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6-11-03

创投圈里,几乎所有的人都同意:短视频是个风口。

我也同意这个说法——如果不太计较风口这个词的话。理由有二。

其一,消费端,眼瞅着5G就要开始试点,网速是越来越快了,而且有理由相信,联网价格也会越来越便宜。消费端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2017年,我们应该会发现:以下视频,请在wifi下观看,土豪请随意——这句话是个笑话。

其二,供给端。内容创业产生了极其海量的内容,而用户增长红利已经吃完。供给端要从竞争中脱颖而出,视频是一种拉高门槛的玩法。

当消费端和供给端两旺时,短视频确然是个风口。

但再往下,至少于我而言,就有些迷糊了。

做个啥短视频好呢?

其实,内容是讲类型的。

图文一脉,很多人都知道,励志养生鸡汤(包括所谓毒鸡汤)之类的图文,刷出个十万加的可能性会比较大。

这就叫类型,或者叫,套路。

视频行业里一样。

比如说,电影。电影也是一种视频。

在前两年,中国国产电影里有一种类型片,叫“小镇青年片”。

小镇青年片的套路是:目标受众为三线以下城市青年,故事背景选择在北上广之类发达地区(也可以有国外场景),故事本身是一个煽情故事,但情节很简单,投资额不大,主演嘛,白百合是个上好人选。

小镇青年片,一度是出一部赚一部。其实小时代都属于小镇青年片。

但这个类型片走到2016年出了问题,因为观众胃口已经被吊高了。

我个人一直私以为,郭敬明应该很明白,小时代已经走到了尽头。需要开发一个新的类型片。

只不过,爵迹这样的奇幻片努力,可能并不算成功。

说电影的原因就在于,视频行业里,似乎缺少一种类型、套路。

这就是第一段最后的那个问题:做个什么视频好呢?

说两个创业项目。

第一个,我的朋友王留全的创业项目:即刻视频。

王留全出身出版行业,以前是著名的蓝狮子出版机构(嗯,就吴****那个)的总经理。后来与写了《主编之死》那本书的陈序搭伙创业赞赏。再后来,进军短视频行业。

即刻视频一拉开,是三个板块,叫新知、生活、商业。这就是三个类型。

不过我前阵子和王留全聊天,他提到即刻视频现在和企业合作也很多,说白了,就是给企业拍宣传片。

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务实的做法:先弄一点现金流。

很少有人能断言什么类型的短视频会火,大家都在尝试。尝试是需要成本的,对于王留全来说,必须考虑持久能力。

即刻视频的三个板块,其实做得都不错,流量都可以满意。

但只是满意,距离最终能规模化商业变现,还是未知数。

王留全非常聪明地选择了一个能让他打持久战的方法。

前澎湃CEO邱兵,这两天在传媒圈成了热点,因为他负责操盘的“梨视频”本月3日上线。

与王留全类似,邱兵也是文字工作出身,并不是视频这行里的老人。

在各种介绍文章里,都提到:梨视频准备一天发500个短视频。

这对于视频行业来说,算是海量供给。

这很有些澎湃的套路:用海量内容建立门槛。要知道,澎湃直到今天,每天都是上百的原创图文供给量。

但我觉得,恐怕本质上不是一回事。

正因为不太知道到底什么类型能取胜,什么套路适合受众,就必须海量试错。

与王留全苦哈哈地创业所不同的是,梨视频还是很有钱的。号称拿了黎瑞刚3到5个亿人民币的投资。

所以,没钱的王留全是一个玩法,有钱的邱兵是另外一个玩法。

但殊途同归,都为回答这样一个问题:

我做一个什么路数的短视频好呢?

短视频这一行, 以前有个套路,叫:吐槽片。

这个套路里最耀眼的头部节目,就是papi酱。

其实papi酱类似于图文里的毒鸡汤这个类型。

本来吐槽片这个类型蛮有可为的,但有司认为不妥。

当吐槽吐得都被“哔”掉后,吐槽片这个类型怕是快走到尽头了。

不过,与吐槽片有点类似的一个套路叫:恶搞片。

这个类型里我发现了一个不错的视频节目。

新榜于2日报道了这个叫潮人小罗的恶搞视频号,据说7天涨粉55万,当下总计粉丝已经超过百万了。

恶搞,其实是一种亚文化,受众面不小。国内航空公司到今天飞机上还会放一个很有名的老外恶搞的片子。

但恶搞有两个难点,一个是创意,恶搞需要出其不意,对创意要求很高。第二个是法律风险,新榜那个报道里也提到,公号运营者曾经因为恶搞进过公安局。

中国人玩恶搞,其实是有土壤的,我并不觉得中国人一贯严肃死板。尤其是在年轻人群体里,能供给出恶搞创意的,能接受恶搞类型的,应该人数庞大。

有一定理由预期,短视频这行里,恶搞型片子,会成为一种小潮流。

9月底在以色列,我和一个非常有名的文化圈人士有一次交流。

姑且称他为L。L现在在电影拍摄里投入很大。在他看来,中国导演这行里,有太多人其实不会讲90分钟故事。这些导演通常是把一个十分钟就能讲明白的故事,硬生生地拉到九十分钟。

这和我个人的观影体验相吻合。所谓尿点多,就是故事是被硬拉长的,中间有一些不看也不影响你对整个故事的理解。而且,中国很多国产电影,的确你坐下来十分钟就已经大致明白这个电影的未来故事走向了。

L并没有说到短视频这件事,但这倒引起了我的一番联想。

以今年中国国产电影的票房口碑双输,会不会导致一批电影导演,在2017年杀到短视频市场上?

作为比较熟练的导演,他们的具体拍摄技巧应该是没问题的,做出来的片子会很精致。既然讲不来长故事,讲讲短故事行不行?

也许短视频故事有短视频故事的难度,但一波熟练工且和资本有一定交集的人,在2017年杀入这个市场,是应该可以预期的。

早年像一条这样的短视频项目,现在已无法复制:你不太可能还有如此低的获新成本了。

难度虽然变大,总体来说,短视频会更火,资本会密集进入。

但这一行也有些“乱”:看不太清到底什么套路可以走得比较远。

所有人,都在尝试。

正是乱中取栗好时节。

(本文系TechWeb博客作者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