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5-06-04

多家媒体爆料称,上海SMG旗下的第一财经集团(CBN)接受了阿里巴巴集团的投资,数额高达十个亿(以上)人民币,并将于明日,也就是六月四日,召开新闻发布会。

这件谋划了七八个月的事,终于浮出了水面。

我所听到的版本,CBN未来的股权结构大致是:SMG握有六成,阿里巴巴握有三成,国家电网(英大传媒)握有一成。

江湖消息不胫而走,引发粤传媒股价大涨。因为它持有CBN旗下的上海第一财经报业有限公司25%的股份。

在股市大火的当下,做为国内一线的财经媒体集团第一财经的动向,自然引发了大量的关注。

事实上,CBN不是很缺钱。

股市那么好,广告也很好卖。我母亲在一财广播上有一档节目,她和我说,最近这个节目前的贴片广告时间,是以前的三倍。

SMG掌门人黎瑞刚,深得有关高层器重,要从有司处弄点银子,想必也不是什么难事。更何况,他还有一个华人文化基金。十来亿人民币,还算摸得出来。

阿里入股,引发很多人猜疑的一个问题是:是不是阿里要包养CBN。

如果CBN方面不是很缺钱的话,包养说,不见得能成立。

我个人觉得,CBN可能看上了除钱以外的东西。

此番投资结束后,CBN要做一个与数据有关的信息公司。我至今没有探听到这个公司到底叫什么——一种说法是名字还没最后确定。我姑且称之为“CBN新媒体”。

这家公司主要的业务布局是三个部分,面向三类人:机构投资者、个人投资者、财经信息有需求的一般大众。

面向机构投资者的业务是:商业报告。宏观商业报告可能以免费的方式发布,细分行业的商业报告、分析咨询,以收费方式发布,有C2B定制意味。

面向个人投资者的业务是:支付宝自选股下的财经资讯。

打开支付宝,进入到自选股模块(也就是那个股票行情),目前置顶资讯已经由第一财经提供,而后面的资讯,则由新浪财经提供。未来的规划有可能是:一财资讯将包揽这块业务。

说起这个自选股,江湖小道一个版本是,在多年以前,一财曾和另外一个互联网大佬合作搞自选股,没想到后者基本上甩开一财单干,搞得SMG方面颇为不爽。于是,这次选择了与这个互联网大佬旗鼓相当的阿里合作开干。

面向一般财经受众,CBN新媒体有可能会做一个所谓的“财经版今日头条”,搞财经讯息聚合。

从这些业务布局上,可以看出,CBN到底要阿里什么。

其一,就是所谓“大数据”。

阿里旗下的B2B平台(阿里巴巴)、B2C平台(淘宝天猫)都可以为CBN新媒体提供大量的数据,经过数据脱敏后处理,形成商业趋势报告。逻辑上是可行的。

另外,蚂蚁金服,作为马云的嫡系部队,也可以向第一财经提供各种数据,这里甚至包括贷款数据、信用数据。

黎瑞刚打造“中国彭博”的想法,是用数据开道来完成的,玩法和彭博,的确有些不同。

其二,流量。

支付宝流量、阿里流量,都是显而易见的庞大。这是BAT这种一线互联网公司最让人希望得到的资源。

从阿里这端,选择CBN,也和它的定位有关——BAT中,它是离财经商业、投资理财最近的一个。

BAT有强大的数据生成能力,但如果要精加工,依然需要专业的内容运营人员。

一个例子是,蚂蚁金服内部有一个代号为“聚牛”的项目,希望能从CBN处获取经过数据脱敏后的内容精加工产品——所谓财经服务。

但事实上,国内一线传媒集团,可选择的合作伙伴,其实已经不多。阿里最终和CBN合作,并不算太奇怪的事。

按照国内的媒体管理体系,其实阿里要进入CBN这种传统媒体集团,难度非常大。

入股后,阿里显然要在CBN派驻几个人。

入股后的CBN集团,李蓉继续做她的董事长,阿里则派出了王帅出任副董事长。

做过天下网商董事总经理,也做过阿里媒体投资运营总监的黄磊,将出任前述的“CBN新媒体”的总经理,操盘运作这个项目。

福布斯中文的周健工,也是一财老人,据说将回归CBN,出任CBN的CEO一职。

黎瑞刚回归SMG后,主线两条业务:娱乐、财经。

娱乐线上,东方明珠百视通合并,算是一个大动作。

财经线上,此番与阿里形成资本合作,又算是一个大动作。

都是借助资本的力量,去完成媒介融合。

两粒大落子,已毕。

—— 首发 钛媒体 ——

最后说几句与本文有关但我不想写到正文里的内容。

其一,秦朔的走向。周健工回到一财后,秦朔该放在哪里?有江湖传闻说秦要创业。

其二,从业务角度看,蚂蚁金服比阿里巴巴更适合出面做投资方,但最终还是阿里出面。我有一个单一的消息源称,是因为出于某种行政政策上的考虑。

其三,百视通于今日发出重要公告称,黎瑞刚将担任公司新一届董事会名誉董事长,董事会提名王建军为董事候选人。故而,董事长接任者基本上是王建军。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 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天奇专注于互联网新媒体投融资,欢迎创业项目向以下邮箱提供项目BP:vic.chen@skychee.com

媒体/政府部门培训事宜 请洽 涓子 13918571857

商业企业培训事宜 请洽 杜子 18816982008

点对点咨询聊天 请上此网:http://weiwuhui.com/zaihang

商业公司要写软文,请勿找我

2015-06-01

社会化出版平台“赞赏”(嗯,这是一个创业项目,不是微信那个赞赏,而且它比微信的赞赏早上个两三年)的创始人陈序,就是那个写了本《主编死了》的家伙,在前年就和我聊及过一个想法。

他说你魏武挥成天东奔西走地出差,到了某个地方,你不可能所有时间都排满,你能不能拿出1-2个小时的时间,见一下你的粉丝、拥趸喝个咖啡呢?咖啡谁买单不重要,重要的是这1-2个小时是要收费的。反正你还算有点小名气,估计有人买单。

在2013年的时候,听到这个idea,还是蛮有意思的,配套的大环境是:粉丝经济甚嚣尘上。不过,后来赞赏并没有介入这个。道理也比较简单,真正的大V在微博上捣鼓一下,可能就能成交。而我这样的中小V,可能还是需要一个流量平台。而赞赏作为初创项目,流量支持还是不够——也许,今天他们能够干了。

这个主意,在今年,我看到一个互联网公司开始运作了,这就是“在行”,著名的果壳网运作的项目。本质上,在行和陈序与我提及的事类似:一个所谓的行家,拿出自己的一段时间,和一个需要的人见面聊天,后者向前者付费。

我默默地关注着“在行”,因为它一开始只在北京运作,行家、学员、见面地,都在北京。

然后,它就开始拓展它的业务到了上海。我早先在“在行”上做行家的申请获得通过,然后开始我的外快业务。很快,我获得了四个订单,其中有三个,已然完成,还有一个,将在5月31日完成。

我一开始希望收费高一些——因为我这人其实挺忙的。不过在行的人认为,应该用低价先玩起来。然后你来我往了几句,最终达成一个妥协价格:555。专门从事对创业者的创业项目咨询。制定这个价格,也和我长期抽555牌香烟有关。

完成的三单,我自己的感觉很好。如何好法,下文说明。

在我看来,“在行”是一个“新媒介”项目。

我经常和别人说,媒体媒体,还是要回到它的本原。先把“铁肩担道义 妙手著文章”这种高大上的玩意儿放一放。我们来看看媒体,或者说,媒介的本质是什么。

我的答案就是:媒介=媒婆+中介。

媒介的本质任务就是改变信息不对称。因为我对某件事不知道而又想知道,所以我需要媒介。

从这个定义出发,所有试图改变信息不对称的服务,都可以纳入到“媒介”范畴。

所以,洗车服务都可以算是媒介。张三需要洗车,但他不知道在他周遭的地方,有哪个洗车点价廉物美而且现在还不需要排很长的队。一个app/公众账号,把这个信息告诉了他,他享受了一次感觉良好的洗车服务,洗车点获得了一个客户,平台中介可能获取了佣金/或一个用户以备将来提供增值服务。皆大欢喜。

这是典型的媒介运作模式。

上报和华映资本一起弄了个825基金,投了三十来个项目,大多和O2O有关,而且大多是在做信息匹配的。

我觉得,对于媒体集团来说,这个一点也算不上什么不务正业。恰恰相反的是,这个就是在做媒介业务,而且是新媒介业务。

O2O的信息匹配,它的原始状态就是报业上的分栏广告,只是后者的匹配效率低很多。借助移动互联网,提高匹配效率,完成精准送达——在消费者看来,这就是服务,连广告都算不上。

这就是新媒体。它“信息匹配”的本质没有变,变的是完成的方式与效率。

“在行”匹配的是什么呢?

一帮自认为在某种领域中有些想法的人,和一帮对该领域希望得到想法的人,之间的匹配。

它首先需要一定的流量。因为只有一定的规模,才能从中提取出匹配。故而,早期的赞赏并不合适做这个事,但在行依托已经比较成熟的果壳,流量问题不用太过于担心。

它还需要圈住一部分“行家”(就是那帮认为自己有想法有洞见的人,大部分算是中小V级别,有一定的社会影响背书,但又没大到自己就能干这事)。不仅要找到这部分人,还要使得这部分人愿意跑出来赚取这份外快。这个和地域性其实有点关联。在行在北京迅速火爆起来,但在上海,总有点感觉无处抓手。上海这个地域和北京非常不同。

这种匹配,其实是“认知盈余”的货币化过程。嗯,说到《认知盈余》这本书,不得不让我想起知乎这个新媒体产品——这个公司几乎把这本书当成了整个项目早期的理论基石,故而极其推崇。在我看来,貌似知乎也很适合做这种项目。

这样的匹配,客观上推动了一部分人的生产力释放,也加速了信息的流动,有助于消灭信息不对称,也有助于更大更好的符合需求的信息供给。

一个好的新媒体项目,在我眼里就是这两条标准:有没有帮助到在这个信息大爆炸的冗余时代更好地完成信息供需匹配,有没有帮助到生产力工具下放到普通人?

所以,我一点也不想掩饰我对“在行”这个产品的喜爱。

我的喜爱是因为我收了555*4单这些钱吗?

这未免太小瞧我对金钱的满足程度了。

在具体的操作过程中,我甚至有一单还略略亏损了一下,因为最后的茶钱是我买的单,而来的人不是只有一个。哈哈哈。

但我是一个信奉“三人行必有我师”的人,而且,作为一名大学里的老师,对“教学相长”也是有所认知的。

我完成了三单。分别涉及到宠物市场、健康饮食市场和教育市场三个细分。在聆听所谓“学员”的讲述时,要说自己全然没有收获,那是不客观的。

像我这种觉得看一本书有十来页对自己有启发,就认为这本书值回票价的人,是很容易满足的,是吧?

更何况,我的这点收获还建立在自己还收了点钱的基础上,有何不美?

在行是一个初创项目,他们在拓展上海业务的同时,组了一个微信群“在行魔都分舵”来强化平台和行家之间的勾连。

这个群里也有一些行家提出了自己的需求和问题,某天晚上,还引发了一场蛮大的讨论。

在行还是有很多可以改进的地方,我并没有这个意思说,它现在已经很完美。

它有可能中途夭折——任何一个初创项目都存在这个可能,但它所努力的方向,是我个人极为认可的。

重复一下本文的一个重要观点:

一个好的新媒体项目,在我眼里就是这两条标准:有没有帮助到在这个信息大爆炸的冗余时代更好地完成信息供需匹配,有没有帮助到生产力工具下放到普通人?

—— 首发 新媒体排行榜 ——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

日本是一个模仿大国。他们对中国唐朝的模仿,可以说一直到今天都可以在很多细微处看到。而对于美国商业经济的模仿,同样随处可见。他们的模仿,很难说成“抄袭”那么简单,而中国有些商业公司的模仿,则被视为“山寨”。这里面的不同,究竟在哪里?

日本管理学者井上达彦的书《模仿的技术》,从中倒是可以一窥日本民族对模仿的看法。他们并不讨厌模仿,而是试图从模仿中找到创新。一个很重要的手法是,从A行业的某些方式中获得启发,用于B行业,井上称之为“结构模仿”。

在井上看来,出租DVD/CD就是一种对金融的模仿。一张CD的价格是600日元,将其租赁,两天一晚的价格是100日元——这个利息高得惊人,但没有人会认为这有什么不妥。同样是600日元,货物的租赁比金钱本身的租赁高上许多,但货物租赁和金钱租赁(金融),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

作者用了包括汽车、便利店、咖啡馆等诸多例子,来说明“从……联想到……其关键为……”的模仿方法论,而我,则愿意用一则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实例,来印证这一点。

这家公司叫阿里巴巴,它的淘宝就融合了对两种模式的模仿。

淘宝的第一个模仿对象是商业地产。经营商业地产的人,很少自己去开店,他们最重要的工作是招商。淘宝发家之时,招商也很重要。以至于淘宝使出了“免费”这个杀手锏,来吸引当时云集于易趣的卖家们。从这个角度出发,淘宝的确不属于零售业,就好像没有人会把商业地产归属于零售业一样。

对于商业地产来说,选址是至关重要的。但茫茫互联网,并不存在什么“地理位置”的概念。商业地产对好位置的极度渴求无非就是看重人流,使招商变得更为容易。对于淘宝来说,人流就是流量。拼命为自己引流,使得虚拟世界中的淘宝成为了“黄金地带”。

但商业地产的商业模式是向商家收取包括房租、物业等等一系列的费用,这个套路被易趣(eBay)模仿了一下——收取商家交易佣金,但淘宝既然是扛着“免费”大旗去争夺市场,再转回收费,就会遇到极大的阻力。所以,淘宝最终选择了模仿另外一个业态——媒体业的商业模式,依靠广告为生。媒体平台之所以能够依靠广告作为主要商业模式,就在于它的规模经济。淘宝的免费招牌能够催大它的卖家规模,于是,广告模式也就随之成立了。

所以,淘宝其实是对两个商业模式——商业地产和媒体平台的模仿进行了嫁接。它不仅仅是一次结构性的模仿,而是两次结构性的模仿,套用互联网的术语叫做mashup。从跨界出发,然后再加以融合。

诚然,无论是那位搞DVD租赁的增田宗明,还是阿里巴巴的马云,在创业之初,未必就是用这样的方法论去展开他们的业务的。他们很有可能是边做边看,最终完成了这样的跨界模仿。但对于这种案例的学习,加以总结抽象,然后引导其它的创业,或许是可行的。

模仿的核心在于寻找超越行业界限的共同点,这件事充满着智慧。虽然井上不断地试图用案例来说明一些共同点,但这本书所涉及行业以外的共同点,还得后来者去想。多思考一下总是有好处的。

(本文即将发表于BT传媒·《商业价值》杂志6月刊,网络独家首发钛媒体,作者魏武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