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5-12-15

上周末,阿里巴巴宣布收购南华早报。

周一,南华方面发布公告,披露了具体交易细节。其中交易价格:20.606亿港币(大致折合人民币17.17亿,美元2.66亿)。

这起收购案准确地表述是:阿里巴巴宣布收购南华早报集团旗下的所有媒体资产,包括纸质《南华早报》、《星期日南华早报》和数字平台SCMP.COM,以及旗下一些杂志、媒体相关业务和相关知识产权等。

阿里要收南华早报的传闻早已在市场上出现,也有些针对传闻的评论。我个人的看法是:还是要在商言商地看待这起媒体收购案。

阿里在国内,涉足了不少媒体业务(据统计说有25家之多)。但实事求是说一句,也就是占个股。想要全资收购一家媒体集团,在国内,有诸多限制等着它。

比如说,一财的事。阿里在一财上,12亿入股3成。3成就想控制一个媒体?未免牵强。无界,是新疆网信办、财经和阿里一起搞的事,具体比例不详。但要说阿里能主导无界,我看也不太可能。四川的封面,更是云山雾罩的一个项目,但从目前的一些态势来看(比如川报集团拼命鼓吹封面,倒是阿里这边几乎没啥动静),这个项目怕也不是阿里能主导的。

很早的时候,阿里和浙报合作过两本杂志,其一天下网商,其二淘宝天下。从股份结构上来说,也是浙报大头。

至于一些网媒体。四个科技新媒体都或多或少和阿里系有关系,虎嗅是蚂蚁投资的,钛媒体的投资方里有阿里做LP的,36氪蚂蚁也占了股,Pingwest有刚刚晋升为阿里的合伙人的俞永福投资。但即便如此,阿里系对这些媒体有影响,影响却也有限。

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虎嗅和微博开撕。虎嗅有蚂蚁占的股份,微博有阿里投的资本,要撕还不照撕。

前阵子,有个新媒体的CEO,阿里方面嫌做得不好还想换人,折腾了半天都没折腾成。具体是谁家,我就不说了。

国内媒体观察者杰罗姆曾这样写过:

“阿里巴巴近年在内地传媒业已经投入巨资。线上线下、影视报纸均有涉猎,远比贝佐斯激进。但所有这些项目都是独立的个案,彼此之间并无紧密的关联,相关资产也没有纳入统一平台管理,各自为政,从布局上看随意性强、协同性弱。如果阿里巴巴有一个媒体帝国大梦的话,也基本处于早期落子、布局阶段,脉络并不清晰。萝卜有了一堆,箩筐还没有准备。因此,很难就此判断,阿里巴巴正在媒体领域下一盘多大的棋。更重要的一点是,由于内地特有的管理架构与媒体生态,阿里巴巴在内地的所有线下传统媒体投资,基本只是参股,并不参与具体的经营管理。形成对照的是,阿里巴巴在在线媒体资产收集方面,手笔更大,也更具侵略性。坊界盛传的微博仿优酷土豆模式全盘收购思路,并不能排除。”

基本以为然。

所以,说阿里建立了媒体帝国,这话,我不觉得是符合客观情况的。

其实腾讯在媒体上涉足一点不落于阿里。

首先是腾讯握有了中国桌面上流量排名第二的网站:qq.com。这个可是全盘控制的媒体。我个人写稿经历明明白白地告诉我,有篇稿子因为提到了某些竞争对手,耗时三天。当然,最终还是刊发了——其实我也就是提到而已,没说那个竞争对手有多牛逼。

你们知道腾讯是什么时候启动地方门户——也就是大字头网站的么?06年5月。与重庆日报报业集团合作的大渝网是06年5月上线的。这十年来,腾讯的大字头网大概已经搞了那么十三四个,其中,有两个,是腾讯主导的(也就是股份比例过一半),分别是11年8月与南方报业合作的大粤网,12年7月与当时的解放日报集团合作的大申网。

按照杰罗姆的方法论,腾讯的媒体帝国箩筐,更像样一点。

我和一个朋友交流到这个事的时候,对方问我,为啥腾讯搞了那么多媒体没什么太多的评论,阿里看着像是弄媒体帝国了,就有那么多评论了?

我有个估计要被拉黑无数的看法:首先这种事要发评论的,都是媒体人。腾讯那一路媒体下来,不是移动时代,是桌面时代。桌面时代的媒体人日子,真没移动时代难过和憋屈。那种合作,几乎就是有种老子很牛逼你腾讯找上门来求我合作的感觉。而移动时代的合作则仿佛是:阿里很牛逼,我被迫找上门求养。

你说哪个时代的媒体人的负评会多些?

哈哈。

网络公司为什么会那么看重媒体?

实实在在的原因是三个。为党国如何如何,你就瞎猜吧。回头我告诉你为啥是瞎猜。

第一个原因:注意力实在是越来越值钱了。06年全行业的CPC均价还不过是1.7元,到了14年,已经飙到9.2元了(TomInsight数据)。

最近一段时间,我经常鼓吹内容创业,鼓吹媒体+。我的看法是:很多创业项目从内容创造开始切入,作为一个引流手段,后面嫁接一个生意,可行。

创业项目去媒体加如果成立的话,那么,网络巨头主动去加媒体,有啥好奇怪的?

就这个案子来说,阿里巴巴看重有着百年历史的南华早报的国际影响力是无疑的。这对于一家在美国上市希望西方投资者充分了解自己的公司来说,很重要。

第二个原因,很多媒体,实在太便宜了。

我在界面的专栏,第一篇就是痛骂了七个笨蛋。说今天很多媒体压根没有想象力,也不会守卫及变现注意力。这事没法子,还得互联网人来搞。

一个非常好的例子就是贝索斯收购了华盛顿邮报之后的故事。这个故事下面再说。

早些时候,阿里曾试图入股21世纪经济报道为核心的媒体集团,当时估值是25个亿人民币,这比才做了两年的今日头条便宜。后来21出事,阿里转投一财,估值也不过40亿人民币。我之所以用“不过”的原因在于,要知道,一财可是个电视广播报纸杂志网络俱全的全媒体集团啊。

周五阿里宣布要收购南华早报后,我并没有写评论文章。因为这是一桩生意,但生意的价格不知道,是没法评论生意的。如果是1亿人民币,阿里显然赚死了,如果是100亿人民币,阿里显然亏死了。

周一我们看到了价格:20亿港币。贵吗?我个人觉得,真心不贵。贝索斯买了华盛顿邮报,也就是买了张报纸。阿里买了南华,可不是只有一张报纸。

第三个原因,不好意思,不能写。写了连号都没了。

贝索斯这哥们在华盛顿邮报上搞得不错。

有观察者称:到了2015年10月,《华盛顿邮报》访问量已达6690万,击败《纽约时报》(6580万),同比增长近59%。如今的数字新闻消费增速超40%、移动端读者增长近70%。

贝索斯的一个秘诀是:在稳定并扩张内容团队的同时,加大对技术的投入,直到某些细节。比如说,邮报页面加载时间比原先减少了85%。

坦白讲,这不是媒体融合的做法,而是让数字主导,传统业务靠边站的做法。这里没什么融合不融合,有的只是自我更替。

观察者Colin Morrison这样总结贝索斯治下的《华盛顿邮报》:

1、尽可能将新闻机构“传统业务”收益最大化,或最小化投资在“传统业务”上;

2、给予数字业务主导权,脱离传统业务的桎梏,并将其发展成具有竞争力的核心业务;

3、忘记传统媒体的往日辉煌吧!如果要发展好媒体业务,你该做的是寻找一家科技公司做合伙人。

阿里巴巴的《南华早报》能不能也做到这个成绩呢?不知道。但我说句稍显恶毒的话,让一帮传统媒体上经验丰富的人主导,恐怕会更悲剧一些。

好了,说说伦理问题。

这个问题其实没啥好多说的,但不说又觉得不够圆满。

没啥好多说的原因在于:我过去一直反复说的事就是,媒体一向是被资本养着的,你说包养也罢,供养也好,就是个“养”字。

有些媒体人矫情到他们已经忘记,他们本来就是被养着的。

《南华早报》的确不太可能说阿里系的坏话了。

这也没啥。

华尔街日报从来不说默多克的坏话,腾讯网也从来不会说马化腾的坏话。

碰到事了不说话,这总可以吧?不说话也有罪啊?

今天还有个哥们和我提及“有偿不闻”四个字。但在我看来,这不叫“有偿不闻”。有偿不闻是这样的:题选好了,甚至稿都写好了,发给你看,不给钱老子就发了啊。——这才叫有偿不闻,好么?

最后来说说为国埋单的事儿。

很多人其实压根不了解《南华早报》,一听说是港媒,一听说是英文报纸,就以为怎么怎么了。你倒是看过多少篇南华早报的文章没?

台湾的新闻传播学者罗世宏在一篇文章里这样写道:

“纵横星马港台与中国大陆的郭鹤年家族,政商关系一向良好,何况《南华早报》在郭鹤年家族经营下,在政治立场上只有更亲近大陆,未闻曾经因为经营《南华早报》而不小心得罪了当道。一些人甚至认为,《南华早报》近年来新闻自由空间有所压缩,引起不满《南华早报》垄断香港英文新闻市场的港人在今年6月开办了英文网媒Hong Kong Free Press,标榜非营利、独立性与新闻自由,并且通过众筹方式取得运营资金。”

话我又兜回来说了,郭家不是财团啊?南华早报说过郭鹤年家族生意的坏话没?呵呵。

所以,为国埋单压根没必要。

你知道党国手上拿了多少银子要做外宣么?还看得上马云手上这点?

资本(民营老板)向资源(党国控制)靠拢,这点的确不假。但这里都是利益博弈。说是民营老板铁了心不计代价为党国如何如何,天方夜谭。

BAT为什么什么加持,压根就是笑话,好么?

谁加持谁啊!

—— 首发 扯氮集 ——

2015-12-11

前资深媒体人,现在是喜布特展的创始人贾布送了我一本她编著的书《特展时代》。虽然出版行业里有所谓编不如著的说法,但其实这本所谓的“编著”是很值得一看的,因为我隐隐感觉到,这个行当,存在着非常大的商业机会。

2011年,国家对公立美术馆全线免票,但由于美术馆一直收费的标准是20元,这造成就在几年前,特展的门票普遍都不会超过20元。但凡试图用50元的甚至是100元的,效果都不理想。比如说,2011年的毕加索大展,票价80元,最终观众量不到预期值的一半。

但很神奇的一件事就是,2014年以来,特展忽然热门起来。比如2014年的印象派大师莫奈特展,吸引了40万人以至少70元(预售票,现场票为100元)的价格前来观摩,再比如2015年新天地的梵高展,这是一个有所谓PPT展之称的艺术展——因为现场一幅梵高真迹都没有,全部是经过技术处理的投影——一样门庭若市。

随着沿海城市人们的富足,精神需求也开始多了起来。08年我在博客大巴任职时为一家汽车公司定制了一台植入式话剧,还被当时的本地文化官员赞叹这台话剧居然场场客满。到了近两年,沪上都以看音乐剧为高大上。高档艺术展大面积普及,我看也要不了几年了。

“在文化创意相关的领域中,以普通公众为目标观众,在事先策划的特定主题下,由主办方组织展览内容与各类产业资源,以门票、衍生品和赞助为主要运营模式,以巡展和异业合作作为辅助运营模式,在一定场所内举办的有时间期限的展览”。

贾布在给出了特展这个定义后,梳理了这个业态在上海的发展情况。她认为,有18%的沪上总人口比例,也就是430万人,会成为特展观众,其中20-30岁是最活跃的人群。整体观展人群,对100元以上票价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

特展过去有很大一块是艺术品展览,以知名拍卖行操盘居多,说白了就是为了卖东西。但特展也有类似“变形金刚展”这样的展览,贾布甚至在一次私下交流场合告诉我,还有人在谋划美剧展,比如唐顿庄园展。

我隐隐感到,特展这个行当,和电影非常像:同样要卖门票(电影票房),同样可以卖衍生品(电影周边),同样是整合各种资源(名导明星等卡司,以及其它)。在电影行业里,我们已经看到了华谊、光线这样的千亿级公司的出现,也许,在特展这个行业,也会有类似的巨头?

贾布在这本书中提到,台湾的特展行业具备相当规模。以台北为例,260万的总人口,一个展期为3个月的特展平均参观量为20-30万人次,优质的可以达到50-70万人。更有趣的是,这个行业里的龙头企业,都有传媒背景,比如中国时报的时艺多媒体、联合报业的金传媒等。

这倒是给国内太多一二线城市的传统媒体集团苦苦寻求转型之道给出了一个选择:以文化为切入点,利用线下和线上媒体造势导流,整合多项资源(包括城市行政资源,与展览作品的资源),推进特展业务。

事实上,一些创业公司已经瞄上了这项业务,比如沪上知名的票务平台格瓦拉。根据贾布在这本书里的统计,14年“草间弥生”这个展,格瓦拉售出的门票在总票房里只有5%的规模,但到了后来的“莫奈特展”,则占到了45%。再到15年的“梵高展”,高居60%。

也许,传统媒体再不抓紧,又将失去一个机会了。

—— 首发 商业价值/钛媒体 ——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

商业公司要写软文,请勿找我

2015-12-10

社群这个词,本来在港台的使用情境中,和大陆这边用“社区”、“社会化网络”是基本雷同的。

最古老的网络社区中的一种应用就是:BBS。

但近两年的发展,社群越来越有了它独特的内涵。

基本上,社群和社区,我们应该视为两种东西。

曾经有人问我,社群经济英文该如何翻译。坦白讲,我也不知道。在中国的语境下,社群经济并不是社区经济。

社区是有主题的,比如军事社区铁血,体育社区虎扑。

但社群除了有主题之外,更需要三观,尤其是价值观。更有趣的事情是,其实社群的主题,有时候还并非那么鲜明。

倡导社群经济的罗振宇早期曾经发明过一个词:洗粉丝。

洗粉丝的意思就是通过某种内容手段(比如说他曾经公开批判过中医,这造成一些认可中医的人的不满),把三观和他不匹配的“粉丝”给洗出去。因为在他看来,这些所谓的“粉丝”,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粉丝,未来很难在这些人身上赚到钱。

社群其实是一种中心化的结构,它以社群创立者(可能是一个人,也可能是几个人的一个小团队)的三观为标准。有的社群的三观标准可能泛一些,有的则聚焦一些。

以体育主题为例。你可以建立一个社区,在这个社区里,有崇拜巴塞罗那队的,也有崇拜皇家马德里队的。后两个,就容易形成社群。皇家马德里队的拥趸,恐怕很难会去购买巴塞罗那队社群倒腾出来的周边。

但这并不是说,社区的概念比社群大。

其实宗教是有社群经济特点的,宗教的概念,很显然不仅超越单个地方社区,甚至超越了国界民族。

社群的建立,自媒体是一个路径。因为自媒体自媒体,既然有这个“自”字,就应该有很强的个人特点。它比较容易形成一个核心三观。

社群经济需要这种人格化的特点。

罗辑思维超过13亿人民币的估值,证明了一件事:由自媒体而社群再而电商,这条路看来是通的。

有趣的事情是,社群因为要粘着三观,也要便于管理,它的规模是一个需要重视的变量。罗振宇的方式是:控制规模。

在这一轮13.2亿人民币估值的时候,罗辑思维拥有了6.6万名会员(付费的,并非所谓公号粉丝)。罗振宇宣布,不再增加新的会员。

经过罗振宇几次洗粉,还存留下来愿意付费,这6.6万付费的群体基本上可以视为忠诚的社群成员——虽然我们承认,可能会有些人付了费以后过一阵子觉得也不是太认可会退出,但忠诚成员的比例很高应该是没有太大疑问的事。

罗振宇不仅自己倒腾自媒体而社群而电商的事,还反复游说他的好友、知名财经作家吴晓 波加入到这个领域中。

吴晓 波开始他微信公号生涯其实是蛮晚的。在他介入的时候,有一种说法叫红利期已过。

不过吴晓 波凭借他多年积累的各种资源和底蕴,他的自媒体“吴晓 波频道”上升得非常快。

吴晓 波也做过类似洗粉的事,即便不是他故意为之,但吴晓 波个人的三观体现在他的内容输出里,不喜欢的,自然会远走高飞。

与罗振宇机构化的罗辑思维一样,吴晓 波频道也是一个机构化的自媒体,目前大概有十来个人。

吴晓 波频道在全国三十多个地方建立起书友会。这些书友会有些其实是用户自发建起来的,但运营方慢慢介入使之正规化。书友会的组织者被称为“班长”,大体上并非吴晓 波频道的员工,但高度认同吴晓 波频道的三观。

吴晓 波频道通过这种层级,完成对社群的管控。

在这些社群里,吴晓 波频道开始尝试售卖一些东西,包括吴酒、课程和旅游或游学产品。他们曾经卖过一个与吴晓 波一起南极游的产品,11万人民币的费用,目标三十人,两周售罄。

社群经济的一个难点在于:作为社群创立者,向会员进行商业活动没有问题。但社群里的其它成员,是否可以向他人进行商业活动?

从目前的罗辑思维和吴晓 波频道的运营来看,并没有太明显的迹象。

新榜的创始人徐达内认为,由于在一个社群里,创始人的痕迹非常重,当会员A在社群中售卖商品或服务时,会让某个会员B误以为这经过创始人背书。一旦商品或服务出现问题,会员B一定会怪罪到社群创始人身上。而社群运营者很难去一一核实并为会员A的生意做一定意义上的背书。

吴晓 波频道的主编雪虎同意这个看法。在他们的运营中,一般也禁止会员利用社群的流量进行直接的商业运作。但雪虎认为,商业目的并不是太直接的一些资源对接,他们本身并不会禁止。

社群成员的互相服务,主要是通过一些不商业化的行为来完成的,比如会员A向所有会员讲解一本书。如果产生商业行为,吴晓 波频道一般都会介入,而不是让会员之间直接发生联系。

但这不一定是所有社群的共性。

万能的大熊,起步于自媒体,现在也在做他的社群经济。这个社群的主题是“微商”。大熊本人通过输出他对微商的理解,以及提供一些资源,来完成大熊会的商业模式。但既然是会员都是与微商、微营销相关,入群的商业目的更为直接,之间的互相生意往来,是极有可能发生的,大熊本人,也未必能全部管控。

与罗辑思维、吴晓 波频道不同的是,大熊会这一社群,成员的功利性目的更为强烈。但不能就此而断定,大熊会不是社群。

从自媒体而到社群,这条路径已经为很多人所注意。但社群之后是什么,尚在探索之中。

售卖商品,是一种变现方式,这一般理解为“社群电商”。我个人的理解,售卖课程、旅行产品,也应该归为“社群电商”之类。虽然我们一般不把在线旅游业视为一种电商。

自媒体人胡辛束也有意向社群发展。她原来的自媒体变现方法是“广告”,但2016年可能会有新的计划,比如与打造胡辛束这个IP有关。

另外一个自媒体人石榴婆也有可能介入到社群运营中。她原来的变现方式也是广告。至于究竟是直接介入电商,还是经由社群再到电商,可能性都存在。

运作社群的一个真正动机在于,社群的粘性,比媒体阅读者的粘性强很多,也忠诚很多。阅读公号的所谓粉丝,不一定会由于公号运营者自推一个APP而迁移,但社群成员,概率大很多,但到底多少,也是未知之数。

每一个运营自媒体的人从微信公号起步,但要说没想过“去微信化”这个议题,不太可能。

罗辑思维经过漫长的三年运作,终于推出了自己的APP“得到”,而吴晓 波频道还尚未有此计划。

社群,是运营驱动的模式,而且对运营的投入,远远超过作为一个媒体对运营的投入。

所有人,都尚在探索。

—— 首发 腾讯大家 ——

昨日此文发布后,也有朋友和我交流了关于社群管理的问题。在他看来,可能未来更多的方式是“分层制”。事实上,吴晓  波频道的确有分层的味道,书友会是一个管理渠道,还有一个类似企业家俱乐部的更小范围的群,算是一个高阶会员。粉丝少了,社群是有了经济可能起不来。粉丝多了,分层管理也许是个好方法。

另外,在社群经济中,我们会发现一种类似“IP经济”的味道,也就是社群创立者必须是一个所谓的“强IP”,如果本人不够强,或者强的持久性出问题,这个社群会很快分崩离析。社群经济的确和过去的“歌迷会”有类似之处。虽然大多数歌迷会,歌星本人其实参与甚少。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天奇专注于互联网新媒体投融资,欢迎创业项目向以下邮箱提供项目BP:bp@skychee.com

培训事宜 请洽 涓子 13918571857
点对点咨询聊天 请上此网:http://weiwuhui.com/zaihang
商业公司要写软文,请勿找我

2015-12-08

最近有人写了一篇《哪有什么自媒体,做不成IP就是死路一条》的文章。

这篇文章其实说穿了就是过去的渠道为王还是内容为王的争论。

按照这篇文章的作者的看法,好的内容可以无视平台/渠道,取得它的流量分配权。

重点是这句话:

“有史以来第一次,在互联网上,一部分内容生产者获得了超过平台方的流量分配权力。”

虽然我也一直鼓吹“媒体+”式的内容创业,但对于这篇文章的论调,是相当得不以为然的。

尽管这篇文章用的词非常时髦,但它根本上的理念,其实非常传统:内容为王。

乐视影业最近做了一部新电影。

它决定在院线还没有放映之前,先行在网络上向会员播放。

这可能是一个营销噱头,但遭到了院线的集体抵制。

最后,乐视影业临时宣布取消这个超前点映的行为以换取院线配合,但由于院线的不爽,上映3天,《消失的凶手》的全国排片始终未达到15%,且呈连日下跌趋势。院线不配合的结果就是:据“实时电影票房”数据,《消失的凶手》上周票房不到4000万,按照电影圈的规律,这部电影最终能否过亿票房,难度不小。

在电影这个行业,一部影片可以视为一个“IP”,而院线,很明显是一种渠道或者平台(传播路径)。在内容方和渠道方的这轮争斗中,结果是:渠道方的手腕,显然更粗一些。

一部电影是非常重的内容生产,如此厚重的产品,加上本身力量也较强的乐视,依然在渠道上低人一线。

更何况轻飘飘的所谓自媒体。

在我最近的一些文章中,我反复提及微信缺少完备的搜索功能,这使得内容价值得以凸现。

但实际上,微信推出一个完备的搜索功能,并不是不可能的事。

在没有微信搜索的时候,很多内容创业者出现了某种幻象:因为自己的内容真得有那么牛逼那么有粘性。

仅就微信而言,其实内容的传播是一个附着在社交链条上的传播。很多公号非常依赖社交传播,而不是它直接点对面的一次推送。社交链是谁的?公号的么?笑话。

我承认有些公号具有一定意义上的真正痴迷级的粉丝量,但这些粉丝是不是一个持久性的行为,其实是值得拷问的。

在内容方和渠道方博弈的时候,前者的几个痛苦在于:1、它的可复制性差,今天一篇好文章,不代表天天能好文章;2、它的用户盘不稳定,用户是喜新厌旧的,今天认可这是一篇好文章,不代表明天依然认可;3、它即便做到巅峰,依然有着海量的竞争者,前赴后继。

内容的创业门槛是很低的,切入很方便。渠道的创业门槛很高,最后胜出的,根据互联网马太效应原理,也不会很多。渠道从来是高举高打拼命烧钱的生意,一旦烧成,几年内都难以动摇。

《IP》一文中,还这样说道:

“另一类自媒体,是像严肃八卦、商务范、六神磊磊读金庸、毒舌电影、玩车教授这一类的号。这些内容不仅优质,而且特色鲜明,已经做到了读者追着看的水平。他们不仅换个平台一样有流量,而且,哪一天他们不做微信号或者不做头条号了,流量(也就是读者的注意力)会跟着他们,跑到其他平台上去。”

我极其怀疑这一点。

江山代有新人出,二十年中国互联网一路走来,有多少个内容网站能够一路火将下来?而门户(其实中国的门户是一个渠道)到今天还有它的份额,搜索依然是桌面之王。至于电商领域,阿里作为渠道,是小米这个生产商(相当于做内容的)数倍市值。

其实你们有没有发现,小米也在往渠道上转?

以文字图片为例,中国现在最重要的三个内容创业平台:微博、今日头条、微信公号。前两个,本身就是一个总流量分配阀门。

在微博上,经由“粉丝头条”助推所获得的流量,与不用它差一个极大的量级(内容创业者当然可以花钱天天去买,如果你乐意的话)。在今日头条,上不上首页也是天差地别。

独独微信公号,它介入流量分配非常少,公号还是自己捣鼓来流量的。

但各位可以稍稍冷静一下看看,微信一旦做了搜索,流量会出现怎样的变化。做搜索,就等同于介入了流量分配。

别觉着自己太牛逼,好么?

说一下IP培育的事。

事实上,一个成功的IP,需要很长的培育期,让它产生商业价值,也绝不是往那一扔,大众哭着喊着地冲上来。

哈利波特,强IP,97年罗琳就开始创作。

变形金刚,强IP,今年42岁的我,初中就接触了。

魔戒,强IP,54年出版,写了十二年。

轻飘飘地写了一两年公号,就敢说自己是强IP?

拜托,去新三板挂个牌给看一下财报试试?

而即便是强IP,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产业链条。这里面可以看到很强的渠道力量。

比如说,乐视做先行点映,院线一个不答应它就歇菜,就是因为中国电影太依赖票房收入。与美国人电影收入中35%是票房不同,中国票房可以占到9成。

其它渠道太弱了而已。乐视自家作为渠道,够强它就敢真叫板。注意,是可选用的其它渠道够强,不是内容够强。

所谓自家作为渠道,不仅仅是一个视频网站的事,包括衍生品的开发和运作。而运作,最简单最简单说卖个衍生品,你还得依靠阿里这样的电商渠道。

其实,我一直很厌倦去争论渠道为王还是内容为王。

因为市值是最好的证据,这种事有啥好争的呢。

今天《IP》一文,换了个说法,叫流量分配权。

在两微一端(今日头条的林楚方非说自家就是那个端,好吧)其实就是总流量分配者的情况下,内容方只是中间的相对小很多的节点。

保持点清醒吧,创业者!

—— 首发 新榜 ——

说明

本文可以在不改动内容的前提下自由转载,转载请在文末标明如下信息:

魏武挥,科技专栏作者,执教于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天奇阿米巴基金(skychee.com)投资合伙人

2015-12-04

你山寨了我,还一笑而过!

━━━━━━━━━━━━━━━━━━

魏家东/文 《数字营销战役》作者

琢磨了好久,要不要写这篇文章,但是总觉得心里有点不舒服,还是先写出来爽快一点。

第一想到的标题是《创意到底该不该被尊重》,最后要落笔选了这个《你山寨了我,还一笑而过!》。

我从十多年前开始从业就跟策划创意有关,虽然经历各种公司、不同业务,但都是要做好的文案、标题、广告语、广告创意、营销爆点等。

写这篇文章源于前两天一个前同事发给我的一条微信:

随后我发了一条朋友圈信息:


在这条消息之前的一年中也偶尔有人发给我些图片,只是没有在意。

“枣想核你在一起”这个创意产品是我在2014年初在给佳沃做服务时的创意方案。这一年来有太多的变化,虽然我在各种课上会分享这个案例,讲一讲我是为什么这样做,怎么做以及大家新品上市如何借鉴等等,同时也在创意课程里把我做创意的经验,用这个案例贯穿,分享给了很多学生。

我之所以提笔写这篇文章是因为看到了下面的一些内容:




(以上信息来源于百度、百度知道)


我之后又查询了一下商标已经有很多在申请,有的在提交中,有的驳回,有一个“杭州勤耕食品科技有限公司”与2014年3月17日提交申请,目前已经注册生效。(此检索结果来源于权大师)

说起这个“杭州勤耕食品科技有限公司”大概一些人不了解,但是他们有个品牌叫“新农哥”,买过淘宝的都应该知道了。


(此图来源百度、百度百科)

目前倒是没有看到他们在卖此包装的产品,如果有发现的网友也可以后台发给我学习一下。

有朋友说,你还不知道?淘宝上有很多啊!

当我打开淘宝搜索时,惊呆了,之前的创意竟然干出了个新产品,而且火了很久。






(以上截图于淘宝网,

最后一幅的广告图还算稍微改了一点,

把“想”改成“要”字。)


(有些媒体也用了,这个比淘宝山寨产品好多了)

在淘宝上,我不仅仅学习了什么叫山寨,也真是开眼了。

朋友说,你应该开心才对,你当时的一个创意,有那么多人创业开店了,而且都在用,这说明是好东西。

我是应该开心,可是总觉得不舒服。

感觉就如同你有一个亲生儿子,被别人骗了去,又上了户口,你说是你的孩子,但是户口不是了。不过这个比喻还不完全等同,至少还可以DNA验证。

不知道那些拿了做了产品、拿了商标的人、公司怎么想?

是不是拿着手机在窃笑:“怎么着吧,你有本事告我啊!”

我有这本事,但是没有这时间。

在我的世界里,除了法律,还有道德,之前若不是出于道德,若与这些抄袭者一般,商标我早已会申请。

先说说背景吧。

2013底就接到了佳沃的brief,要做一个新品牌的营销,我当时在灵狐科技任职,带领策划团队进行多轮的提案,2014年1月的一个下午,在公司6号会议室中,策划们在碰撞新的想法。

后来我提出了从产品入手,做一个创意礼品,结合情人节,好了,就此“枣想核你在一起”诞生了,之后执行很顺利。

在此也感谢当时灵狐项目组成员何源、李想、杨媛媛等,大家为此项目付出了很多(比如:那个我在各种课上读的比较多的表白卡文案就是我们AE李想的杰作)。也感谢当时佳沃团队的信任,快速上线产品,而且也获得了一次营销战役的成功。

后来我在一次会议上,一个竞品公司的高管就提起这个“枣想核你在一起”的项目,并且赞美项目做的不错,然而至今我也未见该公司做类似产品,同行之间不是抄袭创意,而是互相尊重、欣赏。

说到这里,我发两张图吧,这是我们正版的创意产品:





(上图是美食天下一篇资讯,发布于2014年1月24日)

其他相关信息不截图了,这也并非一篇声讨文,也没有怪谁的意思。

这个创意出完之后,我让客户经理与客户沟通,进行知识产权、商标保护,可能佳沃出于战略考虑并没有做这件事情,我后来由于工作变化也没有精力跟进。最重要的是我觉得这个商标即使是我原创出来,我也不能占为己有,自己去申请一个商标很不道德。

不过今天看来,各种公司申请商标、各种产品打着“枣想核你在一起”的名号,我不是醉了,而是不知如何是好。

如果网友中有各种大神,可以支个招!评论或者后台发我即可。

为何我今天会在意?

创意这东西很奇妙,奇妙在于如果这个爆点没有爆破出来之前,你可能需要几个小时、几天、几个月,甚至更久的思考,然而未必有解。

我们看业界中众多朗朗上口的广告语,会不会现在你也觉得没什么,这个好像自己也可以想出来,现实就是如此,创意你说它很重要、很值钱,对!在没有的时候是这样,但是当创意出来之后,对于不愿意尊重别人的人渣来说,“这个很简单了、没什么大不了、跟我的想法一样就是我还没想好……”这样的事情很多创意人都遇到过。

我今天发文想说的不仅仅是这个创意本身,从创意上来讲是我原创,毋庸置疑,就算你申请了商标,那也不能说是你原创。

为何我们不去思考创新?

一个创意产品火了,无数山寨来了,就比如55度杯也如此,还有很多产品都有这样的命运,产品知识产权的保护在国内还不够好。

不过在产品创意本身设置壁垒,还需要加强。

想一想产品模式、硬件都容易抄袭,何况你一句文案。

这个给我有两点启发:

1、做创意也要做知识产权保护

2、做产品要提升被山寨的门槛

最后,我们听一首歌:

<%@if($show_comment.DATA$=1)%> <%@endif%>一笑而过那英 - 我不是天使

你山寨了我,还一笑而过!

内谁谁,你们是不是欠我一个尊重!

声明:

如果有评论中涉及一下问题,就不要问了!

问:你是不是炒作?

答:用屁股思考,什么是炒作,至少要去撕一个吧,我有撕新农哥吗?有吗?有吗?好了,请原谅一个被抄袭的创意人此时的神智失常。

问:你是不是在给别人做广告?

答:佳沃?好像近一年没有一个人联系过,何谈广告?新农哥?算了吧,我恨不得马上找出是谁那么无耻去注册的商标!灵狐?这个不用广告,我已离开,只是为了说明当时的事实。


— END —

【近期文章阅读】

感恩节借势营销案例集锦

如何让营销更精准?如何涨粉?

恒大再夺冠军的撕逼与借势

双十一营销盘点

做创意需要记住6个关键点

一个汽车自媒体从0到10万的涨粉儿秘诀

跟《琅琊榜》梅长苏学习营销8大绝招!

《夏洛特烦恼》成为票房黑马的关键原因

盘点2015上半年十大营销事件

3招学会杜蕾斯一样的借势营销

魏家东

一个人的营销商学院

━━━━━━━━━━

微信号:weijiadong2013

个人微信weijd2014

本文作者:魏家东

《数字营销战役》作者

2014年度最佳自媒体奖获得者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特聘教授

提供企业咨询,从商业模式到营销咨询。

长期顾问及短时约见均可。

年度顾问直接加个人微信洽谈。

咨询可以到“在行”上预约。(点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