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5-09-11

王海滨是一个很奇特的人。

他有个孪生兄弟,在上海人民广播电台做消费者纠纷调解之类的节目。我有时候坐车里听到,心里就想,这哥们得有多大的耐心,以及对负能量的耐压力,才会多年如一日地做这个啊。想必这个主持人的孪生兄弟,也异于常人。

王海滨的奇特之处是:他是个逆行者。

这年头,媒体人离职创业,那都不是什么新鲜事。很多人的操作路径大致是:还没完全辞职的时候,已经开始捣鼓自己的创业项目,待到有一定眉目,离职,正式下海。

但王海滨不是。他是网络音频公司蜻蜓FM的股东(不是那种友情天使的小股东),蜻蜓FM时至今日已经不是小公司了,他反而几乎清退了所有股份,躲在体制里,拼命三郎也似地在做一个叫“阿基米德”的项目。

显然属于逆行。

阿基米德背靠上海人民广播电台,自然是一个以音频为主要媒介的平台。这是一个在去年7月开会汇报得到立项,10月就上线iOS的APP。迭代的速度很快,后来陆陆续续加入了秒杀、下载、弹幕这些功能。盘到今天,按照王海滨的说法,在上海本地市场上,拿下了200万用户,其中月活80万,日活15-20万。一个相应的配套数字是:上海地区收听广播的人口大致在900到1000万之间(索福瑞数据)。

阿基米德是非常典型的PGC音频内容,出发点基于SMG旗下的293档电台节目。这是与上海另外一家网络音频公司重点于UGC的喜马拉雅FM完全不同的道路。但同时,它也与沪上的蜻蜓FM有很大的区别。

蜻蜓FM的初衷,就是做一个网络上的收音机——这一点,可以从蜻蜓的那个icon看出来,那就是一个收音机。蜻蜓一直以来,着力于将音频内容通过互联网进行传播。

但阿基米德则更强调“社群”的概念。王海滨认为,293档节目等于293类人群或者293类喜好。从节目本身出发,是可以构建一个一个小型群落的。所以,阿基米德其实是一种社群部落的运作手法。

社群部落的典型特征就是互动性要强。这种互动体现在两方面,其一是用户有一定的内容生产,也就是跟帖。阿基米德到目前为止的上海本地生产的贴子量已经超过400万,甚至超过了一些本地门户站。其二是每个社群部落间或有些活动。阿基米德平台上最受欢迎的是节目发起的福利贴活动,比如抢个肯德基券之类。

今年3月,阿基米德平台上出现了第一单广告,金额达到近500万(不含福利)。这个广告从平台上最大的一个社群东方风云榜上出发,派发价值千万的福利。

问题是:这个广告费,最终,算谁的?

我曾经在上海人民广播电台做过一次分享交流,彼时王海滨曾向我提了一个问题:怎样与市场上的网络音频公司竞争?

我当时给出的答案有二。第一点是要懂得砸钱。这一点对于互联网公司从来不是什么问题,今天但凡有点用户量的互联网应用,哪个没经历过砸钱做推广的时期。但传统媒体很少干这个,他们喜欢资源置换。不是说资源置换有什么不对,而是说:速度太慢。互联网以快打慢,到了移动时代,越发明显。因为用户在自己的智能手机上装的APP数量,比PC里装的软件,可是少多了。一旦固化,改变习惯很难。

第二点就是处理组织和主播之间的关系,对于阿基米德这样的国有体制组织,尤其显得重要但却很难办。几乎所有的主播,都是电台员工,他们领工资做节目,如果说只是把节目往阿基米德平台上同步一下,这也就罢了,但如果还要去和听众用户互动,这多出来的且并不算少的工作量,该怎么算?

到目前为止,节目社区所得到的广告也好福利也好,阿基米德自身并不干涉,也就是不从中谋利。主播可能会有些个人的利益回报,王海滨也听之任之。他下一步的设想是有些节目可以公司化:主播与阿基米德、上海人民广播电台共同创业做一个节目社区——从工作室到节目公司——制度上去固定运营者的利益。

以我对国媒的了解,这一步其实是有点难的。而的确有网络音频公司,已经开始考虑这一点。比如喜马拉雅FM已经成立了一个投资基金,蜻蜓FM也在盘算这种做法。阿基米德上的主播们,由于都是体制员工,暂时或能待在自家平台上,时间长了,恐怕也未必能坐得住。毕竟,连央视的人都成批成批地在往外跑。

王海滨的构想,方向正确,道路曲折。

本文一直写到这里,提及的市场也好用户也好,都是上海本地的。王海滨抛下了蜻蜓FM捣鼓阿基米德,野心不会只是上海本地市场。

一个有趣的问题产生了:阿基米德是上海人民广播电台的,它有可能接入其它地方的内容吗?在纸媒这一行里,几乎看不到A省份媒体的客户端上大规模接入其它省份媒体的内容。

阿基米德正在频繁地和外省广播电台接触,希望接入它们的内容——这大概也是这个产品的名字上丝毫没有上海人民广播电台色彩的原因。阿基米德为合作者提供投票、秒杀、互动之类的服务插件,提供包括实时收听率分析的数据后台,提供节目直播和点播所需要的服务器带宽,最后,收益上不做任何分成,版权上不做任何占有。它希望用这种方式,消除其它电台的戒心,整合音频资源。

开局还算不错,浙江江苏广东这几个省份都开始尝试。

强场景、窄人群、聚服务。

这是王海滨对阿基米德的定义。

思路也好,策略也好,定位也好,都不算错。

体制,能作为助力而非障碍吗?

不好讲,走着瞧。

—— 首发 扯氮集 ——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

2015-09-09

在江湖神秘组织四番群里官拜散议大夫的林楚方,前阵子和我说,今日头条要搞一场活动,邀请我来。同混四番,基情满满,自然要去捧场。

周二这场头条的论坛,人满为患,估计大概有千余人到场。帝都最近安保严格,严禁会场人数超标(头条申报八百人)。过百人在会场门口聚集,要不是头条紧急新辟一会场,老大张一鸣再去讲演一番,估计要把今日头条闹出个头条事件。

头条这场会,其重点是:宣布拿出真金白银来扶持创作者。张一鸣说了一个“千人万元”计划,也就是给一千个作者,每人每月不少于一万元的现金支持(不是广告分成)。而头条的内容副总裁赵添女士,则用这样的话语:为什么现在很多O2O都在搞面向服务提供者的补贴,内容领域就不能给创作者补贴呢?

这个做法瞬间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会还没开完,一些媒体或者自媒体,已经发出了今日头条这一计划的新闻。

今日头条为什么要搞补贴?

很长一段时间,头条一直擅长于做内容分发,也就是内容推荐机制。

做内容的好处在于能够聚集起流量。头条跑得很快,迅速成为内容客户端的一线选手。在中国人智能手机平均只安装30-35个APP(数据来源:Talking Data)的背景下,头条迅速抢占了先发位置,并将优势扩大。可以这么说,内容客户端这一领域,头条鲜有与之匹配的竞争对手,无论是综合类客户端,还是单一媒体制作的客户端。

但有一件事很有趣,即便头条有这么强悍的优势,但今天只要一说到创业,大多数人都说:从微信公号开始。即便是基于内容的创业,大多数人还是会说:从微信公号开始。我很少听到有人这么说:从头条号开始。

如果说,有些公众账号的背后,还有比较复杂的零售机制等其它生意,也就算了。但今天有太多的公众账号(或称之为自媒体人),也就是发发内容的间隙,弄点公关软文,或者贴点广告图片——纯粹的媒体模式,竟然也只是把头条号当成一个备胎,这件事,就很有趣了。头条流量真得不算小啊!

这就是内容推荐机制的弊端:流量不稳定。

头条的用户使用动机是:我是来看内容的。于是,当他们看完一篇文章后的下一个动作是:关闭。而不见得是:关注。关闭关注,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对于一个头条号来说,它有可能因为某篇文章获得了上百万的点击,但所谓粉丝转化率?可能就会很低。没一个内容源敢拍胸脯保证说:我每一篇文章都可以被头条推荐以获得百万点击。流量的不稳定,造成内容源会很郁闷,因为它无法通过某一篇爆款文章积聚起粉丝,从而使得后面比较平庸的文章,一样可以获得较大的流量。

上面这一段,其实就是:粉丝经济。就像一个品牌拥有了粉丝之后,就可以让后者不断购买它的产品而无需大打广告。一个内容源,有了粉丝之后,同样可以让后者不断点击浏览它。

微信公号,是有粉丝经济的特征的。而且你会发现,粉丝量不多的号,它的打开率反而比粉丝量巨大的号,打开率要高。因为粉丝量不多,可能就是“真粉”。

头条对内容的推荐机制,使得内容源被放到了次要的位置——也就是说,头条虽然具有“订阅”的功能,但它的主体,或者让人感知到的主体,是一个聚焦于内容而非内容源的内容平台。

最近,微信公号体系,很明显地一改以前对媒体属性尽可能规避的态度,强化了对内容源的支持,无论是原创标、版式强制、转载设定,还是传说中可能要推出的付费阅读机制。微信在很明显地讨好内容源。只要能抓住内容源,内容,源源不断。

头条的一个数据是,他们发现,有7成的流量来自于内容只占比3成的头条号,只有3成,才是那些他们同步来的媒体内容。这样的数据,可能会让他们意识到,头条号必须重视。如果说微信和头条号,前者是主业后者是备胎,这样的态势,始终对头条是不利的。

至少,很多人会在微信公号上积极地去和粉丝互动,但在头条号上呢?同步了事。我想,这不是头条想看到的吧!

微信公号体系,从机制上讲,和头条是截然不同的。

微信公号体系有很强的去中心化态势:官方从来不会推荐什么微信公号,它压根不做流量分配的事。但头条的核心机制,就是流量分配。

如果只做内容的流量分配,很容易形成爆款文章,但也很容易让很多内容无人问津。这就是我一直在说的“长尾消失不见”。如果做内容源的流量分配,一次分配完毕后,内容源留下有粉丝感的订户,它依然可以保证在未来头条不推荐它时同样取得流量。

当年,头条在推广上不惜重金,迅速确立了自己在内容客户端中的位置。今天,头条在强化内容源上同样不惜重金,这不是一次推广的战役,而是试图固化自己优势的行动。

只不过,道路才刚刚开始。头条真的要强化内容源的感觉,产品上,还有很多改进要做。但在头条当下的发展势头来看,这一步,是时候了。

这一段,我将说点和本文主题关系不大的话题。

我在参加头条这个论坛上的一个讨论时,我意识到的一个事。

很多人写字,开一个公号也好开一个头条号也好,似乎很容易被人认为:你这是在创业吧?

当然,广义地讲,是在创一个小业。但狭义地讲,其实只是有可能赚点外快。

今天共享经济很火,无论是出租房子的Airbnb,还是出租运输的Uber。但对于房东也好,司机也好,我看很少有人会认为,我从此就开始创业了。

共享经济只是让一个人有合法赚外快的可能,但绝不是说:你以后就以此为生。

UGC,其实就是一种共享经济:认知盈余的分享。站在共享经济的视角上看,开一个号写点文章,就要开始创业的步伐,这事是很荒唐的。

头条拿1万元/月来补贴一些人(据说以后会超过1000人这个数字),挺好。但是,这只是外快。

吴****是投了几个号。

但你要是觉着,做一个自己的号,下一步就是要融资创业,我只想说:心平就好。

—— 首发 扯氮集 ——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

商业公司要写软文,请勿找我

2015-09-08

写在前面:这篇文章继续用截屏上传的方式,以避免版式被强制为首发媒体公号的版式。这次我用了一个叫Zine的写作工具,然后截屏。

上次有多人向我推荐锤子便签,感谢。我是用过锤子的人,当然知道这个便签,但还是感谢。但我不用锤子便签的原因嘛:它没PC版。我至今不是一个纯移动化的人,在文字编辑这种事上,一向不太喜欢用手机来完成。(后来,山寨发布会的阳淼指出:这是谣言,因为罗永浩在8.25的发布会上已经发布了锤子便签的PC版,好吧,我没看发布会)

看着还行?







注:前天推出此文的时候,我瞬间发现排版是错乱的(也就是图片秩序不对),所以赶紧删除。但现在这个版本里,依然有个地方写错了,就是韦小宝那里,细心的你肯定能发现。不过,我懒得改了,否则还要再截一遍图。特此说明。

说明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天奇专注于互联网新媒体投融资,欢迎创业项目向以下邮箱提供项目BP:bp@skychee.com

培训事宜 请洽 涓子 13918571857

点对点咨询聊天 请上此网:http://weiwuhui.com/zaihang

商业公司要写软文,请勿找我

2015-09-07

《非诚勿扰》,一部北海道观光片。

秦奋带着梁笑笑,算是北海道深度游。但这个深度游最重要的一环是:他有个多年好友,开着车带他们东转西游,甚至还跑到了一个当年著名艺伎开的小酒店里去喝了顿酒,跑黑社会老大葬礼那儿打了回酱油——这种玩法,常规的跟团游是做不到的,如果是自由行,没个熟人怕是压根不知道有那个酒店,或者是当场被黑社会干翻。

所以,有个熟悉当地的人做伴游,其实这件事蛮好的。

这大概就是前腾讯公关负责人刘畅跑出来创业做“吹米”的最原始的动因吧。

你有深度游需求,ta熟悉当地风土人情也不介意抽点时间赚点外快,平台居中一匹配,挺好。

吹米,后来不知道为啥改名叫伴米(据说是因为觉得吹米这个名字out了,故而把服务提供者叫伴米,服务接收者叫游米。本文在提到这个公司时用吹米,提到供给者用伴米,提到需求者用游米),最近有一件事玩砸了。

一些湾区高大上科技公司的员工兼差伴米,带着游米进自家公司“蹭饭”——这些高科技公司的食堂都是声名在外的——结果被东家发现。Facebook痛下杀手,解雇了几个员工,并按图索骥,在吹米网上检索,据说还由此收回了发出的offer:因为这些人在吹米上登记做伴米了。

从公司的角度看,两点不爽:1、公司食堂是员工福利,虽然允许员工偶尔带亲友进来蹭饭,但你把福利当一个赚钱机会,与拿公司厕所里卫生纸回家,都是揩油;2、揩油这个事,就说明你这人人品有问题,对人品的否定,几乎就是全否定了。所以,必须开除。

吹米通过国内某媒体发了一个公开回应。就硅谷蹭饭门这件事的回应主要是在第四点。它在强调了自己初衷是好的同时,也就带来的麻烦,表示了歉意。

在这个第四点中,吹米还提到了:这是一个细分门类,公司游。换而言之,对于整个吹米平台,公司蹭饭,不是它的全部。

吹米属于一种共享经济的模式:伴米对本地的了解,这种认知盈余,通过吹米,到游米那里去变现——去自家公司蹭饭,是揩油,不是自己的盈余变现。

那么,假定公司游被吹米叫停,它的其它门类,有没有问题?

依然有很多细节需要去考量。

Airbnb也好,Uber也好,它们的共享模式的核心是:基本属于标准化服务。虽然每个人对房子的干净可能定义有不同,但基本上都还属于有共识。至于出行,安全的前提下尽可能快速,这就是Uber的核心标准,也是服务接受者的核心标准。

但伴游服务,太难以标准化。

什么叫好的伴游服务?

一位掌握了一定的本地人文知识的伴米,给A游米讲述时,A游米听得津津有味。给B游米讲述时,B游米可能毫无兴趣——因为ta事先做过功课,知道得比你还多。

伴米觉得这家本地小吃极为美味,A游米可能认同,B游米可能认为这也叫“餐饮”?环境那么差!

尽可能地树立一些标准化服务条款,是吹米这种共享经济平台的核心。而不是简单的去拉郎配。

评价体系。

这个体系其实很重要。因为在服务未展开之前,游米对伴米的选择,以前游米的评价是重要的参照。

但这类服务一个要命的地方就是:一堆的五星评价,没什么意义。

这件事在另外一个盈余有偿分享的平台“在行”上也有所表现。

我在在行上迄今为止已经完成了20单交易,19个五星评价,有一位没有给出评价。换而言之,作为后来者,ta看到的是:清一色五星。

但我的看法是:毕竟两个人面对面聊天1-2个小时,很有可能还换了微信,要给出二星三星的评价,实在下不了手(而且这种交易很有可能是只此一回的)。所以,如果服务不满意,那就不评价,如果过得去,直接上五星。

吹米一样会碰到类似的问题,而且更严重。因为伴游所产生的人际关系,比一两个小时咨询深得多。

这种评价体系,就会变得毫无意义。

缺少了评价体系,再加上服务的非标化,这是这类盈余有偿共享的平台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当刘畅离开腾讯的时候,有一个朋友和我说,她要做一个高端约炮服务。

我当时还很不明所以,高端人士专用的陌陌吗?

吹米出来后,我意识到,这样的伴游模式,的确有可能会出现色情伴游。

作为一个在美国提供伴游服务的平台,可能遇到的政策风险不大,但色情业的水,就更深了。

整个服务过程,吹米是很难介入的。如何把控服务的内容,吹米要走的路还非常非常长。

这绝不是把伴米和游米凑一块儿匹配一下那么简单的。

七月,我举家去美国度假。

一开始我是自驾的,但到了黄石公园后,我知道我租来的wifi热点在那个地区是没有信号的,加上完全不认识黄石公园里的路,我放弃了自驾,专门雇了一个有车的华人导游。

其实整个过程,也可以视为游米和伴米——在美国,导游并不存在什么持证上岗的说法。

我给导游的费用,是通过旅行公司走的,后者天然就要拿走一定数量的佣金。当我决定延期一天私下里直接给导游费用时,导游最后一天的服务态度和耐心,上升了整整一个量级。

对于吹米来说,它能起到的作用就是替代那些零零碎碎的没有规模的旅行社(或者整合它们),接入的伴米,应该是这种可以说是半职业化的导游。

至于什么伴米兼职做公司游,公司这一方所忌讳的东西极多,本来就不该让它变成一个常规的细分项目。

吹米的愿景其实是成立的,但道路,极长。

—— 首发 橄榄社 ——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

《非诚勿扰》,一部北海道观光片。

秦奋带着梁笑笑,算是北海道深度游。但这个深度游最重要的一环是:他有个多年好友,开着车带他们东转西游,甚至还跑到了一个当年著名艺伎开的小酒店里去喝了顿酒,跑黑社会老大葬礼那儿打了回酱油——这种玩法,常规的跟团游是做不到的,如果是自由行,没个熟人怕是压根不知道有那个酒店,或者是当场被黑社会干翻。

所以,有个熟悉当地的人做伴游,其实这件事蛮好的。

这大概就是前腾讯公关负责人刘畅跑出来创业做“吹米”的最原始的动因吧。

你有深度游需求,ta熟悉当地风土人情也不介意抽点时间赚点外快,平台居中一匹配,挺好。

2
吹米,后来不知道为啥改名叫伴米(据说是因为觉得吹米这个名字out了,故而把服务提供者叫伴米,服务接收者叫游米。本文在提到这个公司时用吹米,提到供给者用伴米,提到需求者用游米),最近有一件事玩砸了。

一些湾区高大上科技公司的员工兼差伴米,带着游米进自家公司“蹭饭”——这些高科技公司的食堂都是声名在外的——结果被东家发现。Facebook痛下杀手,解雇了几个员工,并按图索骥,在吹米网上检索,据说还由此收回了发出的offer:因为这些人在吹米上登记做伴米了。

从公司的角度看,两点不爽:1、公司食堂是员工福利,虽然允许员工偶尔带亲友进来蹭饭,但你把福利当一个赚钱机会,与拿公司厕所里卫生纸回家,都是揩油;2、揩油这个事,就说明你这人人品有问题,对人品的否定,几乎就是全否定了。所以,必须开除。

吹米通过国内某媒体发了一个公开回应。就硅谷蹭饭门这件事的回应主要是在第四点。它在强调了自己初衷是好的同时,也就带来的麻烦,表示了歉意。

在这个第四点中,吹米还提到了:这是一个细分门类,公司游。换而言之,对于整个吹米平台,公司蹭饭,不是它的全部。

3
吹米属于一种共享经济的模式:伴米对本地的了解,这种认知盈余,通过吹米,到游米那里去变现——去自家公司蹭饭,是揩油,不是自己的盈余变现。

那么,假定公司游被吹米叫停,它的其它门类,有没有问题?

依然有很多细节需要去考量。

Airbnb也好,Uber也好,它们的共享模式的核心是:基本属于标准化服务。虽然每个人对房子的干净可能定义有不同,但基本上都还属于有共识。至于出行,安全的前提下尽可能快速,这就是Uber的核心标准,也是服务接受者的核心标准。

但伴游服务,太难以标准化。

什么叫好的伴游服务?

一位掌握了一定的本地人文知识的伴米,给A游米讲述时,A游米听得津津有味。给B游米讲述时,B游米可能毫无兴趣——因为ta事先做过功课,知道得比你还多。

伴米觉得这家本地小吃极为美味,A游米可能认同,B游米可能认为这也叫“餐饮”?环境那么差!

尽可能地树立一些标准化服务条款,是吹米这种共享经济平台的核心。而不是简单的去拉郎配。

4
评价体系。

这个体系其实很重要。因为在服务未展开之前,游米对伴米的选择,以前游米的评价是重要的参照。

但这类服务一个要命的地方就是:一堆的五星评价,没什么意义。

这件事在另外一个盈余有偿分享的平台“在行”上也有所表现。

我在在行上迄今为止已经完成了20单交易,19个五星评价,有一位没有给出评价。换而言之,作为后来者,ta看到的是:清一色五星。

但我的看法是:毕竟两个人面对面聊天1-2个小时,很有可能还换了微信,要给出二星三星的评价,实在下不了手(而且这种交易很有可能是只此一回的)。所以,如果服务不满意,那就不评价,如果过得去,直接上五星。

吹米一样会碰到类似的问题,而且更严重。因为伴游所产生的人际关系,比一两个小时咨询深得多。

这种评价体系,就会变得毫无意义。

缺少了评价体系,再加上服务的非标化,这是这类盈余有偿共享的平台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5
当刘畅离开腾讯的时候,有一个朋友和我说,她要做一个高端约炮服务。

我当时还很不明所以,高端人士专用的陌陌吗?

吹米出来后,我意识到,这样的伴游模式,的确有可能会出现色情伴游。

作为一个在美国提供伴游服务的平台,可能遇到的政策风险不大,但色情业的水,就更深了。

整个服务过程,吹米是很难介入的。如何把控服务的内容,吹米要走的路还非常非常长。

这绝不是把伴米和游米凑一块儿匹配一下那么简单的。

6
七月,我举家去美国度假。

一开始我是自驾的,但到了黄石公园后,我知道我租来的wifi热点在那个地区是没有信号的,加上完全不认识黄石公园里的路,我放弃了自驾,专门雇了一个有车的华人导游。

其实整个过程,也可以视为游米和伴米——在美国,导游并不存在什么持证上岗的说法。

我给导游的费用,是通过旅行公司走的,后者天然就要拿走一定数量的佣金。当我决定延期一天私下里直接给导游费用时,导游最后一天的服务态度和耐心,上升了整整一个量级。

对于吹米来说,它能起到的作用就是替代那些零零碎碎的没有规模的旅行社(或者整合它们),接入的伴米,应该是这种可以说是半职业化的导游。

至于什么伴米兼职做公司游,公司这一方所忌讳的东西极多,本来就不该让它变成一个常规的细分项目。

吹米的愿景其实是成立的,但道路,极长。

—— 首发 橄榄社 ——

说明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天奇专注于互联网新媒体投融资,欢迎创业项目向以下邮箱提供项目BP:bp@skychee.com

培训事宜 请洽 涓子 13918571857

点对点咨询聊天 请上此网:http://weiwuhui.com/zaihang

商业公司要写软文,请勿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