网电视的解释权:什么叫好的互联网电视?

你可以理解为定义之争,也可以理解为解释权之争,甚至你可以理解为:标准之争。

小米在手机上玩过类似的套路:什么叫好的手机?跑分优秀的就是好手机。

所以小米手机频频跑分,指标不低。所以,小米手机,是好手机!

自问,自答,然后将自家的货套到那个答案中,公关三板斧,大家要牢记。

后来一个教英语的胖子不服,非说跑分和手机好坏无关,还故意去跑个低分。无奈,小米树立的“好手机定义”实在深入人心,不服没用。

再后来,一个做安全的大佬跑进来做手机,用的还是小米的套路。什么什么地方完胜小米,什么什么地方完胜小米。方法论是抄袭滴,但实话讲,就是价格一招,精细度那是差远了。

现在来看看乐视、小米各自对所谓“视频生态”的定义。

小米给出的答案其实两个字:联盟。6月10日,小米拉了一大票视频网站还有影视剧制作公司站台,小米宣布自家这个大联盟已经接入超过100家视频公司,视频内容份额超过85%。

小米这个说法有点跑个分的感觉:数量大啊,数量光鲜啊。光鲜就是好。这是小米的哲学,打手机那里,就是这么着的。

乐视不服。乐视说,你那个联盟太松散了,超过85%份额有什么意义呢?又不见得都是好视频。乐视不搞联盟,搞的是“产业链垂直整合的闭环生态系统”。所以乐视的关键字是:整合。

好吧,我脑洞开了一下。

联盟,给我感觉有点谷歌式的android,整合,给我感觉有点苹果式的iOS。嗯,从这个角度出发,贾布斯比雷布斯更布斯一些:对合作伙伴需要更大的话语权。说白了,其实不是平等合作关系。你是被我整合进去的。

这就是什么叫“好的视频生态”的方法论之争。一个说联盟,一个说整合。两边各有各的道理。如果在这个方法论上输了,那就是大输,后面造势宣传全部不好整了,得跟着对方的节奏玩了。

所以我说,这次乐视小米公关战是比较高阶的口水仗。方法论和标准有关,标准之战,都是惊天动地的大战,是赌场里showhand的玩法。

小米在通过智能手机实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增长,这是小米的丰功伟业。

但凡事有利有弊。小米的丰功伟业,也会成为它的包袱:投资人可能会对小米未来的增长抱有类似的期待。

智能手机快速增长的结果是:很快到了滞涨区间,于是,小米投了不少智能硬件项目,我个人的看法是:小米在找下一个规模增长点。

经过一系列试探之后,小米可能最终还是选择了客厅里的电视机。

这一次,小米不是要做“风口上的猪”,它要做的是“风口”,风口上的猪,是它拉来的联盟成员。

乐视,众所周知的是,刚刚度过了一劫。

乐视的股价之高,同样令人瞠目结舌。

乐视在不断地制造新的市场兴奋点来维持股价,几乎是什么地方有关注度,乐视就会立刻去掺和一把。

但乐视的大本营还是在“视频”这块。

小米的狠招是:我们不要会员费。乐视不能坐视。乐视要给“会员费”一个理由。这个理由就是:俺们家的内容,都是垂直整合过的,是更好的内容,值得付费。

我又要回到苹果了。Appstore里的应用好多都是收费的,但苹果在前面为用户做了一次审核,换而言之,就是一次背书。谷歌很少干这个事,所以android平台上,付费率相对而言,低很多。

把乐视小米之争用谷歌苹果之争来打比方,好像有点高估了这两家。大家看个背后的道理就行。我也知道,乐视小米,离谷歌苹果还很远。

最后说点与这场争斗略有关系但其实关系不密切的东西。

说有关系,就是小米方喊出了“乐视违规”。说关系不密切,我的意思是,这场方法论之争,违规不违规真的不是那么重要。小米那是个说辞。

违规指的是什么?

说到底,无非就是所谓的互联网电视牌照,那七张牌照。

在我看来,这七张牌照,是视频领域中的恶中之恶,平白无故地制造门槛和障碍。

最近专车事件很火爆,一帮“有良知的”互联网评论人都在说政府不要阻碍创新不要阻碍进步。

但互联网七张牌照,倒没什么人出来说。

小米还拿这个来说事,我表示鄙视一下。

至于股价,真的够狠,够毒。

贾跃亭对乐视的股价的在意,怎么形容都不过分。

小米这招,我再加两个字:够损。

——首发百度百家——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

2015-06-15

微信,这个今天如日中天的腾讯家的应用,最后一次在腾讯微博上的发布时间是:201524日。

而它的父亲,张小龙先生,更是早在20126月之后,就再也没有在腾讯微博上发布过什么。六月份的最后几条微博,都和微信有关。

13年的时候,江湖上就开始流传腾讯微博被腾讯抛弃的消息。到了14年年中,流言的内容更加翔实:团队被解散。而腾讯的官方回应是:确实是有部分员工被并入微视,但团队没有解散,腾讯微博还将做下去(不过有趣的是,微视后来也被抛弃了)。但几乎所有人都明白,腾讯微博不再是当年腾讯眼中的战略级产品,它的命运其实已经注定。

有媒体曾经这样总结腾讯微博在腾讯官方用语中的定位:

2010年财报,我们已着手进行新阶段的投资活动,为未来发展奠下基础。其中之一的新举措是腾讯微博。

2011年财报,腾讯微博在2011年取得大幅增长……成为中国最大的微博。腾讯微博已做好准备抓住未来的商机。

2012年财报,随着中国微博用户增速减缓,我们正寻求腾讯微博与微信的整合点,以彰显我们的特色。

这三句话,在我眼中,勾勒出腾讯微博跌宕起伏同时也是奋力追赶新浪微博却又不得的三年。

腾讯微博究竟失败在哪里?

第一个原因是显而易见的:腾讯微博丧失了先机,104月才开始内测的腾讯微博,比098月就开始内测的新浪微博晚上了大半年。腾讯微博开放平台的负责人在14年和我谈及这个事情时,用了一句每晚上一天就是晚上一年的说法,以说明丧失先机对腾讯微博的发展有着多么致命的影响。

的确,包括搜狐、网易、腾讯乃至百度在内的互联网大公司所推出的微博产品,都比新浪晚,也都一一败下阵来,第一个缴械投降宣布不玩的就是百度说吧(118月),然后就是网易(1411月)搜狐(1411月服务器崩溃就再未恢复过)。

新浪微博不是国内最早的中国版Twitter,但对于大公司出手这种类Twitter产品,的确是第一个,新浪占据了先发优势,一点都不假。然而,事情绝非先发就能赢那么简单。

新浪是全公司压上阵去做新浪微博的,因为新浪完成了一次以曹国伟为核心人物的MBO。推高新浪股价是管理团队的一致意愿,而做好微博就是推高新浪这个传统门户的不二法门。在极强的利益驱动下,新浪倾全力一博,迸发出来的能量绝不可小觑。

包括腾讯微博在内的几个竞争对手,虽然在文案上都用上了战略级产品高度重视等称谓,但是不是像新浪微博那样豁出去上,是很值得拷问的。客观讲,新浪微博刚开始的时候,的确是一个创业团队,而不是大公司搞了个产品。自王志东离开新浪后,新浪微博,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算是有主的产品。而腾讯微博,从今天看回去,它并不是要进取些什么,更像是要防守些什么。动机不同,这是失利的第二个原因。

豁出去上,总是要工具的。这个工具究竟是什么,在我看来,构成了腾讯微博失利的第三个原因:在内容运营上,腾讯的确不如新浪。

新浪是一个老牌门户。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新浪从来就是以内容运营见长。门户一开始并不生产内容,到了后来开始做总体比例上依然是少量的自我内容生产,门户的优势一向不是去在那里采写什么,它的优势在于在那里编辑什么,换而言之,就是内容运营。说得再直白点,门户一向懂得如何推销内容。

新浪并不像腾讯那样拥有一个QQ弹窗,它所有的流量都得依靠内容的再包装:标题吸引不吸引人啊,内容在首页或频道首页上部署得合理不合理啊,如何用图文混排的方式来粘着用户访问时长啦,这些事,新浪干了十余年。

新浪在博客这个应用上也是获得极大成功的,这个成功给它带来了两个后果:其一是名人资源,其二是对网络原生内容(并不是传统媒体那种内容)的再包装再运营的能力。这两者,是运营微博时极好的经验,而对于腾讯来说,其实并不具备,或者说,较之新浪,差上好多。

微博其实是一个运营主导的产品,它的核心就是数亿用户所生产的内容。如何运营——或者直白点讲,如何炒作一个话题——不仅能让更多人接触到这个话题,而且还能就这个话题再生产内容,这样的技巧,绝不是一个QQ关系链和一个QQ弹窗能做到的。

事实上,虽然腾讯门户的流量很大且超过新浪,但它非常依赖于QQ弹窗,这不能代表腾讯内容这一翼的运营能力。而且正是因为对QQ弹窗的流量依赖,腾讯并没有培养起一支足以匹敌新浪运营能力的内容运营团队。这在我看来,是腾讯微博最终失利的核心原因。

很早之前,我就一直认为,腾讯微博是腾讯的防守型产品,主要针对的是新浪微博不至于抢走它最核心的资产:社交关系链。到了微信推出且壮大之后,这个产品的防守目的已然完成。从这个意义上讲,腾讯微博又是一个成功的产品:它的确拖缓了新浪微博的商业化速度,并通过微信,将现象级产品五个字从新浪微博手中重新抢了回来。

腾讯微博,的确可以安息了。

—— 首发21世纪商业评论 ——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天奇专注于互联网新媒体投融资,欢迎创业项目向以下邮箱提供项目BPbp@skychee.com

培训事宜 请洽涓子 13918571857

点对点咨询聊天 请上此网:http://weiwuhui.com/zaihang

商业公司要写软文,请勿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